春雨、春思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大雨過後,清晨在院子裡落下的七里香果實和葉片。
我喜歡初春的時節,即使乍暖還寒、春寒料峭的氣候,免不了讓人頭痛、身子不爽;但這樣的氛圍,就好像萬物正準備一場盛大慶典前的那種神秘躁動,令人心頭癢癢的;也像曖昧已久的兩小無猜,少男鼓起勇氣對少女正準備告白的那種──臉紅紅怦怦跳的悸動感,讓人心頭充滿了對世界有無限希望的夢想。
而就在2022年農曆初六的夜晚,迎來了新春的第一場春雨也是驟雨。南部的過年,一直都處於好天氣的狀態,儘管外頭疫情肆虐;但風和日麗的好天氣,總讓人有「歲月靜好」的錯覺感,坐在院子的簷廊下,靜靜地看著萬物在初春中漸漸甦醒,看著螞蟻爬過腳下、看著七里香的葉片在陽光下,被微風吹得閃閃發亮、看著藍天裡那像棉花糖的白雲,一朵接著一朵飄過、看著肥肥矮小的麻雀在矮牆上跳來跳去、看著大伯家的山茶花和杜鵑花正冒出一朵一朵的小小花苞,嬌羞地從綠萼中露出來,令人憐愛。
我靜靜地在那想著,人生要是那這樣無憂無慮的,整天就「不事生產」地在那發著白日夢、天馬行空、舞文弄墨、與書為伍,也是挺好的,可以靜下心思考好多事情呢,不是有一個哲學家說過一句話:「我思故我在」。但隨後一個白鷺鷥飛過綠黝黝的檳榔葉樹林時,腦中突然想到最近看到的一則新聞──「台大學生會廢除大一國文必修課」,雖然沒有很仔細地去研究這事件,但我想起了自己剛考上某私立大學文學系時的表情──興奮、開心、愉悅。雖然親朋好友沒有一個人為我開心,勸退我重考或者轉學考,我懂他們的苦衷。
以前是士農工商,現在是商工農士,那種會餓死人的事情被視作無價值、無用處的職業,也許我們身不逢時、也或許我們需要更多包容、也或許這世界需要調和、多元發展一同並進,我不知道,我看著小麻雀在那邊打鬧、看著螞蟻爬過我腳上嚇得趕緊跳起來,不知道在大自然界裡面,牠們會不會煩惱這些俗人俗事呢?
那天夜晚下起春雨,我躺在床上被突如其來的狂風驟雨給敲醒,腦海中浮出幾首曾經背過和念過的詩:「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絛。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浮現這些詩時,腦中又聯想到了去年爆紅的韓國影集《魷魚遊戲》,有一個vip突然說出了杜甫的一段詩句「好雨知時節」,那時候我對這橋段印象很深刻,因為那畫面,正是男主角在最後一關了,他想要放棄遊戲,不要錢了,只要他和他的好友活著就好了;那時剛好下著大雨,不懂中國詩詞的外國人,只覺得這句很浪漫,那時候覺得這詩句真是諷刺,內心深深覺得非常難過,一點都不浪漫,原來有時候我們所謂的文人雅士和歲月靜好,在那些忙著生存和生活的人來說,是一個虛偽無用的字句。
是的,我可以感受得到這樣的諷刺感,曾經我也被人深深地嘲諷過,我也氣自己的無能、無力,一個讀文科的被人看不起,被人打過、被人羞辱過,那時候的我,滿腹的委屈無處發洩時,卻選擇最溫柔的方式,重新打掉自己的文人自尊心,和那些曾經羞辱我的人一起幹活,努力地生存,即便滿手都是傷痕,也希望自己能保有那份愛幻想、愛天馬行空的夢想。
離開了那黑暗的圈子後,就像春天重生嗎?不知道,我只知道春雨綿綿的夜晚過後,清晨的院子,果實和落葉散落一地,陽光燦爛如舊,彷如隔夜的風雨只是一場噩夢般,消失了;但現實生活還是得繼續著,於是我寫了一首詩,紀念這突如其來的春雨。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把生活中每個有感觸的當下,寫出來並紀念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