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局 崑崙觀

2022/03/31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阿离終於成功修練成九尾狐妖,他化成人形開心地在月見面前揮舞。
月見將臉枕在右手背上,欣賞著阿离的人類模樣。
身軀高大挺拔,白裡透紅的肌膚,一頭泛著銀光的長髮,一雙魅惑的紫色眼眸,如此高雅絕色的容貌,不論男女看了都會心動,月見不自禁的說:『真美。』
『美?我這樣是美嗎?那主人妳豈不更美。』
月見呵呵一笑,說:『你這姿色不像隻公狐狸呀,怎麼就從沒看出你有這身妖魅的潛力,我真是撿到寶了。』
阿离不解:『有這種樣貌叫做撿到寶?那主人妳這麼美,我也算撿到寶?』
月見擺擺手,說:『阿离呀,這世上還有更美的狐妖呢。』
『更美?比我還美嗎?』
『她是母的,你認為呢?』
阿离側頭想了想,說:『也不是每隻母狐狸都很美吧?』
『你想看看她到底有多美嗎?』
『如果有機會,當然想看呀。』
月見雙手一拍,說:『好!我就來與你說說這隻母狐狸的故事。上古時期有一九尾狐妖,名叫煙縷。她有一張傾世絕美的容顏,渾身上下散發出魅惑的氣息,只要是男人見了,魂都被勾去。當時,有個君王被她迷倒。那君王為了她遣散后宮三千佳麗,只專寵她一人,每晚與她夜夜笙歌,不理朝政,頹靡於她的溫柔鄉,甚至為了她濫殺忠臣,只要是湮縷看不順眼的,她與那君王一說,那些人即被處死,臣子們為了保命只得討好湮縷,直到某天,一位隱忍許久的小臣得知崑崙山有個崑崙觀,那裏住著一位術法高深的道師,或許他能夠制伏湮縷。於是他便偷偷上崑崙山,找到這位易徇道師。易徇聽聞小臣的說明後,決定下山驅除湮縷,可湮縷也不是省油的燈,她可是修煉上千年的九尾狐妖,妖力非常高深。易徇與她大戰三天三夜,耗損九成靈力才將湮縷制伏,然後,易徇將湮縷帶回崑崙觀,將她封印在一個廢棄的丹爐裡。而他也因此受到嚴重內傷,沒多久便逝世。 』
月見說到這,忽然用一雙意義不明的眼神盯著阿离。
阿离被盯的莫名其妙,他問:『我臉上有什麼嗎?』
月見眼睛轉向他處,接著露出一抹詭異笑容,她說:『你的姿色只比湮縷差一點,可惜你是男的,若你是女的,怕湮縷也要黯然失色。』
『什麼姿色美貌的,我根本不懂。不過,聽主人這樣說,是真的要將這個煙縷帶來囉?』
『阿离呀,往後日子可能會變得忙碌,所以,我想找隻狐狸來陪你。』
『可是主人,我並不需要誰來陪。』
『我知道,在某些方面,我需要煙縷。』
阿离明白地點了點頭:『什麼時候去崑崙山?』
月見摸了摸阿离的頭,寵溺地笑著:『明天早上。』
翌日,早晨。
月見囑咐阿离顧好家後,便用瞬移術直接到了崑崙山的崑崙觀。
崑崙觀轟然於山,蔚為壯觀,其路徑崎嶇難行,周圍裊裊雲霧,似仙家之地,尤如畫般。是修習術法的絕佳地點。
這樣與世隔絕的地方,普通人要找到著實困難。
月見在崑崙觀門口左瞧瞧右看看:『四周圍設下了結界啊。』月見用手碰了碰這看不到的結界,『是探測型結界,專測有靈力的人,如此...。』
當月見邁開步伐,一腳踏進崑崙觀時,一道身影自上空而降。
一名身穿墨色道袍的男子,手裡持著一把青色長劍,指著月見說:『來者何人?』
月見挑眉,她盯著男子。
見對方沒說話,男子又說:『結界探測到妳身上有股很強大的靈力,莫不是來此拜師學藝?』
看到男子手上的青色長劍,月見便猜出此人身分。
『閣下是崑崙觀的繼承人,陽東士?』
陽東士滿臉可疑地盯著月見:『能夠看出我的身分,表示妳不簡單,妳是誰?』
月見禮貌性的對陽東士微躬身,接著說:『你好,我姓里,叫里月見。聽聞崑崙觀封印了一隻上古狐妖,便想來看看,並無其他不軌意圖。』
陽東士臉色一凜,他揚起劍,擺出架式:『想來看被封印的上古狐妖,單憑這點,還敢說無不軌意圖!』
看對方擺出架式,月見絲毫不為所動:『…你認為我能夠解開狐妖的封印?』
陽東士覺得月見這話古怪,他問:『我並沒這樣說,但是,依妳的意思,妳是能夠解開封印的吧?』
月見微微一笑。心道,有趣。
『不如請我進去瞧瞧,便知真假?』
『妳當我傻子嗎?讓妳進去豈不成全妳的不軌。』
月見忽然盯住陽東士雙眼,他的過去及未來就像一幅幅會動的畫,在月見腦海裡快速翻過。
突然被月見這一盯,一股悚然的感覺湧上,陽東士心中一陣慌亂,使他不由自主地後退幾步。
這是什麼,怎麼會有種難以言喻的噁心感。
探勘完陽東士的來歷後,月見收回盯視,說:『你長年待在山上,其實很嚮往外頭的生活吧。』
陽東士瞪著月見,沒有說話。
月見繼續說:『不只如此,你甚至不甘願被困在這座山裡,你有理想、有野心,你認為自己的能力還能在更上一層,區區崑崙觀的主持你根本不屑。』
月見說到這裡,陽東士臉色微變。
『高層級的道師並非你所要,你要的…是遠高於天的…仙。』月見故意加重最後一個字。
最後這句話,觸動到陽東士內心深處不想被看穿的那一塊。
『妳到底是誰!』語畢,陽東士持劍朝月見衝去。
就在劍要碰到月見時,她一個瞬移,到了陽東士後方。
陽東士驚愕地瞪大眼,他立即轉過身,難以置信地看著月見。
我沒看錯吧?她方才使用的是夜俞失傳已久的瞬移術?!
這時,月見直接瞬移到陽東士面前,一腳踢向他的肚子。
陽東士思緒還沒轉好,瞬間就被踢飛幾十公尺遠,這一擊,讓他既震驚又錯愕。
然後,月見又瞬移到陽東士面前,撿起掉落在一旁的青色長劍,她輕撫著劍身,說:『以雪丹山冰戎岩地取的青礦而製,劍身青色。劍柄以荒山火熔洞取的黑晶石打製,深黑而透著亮澤。劍身紋路是純金刻劃的饕餮紋,是神界白龍王斬殺饕餮後,並將其魂識封進劍裡。此劍由白龍王打造,是把能夠殺盡一切的神器,甚至是神。』
月見忽然劍指陽東士:『此劍名為破川青劍,唯獨崑崙觀繼承人才能持有,我就是看到你拿這把劍才猜出你的身分。』
陽東士摀著肚子,狼狽地站起身,他看向破川青劍,劍身上黯淡的饕餮紋,在被月見碰到後竟閃耀光芒。
唯有靈力強大的人,才能使饕餮紋閃耀金光。
『妳…究竟是何人?』
月見早注意到陽東士的目光,她把玩著手中的破川青劍,微笑道:『我再重新自我介紹好了。我來自中都里氏宗家,亦是傳聞中的天命。』
『…是那個代代繼承國師之位的里家?可是,他們並沒有什麼宗家,更沒有什麼天命。』
陽東士此刻的腦袋正快速運轉,他努力從已知的資料中搜尋這個資訊,可就是沒找到。
『喔!我忘了補充,是六百年前的里氏宗家,亦是天命。』
『哼…』陽東士彷彿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他擺著嘲諷的表情說,『妳是想說自己活了六百年?』
月見擺擺手,帶著高傲而又不可一世的姿態說:『可見你在山裡過得太封閉了。』
『世上哪有人可以長生不老,妳說出這種話就是將人當傻子,簡直荒謬。』
『既然是事實,就不怕他人質疑。你也發現到我靈力強大,是阻止不了我硬闖的。』
月見說完,就像丟垃圾一樣,將破川青劍丟到地上,隨即轉身朝崑崙觀門口而去。
陽東士盯著被丟在地上的破川青劍,接著又看向月見的背影,眼看她就要一腳踏入崑崙觀,陽東士立即拾起破川青劍,快速跑向月見,必須阻止她再往前。
感受到背後襲來的劍氣,月見這次不用瞬移閃過,她轉身面對陽東士,直接空手抓住破川青劍,一道強烈的靈力瞬間鎮住陽東士。
一滴冷汗自陽東士臉龐滑落。
破川青劍可是神器,她竟能像抓樹枝一樣,輕鬆地抓住破川青劍,何況,我還注入九成以上的靈力。即便是高等術師,也不可能如此!
月見放開手,說:『陽道師,煙縷不是你崑崙觀的所有物,可沒資格一直關著她。』
『你將她放出作惡,就有資格了?』
月見歪頭,一臉天真的說:『咦,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煙縷本性惡質可憎,善於魅惑人心、挑撥離間,但凡接觸過她的人,皆沒有好下場。妳以為可以控制她,相反,被控制的會是妳。』
『呵呵。』月見一臉好笑地看著陽東士,『陽道師,正經過頭,就不可愛了唷。』
月見說完這句,人就消失了。
陽東士當下錯愕,他巡視了四周圍,確定月見不在現場,本以為她離開崑崙山,但他忽然意識到,這個女人,可能瞬移到崑崙觀內部了。
這一想,讓陽東士立即飛奔進崑崙觀內,當他跑過前庭時,一群正在修練的弟子全看向陽東士大步奔跑的身影。
萬一她真的解開封印,定會惹來難以預料的後果。
『師父這是怎麼了?』一名叫做喬先玉的弟子說道。
『對啊,師父看起來似乎很慌張。』另一名叫莫允的弟子也跟著說道。
『我們要不要跟過去看?』提議的弟子名叫張翔。
三人彼此看了一會,決定跟過去看看。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只是喜歡無聊時,待在文字的世界~ 不受拘束,不走世俗路線的風格。
以古風奇幻當故事背景。 她串起了許多事件,卻是因執念而起。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