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禁,兄弟姊妹亂倫,小黃文) 《和妹妹共享床下的秘密遊戲》

===================================
內容是18禁,因為尺度大,所以未滿20歲請勿閱讀
所有文章只是虛構小說,寫來自娛娛人,絕對不可以對真人做這些事!
===================================
內容是18禁,因為尺度大,所以未滿20歲請勿閱讀
《和妹妹共享床下的秘密遊戲》
那時我讀國中一年級,13歲,媽媽還沒有讓我們分房,所以我都會跟小我三歲的國小妹妹玩一種遊戲,我們都叫它床底下的秘密游戲。
因為我的床是金屬彈簧床,只有四個腳支撐著整張床,而使床底下形成一個30公分左右的空間,我也就這樣好好的使用這個空間來作為探索妹妹身體的遊戲。
在這秘密遊戲開始前,妹妹對我來說真的只是妹妹;但這遊戲開始之後,我竟然開始對純真的她產生難以自拔的性衝動……
因為我發覺到,妹妹其實也是個女孩子,加上又特別聽話乖巧,並且我又正是最容易產生性衝動的年紀,就沒有人適時阻止過我……
當然剛開始我會有猶豫害怕的時候,但我還是一直忍不住性衝動的渴望,而逐漸對妹妹有動作。
剛開始只是跟妹妹玩枕頭大戰的遊戲時,藉故摸妹妹的大腿或身體,她都很柔順聽話的沒有反抗,久而久之,我就越玩越過火。
第一件事就是我想讓妹妹摸我的陰莖,我想知道陰莖被其他人摸的時候感覺會不會不一樣?但我又怕妹妹知道我讓她摸我的陰莖而告訴媽媽,就想來想去後想到一個方法,騙她說我有一個東西要讓她摸摸看,然後要她告訴我那是什麼?摸起來有什麼感覺?
那天晚上當然爸媽都在家,他們都在客廳看電視,依然以為我們兄妹很和好的在房間內一起玩電動,所以讓我感覺更刺激。
我悄悄的將房間門關上後,跟妹妹說要讓她摸一個東西來猜那是什麼?她天真信賴的說好,我就走到彈簧床前,將垂到地上的床單掀起,要她站在前面等我通知,然後我就爬進床底下的空間側躺著並將床單放下。
我側躺在黑暗的床底下開始很緊張的將手伸進褲子內搓揉陰莖,妹妹則是在蹲再外面一直問我好了沒?
我很快的讓自己勃起之後,先跟她說絕對不能拉起床單,不然遊戲就不好玩了,等她回應說好之後,我才小心的要她將小手慢慢伸進來。
妹妹她完全聽話的照作將右手伸進衣櫃內,床單也順著她的身體將一切都蓋住,很完美的讓她看不見裡面,我同樣也看不見外面。
我一直等到她的手都伸到手肘為止,才緊張拉著她溫暖的右手。
當時我用有點發抖的聲音跟她說:「要摸了喔……」
她依然天真快樂的應答:「好。」
我這才將自己的褲子拉下,然後拉著她的右手,讓手掌輕輕放到我勃起的陰莖上……
妹妹的手掌碰到我的陰莖上之後,她的手指馬上就好奇的用力握住我勃起的陰莖……
喔……這種感覺我到現在真的都還忘不了……這絕對是我勃起的陰莖第一次異性觸碰,我想這絕對更是妹妹第一次觸碰男性的陰莖吧?
妹妹她一邊用手指摸,用手掌壓,一邊好奇又高興的問:「這是什麼?」
「我不知道,妳猜猜看。」
當然她一直用手摸來摸去的,偶爾會用力壓,我也感受到一陣陣刺激快感。
偶爾她的手掌要摸到我的陰莖根部時,我就會主動將她的手拉開,讓她繼續摸陰莖前半部,就是怕她摸到我的肚子後猜到那是我的陰莖。
因為是第一次,我也不敢讓她玩太久,半分鐘後我就拉開她的手,要她將手伸回去,她也聽話的照作,然後我趕緊將褲子再穿好,才定下心神爬出床底下看著妹妹。
「哥哥?那是什麼?」是她先開口的。
「妳剛剛不是有摸嗎?妳覺得那是什麼?」
我有點被她這句話嚇到:「摸起來好像是哥哥的身體……」
「為什麼摸起來像是我的身體?」
「因為摸起來像是硬硬的皮膚和肉啊……」
然後我一時也想不出要跟她說什麼,就只能跟她說:「妳猜不到嗎?」
她搖頭。
「那妳繼續猜吧,我不告訴妳。」
妹妹她才氣餒的暫時放棄。
晚上洗澡時我又照例開始搓陰莖自慰,但因為感覺跟妹妹用手摸時差太多,所以摸一陣子之後我就又將心思轉移到妹妹身上。
睡覺時我又問妹妹:「妳已經猜到下午在床底下摸的是什麼嗎?」
「不知道……」
「要不要再摸摸看?」
就這樣,那晚睡覺時妹妹的手再度伸進陰暗的床底下握著我的陰莖,並給我更多快感。
那時的妹妹真是太清純,太可愛了,一點都沒有察覺我不純的色心。
也因此從那天起,我就常常找機會讓妹妹搓玩我的陰莖,她也毫不遲疑的將手伸進床底下一直又握又捏的,直到我主動喊停為止。
當然這遊戲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玩,天真的妹妹也覺得這種猜東西的遊戲很有趣,就也主動要求換她躲在床底下,換我猜她要我伸手進去摸的東西。
只是因為妹妹沒有我這樣色情的想法,所以她都只是讓我猜她的頭髮,她的手指,她的衣服,或是她的洋娃娃之類的……幾乎都一下子就讓我猜出來了。
雖然如此,但我看的出來妹妹是真的喜歡這遊戲,所以一直跟我玩的樂此不疲,也因此得以讓我繼續從她的雙手獲得快感。
這種遊戲持續一兩週,我就變本加厲的大膽決定要讓妹妹用手搓弄我的陰莖直到產生高潮,並且射精出來為止。
那一晚我緊張的做好準備,將準備好的衛生紙一起拿到床底下準備,然後就側躺著面向床單外面,要妹妹先將手伸進來後,就拉下我的褲子要她開始摸我勃起的陰莖。
不同的是我一直沒有喊停,畢竟以前都一分多鐘左右就喊停了,這次我反而要妹妹用手一直搓揉陰莖,並一直威脅她在今天猜出這是什麼,不然以後就不再跟她玩這種遊戲了。
她當然天真的猜不到,只是聽我說以後都不玩了,就一直好奇的用手上下套弄在陰莖與龜頭上,一點都不知道我已經爽到極點,就要射精了。
因為我知道射精時陰莖強烈的抽動動作可能會嚇到她,就跟她說:「等等我會讓妳摸的這東西一直動來動去的,這時妳的手絕對不能放開喔,不然以後就都不玩了。」
她天真的回答:「好……」
妹妹一點都不知道她正在幫我自慰,加上被我威脅猜不出來或放手的話以後就都不玩了,所以她的手一直保持搓揉的動作,都沒有停下來過。
終於,我忍到最後,精液就要噴出來了……
我再提醒她不能放開手,很快的我就達到最高潮,陰莖也開始激烈抖動,開始噴出一團團的黏糊精液……
妹妹一定完全不懂,無法理解我正在她面前不遠處的床底下,激烈射精的行為,只是照我之前說的不敢放開手,反而更緊的握住持續跳動的陰莖,像是深怕一不小心這個奇怪的東西就會跳離她的手。
當然會有部份精液沾上妹妹的手指,但她好像還沒有發覺,所以手都沒有任何動作。
十幾秒後終於射精結束,陰莖也不再激烈跳動,我很滿足的側躺著深呼吸,要讓自己從這高潮中恢復。
這時妹妹一定是感覺到手中握著東西又沒有跳動了,才小心的要開始繼續搓揉試探,也是這時她一定感覺到沾上精液的手又黏又滑,而忍不住發出聲音:「咦……?」
她好像打算將手抽回去,看看沾到的是什麼,但一定又想到我說不能放手,就又不敢將手抽回……
「等一下……妳先這樣不要動……」
然後我就趕緊抽出衛生紙,擦拭地板上的精液,最後才將她的手拉離我的陰莖,並擦拭乾淨。
妹妹當然有問那是什麼?為什麼黏黏的?我還是要她自己猜,完全將這句話當成最好用的擋箭牌。
事後妹妹還是理所當然的猜不來,就很擔心以後不能再跟我玩這遊戲而苦著一張臉,我也因此跟她說:雖然她今天還是猜不出來,但因為她一直很乖,所以我還是會繼續陪她玩,妹妹才又露出笑容。
這時的我雖然才國中一年級,但想到自己竟然跟國小五年級的妹妹玩性遊戲玩到在她手中射精的這地步,也真的多少覺得自己很變態。
但雖然覺得自己很變態,還是因為這床底下的秘密遊戲太刺激順利了,所也還是無法停止……
從這天開始,每天晚上的床底遊戲,我一定要玩到在妹妹手中射精為止,她也很快的就習以為常。
那一個多月,我真的很享受在妹妹手上射精的時候。雖然這種事不能說,但國中生的男生終究是很好面子的,加上我知道自己是班上唯一每晚能在女性手中射精的男生,所以當看到其他男生只能聊色情笑話解飢的時候,我還是會偷偷感到很有成就感。
事情的轉變也在這時候,班上男生中午吃飯時圍在一起談色情笑話,忽然有一個人說他交往的女朋友答應週末要跟他愛撫與接吻,甚至可能會上床……
不論他是不是在吹牛,還是讓我覺得自己可能會被他超越,所以覺得又不爽又不甘心。畢竟我只能偷偷躲在床底下要妹妹幫我自慰射精,不像他能光明正大的說。
所以那時我就下定決心要一口氣跟妹妹抵達最底線,也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跟妹妹做愛……
那個下午在學校我一直在想執行的方法,又要讓妹妹無法察覺,又要能順利跟妹妹做愛……我想來想去,最後還是只能想辦法利用床底下的秘密遊戲來進行。
一下定決心,加上怕被班上那個男生超過我,所以回到家吃完晚餐,我就趕緊跟妹妹說要玩新的猜秘密遊戲,她也天真的被我立刻騙進房間,一點都不知道我今天是要誘姦她,會讓她失去貞操。
當然我還是會怕被爸媽忽然闖進來而發現我正在姦淫妹妹,所以我還特地將房門上鎖,為的就是可以有一個緩衝的時間。
我無法完全制止發抖的聲音說:「今天我們玩一個有點不一樣的遊戲。」
她天真的問我:「是什麼?」
「同樣是猜東西的遊戲,但不是用妳的手。」
「那要用什麼?」
「用妳尿尿的地方……」
妹妹當然遲疑了一下:「尿尿的地方?」
「對啊,因為妳用手摸這麼久都猜不出來,所以這次換我主動拿那個東西碰妳尿尿的地方讓妳猜。」
「好奇怪喔……」
聽到我這樣說,妹妹忍不住感覺滑稽的笑出來,但她還是天真的接受,完全掉進我的邪惡計畫中。
「還有,妳要是一直猜不出來,哥哥會處罰妳喔!」
「處罰?」她嚇了一跳。
「對,就是處罰。」
她很擔心的問:「是什麼處罰?」
「不會打妳啦,也算是個小遊戲,不要擔心。」
聽我這樣說,她才放心下來,並天真的問我:「那人家要做什麼?」
「在玩之前,妳必須先答應不能將這遊戲告訴任何人喔……」
「為什麼?」
「因為尿尿那裡很髒啊,所以媽媽才會說不能讓人家看。要是她知道了,一定會打人。」
聽我這樣說,妹妹才恍然大悟,並跟我保證:「人家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真的不能說喔!」
「嗯!人家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要是媽媽等一下忽然說要進來房間,妳也都不能說喔!」
「嗯!人家知道啦!」
有了妹妹的保證,我才跟她說:「那妳先脫下裙子裡的內褲……」
她真的聽話的將雙手伸進裙子,然後開始脫下內褲,並放在地上。
我看到是有小鳥圖案的粉紅色內褲,也聽到她笑著說:「屁股涼涼的……」
接著我一直很緊張的想著該怎麼辦?還是妹妹問了兩三句的:「哥哥?現在人家要做什麼?」才讓我下定決心要妹妹採取的動作。
「妳只要將下半身鑽到床底下躺著,然後兩隻腳向左右張開,之後只要等我也爬進去就可以了。」
這樣妹妹的下半身將張開並躺在床底下的空間內,被床單從腰部左右遮住,留在外面的上半身完全看不見陰部發生的事。
妹妹很聽話的爬進床底下躺著,只露出上半身與她的兩隻手,然後她主動說她已經在床底下將兩腳張開了。
雖然她的腰部底還是會有裙子蓋著,但我知道裡面什麼都沒有穿,所以開始感覺興奮。
接著換我迅速將下半身伸進床單中,並且開始試著將身體抬高,才能壓在她的身體上方。
果然床底下的空間如同我設想的,只可以讓我們的身體勉強疊在一起,妹妹無法抬頭看進裡面,我就這樣順利的讓我的胸膛壓在妹妹的胸膛上,沒有露出任何空間。
但雖然說是壓,其實我還是有用雙手撐著自己身體的重量,所以我們的胸膛也只是靠在一起而已,並沒有真的壓住她。
我就這樣跟妹妹面對面看著對方,都能感覺到對方的鼻息,還胸膛壓著胸膛,陰部對著陰部,她也因為單純覺得這遊戲的姿勢很滑稽有趣而一直笑著看我,半點貞操危機的恐懼感都沒有。
不過這樣才好,要是她會怕的話就表示她已經了解這種事,恐怕我就不會敢採取行動了……
我看著妹妹,因為怕媽媽會忽然闖進來,就跟她說:「要是媽媽忽然要進來,我會馬上離開不壓妳,妳要趕緊爬出來穿內褲喔,聽到沒?」
「嗯,人家知道。」
然後我怕她忽然用手摸陰部,發現那是我的陰莖,所以就跟她說:「現在妳必須將手伸出來外面,等等跟我握手。」
「好~~~」
就這樣,我先試著找一個最好握手的姿勢,就要她將手掌向上擺著不要動,這樣看起來她的手臂還真像是V字,只等著我伸出手跟她的手指交纏戶握。
「那現在哥哥要將那個東西從褲子口袋掏出來了喔……」
「嗯!」她依然天真並充滿好奇心的說。
接著我盡力抬起小腹的緩緩拉起妹妹的裙子,才又讓小腹壓妹妹的肚子上。
「屁股好涼喔!」妹妹又笑著說。
我沒有回應她,只是繼續緊張的看著妹妹的雙眼,並且在床單內稍微抬起陰部,並且很快的就雙手出力的將褲子與內褲向下拉到大腿上,失去束縛的陰莖也馬上就跳出來。
內容是18禁,因為尺度大,所以未滿20歲請勿閱讀
所有文章只是虛構小說,寫來自娛娛人,絕對不可以對真人做這些事!
這時我的龜頭很快的就頂在妹妹的陰部,她也有感覺的看著我雙眼:「咦?」了一聲。
從這時開始,我跟妹妹就一直看著對方的雙眼,沒有轉開過視線,所以她從頭到尾的表情與變化我都看的一清二楚,我相信我的表情她也一定看著很清楚。
我緊張的將我的左手先伸出來,跟妹妹曲折擺放在外面地板的手掌互握,我們的手指就很親密自然的交纏在一起。
我記得她的手掌好溫暖,真的好溫暖……
然後我繼續將右手留在床底下,挪去握著陰莖,但是在開始行動前,我跟她說了句:「不要動喔,要開始了。」
「嗯!」
然後我就正式的開始聳動陰部,讓我的龜頭緊緊頂在妹妹的陰部上開始找地方,並在確定不是這裡後就又挪個位置頂下去,希望能順利插進她的陰道……
她開始露出訝異的表情與眼神看著我的雙眼,因為她一定沒想到我會這樣做。
過五秒左右,她似笑非笑的好奇望著我說:「……這樣感覺好奇怪喔……」
我一直試圖轉移她的注意力跟她說:「妳覺得這是什麼?」
「不知道……一直覺得硬硬粗粗的……」
我知道她說的是真話,因為她跟我互望的雙眼告訴我她沒有說謊。
我又緊張的換了一個位置並頂上去:「那這樣呢?」
妹妹她當時依然天真笑著:「覺得癢癢的……嘻嘻……」
就這樣頂幾分鐘,妹妹已經開始習慣這樣猜東西的方法,就只是一直笑著看我,並偶爾說會癢或覺得熱熱粗粗的……
也因為我其實一直處於緊張的興奮狀態,加上我知道我的陰莖離妹妹的陰道不過幾公分的距離,就終於忍不住的因為極度亢奮而開始射精,跟她相握的左手很出力握著她。
妹妹已經習慣我的陰莖會有劇烈的抽動行為,所以當我的陰莖緊頂在她的陰部上抽動的時候她並沒有很在意,並且一定不知道我目前的動作是正在射精中。
反而她露出訝異的表情是因為看著我將龜頭頂在她陰部射精時的表情完全不同,因為以前射精時我都躲在床底下,她沒有機會看見。
「……哥哥?你怎麼了?」她很關心的問我。
我直到射精的亢奮動作結束,並且陰莖開始變軟,才能喘著氣跟她說:「沒什麼……不要問了……」
她只是天真的想關心我,一點都不知道經過剛剛的射精,她的陰部已經被我噴出的精液沾染的糊成一團……
我看著妹妹的雙眼,心裡一直想著沒有插進她陰道就射精了,非常不甘心……
她看我好一陣子都沒有動,就又關心的問我:「哥哥?」
「沒什麼,猜東西的遊戲還沒結束。」
「嗯。」
然後這段時間我一直保持不動的跟她閒聊,主要是想爭取讓陰莖可以再變硬的時間。
當時國中的我真的恢復力驚人,所以沒有幾分鐘就又恢復勃起,並且重新頂上妹妹的陰部。
她也知道我又重新將神秘的東西靠上她尿尿的地方,所以她也又天真的開始猜。
又試了幾次,開始覺得這種姿勢可能就是一直插不進去的問題點,就跟她說:「現在妳將張開的雙腳立起來,不要平擺在地上。」
妹妹她也很乖巧的照我說的做,將左右張開的雙角立起,並靠在我的大腿上。
我重新頂上去:「知道這是什麼嗎?」
「還是猜不出來耶……」
我一邊問她,並且因為有了剛剛的經驗,這次就決定試著將陰莖更向下移,並開始一直嘗試著向前頂;加上剛才射出的精液都沒有先擦掉,所以現在覺得非常濕滑,就像是妹妹的陰部抹了一層油。
又頂了好幾次,妹妹同樣一直開心的說不知道這是什麼,完全不知道奪走她貞操與處女膜的關鍵時刻就要來到……
這時,我忽然感覺到龜頭頂住的地方整個陷下來,妹妹臉上原本玩猜東西遊戲都會出現的笑容也忽然僵住,還睜大了雙眼一直瞪著我。
「咦!?」她瞪著我叫了一聲,跟我緊握交纏的右手也忽然更出力,緊握住我的左手。
我看她這樣的表情與反應,馬上就知道我終於找到妹妹的處女陰道口,就趕緊問她轉移注意:「這樣妳知道這是什麼了嗎?」
然後我開始更用力的聳動屁股,將陰莖向這個會凹陷的地方繼續壓擠進去,也將原本扶住陰莖的右手伸到外面,跟妹妹空著的左手緊緊相握,就像已經握住的另一邊一樣,她也同樣很用力的握住我的手,並笑容完全消失的一直瞪著我看。
我又問她:「妳知道這是什麼了嗎?」
妹妹她完全沒有被我的問題吸引與回答,只是一直睜大雙眼並微帶恐懼的看著我的雙眼,並開始小聲張嘴叫著:「啊!啊!哥!哥!……」
我完全沒有回答她的叫喊,只是繼續使力的將我的陰莖塞進妹妹的陰道中……
一定是因為我急著插她的陰道而非常出力,所以前後不到五秒,我的陰莖就已經捅破她的處女膜,陰莖完全塞進妹妹的陰道中。
我完全感覺到我的陰莖與龜頭在妹妹肚子裡被緊緊包住,我們的腹部與大腿也因為性交的緊密姿勢而完全貼靠在一起。
這時的我只是國一生,妹妹她也只是國小五年級的學生,在我的床底下,我的陰莖就這樣幹進妹妹的陰道中,徹底超越了班上所有男同學……
妹妹被我完全插入後就沒有再喊出任何聲音,因此我一直緊張的跟妹妹互望,不同的是妹妹臉上本來有的歡樂表情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充滿疑惑與震撼的不安感,連眼神也同樣帶有恐懼的看著我。
我開始注意房門外客廳傳來的電視聲,本來怕媽媽會聽到妹妹的叫聲而走來查看,幸好沒有,可能是妹妹叫的時候剛好電視的聲音也很大,因為我聽到爸媽一直對綜藝節目發出笑聲。
我總算鬆了一口氣,因為爸媽完全不知道我跟妹妹正在房間內相姦……
她充滿恐懼的先叫我:「哥……你拿那個東西在人家尿尿的地方做什麼?」
我照著預先準備好的答案跟她說:「這是剛剛說的處罰,因為妳一直猜不出來。」
她哭喪著臉:「但是尿尿的地方會痛…那個東西好像插進人家肚子裡了……」
我開始安撫她:「對啊,忍耐一會。」
「可不可以不要處罰人家了……?」
我幾乎沒有考慮的就馬上回她:「不行!」
她很明顯的嚇到,然後只是一直恐懼的沒有說話看著我的雙眼。
我開始覺得剛剛回答嚇到她,就又開始安撫她:「乖,妳忍耐一下,處罰一下子就不會痛了……」當然我也不確定,但這樣的安撫還是必須的。
聽我這樣說,她才又終於露出笑容,並且很明顯是還在忍著痛。
「乖,再忍耐一下,處罰很快就結束了……」
然後我因為也想快點結束這一切,就在床底下的那狹小空間中所能動的範圍,開始將陰莖抽出又插入的活塞動作,也因為這樣的動作而開始流汗。
妹妹在我開始幹她之後,雙手手指更緊的跟我雙手互握交纏,並且一直信賴我的忍著痛看著我,我也就那樣一直看著妹妹的雙眼,一邊享受著讓陰莖來回摩擦在狹窄處女陰道的感覺。
偶爾她會忍著痛說:「人家尿尿的地方好漲喔……」
或是感覺會痛而問我:「哥?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動?好像有東西在割尿尿那裡……」
沒有多久,射精的高潮時刻又來了,我就一直看著妹妹柔弱的雙眼,將陰莖緊緊埋進她的陰道中,然後盡情的在她肚子中射出精液……
雖然不到十分鐘前才對著妹妹的陰部亂射過,但這時將陰莖埋在她的陰道中射精,射出的精液反而感覺更多也更濃,一點都不像剛剛才在外面發洩過。
射精的時候我依然一直跟妹妹互望,也本能的緊緊握住她溫暖的雙手,她還是天真並忍著痛看我,完全不知道我正在將禁忌的雄性精液灌進她的幼女陰道中。
那天晚上八點左右,在我的床底下,我毫不考慮後果的終於跟小自己三歲的親妹妹完成生物交配的射精行為……當然客廳的爸媽他們完全不知我們在房間內發生這種事。
好不容易射精完,我滿身大汗也很累的喘著氣看妹妹,心中滿滿的成就感,知道班上沒有人比我更快達到做愛目的。
如果說今天我是勝利者,那最可憐的當然還是妹妹,她從頭到尾都天真的相信我只是在跟她玩遊戲,並且就這樣糊裡糊塗的在床底下被我奪去貞操,又完全被我體內射精,只為了滿足我自己的慾望與不想輸人的面子問題。
「哥哥?你怎麼了?」
她一定是看我開始射精後就一直喘氣都沒有動,就忍著自己的痛,貼心的問我……
「可以不要握手了,讓我將那個東西拿出來……」
我只是這樣冷冷的告訴她,她才不再緊握我的手,讓我可以將手放開。
然後我都沒有說話的將手重新伸進床底下,開始將逐漸發軟的陰莖抽離她的陰道,並感覺到她的陰道也變的好滑,一定是因為精液的關係。
她一直不知道我到底在做什麼,還是我跟她說:「妳的腳可以伸直了,」她才聽話的照做,讓我將身體移開,沒有再壓在她上面。
「遊戲結束了……妳先躺著不要動。」我平躺在妹妹身邊,然後冷冷的跟她說,雙手依然伸在床單內,用事先準備好的衛生紙開始擦陰莖與沾到的精液,腦海中一直很混亂的亂想事情,比如真的做愛了,或是在回想剛才做愛的整個經過之類的。
妹妹聽我這樣說,加上看我的反應一直很奇怪,就也不敢多問的只是繼續躺著,側著頭看我,雙手依然照剛剛我們交纏互握時一樣的擺著。
這時一定開始有精液開始倒流出她的陰道,順著股溝向地板流下去,我的精子也開始從陰道游進她小小的子宮中,只是妹妹她完全不知道……
我擦完自己的陰莖後,就趕緊將褲子重新拉起來穿好,然後我才側躺著看她,並且雙手在床底下又抽出衛生紙。
「妳覺得今天的遊戲怎麼樣?」
我看著妹妹,知道她已經被我內射過,就不由自主的覺得跟她更親密而友善的問她,並且想轉移她的注意力,就拿著衛生紙的手開始擦她的陰部,與陰部底下的地板。
妹妹她知道我拿東西開始擦她的陰部,但她不知道那是什麼,就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問我:「哥哥?你現在在對我尿尿的地方做什麼?」
「我在用衛生紙擦妳尿尿的地方。」
「為什麼要擦?」她依然不知道她的陰部已經因為我的精液而黏糊成一團,可能也沒有明確的察覺到。
「因為尿尿的地方不是都很髒嗎?所以順便擦乾淨啊。」
「嗯……」她依然天真的接受了。
「妳覺得今天的遊戲有趣嗎?」我又笑著問了她一次。
她也露出微笑回答:「好奇怪喔……最後處罰人家的時候,尿尿……的那裡會痛……」
我知道她說的是被我插入的時候,所以我就又問她:「很痛嗎?」
她天真的說著:「哥哥你說是將那東西插進人家尿尿的地方處罰,人家那時就開始感覺像是有什麼利利的東西一直在割,也覺得尿尿的地方漲漲的夾住東西……」
「現在還會痛嗎?」
「只有覺得熱熱的。」
我看妹妹她還能露出微笑的開心回答,並不是完全討厭這種處罰,就趁機問她:「明天我們再玩猜東西的遊戲好嗎?」當然我其實是只想再跟她做愛……
她反而問我:「哥哥,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粗粗硬硬的,人家真的猜不出來啦。」
當然總不能跟她說那是我的陰莖,所以就繼續哄騙她:「說出來就不好玩了啊。」
「那猜不出來能不能不要處罰人家?真的覺得痛痛的。」
「不行喔,遊戲要這樣才會好玩啊。」
她被我這樣哄騙後,我就跟妹妹相視而笑,然後我很快的將她的陰部擦乾淨,將手伸出來跟她的手再握在一起,感覺真的跟妹妹變的好親密……
接著我告訴她:「記得喔,我們玩的遊戲不能告訴任何人,」之後就說她已經可以爬出來外面重新穿內褲。
我則是趕緊將一團團擦拭精液的衛生紙揉成一團,然後先爬出床底下,趕緊走進浴室內打算讓馬桶幫我淹沒證據。
在這之前,我還先一張張的攤開衛生紙檢查,想看上面有沒有沾到妹妹的處女血?後來還真的讓我找到有一張衛生紙除了沾上精液更有血跡,我就很開心的特意將這一張沾有妹妹處女血的衛生紙折好並收進口袋,打算帶回房間好好的收藏起來。
之後好幾年,這一張沾有妹妹處女血的衛生紙,我都會偷偷拿出來看與回味,知道我的第一次也是妹妹的第一次,就覺得蠻幸福的。
不過當時在廁所裡,我也忍不住好奇心的脫下褲子親眼檢查自己的陰莖,想知道剛剛才幹過妹妹的陰道,會不會因此跟以前有什麼不同?結果只發現除了陰莖紅紅的之外,還真跟以前沒有什麼不一樣。
就這樣十多分鐘過去,我總算回到房間,看到她也早已經穿好內褲在我的床上跳來跳去的等我;加上才八點多,時間還早,她就主動要求跟我玩枕頭大戰的遊戲。
當然我沒有拒絕她,拿起枕頭跟她玩的很盡興,甚至感覺自己能很自然的觸碰她的身體,不會覺得有尷尬的隔閡,一定是因為身體上最親密的性愛接觸都發生過,就不會顧慮那麼多了。
這時雖然跟妹妹拿著枕頭玩,我還是會難免看著半個多小時前我們躺著做愛的地方,心裡想著:「這真的不是做夢,我就是在那的位置的床底下跟妹妹做愛,體驗妹妹的陰道包夾住我的陰莖的獨特感覺與射精在裡面的滋味……」
那之後,妹妹都沒有再跟我說什麼,只是在10點多洗玩澡後有點擔心的回到房間擔心的跟我說:「哥哥……剛剛洗澡的時候人家發現,內褲上沾了很多黏黏滑滑的東西……」
我想到那是做愛後一段時間,才從她陰道緩慢倒流出來的精液,就跟她說:「不要擔心,不會怎麼樣的。」
「好……」
這時我忽然想到,負責洗衣服的媽媽會不會發現,而知道妹妹內褲上的是精液!?
我趕緊跟她說:「妳的內褲呢!?」
她看我忽然變的很緊張,就有點擔心的回答:「在廁所裡。」
我就趕緊十步併做一步的衝進廁所內,關上門後從髒衣服的籃子內找出妹妹的內褲,還感覺真的有點黏黏滑滑的,就開始用水沖,並且揉乾凈,裝成是不小心被水潑到的樣子,才安心的離開浴室回房間。
幸好妹妹她有跟我說,否則要是媽媽真的發現了起疑心,我就慘囉。
確定一切正常後,晚上睡覺時間到了,媽媽將我和妹妹趕回床上,然後幫我們轉上電燈,要我們早點睡,準備明天一早起來上學。
當然我們沒有違逆她,也不敢違逆,就乖乖的爬進棉被內。
但我們在棉被內躺著,還是一直開心親密的聊天,東聊西聊,最後還是妹妹先聊到今天晚上的遊戲。
她開心的說:「人家想了又想,覺得今天的遊戲真的好奇怪喔。」
「為什麼?」
「因為哥哥你真的將那個奇怪的東西插到人家尿尿的地方啊。」
「妳很害怕嗎?」
「當時覺得很害怕,後來因為哥哥你一直對我很好,就不會害怕了……」說完後她就忍不住的親密笑出聲音。
我在房間另一頭聽著妹妹信賴的親密笑聲,剛開始是覺得很溫馨,後來我的慾望就這樣又被逐漸勾起……
「喂~~~」我親密的叫她。
「什麼事?」妹妹她也親密的回應我。
幾個小時前有過做愛的經驗後,嚐到甜頭,我實在是等不到明天晚上,就跟她說:「要不要再跟哥哥玩一次同樣的遊戲啊?」
「現在嗎?」
「嗯,媽媽一定以為我們在睡覺,可以小聲偷偷的玩,就不會被發現了。」
「但人家猜不出來的話,還要處罰嗎?」她知道我一定又會將那奇怪的東西插進她尿尿的地方,就有點擔心的說。
「不要怕啦,我不是都對妳很好,妳現在也沒有怎樣嗎?沒有什麼好怕的。要玩嗎?」
她這才又對我充滿信賴的說:「好……」
然後我就趕緊掀開棉被,從床上跳起來,看到房間另一頭的妹妹也開心的掀開棉被走到床下,還滿臉都是就要跟我玩遊戲的開心表情。
我先小聲的跑去將門鎖上,然後就走到妹妹面前牽著她溫暖的小手,將她牽到我的床邊……
因為妹妹穿著睡褲,我就跟她說:「脫褲子和內褲吧。」
「嗯。」她很乖巧的開始脫褲子和內褲,完全沒有猶豫或懷疑。
在陰暗的夜燈下看她很自然的脫著內褲,我的陰莖就又忍不住的開始勃起發硬。
妹妹也脫掉內褲後,不需要我說話,就主動的慢慢蹲下來,然後將雙腳伸進床單中張開,並將下半身移進床底下,就像我們之前做的那樣。然後她一直笑咪咪的躺著看我,雙手手臂也主動擺成等著跟我互握的V字型。
我當然看她都準備好了,就迫不及待的也蹲下來,然後掀起床單就將我自己的下半身伸進床底下,然後轉動身體貼到妹妹上方。
這時我們又很近的互相看著對方,不同的是因為只有開小夜燈,所以妹妹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朦朧。
另外因為我們只有穿著輕薄睡衣,所以緊靠的我們都能感覺到對方身體的體溫與動作,甚至這樣的溫度比蓋著棉被暖時還要溫暖宜人。
她笑著說:「好暗喔,人家看不清楚哥哥的臉耶。」
「我也看不清楚妳的臉啊。」
聽我這樣說,她就也覺得很有趣的小聲笑著。
「等等不要發出聲音喔,不然媽媽可能會聽到。」
沒想到她很機伶的說:「人家知道,要是媽媽要進來房間的話,要趕快穿好褲子回床上。」
我先是愣住一下,然後忍不住露出微笑跟她說:「妳好聰明。」
妹妹她也被我稱讚後,就很開心的笑著。
「那我要將那個奇怪的東西拿出來讓妳猜了喔。」
「嗯。」
我就趕緊將睡褲與內褲拉到大腿上,陰莖也馬上就跳出來頂到她的陰部。
因為用陰莖插她陰道我都是說處罰,所以我並沒有馬上就插進陰道幹她,還是故意先讓龜頭在妹妹的陰部上摩擦,並且小聲問她:「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啊?」
「不知道,但好癢……」
我忽然發現,妹妹好像並不完全在意那奇怪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她真正在意的是要我繼續陪她玩遊戲,就算是很奇怪的遊戲也好,因為她在學校本來就朋友不多,也沒有看過什麼同學來家裡找她,所以她一直很寂寞……
我開始覺得妹妹真的好惹人憐愛,就忍不住想要更親近她的將頭靠過去,讓我們的臉頰貼在一起,我就將我的嘴湊在她耳旁,親密的小聲對她咬耳朵說話。
妹妹也一定覺得我很親切,所以她也很溫柔的在我耳朵旁邊小聲回答,偶爾笑著;或許這只是錯覺,但這時的我真的覺得很幸福。
我用龜頭摩擦妹妹的柔軟陰部一陣子,又感覺就要因為亢奮而射精出來,只好趕緊停下動作讓自己恢復冷靜。
我笑著說:「妳一直猜不出來喔?」
她也很乾脆的笑著承認:「嗯……」
「那要處罰妳喔?」
她才小聲並擔心的對著我的耳朵說:「人家怕痛……」
我又抬起頭跟她互看,然後親切微笑的跟她說:「忍耐一下,不然以後哥哥都不想陪妳玩了。」
聽我這樣說,她才又下定決心要忍耐的微笑點頭:「好……」
「來,妳的腳立起來靠在我身上。」
她依然乖巧的照我說的指示做,讓陰道的位置向上移,然後我就右手壓低陰莖,將龜頭頂在她的陰道口,沒有遲疑的就捅進妹妹還沒發育的狹小陰道……
還在客廳看電視的媽媽,絕對想不到晚上短短三個小時,未成年的我在房間內的床底下姦了國小的純真妹妹兩次,要是她知道,現在一定非常後悔讓我們兄妹同房……
妹妹在我用奇怪的東西開始插進她尿尿的地方時,一直睜大雙眼跟我互望,跟我交纏的右手也同樣更緊的握著我,但她的表情並沒有出現第一次破處時的那種驚恐,一定因為對會發生的事有心理準備了。
同樣的,她的陰道又擠又熱,將我的陰莖完全包住,感覺非常爽,甚至她立靠在我身體上的雙腿,都因為我的插入動作而忍不住向我的身體更緊靠,就像是她不只要用陰道包圍我,連她的雙腿也想夾著我。
完全插入後,我將原本握住陰莖的右手伸出來跟她的左手緊握,妹妹就一直沒有說話的看著我,我也沒有動作的在小夜燈下回望她。
然後我看著妹妹的雙眼,雙手緊纏著她的雙手,聳動臀部,將粗大的陰莖拔出她的陰道後又送入,開始盡情享受姦淫妹妹的滋味。
妹妹一直沒有說話,因為她正在忍耐被我操穴的痛,感覺狹窄的陰道被我的陰莖完全佔滿,知道這是遊戲的處罰,卻完全不知道這就叫性交……
我一邊操她的陰道,一邊關心的問她:「會痛嗎?」
「一點點……」
聽她這樣說,我就又沒有跟她說話的只是彼此互望。
忽然她看著我,並且開口笑了。
我覺得很奇怪,因為她應該正忍著陰道被插的痛,完全笑不出來才對……
她笑著說:「哥哥的表情好像很舒服……」
聽她這樣說,讓我愣住:「真的嗎?」
她笑著點頭:「嗯,哥哥的表情真的都不一樣。」
我心想:當然會不一樣,因為我正在幹妳耶!
妹妹她又問:「哥哥,為什麼你要用奇怪的東西插進人家尿尿的地方,你的屁股又一直動?」
我心想:我屁股不動,要怎麼讓陰莖幹在妳的陰道內?
當然我沒有這樣說,只是覺得她問太多我不希望她知道的事,就草草回答她:「就是要這樣處罰才好玩啦,妳不要問了。」
「嗯……」
妹妹聽話的沒有再追問,只是乖巧的繼續望著我。
經過十來秒的沉默,她又微笑著說:「人家有感覺到哥哥的身體好熱喔,都流汗了……」
「我也是,妳的身體好溫暖。」
她高興的露出微笑,並且看起來依然完全天真無邪。
可能她是開始覺得無聊,因為都只是安靜的躺著讓我幹,她沒有事可以做,加上好像她也習慣了被操穴的輕微疼痛,所以跟我緊握交纏的手指,竟然開始放鬆力氣後又重新握緊,就像是什麼讓她打發時間的遊戲。
就在這時候,我的高潮也到了,頻臨射精的忍耐極限。我的臀部越動越快,妹妹她也有感覺到我的動作而將注意力重新放在我這邊。
我緊咬著牙,一直看著妹妹,她也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我。
最後我將陰莖狠狠抽出,就深深的再塞進妹妹的幼女陰道中,並且動也不動的開始射精進去……
妹妹不知道我正在射精進她的陰道,只是看到我射精時的表情一定很爽快,就忍不住又發出笑聲:「哥哥的表情又好好玩,好像真的很舒服……」
廢話,我正在將精液全都射進妳的陰道中,怎麼可能不舒服?
我沒有回答,只是一直看著微笑的妹妹,盡情讓自己濃厚的精液一泡泡的噴進她的幼女陰道中,覺得非常滿足……
這時距我們開始這場床底下的遊戲,也不過十多分鐘而已,我就又姦淫10歲的妹妹成功,這真的太容易了,早知道當初就立即開始找她做愛……
之後我喘著氣看著妹妹,陰莖也開始變軟而慢慢退出她的陰道。
我無言的看著她因為我高潮時的表情很有趣而純真的笑著,知道直到她真正懂得性事之前,我都可以一直放心的將她當作讓我盡情做愛射精到陰道內的性玩伴。
我就這樣開始假藉遊戲的名義開始姦淫妹妹,可以說每晚睡覺前都會假借遊戲的名義,將她騙進床底下做愛,當然爸媽完全不知道。
尤其是頭幾天,真的很刺激,畢竟做愛的感覺非常獨特爽快,所以那幾天可以說晚上我都會找機會在床底下姦淫她兩次左右。
雖然她一直對這種處罰遊戲覺得很奇怪,但她很快就習慣,甚至一陣子過後我都不必假藉遊戲處罰的名義,可以直接壓到她身上後就將陰莖插進陰道,她也都乖乖的看著我的臉,沒有說什麼。
也因為這樣,一個月之後,我慢慢的對妹妹放鬆戒心,認為她應該已經放棄知道那奇怪的東西是什麼,選擇乖乖的讓我處罰她,沒想到某一晚她就趁我剛壓到她身上,雙手才褲子和內褲脫下時,她無聲的將雙手伸進床底下,然後很準確的就握住陰莖。
我的陰莖忽然被她握住,真的嚇了一大跳。
她一直淘氣又微笑的看著我,雙手也很靈活的就開始探動,更忽然的就摸到陰莖根部,也是以前我絕不讓她摸的地方……
「咦?」她發現這個東西跟我的身體連接,並不是獨立的,就訝異看著我。
我也嚇傻了,因為不過幾秒的時間,根本來不及反應。
她先開口問:「哥哥?這是你尿尿的地方嗎?」
我看真的已經紙包不住火,緊張的看著她一會,只能乾脆的點頭。
「你真的是用這裡插進人家尿尿的地方?」
我又點頭,然後我們都沒有說話的彼此互望一會。
她忽然小聲的開口:「哥哥?人家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什麼?」
「我們玩的遊戲,是在做愛嗎?」
妹妹忽然說出這句話,又嚇傻了我。
「哥哥?」她看我一直沒有回答,就又開口問我。
我很緊張的反問她:「妳為什麼這樣問?」
「今天我在學校時,聽同學說的。」
「妳的同學說什麼?」
「她們說男生尿尿的地方都會變大,然後插進女生尿尿附近的一個地方,女生就會大肚子生小孩……」
我這才知道,原來妹妹的性知識也真的啟蒙了,她們學校的同學間已經開始流傳這種事,或許她還沒有想到事情的嚴重性,但至少她已經知道做愛這件事了。
「哥哥?是不是這樣?」
我只能很緊張的看著她,並且因為恐懼的關係而陰莖竟然慢慢變小,還是在妹妹的手中變小。
「哥哥?」
這時我能想到的,就是妹妹會告訴媽媽,然後我會被打死……
「哥哥?」
「拜託妳不要告訴媽媽好不好?」
我忽然哀求,她也一定沒想到我會這麼害怕,就嚇了一跳:「哥哥?怎麼了?」
「媽媽知道我跟妳做愛的話,一定會打死我啦!」
她聽我這樣承認,才恍然大悟,並且一直睜大雙眼看著我……
她先是很不安的問我:「那人家會不會大肚子??」
「不會啦,妳還這麼小,不可能大肚子。」
「真的不會嗎?」
「真的不會,妳不是都沒有大肚子嗎?」
她這才稍微安心下來。
我又開始求她:「妳不要跟媽媽說好不好?」
妹妹只是一直天真的看著我。
「我以後不會再對妳這樣了,求求妳不要跟媽媽說好不好?」
我又說出這句話,妹妹才總算說了:「好……」
然後我就狼狽的趕緊離開妹妹的身體上方,躺到旁邊將褲子和內褲穿好,就像是要逃走一樣的爬出床底下,都不敢看妹妹的躺回床上……
她也一直沒有說話的看著我離開,然後才爬出床底下將自己的睡褲和內褲穿好,也回到自己床上躺好……
我跟妹妹的性關係就在那一天結束了,從第一晚到最後一天,前後只維持一個多月……
那天之後,我跟妹妹又像是開始有了隔閡,越來越少說話,最後連半句話都沒有,共處一室都會覺得很不自在,一定是因為妹妹開始了解這種事的關係,知道曾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都不知情的被我姦淫與內射,失去了處女,完全吃了我的虧。
半年後,等到妹妹升上六年級,媽媽才讓她住到別的房間。
我則是當然很懷念跟妹妹做愛的滋味,偶而還會忍不住拿出沾有妹妹處女血的衛生紙邊看邊回味,因為直到我高一找到新的女朋友這幾年,都只能一個人自慰,感覺跟妹妹做愛時差好多。
大致上,我跟妹妹之間的床底下秘密遊戲就是這樣。
=完=
===================================
內容是18禁,因為尺度大,所以未滿20歲請勿閱讀
所有文章只是虛構小說,寫來自娛娛人,絕對不可以對真人做這些事!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以載道!!!!!!  2022/02/21 開始在這裡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的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二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
兄妹、姊弟愛(主要是短篇小黃本+18禁)內容未滿20歲,禁止閱讀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