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愛語|解讀寧靜殺戮秀(第一季終)

2022/11/20閱讀時間約 21 分鐘

KP1

  16日中午從泰國回來台灣要繼續讀書的麥澤肯,還沒有下飛機就從網路新聞上看到一堆斗大標題寫著:
  今天早上麥澤肯上飛機前,伯嘉思傳了訊息來說老師需要借麥澤肯的名字釣兇手出來,麥澤肯沒有想太多就答應了,沒有想到才過不到幾個小時,自己的藝名就紅片整個網路。
  麥澤肯是滿喜歡跟小夥伴們一起,但是長期在黑幫中養下來的霸氣領導習慣,什麼事情都想掌握得好好的,所以非常不喜歡這種失控的感覺,可偏偏這又是他自己點頭答應。
  怎麼辦?光這樣排擠與一點嘲諷阿肯就有點受不了了,那麼等一下還要跟阿保上演吵架的戲碼,自己可以撐嗎?
  網路上這些訊息讓阿肯機位前後左右如阿保、麥麥、小書、張英宰他們笑到前仆後仰的,比較內斂的秋尚宇與麥澤輔、陳立澈、鄒清居、陳平良等人即使基於禮貌,雖然都沒有笑出聲音,但是轉頭過去彼此低語的忍笑表情並沒有比較好。
  因為現在這樣狗血三角習題非常符合媒體想要炒作的素材。雖然百分之九十是補風捉影,但是內容煞有其事的說到連親近如麥麥與阿保等人,都幾乎相信這個狗血到不行的肥皂劇是真的。
  如果不是怕吵到其他頭等艙的人,嗯,也沒有其他人,因為怕其他人干擾到自己人休息,麥澤肯所有頭等座位都包了,但是也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敢如此放肆地笑到如此誇張。
  麥澤肯第一次這麼後悔展示自己的財大氣粗包下頭等艙,連用「太吵不要笑」這樣的理由也說不出來,感覺很心煩很憋屈乾脆裝睡眼不見為淨。

VP1

  正當飛機緩緩進入台灣桃市機場,麥澤肯為了要躲開媒體特別從VIP通道過海關時,柏嘉思正在貨車內審問這位叫做約拿的泰國男子。
  跟嘉子翻雲覆雨後,皮德因為重遇自己父親接近崩潰的情緒被嘉子安撫下來,現在人就在車子內休息沉睡中,之後范世嫻與嘉子等人到了星芒特別的據點,看看皮德他爸到底想要做什麼?是單純巧合地發現了自己孩子皮德?還是另外有圖謀?
  柏思九不方便行動,現在柏嘉思等於被他舅舅授權代理星芒的軍師一職,指揮著星芒處理約拿的事情,畢竟約拿在這個時機點出現太微妙了。

所以嘉子親自審問

  另外在范世嫻授意之下,小雨、馬高、大毛、阿一與高高幾個孩子特別到附近去打聽這個約拿工作情況,確實是半年前過來台灣的,而半年前皮德已經在台灣陪二少參加比賽了,但是大家會到這個漁港真的純屬偶然,難道真的是偶遇?可很明顯的被壓制綑綁起來的約拿,感覺整個人情況漸漸開始很不對勁。
  約拿除了一直瘋狂地喊著「我要找我兒子皮德,快讓我看看皮德不要阻止我」之類的話這還不算甚麼,可一個測驗出來已經沒有什麼武力值得平凡人,卻力氣大到崩壞了一條繩索,剛剛五六個星芒的人已經壓住對方打了鎮定劑,但是依然完全沒有效果,現在還真的只好用鐵鍊銬著。
  嘉子覺得狀況很不對勁,才會趕快讓范世嫻來看看到底怎麼一回事。
  「...該死,怎麼會這樣?難怪鎮定劑沒有效果。」范世嫻過來看到約拿的病徵之後,甚至都還沒有把脈就已經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情了。

當年星芒販賣給其他恐怖組織製造出來超級戰士的樣貌,就是現在約拿的樣子。

  六年前被聯合反恐軍炸毀的星芒製毒基地,大部分的中間分子通通死在那場爆炸當中,難怪現在星芒的新生代並不知道這種生理反應的人。
  「寧靜花鑰」只是成分化學式與這款「能極樂」雷同,效果打折不少但已經引起不少社會動盪了,況且「能極樂」就是原化學成分的話呢?現在約拿身上「能極樂」藥效很明顯已經激發了,當然只有普通劑量的鎮定劑根本無法壓制住人體機能的反應。
  范世嫻將擔憂事情與約拿目前狀況跟柏思九與林洛克他們說了,兩個人都同時臉色大變的要所有人從那個貨車立即離開,但是判定的依舊太晚。
  約拿身上疑似「能極樂」毒物激發開了全部身體細胞機能,他們要撤離的那一瞬間,約拿大吼一聲就掙開鐵鍊的綑綁,幾拳打飛了靠他最近的所有星芒人員,甚至把武能比較低的柏思嘉就被直接打昏,也把只有肉身能力的范世嫻,直接打到吐血倒下,接著就是一拳打爆了貨車門,用人類無法發出來的速度朝南蔦漁港方向衝過去。
  星芒的人與范世嫻雖然沒有打昏,但是依然知道現在應該沒有太多理智的約拿,目標是約拿離開前口裡一直喊著的「皮德」,范世嫻連忙將現場的情況告知南蔦漁港的那些人,就讓他們找個「去遊海」的理由帶著皮德他們上了星芒郵輪上。
  幸好上次漁港槍擊事件讓他們有所顧慮,早就在槍擊案第二天在交通部航港局申請星芒郵輪停泊的申請,沒有想到這時候派上用場。
  阿一高高大毛(3G)這等比較敏感的孩子,當然第一時間查覺到事情有狀況,不過這三個同時都是林洛克的重要他人,這時候不是應該隨便亂問的時機,連忙指揮著所有林公館的人上船。
  也幸好這種不用說太多默契,3G跟著洛克幹了太多次了,不到十五分鐘就已經全員轉移完畢,約拿衝到原來漁港地方時早已人去樓空。
  當然相關管理「幻界物種異變事件」當局知道了「能極樂」製造出來的「後遺症」出現在該漁港,第一時間已經派了處理局的吳影局長去處理後,范世嫻與林洛克才真的鬆了一口氣,禍害不至於會危害其他普通人。
  其他人也都當成是假日的另外一個節目,並沒有懷疑到明明是單純到漁港放風箏騎腳踏車,現在變成在郵輪上兩天一夜的假期。
  不過原本與麥澤肯訂好的計謀,引連續殺人犯的陷阱就必須修改了。
   麥澤肯一群人在桃市的平安漁港登上郵輪,畢竟從機場到達漁港只要30分鐘路程,剛好可以躲開這場普通人不該遇上的異變物圍捕。
  SG娛樂的人被自己的CEO張若霖邀請到輪船上遊玩似乎就很自然了。

MG1

  依照星芒一堆稀奇古怪的商品當中,自白劑也不是沒有的物品,但是捉一個傷害自家軍師的兇手卻要遵守當地法律這件事情,對他們這些灰色地帶的人來說似乎有點可笑,但是星芒他們卻做了。
  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家軍師新交的師母(還是師丈?)張若霖特別喜歡用「既有的遊戲規則讓對方認輸」,而軍師現在也在為人師表,要做好給這些孩子比較好的表率,所以當然就很樂意配合自己男友了。
  因為輪船上本來就有表演的舞台,特別的讓這些孩子輪流自由表演本來就不是很難的事情,而且讓麥澤肯特別高興的事情是:他可以不必跟阿保假裝吵一架,甚至還可以跟親愛的阿保上台表演灑狗糧一事
  原本要單獨製造阿肯與阿保吵架之後落單的狀況,但是現在情況不同就必須改變策略。
  網路上那樣傳來傳去熱門新聞的主人翁,已經被定位成為「連續殺人犯遺漏的大BUG」,麥澤肯灑狗糧的方式卻又特別惹人招恨。

兇手果真上當了。


解讀寧靜殺戮秀破案篇

  也許是張若霖刻意讓媒體做出了「真兇已經自殺」的釣魚訊息,讓真兇落入覺得自己可以完成完美犯罪,並且可以順利逃脫的錯覺,所以還真的在麥澤肯與阿保躲到輪船房間內歡愛時下手。
  這也是林洛克他們刻意讓兇手覺得警方被自己玩弄在手掌之中,而且在媒體也沒有洩漏作案手法,兇手並不知道警方辦案總負責的法醫林洛克破解「室外下一氧化碳」犯罪手法,當然所有從室內製造一氧化碳的不在場證明通通被打翻,而關鍵嫌疑犯「出現」在犯罪現場附近的影像其實在其他時段已經有了。
  只是劉宇宙因為那支影片一直傻傻地被操弄「出現」在犯罪現場,所以之前一直干擾警察辦案方向。
  也就是說除了媒體定罪的真凶劉宇宙之外,還有第二個人出現在哪附近外圍,接著如何使人致死的手法等都已經有了初步證據。
  當然包含劉宇宙自己自殺的事件,也是利用氣球行兇的時間差,實際上炭火早就擺在劉宇宙公寓裏面,但是劉宇宙致死原因依然與其他人一樣。這還是因為柏思久與張若霖兩個人中毒程度不同而獲得證實:一氧化碳與冷氣出口有關連。
  至於為什麼兇手會有劉宇宙公寓的鑰匙?因為兇手在周知意遺物當中找到了。也因為這個線索與遺書,才讓兇手知道整個事情的經過。
  真兇影像出現只是證明有嫌疑,而兇手智商特別的高,手段也特別乾淨,導致現場沒有遺留甚麼相關的痕跡。
  一個影像並無法定罪,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找到關鍵證據或是以現行犯逮捕對方。這種有策略性對特定對象行兇的人某部分來說也特別有自信,尤其他以為警方已經結案的情況下,就鬆懈了防備,當場被眾人以現行犯逮捕歸案。
  而真兇居然是對於MGKP與SG娛樂眾人都很友善SG娛樂的黑仔,本名叫做黑知義的前練習生,之後的SG娛樂現役偶像團體指定化妝師。
  他利用化妝箱運送特製的一氧化碳鋼瓶。
  然後將一氧化碳放到拱形氣球門或是任何一種氣球當中,選好時機點放到分離式冷氣孔當中,讓一氧化碳從冷氣孔溢入,進一步造成室內的被害者傷亡。(參考
  當然氣球當中會與當中某種需要「活動會場需要氣球布置」的場地,讓這個帶著致命獨氣的氣球自然而然在那其中,根本不會引起他人懷疑,洩完氣之後也只會讓人覺得是氣球不小心爆破遺留在哪裡。 
  黑仔想對阿肯下手時,也是看到了那個比較偏僻的房間附近有為數不少的氣球,認為是天賜良機,就真的伺機下手了。

黑仔根本沒有預料到哪個看似沒有任何監視器的房間附近,實際上星芒正用著最高科技的無人飛機監視著黑仔

  有些時候偵查推理是需要一點靈感與聯想是否有這種可能性,而因為阿一與高高的一時靈感而就這個方面去查探,還真的讓林翰查到犯罪現場附近氣球布置廠商,通通都是叫做「黑包子」的氣球場佈公司,這家公司就是黑知義舅舅經營的。
  再進一步查證之後,才知道黑知義是跟母性,而他有一個雙胞胎哥哥跟著已經與母親離婚的爸爸姓周,那個哥哥就是燒炭自殺的周知意。
  如果當時林尚武不是因為想要討好黑K幫而幫麥澤肯暗箱作業,劉宇宙也不會受到影響而牽連到周知意;如果周知意沒有被換下來,也不會去求劉宇宙,結果劉宇宙被文尚華威脅,進而出賣了周知意給文尚華的酒肉朋友,與李氏兄弟一起上了周知意。
  但是這不是讓周知意完全崩潰的點,真正壓垮周知意最後一根稻草是被張若霖解約這件事情。
  這些偵訊出來的供詞與黑仔弄出來的劉宇宙遺書差不多,但是更多是黑仔不敢說也不願意說的部份。
  後來真正讓黑仔願意說出來自己對於雙胞胎哥哥的執著意義是什麼,是偵訊的人發現黑仔種在周知意花葬附近的花是水仙,還有黑仔手機裡面的一張照片突破了黑仔的心防
  那一張周知意充滿希望笑容與黑仔合照的照片,這個留做念想的照片並沒有甚麼特別之處,而重點是照片中周知意手指帶著的那隻戒指,卻帶在黑仔右手無名指上,而周知意安息之地所栽種的水仙花語無論是正向的解釋與負向解釋,都象徵愛情。
  以希臘神話來看,神明之子耳喀索斯在池水中看見了自己俊美的臉。他於是愛上了自己的倒影,無法從池塘邊離開終於憔悴而死,最後化成水仙花。
  這才讓林洛克與權河英聯手慢慢找出了黑知義內心深處真正的犯罪原始動機。
愛上雙胞胎的哥哥,如同愛上了水面之中的另外一個自己
  原本還否認自己犯下這麼多起殺人案的黑知義,原因是他與哥哥從三歲分開這麼久的時間,怎麼可能才相處短短半年就為對方殺了這麼多人?只是因為對方是哥哥?
  但是加上了「愛情」元素條件就可以說明,為什麼可以讓這兩個人這麼快速的加溫了羈絆。
  黑知義說服自己殺害這麼多人,除了「為哥哥兼愛人報仇」表面動機之外,還有其他原因。權河英犯罪側寫師還探查到原本被繼父猥褻之後,黑知義後對性是有點冷感,殺人的過程讓黑知義感覺到自己跟哥哥的靈魂一起,而獲得性愛的滿足。
  繼父是黑知義第一個動手殺死的人,但是那時的黑知義被法院判定是過當防衛殺人加上未成年,只是保護管束一年就草草結束。母親因為黑知義殺死繼父而發瘋被安置,黑知義就輾轉一直寄居在各種親戚家嘗盡冷暖,他重遇了周知意之後,第一次感覺到被愛的感覺,甚至因此對異卵雙胞胎哥哥產生愛慾的妄想,連性衝動都恢復了。
  當然這是單方面的愛戀,但是哥哥卻白目的愛上渣男劉宇宙,甚至被渣男害到自殺,導致後來黑知義有些瘋狂的說著他看到自己哥哥自殺身亡在房間,跟哥哥屍體「洞房」之後就將對方視同自己丈夫,接著就開始慢慢策劃這幾場殺戮的過程。
  當然整起案件可以完全串起來的關鍵人物還有一個人,出乎意料之外的人居然是黑K幫三少麥澤輔。
  當初麥澤輔留在SG娛樂就是發現了周知意的死有蹊蹺,在深入調查過後將相關資訊,想要用此威脅張若霖解約。警方會比兇嫌先一步知道關鍵證據,還是阿輔提供的方向,只是之前發生一些強迫簽約約賭等風波就不是麥澤輔能夠控制的了。
  也是因為周知意對於曾經是自己隊長的麥澤輔非常信服,對阿輔透露過周知意會選擇留在劉宇宙旁邊,就是想要保護一個重要的他人,不讓劉宇宙有機會下手。

那個就是劉宇宙一直很想染指的白小櫻

  有趣的是兩個兄弟都沒有跟對方說過,卻都保護了同一個人,甚至可以說他們都曾經偷偷愛慕過白小櫻。白小櫻對於他人天生雞婆的正義善意,扯蛋這個沒有太多理智的殺人魔黑仔,在試圖殺害他人時居然還有一絲善心還想到幫白小櫻脫離嫌疑?也只有白小櫻這個真正天然萌呆獨有的福利了。
  當然這是檢警將犯人逮捕後,之後足足花了三個月才整個案情脈絡,梳理大該清楚前後因果,才將整個案件結案。
  而對現在這個時間點輪船上的其他人,麻煩的事情是另外一件事情,必須立即解決,不然他們甚至可能有家都無法回歸。

MG2

  黑知義被逮捕送下輪船時,伯嘉思都還沒有甦醒,連范世嫻來看過之後都找不出原因來讓眾人十分擔心,正當大家不知道嘉子到底是甚麼原因昏迷不醒時,輪船的嘉子房間內憑空出現了兩個二十幾歲男人,一個是穿著黑色緊身連身衣服,另一名是穿著白色長馬褂,因為太忽然把眾人嚇個半死。
  幸好范世嫻當年詐死脫離幻界人身份時,曾經與其中一名有一面之緣,認出來黑衣男子是「幻界異常事件處理局」亞洲區局長吳影(吳影的故事請看此處),阻止了大家才沒有跟對方動武起來。
  「洛克那傢伙呢?」吳影當然認識范世嫻,說話也沒有客氣,當下認出林洛克徒弟林高與林洛克姪子林秀佶,所以這句話就是眼光就是對著高高、阿一說的。
  洛克親舅公是吳影的養父,撇開范世嫻與白馬褂男子之外,吳影的輩分最高,所以在范世嫻說明來者是誰之後,才把現場不認識吳影因為對方無禮引起的怒火給澆熄。
  「叔叔在處理連續殺人犯的後續事情不在這裡,影舅公是有甚麼事情特別過來?」應對的人是阿一,吳影舅公會忽然出現在這裡一定有特別的原因,下意識的就護著現在沒有戰鬥力的柏思九與床上的柏嘉思。
  當然其他人也是如此。
  確定在場的皮德、柏思九、阿一、高高與大毛等人都有職業傭兵獵人(Mercenaries Hunter,簡寫MH)證照之後,吳影才說明來意。畢竟在考上MH證照之後,處理局的存在對於在場至少有C級以上等級來說就不是秘密了。
  「....變異者我們已經處理完畢,只是我跟白霜追到林公館時,因為要生擒圍捕對方,所以....房子大概會有一陣子不能住人了...。」雖然吳影還是沒有甚麼表情.但是還是可以從他的語氣中感覺到歉意,不過對方還沒有說完話,范世嫻就接到了沒有上輪船還住在林公館的毛立豐電話與照片,才知道林公館被毀的多嚴重。
   眾人一陣無言,幸好因為林公館的人通通都在輪船上,星芒台灣分部不在吳影他們圍捕戰鬥範圍,所以免除了波及,也順便幫忙現場清理的部分,還好比較多是外面的建築物破損比較多,裡面主要的資料與學生們的東西(尤其是遊戲紀錄等等)損傷不多,但是確實要整個修整好要一陣子了。
  「吳影不會因為要告訴我們房子毀了,特別跑這一趟...是與床上這個孩子有關?」范世嫻對於柏嘉思的狀況隱約知道一些,盲猜了這兩個人特別過來的目的。
  「確實與這個孩子有關係,因為這裡有幻界靈氣的混亂波動,我才會過來看看怎麼一回事,才會剛好幫上吳局長的忙,現在看起來果真是這個孩子造成的混亂....」接話的是另外一個絕美到極度漂亮的長髮白馬掛男子,說話輕輕柔柔的,如果不是身上掛著一把劍,與「白霜」這個名字太過於響亮,真的還會覺得他是哪裡來的文弱花美男。
  白霜一眼就看出來,這個孩子與那異變體有血液的直接觸碰(柏嘉思親自審訊),而能極樂本來就是會造成整體細胞與能量大量混亂的毒物。
  「果真...但是我現在這的肉身被限制住太多能力無法幫上太多的忙,還是需要白霜掌門與吳局長幫忙。柏嘉思情況有點特別..我不太希望他身上的記憶能量,或是稱之靈魂體消失。」范世嫻提出了請求。
  「可現在看起了這孩子身上的能量體是非法入境,按造規定是要處理掉的,而且這樣下去這個孩子本體會因為兩個能量無法完全融合而產生崩壞,最差就是連小命都沒了,他現在會醒不過來的原因就是如此..」吳影出現了為難的表情,處理掉柏嘉思身上多餘的能量才是最好最快的方式。
  知道真實情況的皮德剛剛開始還不明白為什麼這兩個人會忽然出現,這時候才聽懂他們來的目的,臉色忽然變得很蒼白。
  「范老師難道沒有辦法同時讓嘉子與嘎子互存嗎?嘉子他沒有害過人....」皮德想到很可能嘉子會被眼前的高手消滅,就害怕到全身發抖的立即整個眼淚都噴出來了。幸好眾人都有默契沒有告訴皮德他父親就是那個被處理局處理掉的異變體,否則也許皮德會更崩潰。
  吳影看到哭的人是今天異變體唯一血親,就沉默了。因為吳影確實是要去生擒那位被幻界禁品影響叫做約拿的異變體,但是因為判斷錯誤造成對方發生自爆...房子會毀成那樣就是因為約拿肉體自爆的威力。
  吳影雖然個性剛正不痾,外表看似冷酷無情,其實骨子裡面是溫暖的,很明顯床上那一位柏嘉思男孩與異變體的血親皮德,兩者之間似乎有很深的羈絆,因為自己大意讓對方失去一個親人了,現在若...只是吳影一時也想不到甚麼好方法。
  而這時似乎看出大家卡住的窘境,白霜提了一個建議,終於讓事情有了一些轉機。
  「這孩子內在的靈體會失控,就是因為不小心碰到含有能極樂的血液,引發了本體過度能量激發,兩個靈魂體原本已經平衡存在被打破,才會變得有生命危險。
  只要把外來能量適度調整,並減弱本體過度激發的能量,也許就有機會回到之前的平衡狀態。凌虛劍派內就有個可以滋潤靈魂能量體的大陣法,或許可以幫上忙。」白霜現場用了一點點極簡版陣法的功效,調整了柏嘉思身上的狀況,果真讓嘉子發燒與虛弱度減緩了許多,至少短期一個月內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只是因為白霜現在還是處於現世遊歷期,身上的靈能幾乎全被封鎖起來,用了一點就滿身大汗幾乎都要虛脫,也不敢讓對方繼續使用。而白霜會對大家這麼友善,有很大一部分就是自己的關門徒弟白小櫻被汙衊成為嫌疑犯時,林公館的人出了很大力氣。
  寧虛劍派總部原本是在中國內地深山地帶,但他們在香港門派分部有一個直接到本部的傳輸陣,他們想要透過這個傳輸陣直接到總部去。
  評估了結果,如果造成約拿異變的幕後黑手已經知道林公館這個大本營,甚至可以造成如此大的破壞,那麼現在在輪船上的人,在林公館加強防禦措施之前,不要下船跟著大家一起行動反而比較安全。
  所以將一些無關緊要的人放回到台灣,一群人包含星芒的工作人員.將近六十人浩浩蕩蕩從一個小小的漁港放風箏活動,最後變成香港旅行團前進。

末章

  在引出兇手的過程中,即使麥澤肯只有吸入了一點一氧化碳,兇手就被逮捕了,但是阿肯還是覺得自己受了不少委屈,要大家補償自己:他想一個人跟阿保在游泳池玩
  玩什麼眾人其實都心知肚明,因為這個傢伙跟阿保的第一次,明明都還有被暗殺的可能性,腦袋都還在想著那件事情。而這件引蛇出洞的事情中阿保也有危險性,可阿肯卻還是只想到了自己。
  正當眾人都以為阿保會發火的時候,阿保卻笑笑的沒有反對,非常順從的跟阿肯說「好」,然後跟著阿肯到香港之前胡天胡地不分日夜,都在游泳池旁的房間戲鬧與做愛。
  大家還在認為阿保是否對於麥澤肯過度寵溺,沒有想到抵達香港當天的清晨,包含阿肯都在沉睡中時,阿保在阿肯床邊留下一張紙條,深吻了阿肯幾次後,人就輪船離開消失在香港這個城市當中,狠狠給了只有戀愛腦的阿肯一個大打臉巴掌。

【黑幫第一季完結感想】
  終於把前面鋪陳的故事線索,一次在這一季最後一集當中完成,而下一季開始就是香港篇的初始篇章,也會開始交代為什麼柏嘉思會有「蝴蝶效應」之下的記憶。下一季的故事單元為《狐說都市仙俠情》,名字看起來很像現代神幻故事,但是骨子來說依舊就是科幻兼黑幫江湖的故事,盡情期待吧。當然既然在外,啥有趣的車子也會用力的開車。
  寫推理偵探實在太累了,所以這一個單元將偏重於群體的黑幫(或門派)江湖鬥爭,偶而玩玩破案。
  自於他們的國際特殊學校的課程呢?當然繼續上課阿,只是現在一群國三的學生通通考完會考了,也只是在等期末考試就準備國中畢業了,所以其實他們去香港只是剛好接上了六七八月的暑假而已,接下來當然熱熱鬧鬧的高中了。
  至於為什麼阿保會離開阿肯?大家猜猜吧!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連載《3G偵愛社》含《離婚律師申晟瀚》《語意錯誤》《秘密森林》《美麗的他》等聯動原創兼同人偵探驚悚推理、日常惡搞類作品。另外有《黑暗曙光》等原創小說(原創與部分結尾需要付費),陸續寫腐析,另歡迎「大威大大」「莫絳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