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2. 失足的七里-8

2022/11/14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李朱》搶劫了我的右小臂,我飛快地向《林訓導》敬了個禮,尾隨著右手躲進了樓梯間。
我向眼前的樓梯嘆了一口氣,“什麼呀!要被罰站了啦!Oh,my god!今天是什麼日子呀!討厭的禿鷹!眼睛倒是很利落!”,開學第一天就慘遭不測,我不得不使用預言女巫的第六感,預測了我淒涼的未來。樓梯也頗有同感的,重覆著我的話替我抱怨著。
“不用擔心,等一下我陪妳!”,《李朱》不假思索地說道,她單兵擊退了包圍著我的四國聯軍,孤獨,冷漠,嘲弄,和尷尬!我望了她一眼,一種安心的感覺傳遍了我的全身,至少有一個人永遠是站在我這邊的。
八年級二樓的空氣,張開了雙手,向我擁抱,甚是開懷。當我路過第一間教室的,有做好隨手關門的乖寶寶的前門時,我向它豎起大拇指,多了一歲就是懂事多了。
我俯下身來,我讓目光直直落在《李朱》練就一處好翹臀的上頭。我讓鞋底盡量在地板上停留久一點,腳步距離大一些,以免踩地驚師了。只是,《李朱》卻無動於衷,老神在在,真怕天塌下來會第一個砸中她!
我聽見《胡班導》正在問候大家的皮膚,又變得更黑了。她得感謝她爸媽的排灣族血統,不然肯定是會被告上朝廷,受到王法的嚴厲制裁的,膚色歧視可是罪孽深重,罪該萬死,要釘在十字架上的!我可是受害者,有切膚之痛!
話雖如此,但此時此刻,我卻衷心地希望她能專心在這一個話題上,不要三心二意,東張西望,我暫時允許她在我的傷口上撒鹽!也許,或者,把每一個種族的膚色都比較一下,為什麼阿美族人會特別的白,是不是可惡的白人曾經霸凌過,又或者其實我們就是美洲來的。
正當我悄悄地接近後門口,準備突擊,縮短攻占時間的時候,《李朱》竟然不顧仁義道德,姐妹之情,辜負了我剛剛燃起的崇拜,她把我推向懸崖邊,拉到了她的面前!
4會員
134內容數
一位中學生, 八年級, 女孩的記事簿... ... 我喜歡使用譬喻的小說寫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