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孽-人在做天在看是真的嗎?是現世報還是只是剛好而已?

2022/06/1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歡迎收聽來聊聊齋,在這邊你可以聽到如同聊齋誌異內的故事,或許聽完不見得會多有感觸,但也說不定可以覺得別有興致,今天要跟各位分享的故事是一個聊齋內的短篇篇名叫做「僧孽」的故事。

僧孽

從前有個張姓鄉民,就稱呼他為張某好了,這個張某有天突然間昏死過去之後,迷迷茫茫間跟隨著地府派出來的鬼差一路向陰間走去,這時的他才知道自己似乎要被抓去見閻王了。但閻王見了張某後,在生死簿上翻了半天,突然把鬼差斥責了一頓,原來是鬼差抓錯人了,要其趕緊把人送回去;這個張某此時才回神地緊緊跟隨著鬼差往陽世的方向回去,走到一半突然想到,既然都來到了陰曹地府一趟了,不如抓緊這機會參觀參觀一番。於是便私下央求這鬼差能否帶他逛逛地府,鬼差禁不住張某的央求又覺得抓錯人有所虧欠便答應他了。
於是張某在鬼差的帶領下,遊歷了陰曹地府,也看過了刀山、劍樹等等處刑罰之處,鬼差還都跟張某一一說明。最後來到一個地方,張某看到那邊有個像是和尚一樣穿著一身僧人服裝,在大腿上被穿孔用繩子穿過大腿了被倒掛著懸在那裏,該僧人並不斷地哀號著像是痛不欲生一般。張某遠遠看著那人好像有點眼熟,走近一瞧,原來是張某的哥哥。張某驚訝地問鬼差這人犯了什麽罪要受此刑罰,鬼差回答道:這個人既然做了和尚,卻還用化緣得來的金錢到處吃喝嫖賭,才因此來懲罰他,想要脫離這個厄難,必須得要他自行悔過才行。張某瞬間轉醒了過來,第一個念頭是想完了,恐怕哥哥他已經死了。
張某很快速地收拾了點行李,去發前往他哥哥出家為僧的興福寺想確認看看。前腳才剛進廟門口,就聽到他哥哥哀嚎的聲音,進屋內一看,發現張某的哥哥大腿上長了一個很大的膿瘡,膿汁與血液都分不清地流出,人還呈現一個倒掛的姿態在牆壁上掛著,這和張某在陰間看到的景象幾乎一模一樣。張某驚駭地問他哥哥為何如此模樣。他哥哥神色痛苦地回答:只有這樣做才能稍微好一點,不然其他姿勢待著大腿上的膿瘡就會痛的要命。此時張某趕緊把在陰間所見所聞跟哥哥說了一番。他哥哥聽了之後大吃一驚,從此戒酒戒肉,戒色戒財,虔誠地誦咒讀經,果然過了半個月之後便好轉了許多,此後張某的哥哥成了一個遵守戒律的僧人。
異史氏評論:惡人為惡之時,總想著陰間遙遠渺茫,等到有報應之時亦已久矣,可是卻不知在陽世時所遇到的災禍,或許就是冥冥之中,上天所安排對他們的懲罰,這難道不值得我們警惕嗎?
聽完這個故事,其大致的內容講得是應該守戒律的僧人自以為破戒不會怎麼樣而遭到了天罰,但我認為這也可以套用在生活中各種情況上,好比本應要為了國家奉獻的公僕,為了一己之私造成了生靈塗炭;或是本應存著誠實信用的商人,為了利潤而偷工減料更可能導致不可違逆的人禍;又或是冒用人們的善心而達成自私自利的種種舉動,可能上述這些情況,雖讓人不齒但卻又只能透過這種故事期待著那些人們能自發的醒悟,或許才是啟發這個故事的源頭吧?在聊齋誌異內的故事雖然跟花妖狐媚、奇人鬼怪有關,但多半都可以從中窺探一些人性層面的問題,畢竟有時候,人比鬼更可怕。不是嗎? 最後歡迎各位到我的IG留言告訴我你想聽什麼樣的故事,或者可以點進我的簡介裡隨喜打賞讓我更有動力說故事給各位聽,感謝收聽來聊聊齋我是職地酉聲,那我們下次再見。
下方為podcast有聲連結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職業為地政士的七年級生,用自己累積數年於房地產市場的經驗,歸納一些心得與各位分享。 身旁的伴侶則是專業的民法、商事法律師,彼此間三不五時有些地政學界與法界的【溝通交流】。 希望自身的分享能擴及更多層面,讓人們對於不動產業界或法學業界可以有更多不同的看法。
聊齋誌異雖然是跟花妖狐媚、奇人鬼怪有關的小說文集,但多半都可以從中窺探一些人性層面的問題,在這會將聊齋誌異中一些篇章改用白話的口吻,或許偶爾還會參雜一些個人的想法,如果覺得用看的太麻煩還有有聲版本可以聽。這本書帶給了我許多共鳴,也是陪著我在書桌前度過許多時光的良伴,所以就讓我們來聊聊齋吧。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