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所鬼故事(學術交流篇) Day 3~4

2022/03/14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鄉音與小票

一大早,我們向飯店提出叫車的需求。很快的,兩台車停在了飯店門口,看起來比那種私家車安全多了。
「同學啊,這能進去嗎?」看著校門口盤查的警衛,似乎連開車的司機都不太曉得研究所那棟大樓在哪。
「應該是從校門口直接開進去。高德地圖寫的。」同學指著手機上的導航寫著。
咦,怎麼反而外地人比本地人還熟悉道路啊?
「你們進校園是要去哪?做甚麼?」盤查的警衛在校門口攔截問話。如果在台灣進大學參觀還要被警衛問話,恐怕許多人會跳腳吧。
「我們是學生,要去實驗大樓的XX學系。」同學不疾不徐的回答。警衛看了我們車裡幾個人一眼就給過了。
往後每一天,我們都是照著SOP回答警衛的。不過也有遇到刁難的警衛就是了,尤其是那種講話鄉音特別重的。
「停停停,膩們打哪兒去?審分診明呢?」
「我們是學生......去實驗大樓......XX學系」同學一個字一個字的回答。
講鄉音的警衛一臉疑惑,但看到後面排了一排車只好讓我們過了。
「剛才那個警衛啊,口音特別重,不知道哪個省份的,連我都聽不太懂,所以我就不理他直接開進來了。你們是哪個省的聽得懂嗎?」司機開進校園的時候,邊向我們抱怨道。
「沒有......我們也聽不懂。」敏感問題,只能趕緊用笑笑來帶過。
「同學來,這是你們的小票。祝你們順利啊。」簡單來說就是車資的收據,這關乎之後的經費回報。

初次見面

「那個,你們是X老師今天邀請的學生是嘛......來這邊請。」到達大樓後,一個看起來像是研究助理的人走出來迎接我們,帶領我們到一間會議室。
他們會議室提供的是電子白板,可以觸控的那種,看起來比我們先進多了。想想我們自己meeting的時候還在用單槍跟投影幕呢。
過了不久,一個女教授走了進來,很親切地跟我們打招呼。
「嗨,你們這趟來這邊還適應吧......等一下我的學生會過來報告,你們稍等一下。」我們也紛紛跟學姊致意。
緊接著是報告環節,每個人開始輪流上台自我介紹後、順便講解自己的研究。幸好,由於大家一開始都非常陌生,因此沒有像在口試一樣發出一連串的提問。
比較有趣的是,他們實驗室的研究生清一色全是女生。相較於我們形成強烈的對比。
「既然大家都報告完了,好不容易有這樣的一個機會,能讓兩間大學的研究生交流交流,大家就別太拘束,有問題都可以討論討論。臺灣這邊的研究生有什麼問題想問我們的嗎?」學姊先幫大家開了場。
「老師,你們做的研究看起來比我們的龐大且複雜多了,我們不太知道從何問起。」同學並不是在拍馬屁,而是他們的題目聽起來確實都非常困難。
「喔,原來是這樣啊,當然,我記得你們做的是大薯跟小薯的研究嘛,我以前畢業也是做這個的,但來這邊之後就接觸比較複雜的動物了。」學姊回答了我們的疑問。
「那你們聽得懂剛才臺灣的學生在報告什麼嗎?」學姊轉頭問了下她的研究生們。
「......恩,勉強可以理解。但聽的時候還是要稍微轉換一下用詞,像是滑鼠、影片之類的......」一個研究生緩緩地答道。
「用詞上的差異......我了解。就像我們這邊是講鼠標,你們是講滑鼠,對吧?我也是過了一陣子才習慣我學生的講法。」老師笑著說。
「還有什麼隨身碟、影片啊」「對對對......我們是叫U盤、視頻。」一陣此起彼落的語言交流開展了。
叭叭,支語警察出動。
「可以請問一下,你們剛剛報告當中提到的『穩健性』是什麼意思?我們這邊一直查不到這個用詞。」他們的研究生向我們發問。
台灣的同學們即使知道答案,仍然面面相覷,不知該怎麼回答。
拜託,Robust可以不要翻成「魯棒性」嗎?

校園巡禮

中午,研究室的學生帶我們逛了一圈校園,順便熟悉一下環境。
他們的校區除了擁有自己的食堂、超市、還有專門維修3C產品的商店。這也難怪,畢竟是手機+山寨機組裝大國嘛。
大學食堂
由於不是他們學校的學生,因此點餐得由他們實驗室的學生幫我們刷卡付費,我們再給他們現金。
「這米飯用算的要怎麼點啊?怎麼不是一碗兩碗。」面對大陸這種特有的點餐方式,我們發問了。
「我們平常都是吃兩兩左右,你們參考看看。」看到他們實驗室都是女生,那男生點的飯肯定不能比兩兩少了。
「干鍋包菜、酸辣土豆絲、口水雞各一份。還有三兩東北米飯。」同學看樣子又在點一些沒看過的食物。
「嘗起來怎麼樣?跟你們那邊有啥不同?」他們實驗室的人問我們。
「還行,就是大學學餐水準。」同學聳聳肩回答道。
晃了一圈校園,發現到他們的大學有很多跟我們不太一樣的地方。比如說是,沒有注音符號該用啥代替呢?
「QIUSHI是啥?看到學校裡面好多地方都寫這個英文。」同學提問道。
「他們的漢語拼音啊。你這幾天要習慣看,還是你英文程度不太好?」學長調侃道。

「昨天給你們放風,有去逛過西湖了嘛?」吃飽喝足回到實驗室後,學姊詢問我們。
「我們用走的和騎腳踏車去雷峰塔,走的腳好痠。」同學抱怨道。
「诶,你們沒打車嘛?用走的太遠了啦。西湖一天走不完的。」學姊驚訝地說道。
「怎麼打車啊?下載app要註冊的時候,都說要提供大陸手機號碼跟銀行帳戶。」我提出疑問。
「阿對,你們只有台胞證沒辦法辦帳戶是吧。那這幾天只能委屈你們了。」學姊恍然大悟。
「我們晚上有個實驗,你們等下可以過來看。現在學生們還在做前置作業。」學姊交代我們先稍作等待。

大動物實驗

過了幾分鐘,他們的學生領著我們來到另一棟大樓。一個看起來更像是在做大型實驗的場所。
「進去前脫鞋子,此外你們的襪子都要包上塑膠布才能走進來。」她們的學生提醒我們。
一進門,先是一個玄關,接著走進了一個看起來像是控制室的地方。前方是一排控制面板,面板上方還有一大片透明窗,窗戶另一側有另一個房間,安置著一台龐大的儀器。
要用我看過最接近的場景來形容,就是類似在醫院裡面照X光跟MRI的那種房間。
接著她們引領我們走到一旁的走廊,也讓我們見識到驚人的景象。
一隻活生生的猴子,已經被麻倒後安置在一張移動病床上。她們則在它身上確定感測器是否有安裝好,準備要將它送入掃描的房間。
看著她們的學生忙進忙出,我們也不好意思多問問題,只能在旁邊靜靜的看。
「聽說你們是老師的學弟妹?從台灣來的?」旁邊一個看起來像是研究助理的學生,問了我們問題。
一問才知道,原來他們實驗室裡正好有一個研究助理是台灣人,因此跟我們聊起來格外親切。
「你們剛來這邊有沒有碰上什麼困難啊。習慣就好了,我當初來這邊也是蠻不習慣的。」
「你們知道從台灣來的人,除了某些議題別表態之外,在這裡什麼事情可以大喇喇地講?」他神秘兮兮地跟我們說。
我們搖搖頭。畢竟當初來到這邊,除了聊研究相關的議題之外,我們就有做好「別跟當地人聊太多」的心理準備。
「那個啊,只要是罵台灣的都可以講,別誇獎的都行。罵台灣的領導人、罵政府、罵台灣的政黨都可以。因為這邊的人也喜歡聽這個。」
我們終於了解,為何大陸的學生來台灣交流,都喜歡看電視上名嘴的政論節目。這並非是因為嚮往自由空氣啥的,而是兩邊的意識形態吵歸吵,卻在「罵台灣」這件事情上達成了奇怪的共識。
「你們先回酒店去吧。剛才老師交代我們,可以讓你們離開了。」晚間十點多,她們的學生提醒我們。
「那你們還要繼續實驗嗎?」「對,可能要做到凌晨兩三點多吧。」她們似乎還精神奕奕的樣子。
不得不佩服她們的毅力。即使前一天晚上做到凌晨,隔天早上依然準時在八點多到實驗室。
這太概就是她們學生跟我們台灣學生的差距吧。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今天想來一份大薯買一送一嗎
今晚,我想來點大薯買一送一。 一個因為吃太多大薯而下定決心脫離麥當勞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