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鬼-廟裡也有鬼?還是說你拜的真的是神嗎?拜拜時候的祈願是不是不能亂說話呢?

2022/06/0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歡迎收聽來聊聊齋,在這邊你可以聽到如同聊齋誌異內的故事,或許聽完不見得會多有感觸,但也說不定可以覺得別有興致,今天要跟各位分享的故事是一個聊齋內的短篇篇名叫做「廟鬼」的故事。

廟鬼

從前有個叫做王啟後的秀才,他是山東新城縣那邊的人,他的曾祖父王象坤,曾做過山西那邊的高官,可謂出身名門世家。某天王秀才在書房小睡片刻時,忽然瞥見好像有個婦人臉上堆滿不懷好意地諂媚笑容進到了室內。
王秀才微微抬頭,只見那個婦人長得面目肥黑,奇醜無比。王秀才心想自己家中,沒有這麼特別的一個老僕,也不知道是從哪裡跑來的。便開口問了問那婦人有什麼事嗎?那婦人也不回話,直向秀才的臥榻走去。竟然,就自顧自地開始寬衣解帶了起來,作勢要撲在秀才身上。
王秀才非常無法接受,極力抗拒之。
但那婦人明知秀才他不樂意,仍舊帶著一樣諂媚的笑容,盡力討好王秀才。就這樣耗著耗著,耗了王秀才好幾天。
此後只要王秀才在家,那婦人都會出現,實在煩不勝煩,可是王秀才每每表現像是老僧入定,任憑婦人如何撩撥,都無法動搖王秀才。
某天這婦人,好像惱羞成怒一樣,直接打了王秀才一巴掌,雖然有啪的打出聲,看似下得重手,但王秀才卻也不怎麼感到疼痛,這婦人還拿出繩子,掛在樑上,準備拉著秀才要一起去殉情,沒想到這王秀才也像莫名其妙地著了魔似的,跑到屋樑下做出上吊的樣子。但家裡的人看到王秀才雖然腳不著地,在空中懸掛著亂踢,可是又看不見繩索,而王秀才臉上也沒多少痛苦神色,完全沒有要死的跡象,也死不了。
從此王秀才怪異的狀況越來越嚴重,某天還跟家裡的人說那婦人要帶我一起跳河了就衝向河邊,幸好被人拉住;類似的怪情況漸漸多了起來,而家裡的人對於王秀才這些千奇百怪的行為,也非常訝異,請來了和尚道士作法祈福,然而不見效果,又請來了名醫為秀才看診抓藥,卻也同樣無效。
在家人就要放棄治療的時候,在某日午後忽然有一個穿著戰甲的武士,手上拿著鎖鏈進到了王秀才家,劈頭就對那婦人斥責:「這個王秀才是個老實人,妳怎麼好意思糾纏他這麼久。」說完便用手上的鎖鏈鎖住婦人的脖子,唰地一聲從窗戶拉了出去。
一出了窗戶該婦人便顯露出血盆大口,目光炯炯有神不像是人類一樣。王秀才此時腦中突然想起,在縣城內的城隍廟中有四尊泥塑的鬼怪塑像,而這惡鬼長得正像其中一隻,王秀才突然間打了個冷顫而瑟瑟發抖著。
聽完這個故事,除了真如同王秀才所描述的是個被鬼怪糾纏上的故事外,有沒有可能是因為王秀才生病了,看到了幻覺因而有這些奇怪的行徑。
又或者說真的是被鬼怪纏上好了,那為什麼在故事的最後,王秀才想起那鬼怪的樣貌好像在城隍廟內看過,會感到瑟瑟不安呢?會不會是因為之前王秀才,在城隍廟內開了一些不禮貌的玩笑話,評論了那個泥巴塑像一番,而造成了這樣的鬼怪作祟的事情呢?
在聊齋誌異內的故事雖然跟花妖狐媚、奇人鬼怪有關,但多半都可以從中窺探一些人性層面的問題,畢竟有時候,人比鬼更可怕。不是嗎? 最後歡迎各位到來聊聊齋的IG留言告訴我你想聽什麼樣的故事,感謝您的收聽我是職地酉聲,我們下次再見。
下方為podcast有聲版本連結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職業為地政士的七年級生,用自己累積數年於房地產市場的經驗,歸納一些心得與各位分享。 身旁的伴侶則是專業的民法、商事法律師,彼此間三不五時有些地政學界與法界的【溝通交流】。 希望自身的分享能擴及更多層面,讓人們對於不動產業界或法學業界可以有更多不同的看法。
聊齋誌異雖然是跟花妖狐媚、奇人鬼怪有關的小說文集,但多半都可以從中窺探一些人性層面的問題,在這會將聊齋誌異中一些篇章改用白話的口吻,或許偶爾還會參雜一些個人的想法,如果覺得用看的太麻煩還有有聲版本可以聽。這本書帶給了我許多共鳴,也是陪著我在書桌前度過許多時光的良伴,所以就讓我們來聊聊齋吧。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