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竹林起風波,遇險生急智青色影分身青色影分身

第二章 竹林起風波,遇險生急智

2022-08-06|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竹塹村內有一條河,其名皞璋,供應了整個村落的水源,河往上游走有兩處分支,其中較大的分支起源於東北方的北得阿山脈,較小的分支則起源於島上第一高峰斯帕峰。「北得阿」、「斯帕」皆是竹塹古語,分別意謂「預知吉凶」和「天險」。
  在北得阿山脈竹塹村側有一台地,是村中前往山脈必經的入口,台地中央有一棵金黃巨木,根盤結錯,枝葉碩茂,每當日光灑落時,樹影婆娑宛如童子散金,那一匹匹光練,彷彿一層天然結界將北得阿山脈隔離在外。
  台地內有一石窟,石窟內有窪地下湖泊,湖泊中心有座石台,石台上方的窟頂倒掛著大小不一的石乳,石乳與石乳之間偶爾可見淡金色的根鬚。石窟內的岩壁上刻有不少圖騰,雙頭的「迦魚」、虎面蛇身的「魯虺」、蛙形人身的「氏廌」..…等都是傳說的異獸,感覺十分古樸和神祕。
  這裡正是竹塹村的聖地,同時是最重要的祭祀場所,以及前往北得阿山脈的哨站。對於竹塹村的村民來說,聖地並非絕對的禁地,只要願意穿過竹林,隨時都可以來參拜黃金聖樹。只是除了祭司和使者(註[1])外,並不被允許隨意靠近聖樹或進入石窟。初獵儀式正好是少數能讓村民們進入石窟的機會,因此所有村民都很期待每年的初獵儀式。
  這一天,天還沒亮,竹塹村卻已甦醒了過來,尤其是幾戶今年有孩子要參加初獵的人家早就人仰馬翻。三子衿現在就處於這樣的狀態,大半夜就被阿母叫醒,一邊忙著搗鼓狩獵要用的東西,一邊還嘮叨著要注意安全云云。自己的阿父和三哥因為要操辦儀式的一些事宜早已不在家中,娘兩兒就這樣手忙腳亂的一直到天濛濛亮。
  當子衿來到村東北口時,現場已擠滿了一群村民,很快地子衿就發現一邊朝自己揮手,一邊朝自己大喊的三雕兒零韜那個小胖子也在旁邊,只是他看起來十分緊張。子衿小跑過去和自己兄弟們打了招呼,又左顧右盼道:「咦?怎麼沒見到姊?他應該不會錯過這樣熱鬧的日子吧。」
  小胖子搖著頭說:「誰知道呢!哥從昨天晚飯後就偷偷摸摸不知道在做甚麼,連個人影都沒見到。」
  三雕兒說:「大姐頭肯定在憋什麼壞,別管她了,到了聖地她肯定會出現的。」
  子衿笑說:「說的對,姊肯定又有什麼鬼點子,之後就知道了。你們那天聽完三哥說的話後還好吧?胖子我看你很緊張啊!」說著瞧了一眼小胖子那對像浣熊一般的眼睛。
三雕兒在一旁沒心沒肺地笑說:「胖子你這模樣,小心被誤以為是南邊竹林裡那隻熊貓的私生子。」零韜沒好氣地道:「你這小雕兒,敢這樣跟你胖爺說話,小心我找哥教訓你。」又哭喪著臉對子衿道:「老大,我還不是擔心通不過初獵考驗啊,害我這兩天都沒能好好睡個覺。」
  子衿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胖子,你也別太擔心了,盡力就好。三哥也說,天賦覺醒其實是一種機緣,能覺醒當然最好,即使現在無法覺醒也不是絕對。看看三哥,雖然沒有接受過初獵的考驗,現在不也找到自己的方向。更何況,胖子你在吃這一方面,可是不輸給村中的任何人啊。」
  零韜說:「老大我懂你的意思了,但有你這樣安慰人的嗎?」
  三人正說笑間,村長和眾長老們來到了村口,子詩也在其列。村長環顧了四周,瞧眾人都到得差不多了,便開口道;「今天是我們竹塹村一年一度的初獵儀式,我想大家都很知道今年會有多少個勇士能夠成功的獵殺到人生第一頭獵物,我在這裡也不再多說,讓我們一起期待小伙子們能夠給我們帶來什麼驚喜。子詩助教,接下來就麻煩你來主持今日的儀式。」
子詩恭敬地向村長和長老們行禮後,開始召集今日參加初獵儀式的小勇士,很快地,就有十來名的小男孩站到了前方,其中包含了子衿三人。
初獵儀式分成四個階段,第一階段很單純,僅需要小勇士們獨自穿過竹林前往聖地,不過只有能在兩個時辰內到達聖地者,才有資格參加第二階段。第一階段並不太困難,東北方這片竹林內並沒有大型野獸,對於成年人來說要穿越竹林最多只要半個時辰;但對於五歲小孩來說,竹林裡仍潛藏了許多危險,若換做一般在城中長大的孩子幾乎都很難獨自通過,而竹塹村的小孩自小就學習野外技能,想要通過竹林危險性倒不大,只是時間問題。
  很快的十來名小孩在子詩的帶領下,開始他們最初的考驗。
  子衿三人剛進入竹林後不久,就有另外三個小孩向他們走了過來。
  這三名小孩皆是家子弟,由於零韜的體型和怯懦的性格,平時都沒少嘲笑他,只是因為零芯馨護短而常常遭到報復,又不敢回頭找零芯馨麻煩,於是總是針對子衿三人使絆子,相互看不順眼。
  看到這三人走近,三雕兒最先忍不住說:「你們三人過來幹什麼?又要找什麼碴?」三人為首的全身打扮花花綠綠的男童輕蔑地看了三雕兒一眼,挑釁道;「唷,哪來的小雕在嘰嘰叫,連毛都沒長齊。」另外兩個跟班頓時烘笑起來,三雕兒被激到臉都紅了,那為首男童似乎還不過癮,又說:「瞪著我做怎麼?想打架啊?我勸你們不要,平時都只會躲在女生後面,等等不小心被我們打傷,走不出竹林怎麼辦,我可不想被長老們教訓。」兩個跟班登時笑得更歡。
  小胖子這時早就氣極了,但因為不擅長打嘴仗,只能默默受著氣;三雕兒性子急躁,早暗自捏緊拳頭,正準備出手。子衿擔心三雕兒耐不住搶先動手,悄悄地用手按了按雕兒的拳頭上,並對那為首男孩說:「零承戚別耍嘴皮子了,現在打架對我們都沒好處,說吧,你們過來究竟要做什麼?」
  零承戚見挑不起事,聳聳肩,不在意地說道:「我們來打個賭,看哪邊誰能有更多人通過考驗,取得較少入城資格的一方,要當令一方的小弟半年,怎麼樣?」
  三雕兒不假思索衝口道:「賭就賭,誰怕誰?」
  零承戚瞧也不瞧三雕兒,只看著子衿,等著他的答覆。
  子衿心裡暗嘆「麻煩」,但又不動聲色道:「賭可以,但我覺得賭注太少,想加點彩頭,這樣吧,輸的一方除了當小弟外,要給另一方三枚『聖果』,如何?」
  那三名男童聽到「聖果」後,瞬間收住了笑,臉頰還不自覺地抽搐了一下。
  聖果,通名「金桑葚」,是聖樹所誕生的果實,直接服用具有固本培元、療傷解毒的功效,如果入藥更可以改善筋骨、甚至傳說能起死回生。由於每年只會結成百枚,除了五歲時每個小孩都可獲得一枚作為生辰禮外,之後想要獲得聖果都必須要對村裡做出貢獻才有機會得到。一次賭三枚聖果,即使是長老們也會覺得在割他們的肉。
  子衿冷眼瞧著突然靜默的三個人,不冷不熱地再激道:「怎麼,不敢?剛不是還自信滿滿,現在又成了縮頭烏龜?」零承戚一聽,咬一牙惡狠狠地道:「好!一言為定,希望你們到時輸了可別賴帳。」
  「這你放心,我們可不像某些人。」三雕兒在一旁諷刺道。
  「哼!希望你們的天賦也跟你們的嘴皮一樣厲害就好。」零承戚留下這句話,就領著自己的兩個跟班,往聖地的方向離去。
  小胖子看到對方走後,才恢復說話能力,滿臉憂愁地道:「老大,你有必勝的把握嗎?零承戚那傢伙雖然很自以為是,但好歹是四爺爺的孫子,之前接受的鍛鍊並不比我們少,三個聖果可不是開玩笑的……」
  三雕兒搶著說:「胖子,怕什麼,三個聖果咱兄弟還輸得起,況且誰贏誰輸還不曉得呢!」
  子衿點點頭也說道:「三雕兒說的對,胖子也別想太多,當務之急,是要趕快到達聖地,不然連覺醒儀式都敢不上了。」說到這裡,三個人也不再耽擱,向聖地奔去。
  就在他們離開不久,不遠處的竹影內閃出一個身披斗篷的小孩,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追著子衿三人後面而去。
  穿越竹林的路徑很是顛簸,偶爾還有巨石擋道,需要攀爬而行,很消耗體力。竹林內還有其他物種在裡面生活,有些飛蟲和綠植都具有攻擊性,甚至還帶有毒性,一不小心遭惹到他們,常常下場都不會太好。
  子衿三人這時就恰好不小心踏入一群食蛛蜂的領地,這種蜜蜂因為專門補食人面蜘蛛而得名,牠們的尾針很特別,其上有很多毫針,毫針上淬有神經毒,當他們獵食時,可以利用尾部的氣囊製造壓力,將毫針射出攻擊獵物,只要獵物沾上毫針就會受到神經毒的侵襲而癱瘓。只是一隻蜂的毒量對小孩沒有什麼,但被一群蜂攻擊,可是會麻痺呼吸,窒息而死。
  子衿三人在看到藏在茂密竹葉內的蜂巢時就感到危機,子衿趕緊讓三雕兒和胖子取出白色方巾將全身蓋住,並拿出火把,選定方向開始撤離。這時在外巡邏的警戒蜂也發現了有活物入侵,開始聚集同伴來驅趕入侵者,聚集的時間很短,很快的在子衿三人頭頂已盤旋了幾十隻的食蛛蜂。
  零韜這時已嚇得雙手都在顫抖,險些沒拿住手上的火把,子衿三雕兒則不斷地揮舞著火把,試圖將驅散蜂群,雖然一時蜂群們進不了身,但數量卻越聚越多。子衿知道再拖下去只會更加危險,腦袋快速運轉立即道:「胖子你包裡是不是有帶吃的,等等把東西撒出去;三雕兒你找找看包裡有沒有可以燃燒的東西,我們得賭一個大的。」子衿一說完,立即從自己包中摸出幾個火種,三雕兒也從包裡取出一包用來驅蟲的硫磺粉。
  子衿朝兩個夥伴做了手勢,只見零韜率先將食物灑了出去,食物的香味吸引一部分的蜂群,然後三人趁機朝蜂群較薄弱的一面逃跑,一邊跑還一邊向空中撒出硫磺粉,待奔出一段距離後,子衿向瀰漫粉塵的後方拋出火種,只聽身後一聲巨響, 三人也被爆炸波掀翻在地。
  幸好三人腳程不慢,距離爆炸處已有段距離,都只在跌倒時受了點皮肉傷,但時蛛蜂群就沒那麼幸運了,只見地上密密麻麻焦黑的食蛛蜂屍體,讓人看了也不禁頭皮發麻。三人剛逃過一劫,都無力的坐在地上,一時之間,都沒人說話。這時有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三人面前,零韜被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就將火把甩了出去。
  那個人正是跟在三人身後的斗篷小孩,只見他險險避過突如其來的暗器,怒吼一聲:「死饕饕,你敢暗算你哥,不想活了是不是?」一邊說,一邊急忙去將火把熄滅,怕一不小心點燃地上乾枯的竹葉釀成火災。然後轉身對三人似笑非笑道:「你們三個小兔崽子可以啊,我不在就搞那麼大陣仗,也不怕將整片竹林都燒了!」
  子衿苦笑道:「我們也是沒辦法啊!倒是姊你怎麼在這裡?還打扮成這樣?要不是你出聲還認不出是誰呢!」
  零芯馨得意地道:「當然是來參加初獵儀式的啊!我可是纏了爺爺一整天,他才讓我來的,只是我不可以暴露身分,一旦身分暴露就不能繼續了,所以我才喬裝成這樣。」
  子衿扶額心想:「果然。」這時零韜才回過神來,看到自己的姊姊才後知後覺道:「姊,你怎麼在這兒?」零芯馨回了他一個白眼,然後戲謔地朝三人說:「你們還要在這裡坐多久?再半個時辰還到不了聖地,可就沒戲了。」
[1] 「使者」係指自具有能與聖樹『同化』的天賦者中,所遴選出來負責與聖樹溝通的靈媒;使者中地位最崇高者稱「祭司」。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世界上有一種人,他們不擅長與人交往,習慣在人群中隱藏光芒,但不代表他們沒有自己的意見,很多情緒跟想法都埋在心中靜靜發酵。 寫作是一條溝渠,透過文字將儲思盆中的心靈泉水引導出來,灌溉生活的同時,也避免被生活給淹沒。
本文發佈於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