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Walking in The Air」彼得奧提Peter Auty 唱 1982

2022/12/23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前不久跟朋友聊到關於聖誕節的事,他提起以前在美國曾經看過一部卡通,講個雪人跟小男孩的故事,其中有首很好聽的主題曲,多年來念念不忘,不用想也知道正是【雪人The Snowman】的故事,那首很好聽的主題曲就是「Walking in The Air」。台灣有很多人都知道這首主題曲,是因為黃鶯鶯在她的【紅伶心事2—溫柔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裡曾經翻唱過...
一張消失在CD架上的專輯

藝人:彼得奧提Peter Auty
專輯:【雪人The Snowman】電影原聲帶



每當有人跟我提起某些音樂或是某些歌,印象中明明就是有,可是往往就是不知道放到哪兒了,總在翻箱倒櫃後,才想起原來已經借給了別人;若是知道借給誰還好,最怕的是知道自己確實有買過,但就是不知借給誰,而最慘最悲哀最無奈的是借出去的這些CD是絕版或是特別版,不想還好,一想起來,真的會教人槌心肝啊~~我這一張【雪人The Snowman】的原聲帶就這樣消失無蹤影,算一算像這樣有案可考的CD還真是不少…
黃鶯鶯 演唱「Walking in The Air」
當年我還不知道這部影片跟其中的主題曲「Walking in The Air」,直到黃鶯鶯在1990年【紅伶心事2:溫柔火戰車】專輯翻唱,一聽就迷,還特地去借了LD(對!一個古老的影音產品)回來看個究竟,短短的25分鐘,講述了一個小男孩和雪人之間的動人情誼,裡頭的動畫與音樂搭配的天衣無縫,尤其是主唱小男孩Peter Auty的媲美維也納少年兒童合唱團的乾淨無瑕,從此就是我的人生愛歌之一。

關於『雪人』,最早是來自於雷蒙布瑞格斯Raymond Briggs在1978年的繪本,1982年由英國BBC改製成動畫,曾經入圍奧斯卡最佳短片與英國影劇學院金像獎藝術成就獎,除了原著的粉彩筆風格,英國配樂作曲家霍華布萊克Howard Blake用音樂取代了語言,為這部沒有對白的動畫增添了諸多的溫馨與甜美。後來買到這張【雪人The Snowman】原聲帶時,裡頭有非常詳細的中文解說,和多張的原著插圖,甚至後來還有一版,是將CD與雷蒙布瑞格斯的繪本包裝成套販售,可惜現在市面上已找不太到,大部分是DVD+繪本的套裝版本。
(【The Snow Man】的完整版,共25分鐘,沒有一句對白,卻很引人入勝。)
【雪人The Snowman】的故事,在聽原聲帶的過程,就能夠知道完整的劇情。這張專輯分成兩個相同的部份,一個純粹是動畫裡的配樂,另外一個部份則是由演員伯納德克理賓斯Bernard Cribbins在相同的配樂襯底下,說著故事,他的聲音表情極為豐富,光是聽故事就能夠想像畫面,在看完影片後聽,更是回憶的好素材。兩段音樂都以這首耐聽的「Walking in The Air」串場,【雪人The Snowman】的故事是敘述一位小男孩在聖誕節的前一天早上醒來,發現窗外下雪,興沖沖地開始堆起了雪人,直到平安夜晚,還依依不捨地一次又一次地看著這個他辛苦努力堆起的雪人,突然一道光出現:雪人開始活動了...興奮的小男孩把雪人帶回家裡玩,過程發生了許多有趣的事(這裡有段「Snow Dance」的配樂超級優),直到雪人看到了一張雪景的明信片,想起了自己的故鄉,想要回家看看自己的父母親,小男孩以為雪人要離開他,捨不得讓它離去,雪人於是拉著他的手,飛向空中,這時音樂就響起了這首「Walking in The Air」——


Walking in The Air
(Howard Blake)

We're walking in the air
We're floating in the moonlit sky
The people far below are sleeping as we fly
我們漫步在空中,
飄浮在月光染亮的天上,
當我們飛翔時,人們正在遙遠的地上沉睡著。


I'm holding very tight
I'm riding in the midnight blue
I'm finding I can fly so high above with you
緊緊地抓住你,
馳騁在午夜的深藍裡,
我發現只有你我才能這樣高飛…

Far across the world
The villages go by like dreams
The rivers and the hills, the forests and the streams
越過廣闊的世界,
村莊像夢般換離,
還有小河、山谷、森林、溪流…

Children gaze open mouthed
Taken by surprise
Nobody down below believes their eyes
小孩目瞪口呆的看著,
不可思議的想著,
不過底下的人怎麼會相信他們的眼睛看到的?

We're surfing in the air
We're swimming in the frozen sky
We're drifting over icy mountains floating by
我們翻騰在空中,
泅泳在冰冷凍結的天上,
游過那些飄浮而過的冰山…

Suddenly swooping low
On an ocean deep
Rousing up a mighty monster from his sleep
突然有東西從深海底下躍然而出
原來只是個龐然怪物從深睡夢中翻轉個身罷了…

We're walking in the air
We're dancing in the midnight sky
And everyone who sees us greets us as we fly
我們漫步在空中,
共舞在這午夜時分的天上,
當我們飛翔時,看到的人們也快樂地和我們打著招呼。

其實這是一個蠻哀傷的故事,聖誕夜裡沒有聖誕禮物來暗示著貧困的家庭,沒有玩伴的小男孩,只能想像著雪人跟他玩耍,甚至在想像的世界中到達雪人王國去來逃避現實;在歌詞中透露的相互扶持,一起飛過天際,正是許多人在成長過程中所找尋的友情,一夜醒來,雪人已經在陽光之下溶化,唯一證明雪人曾經存在過的,只有放在口袋中的圍巾,這種說不出口的酸楚有點像是成長的滋味;在像我這一輩的人成長過程中,雖有沒有富裕的物質生活,可是卻有許多的童年玩伴,曾經一起玩著許多只有自己一國的遊戲,講著許多大人所不知道的暗語,分享許多微不足道的秘密,這些人如今都已經消失不見,深藏在記憶的儲藏室裡;此刻,聽著這首「Walking in The Air」,忍不住懷念起那群在XX村的兄弟們......
【雪人】Bernard Cribbins朗讀版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從明日報新聞台部落格到串流年代,「影音亞空間」其實一直都在。如果你喜歡看一個中年大叔碎碎唸,關於電影、音樂、閱讀及生活的事情,Welcome to my Sub-space !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