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03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第三章-命裡的邂逅

德馨開始認認真真的研究起各種遁逃的方式:
「到底哪一種比較逼真又比較安全呢?」
德馨來到再熟悉不過的阜邑書肆。
「越逼真的越不安全。」
嘎維拿起書肆裡的書,不經意地翻著。
德馨嚇掉了手上翻閱的書卷同時「啊!」的嚇出聲音。
「噓…」
嘎維一手捂上德馨的嘴,拉近自己胸前,另一手接住德馨掉落的書,再壓低兩人身影:
「你不知道這一區的書,沒有買,不能翻閱嗎?」
「我就是要翻閱了才知道要不要買嘛…」
德馨輕輕地抓開嘎維關在自己嘴唇上的手,修長結實,骨節分明,令人印象深刻。
「嘿,倒是口齒伶俐。」
嘎維其實被纖細冰冷的手指嚇了一跳。
「誰!不知道翻閱這裡的書要先付錢嗎?」
書店小廝人未到聲先到,虛張聲勢一番。
「知道,知道,對不起,我買…」
德馨習慣性的放低姿態,避免製造衝突。
見到南府歷年來最年輕的小德總管,小廝正暗自咒罵自己的不長眼…
他每次都穿得樸素的跟個平民一樣,在書架羅列書本參差的縫隙間,根本沒有辦法辨別。
正準備開口道歉,卻被從身後傳出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
聲音並不震耳但是清晰有力。
「兇什麼,會進來的人都識字,再說你不讓人翻一下…」
甘嘎維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護著眼前這個初次見面的清秀男子。
「啊!不知道是甘少…」
小廝今天真的是倒了霉,一次面對兩個大戶,
雖說眼前的兩位公子地位有高低之分,但是,通通得罪不起,資訊量過大,斷電處理。小廝語塞,正巧讓嘎維化危機為轉機。
甘嘎維眼神示意小廝安靜閉嘴接下來的我處理。
小廝一邊鞠躬一邊道歉,一邊道歉並致上最高的感激,
一邊在感激中重新定義眼前兩人的關係。
「就是進來看看,帳記在我這,這位公子喜歡的書剛好我也有興趣。」
甘嘎維一慣的做風,海派得真誠卻冷峻得懾人。
『公子?』
他抬他的身份?為什麼!甘家少爺何時願意這樣降格?
這人南德馨啊,伴著他們南府小姐、少爺來我們書肆兼辦的書塾學讀,和我們的執掌老大阜邑馬告也成為莫逆,為人誠懇,待人親和…
這樣的一個人,怎麼會和甘大少爺混在一起?
「公子?不敢當不敢當,在下南德馨,是織造府裡的小小僕從。」
德馨看著眼前人的衣裳服飾,地位如此不一般的人如此有禮也是難得。
『看吧,我們小德總管超級謙虛有禮。』小廝得意的咧。
「哇!原來是南嵩織造的人,南府果然從上到下都文質彬彬。在下…維嘎,姓維,單名,嘎。」
甘嘎維知道這個姓氏整個京畿就自己這一家,報出來等於報身家,索性將姓氏去掉。
德馨覺得這聽起來像是長城外西北方的後族才會有的名字,而且眼前人臉廓稜角分明,好羨慕的複誦了一次:「維嘎嗎?」
「嗯。」
甘嘎維也同時對自己印痕下這個名字
——維嘎——
是應對著這個清麗少年的自己。
「好帥的名字!跟你好相稱!」
德馨羨慕得提高了聲音,眼裡散滿星花。
「是嗎?」
嘎維覺得這個眼瞳好熟悉,啊,是小小偷的眼睛裡也有的,沒有被塵世污染的純稚與開心。
這樣的純稚與開心,怎麼會在一個大人的身上呢?
「啊,難得有人這樣說,還是個男的。」
「難道男子就只能稱讚女子,不能欣賞男子好看嗎,真是奇怪。」
德馨誠誠實實地說出心底話。
「呵呵,你挺有意思。」
「那個…二位公子,不如我們移步東面的太初雅室,小的給您送上茶水?」
小廝覺得自己是一顆超級大的電燈泡,卻找不到燈暗的退場時機。
「啊。不用麻煩,我今日就是路過進來隨性翻一翻,不能久留。」
一定要裝作雲淡風輕若無其事的樣子,對誰都一樣:
「既然是維公子有興趣的書,那小的便不能…」
「不用。我積了太多書還沒看,不差這一本,你先。」
甘嘎維跟不同人說話用著完全不同的語調和眼神,儘管他已經盡量不要太過凶狠:
「小廝,替南公子把書包起來。」
「好的。」小廝遁逃。
「這樣嗎…不行啦,你不要叫我南公子…」
德馨慌慌張張,跟不同人說話都一樣。
「然後,我付錢!」
「呵呵,因為你也稱呼我維公子。」
「哎呀,我就是一僕從,請叫我小德就好。」
「小德啊…呵呵。」
是不是就是這樣被叫久了,所以生得一副通透模樣,還收了一副機伶腦子:
「總之,讓你先看。」
德馨禮禮貌貌:
「謝謝!改日,定當歸還!」
絕對不能被發現,自己其實有時間壓力。
「怎麼歸,何時還?」
甘嘎維終於等到有興趣的話題,馬上接下。
「一個月之後,一樣是月圓之夜,就在這,書肆前,我還你。」
德馨也沒有多想,反正就是事成之後,定當歸還。
「好啊,一言為定。」
甘嘎維對於下次見面有著落,挺是開心。
鼓樓鐘響,德馨想到自己晚上還要和小姐一起夜讀這本書呢:
「啊…我該回去了,再次的,多謝相讓。一個月之後見。」
急急忙忙走向書肆大敞的門旁櫃檯,拿取小廝包好的書,轉身向維嘎作揖,故作鎮定地離去。
看著德馨瘦高卻不纖弱的背影在夕陽下擕著一本書離開,就只帶著一本書,
『所以這本書就是他的目的嗎?』
南府離這兒不甚近,但是一個月聽著不甚急…有意思。
「甘少爺,您今日,很不一樣。」
極會察言觀色的小廝,在德馨離開之後才放膽稱呼甘少爺。
「哪裡不一樣。」
嘎維知道小廝識相,很是放心,隨口回話。
「您…笑了…」小廝冒死。
「你看錯了。」
我有這麼不常笑嗎,有必要這麼驚訝嗎,我為人和善的咧。
「甘少爺,這書當然是不用記在帳…」
什麼時候甘少爺大駕光臨需要付錢,整間書肆送過去甘宅都覺得與有榮焉。
嘎維從胸前拿出一個黑色的帛織錦囊,敲放在櫃檯上的聲音挺沉,
「以後這個南德馨來買書,都用這個付去,空了再跟我說。」
說完,便邁步離開書肆。
當然,即使這個南德馨把幾個書架都搬空了,小廝也知道,自己需要做的僅只是報告甘少爺,
書的數目不是重點,書目才是。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