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劉孟俊·下|俄烏衝突引爆多重戰線:能源、糧食與晶片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自2月24日衝突爆發起,俄烏戰爭已持續月餘。此一變局不僅激化了大國博弈,更誘發了金融、科技、產業場域的混合衝突,從國際支付二元化、能源市場板塊位移,到蓄勢待發的糧食危機,許多原本無涉衝突的域外國家,皆被風暴侵襲。對此議題,《多維新聞》採訪到台灣「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研究所所長劉孟俊,探討俄烏制裁引發的全球金融、能源、糧食板塊變動,此為系列專訪第二篇(共二篇)。
多維:能源問題是此次衝突另一大重點。有鑑於戰爭開始後,油價一路高歌猛進,美國的通脹亦將受其連動,拜登有意號召各方抵制俄羅斯油氣,卻也急於尋求新油源,降低油價,並讓高依賴俄羅斯油氣者(例如德國)有替代方案可選。目前看來,說服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增產、解禁委內瑞拉原油、解禁伊朗原油(涉及核協議談判),皆為美國的努力方向。不知您怎麼看待這一發展?
劉孟俊:OPEC這部分,美國不會放棄談判,否則便是將空間讓給中國與俄羅斯,中東向來是個敏感的地方,中美俄都有一定影響力。委內瑞拉則涉及美國對「後院」的掌控,在門羅主義視野下,拉美向來是美國不能棄守的勢力範圍,會與委內瑞拉走到今日境地,是美國犯下了戰略失誤。目前看到華盛頓與委內瑞拉的馬杜羅(Nicolás Maduro)當局談判「以油換債」,其實就是美國有意重築「後院籬笆」的跡象。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美國這些努力,應是為預防俄烏衝突長期化後,全球爆發缺油危機的準備;但我們也不能忽略美國頁岩油商的產業利益,儘管美國眼下看起來持續尋覓新油源,卻也不會讓這一舉動凌駕在自己的國家利益上,前陣子是因油價低迷、頁岩油開採成本又相對高,所以頁岩油商並未積極增產,但未來就很難說了。
從美國的角度來看,要平抑國際油價,除了找OPEC、委內瑞拉、伊朗外,其實還有幾個選項。第一,就是向國際市場釋出戰備儲油,如此一來既能減緩油價飆升,也對歐洲盟友有所交代;第二,就是讓國內頁岩油商加大開採,也能讓市場看到風向,油價就不至於無序上升。但平心而論,美國與其歐洲盟友,眼下也不算太吃力,畢竟冬天已經過去。
多維:德國高度依賴俄羅斯油氣,此次衝突爆發後,只能被迫斷氣北溪二號,但暫無跟進美國的對俄石油禁運;英國雖部分跟進,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卻也立即飛往沙烏地尋求新油源。在您看來,倘若不妥協氣候目標,歐洲約要多久時間,才能顯著降低對俄油氣依賴?
劉孟俊:這次危機後,我相信歐盟也會加快能源轉型進程,期望減少對俄油氣依賴。
但能源轉型有一大障礙,就是新能源的供電相對不穩,不論是風能或太陽能。而要解決這個問題,可從兩方面著手:第一是開發儲能技術,例如在太陽能發電量充足時,可將未用完的電儲存起來,風電亦然;第二是開發新的能源,例如「氫能」。但氫能也有保存上的問題,若將氫置於鋼瓶中,瓶身便容易脆化,另外鋼瓶也有一定重量,如果保存容器太重,使用氫能的效益便會大幅縮減,例如汽車就很難帶著笨重鋼瓶到處跑。上述方向都有一定的技術與條件限制,但總之也是努力選項。
至於歐洲要花多久時間,才能顯著降低對俄油氣依賴,這其實不容易計算,但我們可以就現有標準來推估。我這邊立即想到的,就是歐盟在2021年7月14日公布的碳邊境調整機制(Carbon Border Adjustment Mechanism, CBAM),這個機制規範了碳足跡與碳排放量,未來碳密集型產品若要出口至歐盟,必須先購買憑證(CBAM Cerificates);進口至歐盟成員國的水泥、鋼鐵、鋁、肥料及電力產品,也需向進口國申報其產品的碳排放量。
歐盟當初是規範,自2023年1月1日起,這個機制開始為期三年的過渡階段(transitional phase),2026年起正式實施。俄烏衝突過後,歐盟或許會加速這個進程,縮短過度時程,這部分可以再觀察。但若真往這個方向走,可能會為中國與其他國家帶來壓力,畢竟減碳確實需要中美日相配合,才能發揮效果,OPEC等石油輸出國的壓力就更不用說。
多維:此次俄烏衝突及後續制裁,意外波及自俄烏大量進口糧食的地區,北非與中東國家恐成最大受害者。俄羅斯是世界第一的小麥出口國,此次制裁雖未直接狙擊糧食商品,卻因支付、貨運等因素,影響了俄羅斯的糧食出口。您認為長期下去,俄羅斯的糧食樞紐地位會否下降?若如此發展,又是何國有能力填補這一空間?
劉孟俊:其實俄羅斯已經出了一招,那就是擬要求各國用盧布購買糧食。3月30日俄羅斯國家杜馬主席已經提到,除了要求各國以盧布支付天然氣外,未來俄羅斯出口的石油、穀物、金屬、化肥、煤炭和木材,也可能以盧布定價。由此可見,俄羅斯的策略思維非常明晰。
所以我個人比較擔心的,並非俄羅斯的糧食出口問題,而是今年秋冬即將發生的歉收危機。俄烏兩國都是糧食出口大國,但兩國勞動力如今都有一部分在戰場上廝殺,人們不可能一邊戴著鋼盔、一邊在農地裡耕作。眼下的春夏糧價,或許還不會有顯著拉升,但今年冬麥收成時,因為播種率的下降,必然導致產量下滑。
在這種情況下,要評估全球糧食安全,就必須掌握其他糧食出口大國的採收情況。南半球的話,主要就是巴西、阿根廷、澳洲,就2021年數據來看,他們分別是全球糧食出口排名第二、五、八名的大國;北半球的話,就是美國、中國與加拿大,分別是全球第一、三、四名。若預估到俄烏歉收情況嚴重,其實上述幾國可以現在開始增加播種,或能有效避免糧食危機在今年秋冬引爆。
多維:在俄烏衝突的期程外,中美貿易戰的互動也引人注目。3月23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聲明稱,重新豁免對352項從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不知您如何評價這一舉措?是否與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有意緩和中美關係有關?
劉孟俊:這種說法可能是期待中美「對峙落幕」的心理所致。其實美國這一舉動,算不上對中國的示好,因為對這些進口商品的關稅豁免,早在2022年前便已決定,這次動作只是「更新」(renew),也就是當初雙方約定的豁免期限已過,經過檢討與評估後,決定繼續豁免。但這一動作,不能影響中美貿易戰的長期趨勢。
外界或許會有一些誤解,認為這與3月18日習拜第二次視訊峰會有關,即似乎雙方會談後,中美關係有所緩和,故美國「釋出善意」。其實就中美貿易戰本身而言,並沒有任何積極進展,因為中美關係並沒有本質的顯著改善,故貿易戰的趨勢很難停下。2018年中美貿易戰爆發後,中國便持續修法,強化安全審查、外資審查,也積極增強對抗長臂管轄的能力,可以這麼說,美國過去以法律對抗外力的措施,中國這幾年也學了很多。
多維:此次台灣亦跟進經濟制裁俄羅斯,但至今似乎唯有被點名的華碩公司(ASUS)明確暫停出貨至俄羅斯,其餘「禁止與烏東2地進出口貿易;禁止對俄羅斯的個人、團體、企業與軍事相關團體輸出半導體等產品:將嚴厲審查出口貿易至俄羅斯的產品;必要時將扣留俄籍船艦與班機」等措施,似乎還未看到明確動作。不知您怎麼看待台灣的應對?目前據傳俄羅斯有意將台積電的訂單轉往中國代工廠,不知您如何看待這一訊息?
劉孟俊:台灣人似乎還是照喝伏特加酒。其實可能美國也不太期待,台灣究竟能在制裁中發揮什麼角色。
華碩事件的脈絡是這樣,烏克蘭副總理兼數位部長在3月12日在推特點名,指稱俄羅斯坦克與飛彈之所以能持續發動精準攻擊,「是因為使用了華碩技術」,並以此要求華碩終止在俄業務。
長期以來,華碩與宏碁(Acer)號稱「台灣雙A」,在國際上都有一定的品牌形象,這次被烏克蘭點名,雖會衝擊華碩的在俄業務,卻也讓其品牌知名度意外大增。但烏克蘭的點名其實有些站不住腳,其暗示華碩向俄軍提供定位技術(GPS),但一來華碩GPS系統所用晶片,大多不是自己生產製造的;二來華碩GPS系統也只用在自己的手機產品上,其性質是民用而非軍用。
即便俄羅斯自己的GPS系統當真失靈,迫不得已用了華碩的,民用GPS也根本無法導引飛彈。或許是因為華碩個人電腦的在俄市占率很高(15.6%),在聯想(18.5%)、宏碁(16.8%)後排名第三,所以提供了「俄軍指揮官因為本土電腦失靈,故使用華碩筆電進行指揮的想像」?但總之烏克蘭最後也得到了華碩的捐款。我個人認為,烏克蘭或許還是希望外界加強對俄制裁,達到供應鏈斷鍊的效果,所以才會這樣點名。
至於俄羅斯是否可能將台積電代工生產的晶片訂單轉往中國?我認為假如台積電真的對俄羅斯斷供,那麼這是必然發展。放眼國際,能做晶片代工的公司不多,台灣就是台積電(TSMC)、聯華電子(UMC),美國有格羅方德(GlobalFoundries),英特爾(Intel)也有部分產能可做代工,韓國的三星(Samsung)也可以,中國就是中芯國際(SMIC)。
台灣廠商若都不幫俄羅斯代工,基於當下國際情勢,俄羅斯也不可能去找英特爾。那麼美光(Micron)呢?美光也不行,因為美光做的是記憶體IC(DRAM);三星雖然兩種都有做,卻也因為政治原因,不太可能接俄羅斯的晶片代工單,格羅方德也是。因此最後能接手的,應該就是中芯國際。但關鍵就是,俄羅斯到底需要哪一等級的晶片?現在美國也緊盯中芯國際,後者就算真的要接俄羅斯訂單,恐怕也不能太高調,因為這會影響往後中芯國際取得新製程設備。
其實從總體數據來看,台灣跟俄羅斯的貿易鍊結相當淡薄,因此這次即便參與制裁,也不太能產生強大殺傷力。但對台灣而言,科技技術、產品來源應該多元化、全球化,台灣市場不能只有美國、日本、歐盟、以色列的科技,其他諸如中東歐乃至俄羅斯,應該也要成為台灣技術市場全球採購(Global Sourcing)的重要來源之一。俄羅斯的科技實力並不弱,仍有其特殊性,台灣不應忽視。

原文發表於2022/4/1《多維新聞》: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祁賓鴻
祁賓鴻
香港01,國際分析與政治評論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