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愛語|解讀寧靜殺戮秀MGKP036

2022/10/16閱讀時間約 20 分鐘

嵐櫻1

  張若霖到底後來是怎麼解決小櫻忽然從警局失蹤這件事情?
  當張若霖說出「你們就視同白小櫻我們已經帶走了」這個提議讓曹組長覺得很荒唐,但不管劉智堅有怎麼樣的勢力也比不上自己小命重要,再多錢與前途沒有命花,所以就答應張若霖所說提議,簽屬了交保候傳的表單默認了這件事情。
  曹組長也不是完全偏袒劉宇宙他父親劉智堅的一方,雖然以政界的勢力來看,劉智堅確實認識比較多政商界的達官貴人,但是短短不到幾個月時間,張若霖就有辦法整個掌握了SG娛樂主權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
  也算曹組長幸運嗎?張若霖離開警局不辦到半小時,在4月8日上午9點多又傳了第二起雷同一氧化碳氣體中毒的案件,死亡的人是與文尚華交好,也同屬於SG娛樂已經出道的藝人李暢泉,但比較不一樣的是被害者死在自己房間中,同樣沒有找出致死氣體如何行凶手法的證據。
  因為李暢泉死亡時間超過七八個小時以上,那時候他們正在酷刑白小櫻,即使沒有錄影也必須承認下來白小櫻在刊看守所中。
  這也間接證明了至少李暢泉不是白小櫻所殺。
  更傷的證據是:元凶囂張的在現場留下來了「黑暗之中有人在搖晃文尚華,後來白小櫻進來對方躲起來,然後白小櫻看到文尚華以為文尚華睡著之後離開後,就被阿樂眾人堵上說是兇手,在門口白小櫻以現行犯被逮,之後有另外一個人離開」影片。
  除了直接證明白小櫻沒有殺害文尚華之外.再加上白小櫻之後交代了那段被指控行兇,說不清楚消失時間裡面做甚麼的事實,就是躲在廁所內看日本AV動作片,經過ID測試之後證實確實那段時間他手機定位就是在廁所裡面,也顯示當時手機確實搜尋幾支不同類型的日本AV動作片說詞並無虛假。
  白小櫻忽然願意交代清楚是因為確定了也接受了自己某些狀況(如性向).這個證詞讓檢察官接受這個年紀的孩子,不敢說為了證明自己的性向,躲在廁所試圖打手槍的情況。

白小櫻因此無罪釋放就成了定局。

  也因為劉智堅硬要逮捕白小櫻而錯失帶逮捕真正的凶手,間接造成李暢泉死亡。諷刺的李暢泉祖父李善就是劉智堅認識其中一名立委,然這會讓李善有多怨恨劉智堅呢?原本已經傳很久在是要由劉智堅做O民黨T市三年後市議員提名候選人代表,在李善孫子李暢泉死亡不久,李善就忽然宣布退黨加入對手黨派,參選隔年的立法委員選舉這是後話。
  而到底這件事是李善預謀很久(因為他不只一個孫子)脫黨參選呢?還是真的是一個很愛孫子的祖父,因為劉智堅政治獻金與人脈較廣而被迫脫黨?都已經不是MGKP或是SG娛樂所需要擔心的事情了。

MG1

  范世嫻會幫忙SG娛樂調查是因為林洛克住院,警方相關資源與熟識的人都在忙其他事情,很多事情都很被動,加上他們這次委託是因為人情,所以委託者張若霖不再管後續死多少人的發展,范世嫻也就樂得輕鬆。
  畢竟免費的事情范世嫻沒有太大興趣。
  白小櫻因殺人嫌疑被捉被無罪釋放,相關新聞訊息在還沒有爆發之前就已經結束。之後白小櫻就已經跟著展天嵐先回展家避難,因為嗑CP老媽藍葭雩等人太嗨,拷問過程讓展天嵐覺得很煩就不告而別了。
  不過孩子們是很熱衷嗑CP之外,也對於推理誰是殺害文尚華兇手也很感興趣,以幾個頂尖孩子身手還是有自保的能力,但是當中有以半以上的孩子們是普通人,幾個老師都不想讓自己孩子冒太大的險,所以再三叮嚀不要涉及太深的水,所以後來只能盲猜。
  當然重點是MG國特班也沒有太多時間可以弄其他事情,他們一方面忙已經確定那些選手六月選秀踢館事宜,另外一方面在五月中旬他們班有大部分學生將面臨國中教育會考,來決定他們要升甚麼高中。
  其實MG國特班早就弄好直升高中班級的申請,沒有意外應該是同一批人一起繼續上學,這場考試是過場。
  只是好勝心太強的幾個變態天才,似乎要爭一爭這次國中教育會考的排名次,就讓調查真兇的事情丟還給了剛剛出院不久的林洛克。
  林洛克解除懲處被局內招喚原因是:局內對於連續兩起氣體中毒的殺人事件,兇手很明顯是體制型結構化兇手,但「是否是會演變成為連續殺人案件?是否會演變成為無因果關係因殺人而殺人?還是有相關動機因果(情殺仇殺等)引發犯案」爭論不休,所以才會讓犯罪專家林洛克趕快回歸崗位協助,讓偵查可以比較有方向展開。
  當然四月初林洛克陷入與未成年談戀愛的事情,解開困局的方式非常簡單:原因是毛嘉任其實在小一日本讀過一年書,回來台灣國小晚讀國中又休學一年,去年五月早就滿16歲。
  只要大毛主張自己是合意,即使是未成年林洛克都會沒有事情,如此這段時間的風風雨雨算是告一段落了。 

但事情真的結束了嗎?

  「好想知道案情接下來如何發展?兇手是誰阿...。」阿一在圖書館的地板上滾來滾去,根本不想繼續讀書。阿一雖然有過目不忘的能力,但是也是要看完整個國中所有的課業內容才能記得,而且有些不是硬記的就能解決,如需要解題的數學與物理化學等,依然需要作習題。
  畢竟洗清了白小櫻嫌疑之後,後續案件大人們就不讓少年們插手了,這讓有推理癮才解了一半的阿一,根本無法壓下心中想要知道真相的那個癮症騷動。
  「...我也想知道答案,但是委託人都撤案了,我們有甚麼立場介入?只是因為好奇心?況且...我們這裡應該有一個更重要的謎團需要解開,你與其去注意那個不關我們事情的部分,還不如去關心皮德他們一下。」大毛用試卷敲敲阿一的頭殼,然後指指在圖書館另外一頭也正在用功的皮德與嘉子兩個人。
  這兩個人從春假最後一天的慶功宴上就開始奇奇怪怪的,有些泰國籍的學生,如沙拉瓦與阿泰、施施、輔與阿澈等人都準備10日星期日下午一起坐飛機回去泰國過潑水節(4月13-15日泰國農曆新年),有些人想要留在台灣跟認識泰國朋友一起過。
  但是這兩個人從5日晚上慶功宴之後就關在房間內,除了皮德偶爾出來拿食物之外,都不與外人接觸,直到9日才出來,所以怎麼過泰國新年或是他們狀況如何卻沒有任何表示,他們就無從幫忙起。
  這幾天阿一與高高在忙白小櫻嫌疑洗脫相關事情,而大毛在照顧被毛爸沒有半點灌水毆打得很慘的林洛克,更無暇顧及皮德與嘉子。
  阿一大毛他們當然會擔心皮德5日晚上那句「他不是嘉子」的狀況,就林高這些年出任務的見聞來推測他們也只能猜個大概,不過看到似乎皮德帶著柏嘉思出來之後,依然是喊「嘉子」,而且已經沒有之前皮德房間內偶而傳來「嘉子」的「我要OO」及「不要XX」之類的命令聲,也可以推測他們應該沒有事情,只是到底發生甚麼事情?需不需要幫忙?
  但是對方沒有主動說,阿一他們也不好去詢問狀況,不過還好皮德發現原本在專心讀書的阿一大毛他們望向皮德他們,嘉子好像低頭跟皮德說了甚麼後,坐在地上靠著長桌讀書的皮德就起身走過來,主動說明撥水節他們要接泰國的外婆、還有嘉子的弟弟柏馬高到台灣來玩,順便一起過節。
  「...他們11日就到,接送的計程車等等我們已經訂好了,因為決定的有點倉卒,忘記跟你們說...。」皮德帶著有點歉意地跟大毛他們道歉。
  「...所以,你們....沒有事情了?」阿一擔心的問道。
  「算是吧,抱歉在大家這麼忙的時候,還讓大家擔心我...。我們...」皮德不知道應該如何說起他跟嘉子之間的事情。
  「沒關係,慢慢來,想說是甚麼事情的時候再說,需要幫忙甚麼一定不要跟大家客氣!」身為班代的大毛還是很溫和的跟皮德表示自己與其他小夥伴們的立場。
  「謝謝!」皮德由衷的感謝這群很像家人的夥伴們。
  這也讓皮德感覺自己比較有安全感,因為很多是皮德他們也不確定現在嘉子狀況是否比較穩定,也想確定目前「嘉子」與「嘎子」轉換週期的狀況如何再請大家幫忙。
  而這時大老遠從左邊大門處,遠遠傳來他們這裡最內部的圖書館,是林翰「你們太不夠意思了,晚上要去飆車居然我是最後一個人知道!」大吼大抱怨的聲音。
 「...是誰將事情洩漏出去的...。」聽到林翰的抱怨,毛嘉任摀著頭開始頭痛,因為晚上他們有秘密行動要去執行,而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飄車狂魔林翰叔知道,以免壞事情。
  林翰叔只要碰到跟速度有關係的事情就會性情大變,很容易失控,但是晚上他們是要去解決Will叔提議讓泰安與騰漢比拚一場的對決,他們很怕林翰知道後因此反客為....但...。
  「...找到原因了,應該是Aim哥訊息傳錯群組,雖然秒回收,但是看樣子好像還是讓林翰叔知道了。」在一旁觀看幾個訊息群組的林高,最後對這件事情下定判斷。
  Will叔想幫Aim哥,大家都很樂意協助,而且烤糖的CP哥哥騰漢與林高的CP泰安兩個笨蛋老攻,被Will叔慫恿到居然認真起來想要分個勝負,但因為打架直接被烤糖與林高禁止,警告再打一次就半年不用上床同睡,所以他們就不敢了,只是好勝心很強的兩個苯老公這幾段時間天天用換不同方式互鬥,甚麼桌遊、電玩、籃球、游泳等等及晚上十點鐘的城市賽車競賽…
  不過現在大門口正在賭撲克牌輸贏的兩個人,就被另外一個更好勝的人堵住,要他們讓出晚上最後以賽車決勝負的某邊,如替泰安出戰等等。
  而這個一直纏著兩隻公牛的另外一隻公牛三方鬧哄哄中糾纏不休,吵得不可開交。
  「…雖然很殘忍,但還是叫小叔叔起床吧!」阿一嘆了一口氣,眼睛看往現在唯一去喊林洛克不會被罵的大毛。
 「我知道了,我去喊洛克叔叔吧!」洛克叔叔從8日中午被喊去處理專案之後,足足有一整天沒有睡覺,半小時前才回家應該才剛剛睡著不久。
  被揍的傷不算痊癒情況下,這樣熬夜很傷身心,大毛很想不要吵醒洛克叔叔,但是此時也只有洛克叔叔可以阻止林翰叔這個飆速瘋子來搗亂了。

MG1

  晚上八點整,林公館兩輛九人巴士緩緩的駛出來,前往今天晚上及將要舉行重型機車城市賽車比賽的南蔦漁港。
  可以上這次活動因為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危險性,所以只有一個要求:其武力值至少可以在目前近身戰最強悍的Will社長手中支持10分鐘以上的人,才能上車
  林翰確實如願以償地上了車,但是卻被洛克與Will兩個大哥前後封鎖了行動,更慘的是洛克直接打電話給林翰「好朋友」歐穆請他來協助,這樣的結果就是完全封印了林翰可能脫軌的行為。
  B車上眾人直接進入任務話題,本來洛克只是想到要找歐穆制衡林翰,因為太累沒有想要出來一趟。但是忽然想到之前的線索整理,並詢問了相關人士證實:劉宇宙會參加今天晚上城市賽車比賽可能性很大
  「...我們在分析證據當中,發現到兇嫌提供影片中從案發現場出去的男孩是用左手開門。而我們在排查文尚華周遭有嫌疑者,發現只有劉宇宙是慣用左手。加上李暢泉被殺之後,我們傳喚劉宇宙到案說明都避不見面,他爸劉志堅更絕直接出國...
  後來是李暢泉的雙胞胎哥哥李暢璇提供消息說,劉宇宙很愛飆重型機車,也許今天晚上可以遇見他。」林洛克說完案件狀況之後,Will也開始說清楚這次活動主辦者的情況。
  為了弄到出賽資格與幾個成員入場卷,8日晚上Will是直接殺到卡末洱的KK酒吧,順便在跟高中好友相認,再友情地支持卡末洱,開了好幾瓶幾十萬羅曼尼康帝酒莊李奇堡特級園紅酒,然後就順理成章的請卡末洱幫忙弄出場比賽資格。
  Will沒有直接跟卡末洱確定那位重型機車的技師風暴狀況,是因為卡末洱幫派如果也涉及毒品,那麼反而打草驚蛇,以「家中小朋友想一決高下」理由比較不容易引起對方猜疑。
  「這次活動是我高中同學卡末洱與合作夥伴帕金(Pakin)在台灣辦的『城市賽車』,就是李暢泉祖父李善開的門道。
  他們有這次明面的T市泰國撥水節活動要一起舉辦...我很懷疑如果劉宇宙真的是兇手,有可能來李善舉辦的活動嗎?」
  「李善即使與劉智堅有恩怨也不至於會為難一個小孩子,劉宇宙應該明白這點,所以如果劉宇宙不是兇手就一定會來,而如果他是兇手....那更會來。」坐在最後座的范世嫻回答了Will問題,玩了N年政治陰謀的人分析完畢就知道劉宇宙只要知道這個活動,不太可能不來。
  「我就相關線索的推論結論兇手行兇異常冷靜,雖然還在調查確定兇手如何用一氧化碳行兇的方式,但是如果劉宇宙真的是兇手的話,阿嫻說得不錯,他一定會來,不來反而會更奇怪。」林洛克下了定論之後開始部屬今天晚上的任務。
  反觀B車冷靜討論者兩個案件調查與尋找人員分配方式,另外A車一路上都在興高采烈聊著賽車的細節。阿保、嘉子及泰安等人其實都在滿15、16歲的時候分別在泰國與美國考到重型機車的駕照了,所以男孩子們討論車子都很熱絡。
  只是因為台灣的法律是必須滿18歲才能騎機車,所以即便他們這些15、16歲的男孩在自己家鄉已經有了機車與駕照,但其一也無法從自己家鄉運自己的愛車過來,其二就是他們的年紀也無法在台灣買車。
  所以好不容易在老師們的同意之下,他們晚上都有機會可以至少賽上一圈。因為今天晚上是預賽,原本已經過了報名時間,但是原本這就是地下賭盤開的賽車局,能不能報名還不是主辦者說的算。至於賽車手的部分,有趣的還真的是以「有駕照」就能報名。
  其實國際間是有未成年的重機賽車比賽,只是少年的重機是特別訂做。
  而今天晚上的重機賽車,默許的就是騎成人級別的重機,但只限假裝18歲的泰安與騰漢,畢竟這樣才能有機會接近那為隸屬於帕金,被卡末洱重點照顧的風暴技師。
  A車負責控管這件任務完成的林高,就是A車唯一知道「找到風暴技師,保護該名平民安全」狀況,林高就帶著耳麥假裝睡覺,聽著B車的洛克老師布達任務的詳細內容。
  其他人如烤糖叔也只知道「配合高高行動」,而黑K幫的阿肯、嘉子與皮德隱約猜到今天老師們可能要進行甚麼任務,但是當中有普通人騰漢,所以就沒有特別的點破這件事情,畢竟AB兩輛車子武力值有多高多可怕?足以讓他們安心地去任何地方。
  然後南蔦漁港目的地達到了。

PR1

  晚上九點半,所有的與賽選手都準備開始挑選自己的車輛,作比賽前熱身。
  另外一頭也有人關注著這個風暴技師,但不是正在全力想對風暴下手的販毒集團,而是躲在城市賽車外圍的一名青年。
  「小雨我們快走啦!這裡感覺很危險。」青年小雨(Rain)身旁的朋友小聲地要小雨趕快離開,但是很明顯小雨沒有察覺這裡的危險度。
  「天空(Sky)如果你害怕的話,先離開,反正今天我一定要知道風暴學長在哪裡。總之…無論如何我都要跟學長碰一面...雖然我很討厭他,但是我聽到有人要害他,我還是想跟他說一聲。」
  「那…你可以打電話給他阿,為什麼要特別跑出來一趟,我們寄宿的羅姨不是已經說了南蔦漁港晚上很危險…」另外一名青年天空不放棄的要小雨離開這裡。
  「我打了阿,但是…他不接我電話,我怎麼跟他說…反正…我先過去找到他,不然你先在這裡等我。」小雨對天空說完話之後,就自己往觀眾群方向走過去。
  「小雨!」天空想喚回同伴,但是小雨沒有回頭理會後頭同伴挽回的聲音,毅然決然往觀眾的方向前進。

可是要怎麼找到學長呢?為什麼那群人要弄學長呢?或許學長才是那個壞蛋?

  小雨會有這樣的茫然度是因為被風暴學長耍得團團轉。
  小雨去年高中畢業去曼谷大學參觀建築系時,看到了風暴學長在他遺忘的簡章上面壓上了繪圖尺,又聽到了暴學長所說的「加油!未來的學弟!」受到了很大的鼓勵,所以高中成績明明沒有機會考上曼谷大學,卻很奇蹟式地以建築系倒數第二名考入的該科系。
  而在學校新生訓練的時候又聽到了這個學長傳奇般事蹟,當然會視同偶像崇拜,然後聽到已經畢業的風暴學長暑假來台灣出差兩個月,之前就來過台灣自助旅行的小雨就想要給學長一個驚喜,就在暑假期間來台灣自助旅行,順便想找到學長當面感謝對方。
  可是大海撈針怎麼找到學長呢?大學都還沒有開學,他認識的人根本沒有幾個,所以就把學長給他的繪圖尺傳到了社交媒體上。
  終於獲得了一個叫做「賽琺」留言說知道風暴學長在哪裡,來到了台灣還真的找到了學長,為了想跟學長相處,特別先租了學長寄住羅姨民宿,預付了兩個月住宿費。
  沒有想到4月1日一下飛機才見面第一天晚上,吃完風暴學長親自做的晚餐之後,風暴學長居然誤會小雨是因為想要跟風暴學長「做」,才會這麼眼巴巴地千里迢迢跟過來台灣,差點被推倒硬上。
  其實因為學長太帥了,小雨一度迷失在這個魅力當中,但是一想到對方是男的還是用盡全力推開,最後當然學長當然沒有成功。
  覺得掃興的學長,後來也放話說「我不會再碰你,我也會挑人好嗎?」讓小雨當場崇拜偶像的夢碎外,更覺得風暴學長是雙面人,外面善良體貼實際上卻是人面獸心的壞蛋。
  更氣人的是他高中暗戀了三年一同考上曼谷大學的女孩子小奔,聽到小雨找到了風暴學長高興的透過臉書跟小雨說,她跟她哥哥宋姆都在暗戀著風暴學長…。
  失望加上失戀的雙重打擊,諷刺的是在愚人節晚上一起發生,如果不是小雨親身體驗,他都會認為這是一場惡夢般的惡作劇了。
  小雨原本都想當天晚上就回曼谷,可又心有不甘的覺得兩個房租都已經租了,為什麼是受害者的他退房?而不是邪惡的學長被迫離開?所以就想留下來找到學長邪惡的真面目,再要脅風暴學長。
  沒有想到從2日到9日這八天以來,學長說到做到不再有進一步的動作,雖然好像學長常常故意撩撥小雨好幾次都硬了?但是就是小雨罵的太難聽的髒話被學長以挑逗的方式糾正,然後就沒有進一步。
  而且這些天明明工作很忙碌的學長,偶而空閒時還做飯,甚至唱歌給小雨,小雨事先被大學教授要求參加設計校際杯比賽作業,畫到一半睡著,半夜回民宿的學長在設計圖旁貼了紙條給了不少意見。
  小雨想出去走走,有時與在羅姨的陪同下,學長會開車讓大家一起看台灣西部的風景,然後好朋友天空從泰國來到台灣玩半個月也是學長去桃市機場接送。
  這讓小雨整個迷惘到搞不清楚風暴學長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了。
  後來小雨因為學長加班還沒有回來,出去買晚餐回來看到學長的汽車,原本很想弄學長到底有甚麼目的想要往前問話時,卻看到羅姨家附近後面有兩個人躲在巷角處看往學長汽車有點鬼鬼祟祟的,小雨原本以為是偷車賊,假裝路人經過時就隱隱約約聽到對方說「如果今晚弄不死風暴,就在門口堵他」。
  小雨一直打電話給學長就是不接,所以腦袋一熱還沒有想太多,拉著後面跟著一起出來買晚餐的天空,開著汽車跟著這兩個黑衣人機車跑到了羅姨家附近的南蔦漁港。

MG1

  A車的人就是在不清楚這次任務執行方式,自然地接近風暴,專心的聊賽車並且建立信任關係,才可能進一步探索風暴販毒線索的從何而來,及保護線人的安全;而B車的人就是去公關卡莫洱,順便探查劉宇宙的下落。所以分別的行動就是A車以與賽選手的身分過去停放重型機車的預備區,而B車去跟主辦打招呼。
  高高招呼著小夥伴們過去選手報到區時,看到有幾個人在人群當中很明顯移動與眼光動向是比較與旁人不一樣,以他獵人傭兵的直覺馬上判定這幾個人有危險,準備靠近了解狀況。
  不過出乎大家所意料之外的,當有不少保全發現可疑人士開始要有行動時,忽然從人群當中有人大喊出來。
  「風暴學長,危險!」在人觀眾人群中,短頭髮的青年說完話,似乎是目標人物風暴學長喊著年輕人的名字,立即風暴身旁就湧出大量的黑衣人保護起風暴,但是場面似乎有點失控,並且人群中有人拿出了手搶對準了風暴方向射擊。
  正在與卡末洱話家常的Will因為背對著人群,聽到小雨的呼喊與手槍射擊的聲音讓Will已經感覺狀況不妙的一手壓著Aim一手壓著卡末洱,趕快找到隱蔽物保護自己。
   但是那個提出警告的小雨旁邊並沒有人可以保護他,頓時現場一片混亂中,小雨就被入侵者綁走了。
  「小雨!」風暴著急喊著名字,但是因為現場過度危險混亂,風暴被迫押進去臨時帳篷內,眼看小雨快要被捉走的人消失不見。
  林高與烤糖等人因為離小雨被擄方向比較近,在情況緊急的狀況下急速地往小雨被綁走的方向前往救援。

【後記】

  進入了新章節的CP,而《愛在空氣中》新CP也正式登場。當然未破的殺人案到底兇手是誰?下一章節才是正式進入搜查的方向,前面就是鋪陳整個案件的底蘊。
  當然帶入了《黑幫虐戀》這個故事,相關黑幫的設定也會重新寫起。
連載《3G偵愛社》含《離婚律師申晟瀚》《語意錯誤》《秘密森林》《美麗的他》等聯動原創兼同人偵探驚悚推理、日常惡搞類作品。另外有《黑暗曙光》等原創小說(原創與部分結尾需要付費),陸續寫腐析,另歡迎「大威大大」「莫絳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