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把疏狂圖一劍《卷一 潛鋒勿用》錯簡 流沙來雲(上)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荒漠雲飛白日長,兩道行商懸鈴響。
天色昏昧,沙塵漫捲,一場突如其來的長風終於逐漸平息,猶自撩亂不已的風沙之中,隱約傳來一陣叮叮咚咚的鈴聲響。不久,一支駱駝商隊從沙塵裡走出,三人七馱獸,風塵僕僕,滿身塵埃,不免顯得有些狼狽。
為首的中年漢子一手拉著駱駝,抬頭四望眼前一望無際的沙漠,總算放心地扯下裹覆口鼻的粗布,轉頭向後方兩人喊道:「很好,我們已經離開風暴範圍了。」
後方兩人依樣畫葫蘆扯去覆面粗布。
「呼,都快悶死我啦。」走在隊伍中間的那人深深呼了口氣,揭去羊毛斗篷的帽子,一條黃褐色長辮垂落在豐滿胸脯,露出一張深邃立體的亮麗臉孔,居然是名西域女子。
前些日子剛滿十八歲的西域女子,拿出水囊灌了口水,皺起雙眉埋怨道:「父親,你剛才也說那陣風暴持續不久,為什麼我們不等風暴過了再趕路?」
女子名喚尼雅,正是領頭漢子哈蘭善的女兒。
膚色黝黑的漢子搖了搖頭,解下斗篷塞進身旁駱駝扛負的行囊裡,耐心解釋道:「就是因為那陣風暴來得快也去得快,加上父親判斷影響實在不大,才敢安心趕路,不然天黑之前,我們是趕不到驛站了。」
「嗯,我可不想再露宿野外了,晚上總聽到各種野獸叫吼,怪恐怖的。」尼雅心有餘悸說道,略帶憂愁的胡人女子,別有一般中原女子的異域風情可說。
哈蘭善無奈道:「要妳好好留在『西來樓』等父親,妳偏偏不聽,非得吵著跟上這一趟,現在知道橫渡沙漠沒有想像中那樣輕鬆了吧?」
尼雅噘著嘴,瞥了眼父親背影,出聲反駁道:「都怪父親趕路趕個不停,我們已經提早三日過了玉門關,可父親還是不肯放緩腳步,非得趕著去嘉峪關不可。」
哈蘭善回頭盯著女兒,氣笑道:「現在都是父親的錯便是了?」
尼雅果斷搖頭,「當然不都是父親的錯……」她跟著轉過頭來,目光落在隊伍尾端的第三人身上,理直氣壯地指責道:「要怪就要怪藺大哥!要不是藺大哥在,我們到了玉門關,交了貨,收了錢,就可以掉頭回家,又哪裡需要再跑一趟嘉峪關!」
隊伍末端的年輕人抬頭瞧了一眼女子得意神色,隨即又低下頭,對著父女二人以及駱駝印在沙漠上的腳印發呆。
尼雅見對方不理會她,刻意放緩了腳步,好並肩走在年輕人身邊。
「喂!藺大哥,你倒是說句話啊?」她伸手推了推對方肩膀。
對方非但沒有理會她,調轉腳步,繞到駱駝的另一側,硬是與尼雅隔了兩座駝峰。
尼雅瞪著一雙漂亮的棕色眼睛,大聲罵道:「藺飄渺,你這是什麼意思!給我說清楚!」
似乎是拗不過尼雅追問,喚作藺飄渺的年輕人抬起頭來,隔著兩座不高不低的駝峰,用那張像是踩到十幾坨駱駝屎一樣的臭臉,面對氣呼呼的尼雅。
藺飄渺閉上眼,深呼吸一口氣,等到他睜開眼睛時,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我去你的狼師,不是說到了中原,到處都是青山綠水?一路走來,山我是見到了幾座,可跟故鄉差哪去,一樣光禿一片、醜不拉嘰!說到水我更是氣,沒酒喝就算了,連喝水也不能盡興,我去你狗屁的尊師重道,有種別讓我藺飄渺活著回去啊,否則我回去肯定第一個找你算帳!」
他連珠炮似的罵了一大串,聽得原先還想拌嘴的尼雅一愣一愣。
「呃……藺大哥,你口渴了吧,要不你喝口水先?」尼雅取下駱駝身上的水囊,遞給藺飄渺。
藺飄渺一手接下,拔開塞子大口大口地灌了起來。
「這才痛快啊!」
就在這時,哈蘭善的聲音從前方傳了過來,「藺小子,那好像是你最後一袋水吧?別怪我沒提醒你,要是我們今天沒能趕到驛站,你又把水它喝光,我們父女可不會分你水喝。」
藺飄渺放下水囊,不甘心地嘖了一聲,塞回木塞後,將水囊扔回尼雅手裡。好不容易因為大罵一頓而稍稍紓解的情緒,這下子又變得更加糟糕了。
哈蘭善沒注意到藺飄渺的心情變化,繼續說道:「還有,過了嘉峪關,大概才能算是進了中原吧,在此之前,這般荒蕪蒼涼,一成不變的單調景色,你還需要瞧上好些時日。」
這下好了,藺飄渺的臉已經比駱駝屎還臭了。
尼雅總算明白,為什麼一路上藺飄渺的心情越來越差了,原來是這般緣故。不過,想著這位在西域聲名鵲起的青梅竹馬,居然會為了這樣簡單的理由跟沙漠賭氣,她就忍不住笑出聲來,故意說道:「藺大哥,要不我們現在掉頭回去?」
這位活潑年輕的異域女子,完全忘了自己根本是五十步笑百步,居然好意思揶揄別人。
藺飄渺板著一張臉孔,斷然拒絕道:「都已經走到這了,我怎能回去?回去給那狼心狼肺的師尊看笑話?」
尼雅沒良心地呵呵笑著。
藺飄渺沒理會樂不可支的尼雅,抬手指了指四周乏味至極的景色,一口咬定評判道:「的確什麼也沒有,路途又這麼辛苦,難怪祖師爺死後,沒幾位師祖願意入關,就連師尊自己也是如此。哼!我就覺得奇怪了,那日師尊怎麼會突然轉性,嘴巴像是灌了幾十斤葡萄酒似的,一會誇我天資聰穎,劍術無雙,一會又說中原山水,美不勝收……原來早盤算好了,都是要誆我入關的迷魂湯!」
尼雅偏著頭,手指撥弄胸前長辮,想了想說道:「藺大哥,你也說不能回頭了,況且書上不是有句話是這樣說的,既然來了,就放心吧?」
「既來之,則安之。」藺飄渺雙眼微瞇,覷著不遠處翻攪的沙塵,冷笑道:「把我趕來中原,狼師你倒是真的安心不少啊。」
瞧他這副彆扭模樣,尼雅忍不住又笑出聲來,正打算再說些什麼,父親哈蘭善的聲音隨著風沙自前方捎了過來。
「好了,你們兩個給我省點口水,專心趕路,以為自己還在西來樓,太陽下山就有人管吃管住是不是?」
「是是是,知道了啦,父親。」尼雅嘴上應著好,卻是朝哈蘭善背影做了個鬼臉。
藺飄渺嗯了一聲,收回目光,繼續耷拉著腦袋,用那張臭臉跟萬里黃沙較勁。
尼雅盯著駝峰另一側的青梅竹馬好一會兒,這才邁開步子,快步回到隊伍中間位置。
她把長辮往後一甩,戴上羊毛斗篷帽子,一邊感受早就習慣的艷陽與風沙,一邊低聲哼著家鄉曲調,仔細聽依稀是唱著:
哪兒姑娘,辮子長長;哪兒姑娘,眼淚汪汪。架上葡萄釀酒芳香,圈裡羔羊炙火油亮。
這兒姑娘,眉毛長長;這兒姑娘,青春飛揚。縱使黃沙埋了胡楊,三十六國仍是故鄉。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1會員
326內容數
《擬把疏狂圖一劍》:武俠小說《前篇 江湖易夢》、《錯簡 異地同生》、《卷一 潛鋒勿用》、《卷二 鋒戰于野》 《七詩六詞》:詩詞創作《屏南茶餘》、《西風漸》、《亂詩詞》 《聚羽成像》:觀影心得 《欲羽君同》:同人小說創作,天地劫《天地皆易》、葬送的芙莉蓮《河床上的白色花簇》;遊戲心得【天地劫:幽城再臨】、【霸劍霄雲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