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2. 失足的七里-2

《李朱》挑起一側的眉頭,她的目光與我形成了一直線,她的左手掌正學著《李爸》在捻鬍鬚。“我想想,有。。。”,她恪盡職守,首席閨蜜長,幫我提早審閱了投降的名單,正要如實以告而說道。她刻意停頓了一下。
“Stop!求妳了!千萬不要!求求妳!噢?”,我盡量讓聲音聽起來像是位被強迫登上皇位的,緊靠在地上牆角的,正抬起下頷的,一臉無助的小公主而懇求道。我的右手食指及時堵住了她那如《安潔莉娜裘莉》的厚唇裡的,淪為戰俘的鄉鄰名單。
“好好好~走吧!”,《李朱》同意了我殺無赦的決定,輕笑了一聲。她明白我不想知道有誰送來的,每年小米收穫季節後的,排灣族送柴薪傳情活動的,柴火。即便正常來說,成年的排灣族男人會是選擇粗壯結實的上好質材的愛的禮物。
“唉~”,我嘆了一口氣,我把殘留的粉紅色天空也吹走了。我的前途是矇矇一片灰!我的腳步正在吹大那顆困窘的氣球,當我想到也許有男孩,一個或許是二個,正等在教室裡伏擊我的時候。
原本我應該毀屍滅跡的,只是我想到這肯定也在《林女士》的眼皮底下,今晚勢必會幫我訂好愛情講座的門票,即使它是免費的。明明我的小青蛙還沒現身,為什麼我得花時間應付站錯荷葉的,還呱呱亂叫個不停的青蛙群啊!
我豎起右手大拇指,我的肩膀開了車門,讓它隨著書包的肩帶,一起搭上有遮雨篷的人體馬車。我跟隨在《李朱》的左側,走在這只有七個連棟的房子的路上。以面對這些房子的位置來看,林家是座落在最右邊的那一間。林家門口不遠處的【歡迎光臨】會引你進入【七里村】。
我遊移著目光在球鞋前方的傘形內。我當起導盲犬,幫它避開任何的泥水地雷。而《李朱》她,倒是老神在在。我只希望,他們今天,不要太過熱情了!我並沒有太多的經驗來應付他們。
微風從前方,夾帶著雨絲吹過了臉龐,有些涼嗖嗖,終於,我們跨出了冒險之旅的第一步!一切已然準備就緒!
“雲,妳是不是夢到了《弘子》!”,這是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李朱》向我咧嘴一笑,忽然打趣道。
“吼!妳怎麼會知道?”,我的目光緊緊地鎖住《李朱》的眼睛。我的右手掌來不及阻止我的自曝其短而短暫地停留在唇門外。我驚訝于她竟然有學讀心術。
“鬧鐘的鈴聲,成了婚禮的鈴聲?”,《李朱》拿了一本我夢寐以求的劇本說道。她知道我的鸚鵡鐘,它生來就會唱華格納的結婚進行曲中的,登登登,登登登登,的幸福鈴聲。
“什麼呀!”,我驚訝于被試破,萬鐘選一的理由而想要掩飾,儘管我知道我逃不出《李朱》的五指山。我飛快地挪走我的視線,讓它直直射向眼前濛濛的十字路口上。
我感覺到《李朱》的目光還停留在我的右臉頰上,但我不敢看著她,我怕我會忍不住埋怨起殺出程咬金的那一刻,那個我期待好久的一刻!
我著火了!我迅速地用冰涼的右手掌,貼上了我的右臉頰,但是火太大了,它臨時當起了一把扇子趕緊滅火,“呀!早上真熱!真熱!”。
“它沒電了啦!有夠不爭氣的!”,我抱怨道,埋怨它平常應該要節省力氣,就為了今天早上為我伴奏才對,反而讓《林女士》有機可乘,壞了我的終身大事。
“喔喔!原來沒電!真可惜!原本還以為可以聽到妳結婚的消息說!呵呵~”,《李朱》惋惜著失去了閨蜜求婚的過程而說道。
“就差那麼一點!就那麼一點點!”,我瞇縫起眼睛,向《李朱》比出差一點點的手勢,“下回我要是求婚成功,一定第一個告訴妳!我保證!呵~”。
“啪嗒”,我的黑藍色球鞋,也許是藍黑色,發出了一聲慘叫。我嘆了一口氣!我趕緊拾起導盲犬的工作。
接連不斷地 “吧唧吧唧” 的腳步聲讓人煩躁了起來。
“雲!妳今天看起來。。。比較黑耶!”,《李朱》點出了我防禦系統上的破綻,給了我致命的一擊。
“哞!!!”,我的眼睛嚇壞了,它睜大著!一陣與天氣無關的寒意讓我顫慄了起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寫作最刺激的事, 除了劇情, 莫過於玩文字遊戲, 能讓人再 三 品味~ 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畢達哥拉斯:「三」代表和諧. 亞里士多德:「三」代表完整. 很重要, 要說三遍.
一位中學生, 八年級, 女孩的記事簿... ...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