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01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一章-前世的交錯

「老爺…老爺…」
「什麼事情慌慌張張。」
「老爺,小姐要我回來跟您說…」
蕔欏上氣不接下氣:「白玉玦…被偷了…」
「啊…這可不好,雖然我們南家不想履行承諾,但是弄丟信物又是另外一回事。」
「對啊,我也是很擔心,可是小姐卻一副老神在在…」
「怎麼沒看到葆煦?」
「小姐和小德總管和雅茖還在東市採買…」
「不好,天要黑了,你再多帶兩個人去街上接她!」
「是。」
蕔欏退後退出堂門,天色昏暗,差點撞上壁照前的守門:
「走吧,老爺要我們去街上接小姐回府。」
不知道為什麼,南老爺最近總是忐忑。
南家是織造。
在朝為官自己是第四代,的確是一門忠良,沒有不良紀錄,卻也因此樹敵無數。
隨著老皇帝的蒼老,高掛的御筆匾額漸漸退漆沾塵。二位皇子各有自己的一眾擁護者;南家像被松脂糊成琥珀,供人瞻仰卻有種即將被供進廟堂的窘迫,從父執輩承下的嚴正不太適用,但是等到南嵩老爺即將告老還鄉的同袍提醒,已經來不及選邊站。
為了膝下一對兒女,如今只能趁著年邁的皇帝尚在,尋求解決之法。
這樁原本指腹為婚的美姻,是自己的父執輩間對於深篤友誼延續的希冀。但是父執輩已做神仙,兩家人政治立場不同、處事方式不同,沒有交惡,只是漸行漸遠。
江家是鹽政。
在國運漸轉昌盛的日子裡,江家和南家除了本分上的盡忠職守,在幾次賑災或出兵的捐錢捐糧,帶起上至朝廷下至民間一股公正公義的風氣,在京畿地方上成就一段佳話。
但是隨著政局的瞬息萬變,一代代在一次次不同的選擇中,還是往不同的方向去了。
江家屹立不搖的昌盛背後,是官商勾結與權謀算計。
南老爺陷入兩難:
若履行承諾,等於將女兒嫁入一個權傾朝臣但是黑心黑肝的世家;
若不嫁,新的皇帝登基並不需要老皇帝的忠臣。
自己老了可以退休,但是女兒、兒子和這個家不可以倒。
三股勢力在朝廷傾軋:
老皇帝的,即將化作沙灘上的泡沫,大家就是做個善終博個美名;
大皇子松褚瓦鏗,攏絡許多富庶之地的政商大臣,其中包括江家;
二皇子松褚瓦珥,長年駐地西塞關口,軍事武力不可小覷。
朝堂裡的官吏、地方上的士紳,各各都在這幾十年間或被迫或主動靠向某一個陣營。南老爺不想拿女兒的一生下注,更是進退維谷。
-*-
果然,不出幾個月,皇帝身邊的親信們傳出年邁的一國之君擬旨傳位的想法。 原本不著不急的江家,為了維持自己的權勢,各方攏絡,亦決定履行多年以來支字未提巧秒回避的指腹為婚一事。
這個提親,把南老爺嚇出一身汗。
朝堂之中,沒有人不想攀親江家三位公子。一是權勢,另一是他們個個儀表堂堂:
大少爺江棣桐長年深居簡出,純善明理,嫻熟戲曲,與文人雅士多有交流;
二少爺江棣恩是江家中流砥柱,政務機要運籌帷幄,但凡各種疑難雜症都能圓滑處理;
三少爺江棣玧(ㄇㄣˊ)雖無心朝野,然個性冷靜沉著,猶善音律,是三兄弟裡武力值最高的一個。
三個人各有長才,即便將來二皇子成為皇帝,還是需要這樣的人才參與國政,
「所以選江家,絕對不會錯!」
即便眼前同窗說得斬釘截鐵跟選舉口號一樣,南嵩老爺還是莫名慌張。
好像八字有沒有一撇,女兒都命懸一線。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