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2022/12/06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面對「離別」,你的第一次“離別”是什麼時候?
是什麼樣的場面?跟誰?什麼樣的情景?
人生所有的人事物都這樣來來去去,從不習慣,到麻木只要人還活著,我不太會有什麼情緒,人死亡,我用祝福的心態去面對。
面對“拆夥”我以予祝福,願雙方都有好的方向與結果,至於我想要往哪裡走,那是我的事。
可是不知不覺我成了中間人,我成了一個看似是一個替代品,可我是我,他是他,我永遠不可能取代他,我也永遠不可能是他,雖然可以理解,大家在非常時期,需要一個頂樑支柱,一個心靈慰藉,但怎麼就落於我頭上了呢?
我要去協調他們分裂後的那些“碎片”,那些大家心裡的不舒服,又要顧及雙方的感受去做協調,那我的不舒服呢?
每個人都不好意思去與主事者對話,每個人都透由我,我也覺得沒關係,面對雙方主事者,一邊很尷尬,卻又不得不,一邊一直在捅我刀。
只能說天下無不散的宴席,除來混都會有這種問題,而此可我要丟一句,「我不管了」,那是你們的恩怨與我無關。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黑天鵝
黑天鵝
表演藝術工作者。 穿梭在各個劇場中,多半厭世,時而很ㄎㄧㄤ, 從來沒有人相信我身份證上的真正年齡,大家都覺得要+10才合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