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所鬼故事(學術交流篇) Day 7~8
半透明偏光鏡
半透明偏光鏡

研究所鬼故事(學術交流篇) Day 7~8

2022-07-0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今天你們跟我學生整天都要在會議室學術交流,順便幫我們買幾顆硬碟。」早上學姊的一通電話,驚醒了原本打算睡個飽的我們。
「新硬碟?她們實驗室也要開始做大數據AI喔?」大家心照不宣地想著。
一大清早,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前往距離大學最近的數碼城,只為了買新的硬碟。畢竟她們實驗室學生都是生物方面的,對資訊這塊不太懂,剛好來參訪的我們補足了這塊。
「請問你們有賣硬盤嗎?」我們詢問數碼城內的銷售人員。
「你們要哪一個廠牌的?」
「WD......恩,西數的。」我們這才想起大陸對於廠牌的翻譯。他們習慣把所有英文的都硬翻。
只見店員看了我們一眼,就走到後面找東西去了,大概在想這是哪來的外地學生。
回到實驗室,學姊帶著我們到她們研究生的辦公室。只見一間房間內擠著一個一個的隔板,有些學生在埋頭苦幹、有些則在放鬆休息。不分國界不分地區,研究生的生活都是如此的相似。
「我們所上所有研究生的辦公室都在這個房間。我記得你們是一個實驗室自己一間對吧。」
「這台電腦目前沒在使用,你們把它搬去會議室裝新硬碟吧。看能不能順便裝一下你們說的那個ubuntu。」學姊指著一台角落邊的電腦說著。
我們初步查看了一下,這並不是一般的個人電腦,而是賣給企業用的伺服器。
這下有點麻煩了,畢竟server的設備都會開特規,有可能自行安裝會出現不相容的情形。
不相容還不打緊,我們先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這台server只裝得下兩個硬碟,而且這兩個都已經被占滿。
「你們這台計算機的硬盤槽都塞滿了ㄟ。新買的硬盤要怎麼固定?」同學問著她們的研究生。她們研究生也不太懂這塊,只能跑回去問學姊。
「魔鬼氈湊合湊合用吧。不然,反正這台本來就沒在用,你們就先拔舊的出來。」
硬碟問題解決了,在灌系統的時候還出現了螢幕解析度不支援的情形。原來連server上的顯卡都是特規,只能調特定解析度才能顯示。
「我們不是來交流的嗎?怎麼變成幫忙偵錯的工具人了?」同學小聲說道。

研究生的助教

當完工具人,還要身兼助教一職,教會這些生物底子的研究生:什麼是AI?什麼是機器學習、神經網路?
實際上,最近系上做AI的實驗室非常多,有一種不參一腳就沒經費可申請的趨勢。像我們實驗室學長姐的畢業論文跟AI相關的題目蠻多的,但交接的時候卻聽得出來不是對這塊非常熟悉。
聽起來非常矛盾是吧?為啥可以做一個連自己都不太熟悉領域的題目?
研究生三大法寶:套模型、抄程式、生數據
後來實驗室提供給學弟妹使用的教材,是我修改自大四時的專題作業。在我進來實驗室之前,實驗室並沒有完整的一套AI教學教材。
會唬比會做還重要,已經是研究生必備的技能。
「......這個神經網路就是這樣訓練的。」即便有教材,她們研究生還是一頭霧水的樣子。
好像學生物的聽到理工的東西都是這種一臉茫然的表情。
「所以說,你們用這個......叫甚麼網絡......就可以做到臉部辨識?那可以用在MRI影像上面嗎?」一個女研究生小心翼翼的問道,還是一臉懷疑的表情。
「當然可以。這幾篇論文都是用AI做MRI醫學診斷的,準確度可以達到9成......。」夥伴相當熱心的解釋道。
「話說,這些內容是學姊要你們用在研究上的嗎?」我忍不住問了她們一句。她們點點頭。
「老師要我們評估,看看能不能把你們那邊的研究方法套在我們自己的數據上,她常常跟我們說你們實驗室有個很厲害的工具,我不太清楚是不是你們現在講的這個神經網絡。」她們學生解釋道。
厲害的工具?看來應該是老闆又跟學姊唬了些有的沒的,結果遭殃的都是底下的研究生。
「如果只是應用的話,直接跟你們講參數怎麼丟進模型裡,應該就可以了吧?不需要把運作原理講得這麼詳細吧。」夥伴在一旁一派輕鬆的說著。
「恩,說實話,我們也不是很清楚老師要我們理解到怎樣的程度。只是說既然有這個機會,就麻煩你們多講一點,才不會到時候又要來問你們。」她們學生不太有把握地說。
說實在,如果只是單純套模型的話,其實也不用解釋這麼清楚。
交差了事,如果實驗室學長姊都是如此對待學弟妹的話,為何我們不能如法炮製呢?

民以食為天

有時還是會吃到蠻不錯的午餐的。比如說,原本打算去辦手機門號才能裝打車app,邊散步邊晃到的一間自助式快餐店。
抑或是在百貨公司找餐廳而嘗到在中國非常火紅但吃起來沒什麼肉的小龍蝦。
圖片載入中,請稍候

前端研究

這一趟出國交流,也是為了一探神經科學領域前端研究室怎樣的情形,有幸能參觀中國在這一塊是發展到怎樣的地步。
概括來說,中國的確憑藉著自身充足的經費、跟無需面對動物團體的抗議,在這塊領域砸下不少,光是把猴子麻醉後放在MRI機器內掃描,就是一項在臺灣要經過重重關卡才能做的研究內容。
當然,他們是否人道對待動物這塊就不在我們的討論範圍內。
「臺灣的同學們你們好,我是負責XXX實驗室的老師,很高興今天你們老師給我這個機會介紹我們研究室的內容。來,這邊請。」一個教授帶領我們到他們的實驗間參觀。
「等下進去房間的時候,為避免阻礙實驗過程,講話別太大聲,會吵到牠。」教授提醒我們,並推開了實驗室的門。
映入眼簾的,是一隻活生生、非麻醉的猴子坐在椅子上,牠的眼睛盯著眼前的螢幕、嘴巴前有根吸管,專注地做著指定的動作。
這就是曾經在論文上看到的實驗,不須雙手、只透過腦波、也就是意念就能操控螢幕上的游標。
這個研究國外也有在做,並不是很稀奇的東西,但能親自看到也算是大開眼界。
實驗大致流程是這樣的:
  • 訓練並確認動物能完成任務:猴子經由半年至一年的訓練,學習坐在椅子上用手操控搖桿、而搖桿方向會帶動螢幕上的游標移動。螢幕上的游標一開始在中心點,每次會隨機在中心點四周出現一個目標點,猴子必須在指定時間內,移動搖桿讓游標往目標點方向跑,當游標抵達目標點則完成一次任務。完成任務後猴子前方的吸管會給予果汁獎勵。
  • 進行電極植入手術:待猴子能熟悉並完成多次任務後,將猴子麻醉進行植入手術,在頭上嵌入電極陣列(鑽開腦殼把電極貼在腦部表面與運動相關指令的區域),並給予一段時間的手術復原期。
  • 蒐集腦波訊號進行演算法訓練:被植入電極的猴子再次執行任務(因為已訓練過因此會非常快上手),每一次任務都會量測到猴子的腦波訊號,經由訊號處理與適當的演算法訓練,建立「腦波訊號」與「螢幕上游標要移動之方向」兩數據間的關係。
  • 進入實時腦波操控階段:待演算法準確度達到標準後,將猴子雙手將被固定在椅子上(不再能用手操控搖桿),讓猴子重新學習只用腦波控制游標的移動,此時螢幕上游標的移動將完全用先前訓練好的演算法來取代。猴子一開始會非常困惑,不知如何操控游標,但過一段時間發現只要透過意念移動游標就能喝到果汁,就能順利完成任務並得到獎勵
這個實驗很簡單但聽起來非常神奇,近年來媒體經常會誇大實驗的可行性,認為以腦波操控遊戲等技術很快就能夠商業化。殊不知,所謂的「腦波操控遊戲」僅僅就是「移動游標到指定點」而已,稱不上是我們認知的一般遊戲,如射擊、模擬等。
在與他們教授對談的過程中,我們也意識到他們購買的量測設備明顯先進非常多,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能夠做到實時(real-time,也就是即時延遲非常低)的腦波操控。
這一趟行程,也是老闆為了評估我們實驗室能不能做到實時解碼、而希望我們能針對這一點做報告。但光是設備這一點就輸非常多。
「這是你的領域啊,你可能要稍微記一下喔。」夥伴提醒我。

牛肉火鍋

忙碌了幾天,從當他們研究生的工具人、到筆記猴子實驗的每個細節,一些回實驗室之後能做以及不能做的事情漸漸明朗了起來。
「這幾天做研究相關的事也蠻累的,我們去飯店附近的商場吃點好料的。」夥伴提議了一句。
「左庭右院,請您吃鮮牛肉了。」一句句非常洗腦的宣傳詞鼓動著我們的味蕾。
看著一盤盤的鮮牛肉、各種部位被端上桌,大家也跟著食指大動起來。
「當作消化預算嘛,反正剩兩天而已,不然我們留這麼多人民幣回國幹嘛?」夥伴笑著說。
只是簡單的鴛鴦鍋與涮牛肉,就足夠讓一群菸酒生忘了這幾天的忙碌。
疲憊的一天從牛肉火鍋中結束,似乎還挺不賴的。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今天想來一份大薯買一送一嗎
本文發佈於
今晚,我想來點大薯買一送一。 一個因為吃太多大薯而下定決心脫離麥當勞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