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had today

2022/08/1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記錄一下最接近病毒的時刻
上個月有家人確診,但因為沒有同住,也好一陣子沒回老家,所以沒有深刻感受到病毒的逼近。

然而,前陣子的旅程一結束立刻收到朋友通知有同行的旅伴確診了,我心想…該不會要輪到我了。

即使心中百般不願意,還是得以防萬一進行快篩,而因為是第一次使用,還認真詳閱說明書,特地查了戳鼻子的技巧。

戳完之後等待結果,嗯…一條線!
不過戳的當下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噴嚏,想起國小的時候因為鼻子過敏去看醫生的痛苦回憶,好幾次以類似快篩的方式進行治療,不過是同時被兩根長長棉花棒戳ಥ_ಥ

同行者似乎有四個人確診,我跟其中三個人同房間,也大多和大家一起共食,聽到他們喉嚨很不舒服,我卻一點異狀都沒有,實在滿疑惑病毒怎麼沒有找上我,難道我抵抗力這麼強?還是三劑高端疫苗的效力嚇跑了病毒?!

距離病毒如此近卻安然無恙,突然有股安心感,之後出國旅行時好像不需要太過擔心了,相信自己的身體足夠健康,擁有抵擋病毒的力量。

前幾天在《厭女的資格》裡讀到新冠病毒這幾個字,有種被寫在書上的它應該已經是過去式、已成為了歷史事件的錯覺,可惜它是如此頑抗,疫情竟已持續兩年半之久,對於是否看得見明確的盡頭也尚未有肯定的答案。

病毒危及人類的健康和生命,所造成的疫情帶來生活上的不便和許多人的生計問題,更深遠的是迫使不少人必須改變原訂的人生規劃,甚至還影響到人類的身心成長,例如最近看到的新聞:長期戴口罩且避免與人溝通互動會造成幼兒的語言發展遲緩、影響辨認表情和情緒的學習能力,對於這個資訊感到有點驚訝,平常很少接觸小孩也就沒有思考過疫情會對幼童影響這麼大,近幾年剛成為父母的人想必格外辛苦吧。

而自己有時候會忍不住想:如果沒有疫情我現在會在哪裡?最有可能的答案是在某個陌生的國度旅行流浪,然而,過多的想像也只是徒勞。
即使受到病毒的威脅而不得不更改對於人生所期望的安排,其實卻也因此才能得到過去預料不到的際遇,所以倒也不會再輕易就對這可惡的病毒產生過度的怨懟。

最近重看了一次《One day》,對Anne Hathaway說的這句話特別有感觸:
“Whatever happens tomorrow, we had today.”
我想,或許可以再加上“Whatever happened yesterday”

不論是疫情蔓延的這個宇宙還是毫無疫情的另一個宇宙,只要能夠好好把握每一個today的片刻,相信不管身處任何一個宇宙,都可以成為自己最好的版本。

而若是能有選擇穿梭到任何一個多重宇宙的機會,我想我還是會留在此時此刻的這一個宇宙,因為至今的所有相遇,我都不願錯過。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紫寒
紫寒
"Make your weird light shine bright so the other weirdos know where to find you."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