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仙道諸聖大會

2022/12/05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從書院發出邀請到諸聖真正聚首的兩個月時間內,又有一個勢力永遠的消失了。
十數年來,神宮論義、魔宮論道的步伐從未停下,始終不疾不徐的在實踐著魔主曾發出「以丹宗作為起始,討伐至高天,從今以後,這天下再也容不下任何無義之輩、無道之人。」之宣言。
即便是因為將近一年前的神殿宣法以及後續禁地異動,致使整個九重天吵的沸沸揚揚,也不曾影響到神宮與魔宮的行動。
隨著明面上作惡多端的勢力一個一個被消滅,依舊三不五時傳出有勢力被查出暗中為禍,在罪證確鑿之下遭到神宮與魔宮誅殺。
這一切怎能不教人心驚?
一來是驚訝於神宮魔宮的偵查與蒐證能力,二來是驚訝於至高天原來這麼多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虛偽人物…
總之,值此人心惶惶的敏感時刻,書院以探討仙魔道爭為名義召開大會,而作為一個長久以來矢志教化天下、專注於育才的中立勢力,書院的號召力還是很強的,連日來已陸續有聖人勢力到達,巔峰聖人及其門客均被引入布置為宴會場地的總部佈道廳內,三三兩兩正在閒談。
有些意外又不是那麼意外的是新生代之中還…倖存著的諸聖幾乎都到場了,就算是創建了音律院、只愛沉迷於風花雪月而不理世事的琴聖都出席了。
然而遠古諸聖出席者卻寥寥可數,只有風島的花繁聖君、大周世家的周皇、姬聖、程聖、兵聖、無夕聖君等人到場。
『諸位道友,客套的話本座也不多說了,今日邀請諸聖前來一敘,實乃希望針對這數十年來自從魔宮現世後引起的一連串風波進行探討,研議一個妥適的應對之策。』棋聖率先開口,單刀直入點出主題,果然省去了所有客套的程序。
『其實吧,所謂一連串風波,就是魔宮殲滅了諸多邪修勢力,而後與神宮聯手又剷除了眾多道貌岸然的虛偽者,本座的滄海宮,一來未曾受早年魔宮論道之舉的波及,二來也問心無愧,自認不會入了魔宮的討伐名單,平心而論,若就此事言之,本座倒覺得無須什麼應對之策。』滄海宮的宮主,同時也是海族領袖的滄海聖君直接表達心中想法。
司聖擺了擺手,有些不太贊同,『滄海聖君此言差矣,若抱此種想法,豈非只是獨善其身?焉知待那魔宮勢力繼續滅去諸多仙道宗門後,會不會又尋些罪名或理由,將屠刀落到吾等身上?』
『是啊,雖吾等心無所愧,但若繼續放任魔宮與神宮聯手大肆殺戮,真的好嗎?』梅聖皺了皺眉,『如今這般景況,聖人凋零,諸位難道不覺得有種物傷其類之悲?』
『…嘖,誰與那些敗類渣滓是同類……』有很輕的咕噥聲響起,令梅聖不禁一陣尷尬。
頗為豪爽的一道聲音響起,替梅聖解了圍,那是奇兵閣的洛聖開口了,『且這麼說吧,本座覺得凋零感是有的,但同時也覺得頗為大快人心,畢竟自魔宮一直以來的行事作風看來,確實符合那神君和魔主所稱除惡誅邪,本座感覺…還是挺正派的…所以呢,先針對仙魔道爭的可能性來分析,本座實在看不出魔道與吾等所行仙道會有什麼衝突,不知道諸位是否認同?』
會場之內頓時喧嘩起來,有些人贊同,有些人不贊同,認為仙魔始終不是同道中人,必有衝突。
『諸位、諸位!』書聖稍微抬高了音量,『關於道友們認為魔道非我仙道的同道中人,其實本座有些想法,說真的,吾等在場之人皆修仙道,又何嘗能言自身知曉魔道本質?焉能判斷魔道必定與仙道背道而馳呢?』
『諸位,即便同為仙道勢力,也有諸多邪門功法,這些邪修勢力,難道就與吾等是同道中人了?既然仙道如此,魔道是否也是如此呢?說不定魔宮就是那魔道之中循正道而行的勢力?諸位說是不是有這樣的可能?』
書聖拋出這個想法後,又引發眾人一陣議論。
『書聖若是抱持此般看法,那書院召開此會,探討所謂對魔宮的應對之策,又是何故呢?』熙光聖君柔聲說道,這同時也是頗多聖人的疑問。
書聖不著痕跡的掃了至今仍沉默的遠古諸聖們,才接著說道,『熙光聖君說的是,其實本座認為,魔宮之事,引出了不少值得深究的問題,唯有將這些問題釐清,大家才能更好的決定如何應對此一危機。』
棋聖接過話頭,『諸位道友,徐兄所言危機並非危言聳聽,各位應當還記得神殿宣法吧,難道不好奇為何那神秘的神殿,能擁有如此匪夷所思的手段?又難道不好奇為何如此巧合,九重天深處那禁地的迷霧散去,恰好顯露一片宮殿群落,而非吾等所熟知的遠古戰場遺跡?』
白云聖君附和道,『是呀!棋聖所言極是,本座也一直都很納悶當天情景,尤其依照那魔主所言,似乎這世間有什麼樣的真相被隱藏了起來。』
原本出現在此處的遠古諸聖,其實只是想聽聽看新生諸聖打算如何應對魔宮,好在適當的時候阻止眾人做出過激行為,以免真的觸怒了神殿中的那二位,實在是…他們怕極了十萬年前那恐怖場景重現…
誰知道隨著討論進行,話題似乎隱隱要被帶到他們身上了?感覺不太妙啊…
果然怕什麼就來什麼,棋聖對著幾位遠古諸聖拱了拱手,『諸位前輩都是在場資歷最深的,不知道前輩們對此有何看法?』
『是啊是啊,若論世間真相,還有誰能比前輩們更清楚呢?』
『諸位前輩們若知道些什麼,還請賜告。』
此起彼落的附和聲響起,在場眾人的眼光齊刷刷望向遠古諸聖們,都在期待著遠古諸聖能為他們解惑。
然而遠古諸聖們面露難色,依舊不改沉默。
場面頓時一陣尷尬。
最後是花繁聖君輕咳了一聲,『咳,諸位……本座覺得呢…仙魔道爭未必就會針鋒相對大打出手,如今那魔宮感覺是個講理的,何不與其好好相處便是?』
書聖不接花繁聖君的話語,卻轉而說道,『前輩,其實晚輩覺得這神殿的存在太過蹊蹺,這神殿究竟是不是真的是九重天迷霧禁地中的那片神殿呢?遠古時代那場諸聖討伐暴虐滅世魔主的情景,不知道前輩是否知曉一二?能否為我們講述一番?』
『書聖,諸位當知,我等在遠古時期,多半也只是初入聖境,哪有辦法得知九重天的諸多秘辛之事,所以說來慚愧,著實沒有什麼能再多說的。』姬聖帶著些歉意的說道,他言談中並未欺騙,只是未曾將所知全盤托出。
書聖也不好就此話題咄咄逼人,眼神微微看向武聖,武聖哪能不知道其意,馬上很有默契的配合接過話題,朗聲向眾人說道,『其實…比起探究遠古那場討伐究竟如何,本座心中更加好奇的是這神君和魔主的實力實在高的可怕,想必這也是令諸位最困惑的事情吧?』
場中頓時有許多附和之聲,說是自私也好,但比起所謂世間的真相,眾人確實是更加關注世間修行的盡頭究竟是不是聖人之境?
『是呀,這聖境之上…到底還有沒有境界呢?』琴聖突然默默的呢喃著,音量不大不小,卻令大多數人能清晰聽見。
『唉,可不是嗎?聖境到底是不是這世間的終點呢?』洛聖也感嘆了起來。
白云聖君興致勃勃的說道,『本座總覺得不是!若聖境已是終點,為何那神君與魔主有吾等想像不到的通天手段?這一切若非有個聖境之上的境界,未免也太不合理了不是嗎?』
東方聖君此時也開口提出疑點,『不只是神君與魔主,各位難道沒發現嗎?那神宮之中荒姓的一眾人等,與魔宮之中帝姓諸人,不也都一樣實力高的可怕?而且各為九之數,到底從哪兒冒出來這麼整齊的一夥人?在本座看來,這一點也是極為蹊蹺!』
眾人頗為熱烈的討論了起來,除了書院三聖,也有不少聖人試圖引導遠古諸聖開口加入話題,只可惜都鎩羽而歸。
任憑新生代諸聖如何激動議論,遠古諸聖們似乎決心沉默到底了。
眾人不免有些失望。
殊不知花繁聖君、周皇、姬聖、程聖、兵聖、無夕聖君等六人此時也是有苦難言。
實在是…不敢說啊!
十萬年來都沒說出口的真相,如今讓他們怎麼說?
雖然當初他們實力弱小,對此事沒有置喙餘地,但無數年過去了,他們也都各自成就一方霸主,擁有了若干話語權,可他們還是什麼都沒說。
現在就算想說,也不知從何說起了…
更何況這似乎也不是他們想揭露就能揭露出來的事情,還有更強勢的幾個遠古聖人壓在上頭呢!駱君、雪聖、軒轅聖君、明聖,哪一個不是大佬?這些人都沒開口,那兒就輪到他們來說了?
幸好這場大會最終還不算是徒勞無功,新生代諸聖至少達成了共識,認為魔宮之舉至今都頗為正義,仙門勢力可靜觀其變,無須主動挑釁,但彼此間相互多些照應,萬一發生意料之外的變故,第一時間彼此通知。
可惜眾人最想知道的所謂世間真相,依舊不可得…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幸而有緣,能在文字裡與未曾識得的諸君相遇,僅藉一點奇思幻想,且舒心中所臆。讓閱讀的暴君統治,也讓寫作的暴君統治,吾願惟此而已。
她一度不明白為何習武修行是為求安身立命之所,但後來她懂了,原來這世間從來都不講理,不外乎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罷了!所以…她決定努力修煉,把所有為惡者都揍到懷疑人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