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舊宇宙)111 因為他就在那裡

主角和各房介紹:
主 角  = 超級女運和強運,有色無膽的有錢大好人(?)
天然呆  = 大房,黑色眼鏡女,迷糊偽蘿,呆呆向前衝(咦?)
艾莉絲  = 二房,可愛貼心萌萌蘿,俄羅斯金絲貓,擁有讀心能力
小夏美  = 三房,聰明獨立堅強蘿,中日混血,超級天才
奈 美  = 四房,害羞內向無口蘿,中日混血,陰陽眼巫女
蘿絲瑪莉 = 五房,傲嬌強氣蘿,心靈控制能力
張雅玲  = 六房
莉貝亞  = 七房
重要配角介紹:
大夏美  = 三房,發明時光機,來自未來,超級天才
聯絡人  = 跨國性神秘組織聯絡人,溫文有禮很會說客套話
胖貍貓  = 高貴女王,家族守護神,大正娘,外冷內熱,偶爾喜歡惡作劇
小 咪  = 可愛聖伯納,蘿莉犬,陪小蘿莉玩,顧家,小奈美的使魔
狐狸妹妹 = 初出茅廬的小狐狸,黃色毛髮,搖滾類型的微熱(壞)女孩
張冠容  = 張雅玲的父親,證卷公司董事長,手段柔軟,作風保守古板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111 2012-APR-11
  因為他就在那裡
向山下飛翔而去的龍娘頭頂,小奈美抱著已經凍結的整棵小柳樹,乖乖躺靠在哥哥懷裡,無數閃亮靈氣線也一直追在後面不放。
『不論如何,都應該好好的埋葬他,』小奈美這樣說。
分身哥哥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緊緊把小奈美摟在懷裡,呵護小奈美,保護小奈美……
但是,分身哥哥的全身除了衣服,卻開始發光,開始發亮,也開始變淡。
分身哥哥嚇了一跳,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看著分身哥哥發光的雙手和臉,小奈美更是慌了起來:「哥哥?!」
龍娘趕緊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分身哥哥開始分解.成為點點光芒。
小奈美著急的哭著說:「哥哥分解了!!分解了!!怎麼辦?!要怎麼辦?!」
龍娘暫時搞不清楚狀況,直接在空中保持飄飛:「分解?」
小奈美正想繼續開口……分身哥哥卻平靜露出微笑,看著小奈美。
看著分身哥哥這樣的微笑,小奈美也只是愣愣看著分身哥哥。
分身哥哥伸出手,溫柔摸小奈美的頭:「小奈美,要乖乖的喔。」
「哥哥……?」
「哥哥保護妳的任務結束了,終於要消失了吧?」
小奈美再次急了:「哥哥?!」
分身哥哥繼續分解,成為點點螢光:「不要忘記,妳的哥哥只有一個,他一定會像我一樣,永遠陪在妳身邊,也只有他才是妳真正的哥哥,知道嗎?」
「哥哥?!」
分身哥哥張開雙手,嘻笑著說:「大熊抱?」
小奈美含著眼淚,只是難以接受的看著眼前正在分解的哥哥:「…………?!」
哥哥微笑的說:「不要嗎?哥哥哭哭喔?」
「哥哥──────!!!!」
小奈美還是哭著躺進哥哥懷裡,讓哥哥摟著。
「小奈美啊……
   哥哥永遠的小奈美啊……
   要乖喔……
   要乖乖的喔……
   永遠都要乖乖的……」
然後,分身哥哥終於分解消失,只剩下一套空衣服,和一團靈魂光球……
氧氣面罩內,滿臉眼淚的小奈美,愣愣看著這團光球:「哥哥……?」
光球在小奈美身邊緩緩飄動,更一閃一閃的發出溫暖光芒,好像在安慰小奈美:『哥哥在這裡,哥哥會永遠都在這裡,會永遠陪在妳身邊,所以不要哭了,不要哭了,知道嗎?』
小奈美只是放下柳樹,伸出顫抖的雙手,把分身哥哥的光球抱在懷裡,哭的不能自己……
龍娘沒有再說什麼,繼續載著小奈美飛往基地營。
幾分鐘之後,她們終於順利抵達基地營幾百公尺外的一塊大石頭後面。
小奈美哭著抱住手中這一切,柳樹,哥哥的衣服,還有哥哥的光球,重新踏上地面。
龍娘也在這顆大石頭後面重新變身成蘿莉外表,扶著哭不停的小奈美,和小奈美一起向營地走去。
回到基地營一直等待的夏美、瑪莉、莉貝亞,她們看到小奈美和龍娘之後,都笑著跑上去迎接。
瑪莉更是和龍娘一左一右的一起攙扶小奈美。
其他雪巴雖然不瞭解,但還是趕緊跑過去,問小奈美怎麼下山,更問小奈美其他人的下落……
這一切疑問,都由會說英文的夏美找理由代答搪塞。
畢竟被姊妹們攙扶的小奈美只是哭,只是哭,一直哭:「哥哥……哥哥……哥哥……」
然後,出於有錢能使鬼推磨的道理,雖然現在已經傍晚五點,一架直昇機還是來了,直接停在基地營外圍,並且打開艙門。
被雪巴們包圍的姊妹們,以為是載運補給品的直昇機,沒有理會的一起扶著小奈美進入帳棚,但是他們卻一起聽到某人的奔跑和叫喊:「你們?!等一下!小奈美在哪裡?!她是不是還在山上?!有沒有人聽的懂我說話?!有沒有人聽的懂?!」
女孩們認出這個聲音,和好奇的雪巴們一起轉頭看去。
是二十五歲的本尊哥哥。
跟保護小奈美的十八歲小奈美相比,明顯是個大人了……
本尊哥哥臉上載著和小奈美一樣的全蓋臉式氧氣面罩,背包內放著小型氧氣瓶,直往這個擠滿人的地方跑來。
尤其粉紅色頭髮太顯眼,本尊哥哥立刻發現被圍在中央的瑪莉,開始擠開雪巴:「讓開!讓開!讓開!」
莉貝亞舉手敬禮:「長官。」
夏美說:「哥哥?」
瑪莉更是直接說:「還以為你明天才會到……」
本尊哥哥站到女孩們中間,看著被龍娘和瑪莉一起攙扶的小奈美:「小奈美?」
小奈美愣愣看著:「哥哥……」
龍娘立刻高興說:「老大!你看!我有把小奈美保護好喔!」
本尊哥哥舉起雙手,好像想抱住小奈美,但是又怕傷害小奈美而不敢抱:「小奈美,沒事吧?」
小奈美正要張嘴回答……她看著兩人之間的空中,緊張叫了出來:「啊?!」
本尊哥哥緊張的問:「怎麼了?!怎麼了?!」
小奈美看著其他人都看不見的光球:「哥哥?!」
光球持續向本尊飄飛過去,並且一直發出光芒,真的如同在說:要乖乖的喔……要乖乖的喔……要乖乖陪著妳真正的哥哥喔……
不明白的本尊哥哥,完全擔心的問:「怎麼了?!是不是哪裡會痛?哥哥在這裡,妳怎麼了?!」
小奈美一直沒有回答,只是愣愣的親眼看著光球進入本尊體內,重新融合在一起……
本尊哥哥再次關心呼喚:「小奈美?」
小奈美終於抬起頭,看著本尊哥哥的臉:「哥哥……」
「小奈美還好吧?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看著本尊哥哥的臉,小奈美再次想起發生的這一切。
一路上,分身哥哥一直陪伴身邊,持續安慰,不停照顧,甚至勇敢的面對死亡……
是啊,哥哥永遠都在,沒有離開啊。
哥哥也沒有消失,一直都在啊……
小奈美再次冒出眼淚:「哥哥……」
看她又哭了,本尊哥哥再次手忙腳亂起來:「小奈美?!」
抱著空衣服和小柳樹的小奈美,哭著主動撲進本尊哥哥的懷裡:「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雖然不明所以,本尊哥哥還是只能緊抱著小奈美:「快!立刻搭直昇機下山去加德滿都醫院,然後準備回國!」
至此,小奈美終於真正回到關愛她的家人身邊,真的回到哥哥身邊了……
  ………………
  …………
  ……
第三天的午後三點,敞開的窗戶外,屬於晴朗夏日的藍天白雲飄飛。
別墅房子所在的山下城市,國立大醫院潔白的七樓單人病房,小奈美躺在乾淨的病床上熟睡。
姊妹們都安靜聚在病房內四週。
艾莉絲坐在床邊的訪客椅削水果。
夏美坐在另一張訪客椅上翻看科學書籍。
瑪莉趴在床邊地上舖設給病患家屬過夜的床墊和枕頭,邊吃洋芋片零食邊翻看流行雜誌。
莉貝亞躺在輪椅內,閉目養神。
小奈美終於睡醒,慢慢睜開雙眼,朦朧安靜看著天花板。
幾秒之後,小奈美忽然急了,趕緊從病床上坐起。
病房內的姊妹們都被小奈美嚇一跳,直盯著小奈美看。
正咬著洋芋片的瑪莉,眨眨雙眼,爬起來坐著:「小奈美,妳怎麼了?」
小奈美緊張的左右張望幾秒,才發現自己身在何處,喘了口氣,放心的說:「只是睡迷糊了,以為自己還在聖母峰……」
知道小奈美是害怕哥哥消失的瑪莉,伸手再從袋子掏出一片洋芋片,塞進嘴裡:「那個哥哥生靈妳不是親眼看到他回到哥哥身體?」
小奈美只是乖乖應聲:「嗯……」
持續削蘋果的艾莉絲,溫柔的說:「妳睡午覺之後,龍娘也跑去屋頂曬太陽睡午覺了。哥哥和大姊則是說要去銀行辦點事所以離開,不過應該就快回來。」
小奈美乖乖點頭。
幾秒之後……
小奈美有點擔心的說,明顯依然怕哥哥會忽然消失:「我還是找一下他們吧?」
坐在床墊上的瑪莉,放下雜誌,關心的站起來,坐到小奈美左手邊的床沿:「小奈美啊,妳到底在山上發生什麼事?好像一直怕哥哥會消失?」
奈美淡淡微笑,輕描淡寫的說:「只是哥哥為了保護我,死掉被山主控制,忽然消失了好幾次……」
瑪莉主動伸手跟艾莉絲討蘋果切片:「放心啦,這個哥哥不會再消失了。」
「沒錯沒錯!」夏美忽然把科學書籍緊抱在胸前,曖昧的說:「因為我最心愛的哥哥啊~~~你要是忽然消失了,就是要找到天涯海角,瑪莉我也會去把你找出來啊~~~」
瑪莉把手中的蘋果切片砸過去:「去死!」
夏美嘻笑著伸手接過,並且直接塞進嘴裡吃起來。
看她們這樣,小奈美也覺得逗趣的笑了。
至於姊妹們,看著小奈美的自然微笑,都沒有就這件事再說什麼,知道小奈美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克服這樣的心傷和恐懼吧。
小奈美再次說:「我還是找一下哥哥和大姊吧?」
夏美好奇的問:「真的要用妳控制的靈氣?」
「嗯。」
夏美再問:「現在還看的見嗎?」
「看的見啊,空中有好幾條會發光的細線,都是從窗戶飄進來。」
夏美的雙眼開始發亮:「好奇妙啊……到底是什麼原理?」
小奈美微笑的回答:「不知道……」說完之後,小奈美看著眼前空中的靈氣線,認真的說,「請幫我找到哥哥和大姊。」
從聖母峰一路飄洋過海,一直忠心跟在小奈美身邊的這些閃亮靈脈,雖然因為距離遙遠的關係而數量有限,但還是如同收到命令的忠狗,聽話的直往敞開的窗戶飛出去。
姊妹們都不敢打攪,只是安靜看著小奈美。
小奈美也轉頭看向靈氣線飛出去的窗外。
本來姊妹們以為也要幾分鐘之久,沒想到不過十秒鐘左右,小奈美就看見一條靈氣線伸在眼前擺動,於是她張開嘴:「啊……好像找到哥哥和大姊了?」
瑪莉訝異的問:「這麼快?」
小奈美安靜的閉上雙眼。
幾條靈氣線迅速觸碰在小奈美身上。
緊閉雙眼的小奈美,開始看見靈氣所看見的一切,也聽見靈氣週遭的一切聲音,覺得自己好像跟靈氣線一體化了。
小奈美平靜的說:「我看見醫院的停車場,哥哥正在停車……大姊已經下車了,站在車邊等哥哥,手中提著一盒……好像是蛋糕?」
艾莉絲不好意思的說:「是我要大姊帶回來啦,忽然很想吃草莓蛋糕……」
瑪莉好奇的問:「真的是草莓蛋糕嗎?可以看見盒子裡面?」
小奈美平靜的說:「我看看……」
靈氣線從盒子的細縫滲透進去,查看裡面。
「是巧克力脆片蛋糕……」
艾莉絲有點失望:「草莓賣光了吧?」
夏美的雙眼則是真的完全亮起來:「好方便的能力啊……真厲害……」
一直閉著雙眼的小奈美,繼續說:「哥哥和大姊,邊說話邊走進醫院。」
瑪莉好奇的問:「他們在說什麼?」
「在說雅玲和她爸爸打回來的電話……外國工廠用地好像終於找到了……他們應該不久就也能回來?」
夏美好奇的再問:「山上家裡呢?其中一束靈氣妳應該有讓它去那裡吧?」
「還在……我看看……」小奈美再次集中精神,沈默幾秒,一切如同電視轉換頻道,小奈美緊張不安的一聲,「啊?」
莉貝亞趕緊問:「怎麼了?」
「是小源和小靜,他們很生氣的在客廳搶玩具打架,邊打架邊哭……阿嬤和小咪忙著分開他們,狐狸妹妹在一邊笑他們噓噓臉,長這麼大了還在為玩具吵架……」
艾莉絲苦笑了:「哎呀……哎呀……」
瑪莉再掏出洋芋片塞進嘴裡:「小鬼就是小鬼。」
正透過靈氣線看著客廳的小奈美,忽然發現二樓好像還有什麼東西存在……
客廳的靈氣線向上『抬頭』,是半透明狀態的胖貍貓,全身都被聽她命令的靈氣線包圍而隱身起來,明顯正透過二樓欄杆向底下客廳探頭看著,關心小孩子的吵架。
小奈美安靜看著二樓的貍貓神:「…………」
原來可以這樣隱身啊……
小奈美真是意外學到靈氣線的這種用法。
小奈美也因此發現靈氣線應該還有許多自己不瞭解的用法,有機會一定要跟家神請教學習才行。
這時,胖貍貓忽然轉頭,直盯著小奈美看。(靈氣線)
同樣被胖貍貓注意到的小奈美,坐在醫院病床上的她,趕緊向家神點頭致意,因此胖貍貓眼前屬於小奈美的靈氣線,跟著山主做出點頭致意的動作。
看到小奈美的靈氣線向自己點頭致意,胖貍貓同樣安靜點頭,然後什麼都不說的轉身向二樓走廊盡頭的窗戶跑去,讓靈氣線開窗,跳躍出去,再讓靈氣線關窗,就此消失在家裡,和小奈美一樣只留下一細條靈氣線在家裡客廳探看情況……
看著胖貍貓離開,病床上的小奈美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
瑪莉好奇的問:「妳在跟誰道歉?」
「家神。好像因為被我看見的關係,就跑出房子了……」
夏美再問:「那妳現在可以看到聖母峰那裡?」
「可以啊……」又幾秒的沈默,再次如同電視轉換頻道,「山上很明亮,風很強。」
夏美完全佩服的說:「真的好厲害啊……」
這時,哥哥和阿呆終於一起走進病房。
奈美趕緊睜開雙眼。
艾莉絲放下水果,趕緊走到阿呆面前:「大姊,我來拿。」
阿呆不好意思的開口:「關於草莓蛋糕───」
艾莉絲接過那盒蛋糕:「巧克力也很好吃,謝謝妳,大姊。」
阿呆訝異的問:「妳怎麼……?」
等著吃蛋糕的瑪莉告訴她:「你們在停車場,就開始被這個大巫女監視了。」
阿呆佩服的說:「原來是這樣啊……」
小奈美趕緊道歉:「對不起……只是想知道你們在哪裡……」
向病床走去的哥哥,微笑坐到小奈美右手邊的床沿,脫下輕便薄外套,交給趕緊走過來的艾莉絲:「小奈美,身體都沒有不舒服吧?」
看著哥哥的小奈美,乖乖點頭:「嗯……我很好……」
「不用擔心,雪巴的事哥哥已經辦好。」
小奈美沒有會意過來:「什麼事?」
哥哥溫和的微笑說著:「剛才我們已經去銀行,把生活費匯給那十二名雪巴的家屬。妳不必擔心他們家人的生活了,放心吧。」
「謝謝哥哥……」
正在拆蛋糕盒的瑪莉,愛管閒事的問:「給多少啊?」
「一個人一百萬美元,應該夠他們家族留下來的人好好過活了。」
瑪莉傻眼的轉過頭:「哇───?!一個人一百萬美元?!出手真闊。」
哥哥直率的說:「錢再賺就有。再說,要是錢真的不夠,老天爺一定也會再丟錢下來。所以要是花錢就能讓小奈美安心,就花吧。畢竟如果能靠花錢就把事情擺平,已經萬幸了。」
一直保持沈默的莉貝亞,終於開口應答:「有道理。最怕的是花錢之後還不能解決問題,那才真正頭痛。」
哥哥看向莉貝亞,開朗笑著:「沒錯,就是這樣,不愧是我最可靠的莉貝亞,跟我心有靈犀啊……」
莉貝亞微紅起臉:「大家都在,長官請認真點。」
阿呆趕緊雙手叉腰:「喂?莉貝亞是你最可靠的,那我又是什麼?!」
哥哥趕緊轉頭看去:「妳是我最勞苦功高的阿呆啦。」
「最好是啦!」
女孩們都被逗笑了。
和瑪莉一起弄蛋糕的艾莉絲,這時忽然想到:「對了,哥哥,大姊。」
他們都看過去。
「你們離開的時候,奈美的負責醫師有來過病房,說是小奈美的健康檢查報告,希望你們能盡快跟他連絡。醫師說他今天下午和晚上都有門診,所以你們可以直接過去門診找他……」
阿呆直接問:「怎麼不直接跟妳們說?」
莉貝亞直率的說:「醫師不願意先告訴我,可能因為我們都是未成年人?」
就在這時,一條十公分長的藍綠色迷你龍,太陽曬的全身暖呼呼,蠕動著從窗戶飄進病房內,很開心的用舌頭舔著圍繞一圈白色龍鬚的嘴唇:「這是什麼味道?這是什麼味道?巧克力?遠在屋頂就能聞到,一定美味啊……」
………………
  …………
  ……
三十分鐘之後。
醫院二樓的門診區。
會診室外的等候區,到處都是等候看診的民眾,或坐或站。
其中一間會診室內,六十來歲的老醫師友善微笑的說:「先生,夫人,今天我私下把你們叫來這個會診室,其實是想當面告訴你關於奈美小姐的健康檢查報告。」
坐在椅子上的哥哥,打起哈哈:「應該一切正常,問我們怎麼還死皮賴臉的住在醫院吧?」
端莊站在哥哥左後方的阿呆,微笑的說:「你認真點……」
醫師微笑的安靜幾秒,才下定決心說:「您家奈美小姐就我們做的健康檢查報告來看,身體狀況非常正常,明天出院回家絕對沒問題,唯一的問題在於她已經懷孕了,這才是我想私下當面告訴你們的事。」
哥哥和左後方站著的阿呆,瞬間僵直。
醫師只是保持友善微笑。
哥哥訝異好一會:「什麼?懷孕?」
醫師認真的點頭。
再次死寂般沈默。
約十秒之後,阿呆終於驚的開口:「醫師?!這種事怎麼可能?!」
「我們為了確定這件事已經做過三次檢查,都有微弱的懷孕反應,所以誤判的可能性非常低,你家的奈美小姐應該是真的懷孕了。不過為了避免誤判,我建議一週之後再做一次懷孕檢查,要是依然有反應,我會說這件事就此確定。」
阿呆驚訝的沒辦法再說什麼。
哥哥完全傻愣看著醫師,如遭雷擊,同樣半句話說不出。
「我會先告知身為監護人的你們這件事,在於奈美小姐才十五歲還未成年,所以照規定除了通知你們,我也必須通知政府那邊的───」
哥哥追問:「真的懷孕了?」
醫師沈默下來,認真點頭。
好一會,室內的這三人都沒有說什麼。
終於,哥哥猛的站起來。
阿呆嚇一跳。
看他這樣,醫師也不再說什麼。
哥哥一臉嚴肅,轉身拉開會診室的門就走出去。
阿呆趕緊追上去:「等等!你想做什麼?等等啊!」
快步走出會診室的哥哥,真的如同爆發的火山,非常大聲的咆哮起來:「王八蛋!到底是誰?!我宰了他!我一定宰了他!」
「你冷靜點!不要這樣!你先冷靜點啊!」
一直追在背後的阿呆,終究還是只能一直追著走。
就這樣,電梯也沒有性子搭了,哥哥氣沖沖的直跑上樓梯,猛爬五層樓,衝回七樓的單人病房。
阿呆一直追在後面,樓梯爬到雙腳都發軟的開始喘氣了。
哥哥衝進病房:「小奈美?!」
正和大家一起吃蛋糕的小奈美,抬起頭:「哥哥?」
哥哥一臉鐵青,很大聲的直接問:「那個男人是誰?!」
房間內所有女孩看哥哥這樣忽然怒火狂燒的出現,都安靜下來。
追跟在後面的阿呆邊喘邊說:「你不要這樣,有話好好說啦!」
「是誰敢這樣佔妳便宜傷害妳?!是哪個該死的雪巴?!」
「哎喲!這件事你先冷靜點再說啦!」
雖然不懂為什麼,不過聽哥哥說這些話,小奈美發現哥哥已經知道自己不是處女的事了,羞的立刻臉孔發紅,垂下臉……
夏美同樣有點嚇到:「哥哥……到底是……?」
哥哥直接就說:「醫師說小奈美懷孕了!不然還會有什麼事?!」
除了龍娘和依然一臉冷靜的莉貝亞之外,女孩們完全僵直。
小奈美聽到這件事,雖然也是直到這時才知道自己懷孕,不過還是害羞的誰都不敢看。
哥哥立刻轉頭:「龍娘?!莉貝亞?!夏美?!瑪莉?!妳們不是有跟去,為什麼沒有把小奈美照顧好?!」
阿呆邊緩氣邊說:「好了啦!有話好好說啦!」
夏美驚的嘴巴張大開,半句話說不出來,明顯無辜。
瑪莉更是一直:「咦?!咦?!咦?!咦?!……」擺明無辜。
莉貝亞冷靜的回答:「長官,我真的不知道這件事的發生,不過我們的確已經盡力把小奈美保護好了。」
穿著旗袍的蘿莉龍娘急了,趕緊把手中的盤子連同蛋糕一口氣吞進無底胃,開始為自己辯護:「老大,我有好好照顧小奈美啊!在山上那裡我為了保護小奈美,可是拼了老命被天打雷劈好幾次,差點沒命咧!」
「如果有好好保護,為什麼小奈美還會懷孕?!」
龍娘趕緊說:「因為小奈美懷的是老大你的種啊!」
哥哥沒有搞清楚,只是安靜保持一張抓狂的臉孔:「…………?!」
所有女孩聽龍娘這樣說,都大出意外,也都安靜看著他們。
龍娘繼續急忙的說:「簡單說,讓小奈美懷孕的人是老大的分身,那個跟著小奈美保護的部分生靈。」
哥哥皺起眉頭:「我的生靈?!」
龍娘繼續忙著為自己澄清:「就因為是老大,我才沒有阻擾啊。不然我怎麼可能讓來路不明的男人碰小奈美?」
「…………」
「再說,老大你不是說過生靈的記憶有一直傳回去給你,尤其生靈已經回到你體內,那你怎麼還會不知道這件事?我就是以為你已經知道一切前因後果了,才什麼都沒有說!」
「我不知道!」
「咦?!」換龍娘訝異了,「不是所有記憶應該都有嗎?!」
哥哥怒吼著說:「我不知道!至少我從不知道有這樣的事發生!」
龍娘真的已經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傻傻看著老大。
哥哥也怒瞪著龍娘,完全沈默了:「…………」
看龍娘這樣,哥哥知道再問不出什麼,一會之後終於默默轉頭,看向病床上的小奈美。
被這件事震撼到的所有人,也安靜轉過頭,看向病床上的小奈美。
一直害羞低頭的小奈美,因為這件事被大家盯著看,頭垂的更低了。
阿呆一臉迷惘的:「小奈美?是真的嗎?妳真的和那個生靈發生了什麼?」
一直羞答答低頭的小奈美終於開口,非常小聲又害羞的:「哥哥……大姊……對不起……是真的……」
病房內,絕對的沈默。
十來秒的沈默。
夏美含蓄的關心詢問雙胞胎姊妹:「奈美,是真的?」
小奈美害羞的乖乖點頭。
病房再次恢復漫長沈默。
眾人看著老實承認的小奈美,再次不曉得該說什麼。
終於,火山又爆發了,並且直往病房外面衝:「那個生靈到底在想什麼?!他不知道自己只是分身嗎?!」
阿呆趕緊追在後面:「等等!你要去哪裡?!」
「回山上!!我要把那隻胖貍貓抓出來!那個分身是她弄出來,現在她必須給我好好交代清楚,不然我剝了她一身毛皮!!」
阿呆猶豫追著哥哥直到病房門口,最後還是停下腳步,讓這座正在暴怒噴發的活火山獨自離開。
病房內所有人同樣看著哥哥氣沖沖消失,沒有人追去。
阿呆一臉的猶豫,關上病房門,走回床邊:「小奈美?」
再次被眾人盯著看著小奈美,依然低著頭:「姊姊……」
阿呆關心又不安的問:「到底怎麼回事?」
「…………」
阿呆猶豫一會:「是那個生靈傷害妳或是侵犯妳嗎?」
小奈美趕緊搖頭否認。
不是被強暴或迷姦,阿呆總算稍微放心下來,但還是滿臉的不瞭解:「那是發生什麼事?」
夏美關心的趕緊再問:「是啊,到底發生什麼事?」
小奈美只是安靜的低著頭,害羞的不願意回答。
看小奈美這樣,阿呆終於轉頭:「龍娘?妳好像一直在山上?到底山上發生什麼事?」
所有女孩都轉頭看向龍娘。
龍娘露出為難神情:「我是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啦……不過這件事要問我喔?」
阿呆完全認真嚴肅逼問:「龍娘?」
龍娘看向小奈美:「這是小奈美個人的私事,還是由小奈美自己說比較好吧?」
眾人看龍娘一會,只得再看向安靜低頭的小奈美。
小奈美依然不願意開口的樣子。
阿呆正想開口說句什麼繼續詢問……
小奈美終於打破沈默,非常小聲且害羞的:「因為……哥哥死掉了……」
小奈美開始主動述說一切經過。
簡短的述說。
把自己為什麼願意為哥哥獻身的一切經過說出來。
龍娘也不時在一旁補充。
姊妹們這才終於知道山上發生的更多事,和這一切來龍去脈。
聽完之後,所有人都沒有說什麼。
因為她們聽小奈美的講述和龍娘不時插口解釋,終於都知道要是不那樣喚醒生靈,可能小奈美現在還困在山上,無法離開?
不然就是獨自讓龍娘帶離開了,但是蒼天的呼喚卻一直叫的小奈美不得安寧?
所以除了和生靈發生肉體關係,好像小奈美也沒有更好的選擇了?
小奈美的姊妹們訝口無言。
一直站著的阿呆,聽完這一切前因後果,無奈的嘆氣,癱坐在小奈美的床沿,內心真是思緒萬千。
阿呆心中想的,真的只有這幾句:『一個女孩又一個女孩和我一樣成為哥哥的老婆,成為媽媽,真的是她們成長在這個家的命運啊……這樣的命運真的無法改變嗎?』
艾莉絲打破沈默:「雅玲要是知道這件事,一定會很訝異吧?」
瑪莉立刻接下去:「還用說?!我就被嚇到了!是真的被嚇到了!懷孕耶!小奈美耶!」
小奈美乖乖的說:「對不起……」
「呣?!我不是怪妳啦……」
夏美趕緊再問親姊妹:「那妳早就知道自己懷孕的事?」
把一切說出來之後,小奈美感覺比較不害羞了,終於抬頭看著親姊姊:「剛剛才知道……」
瑪莉終於打破沈默:「所以……這個孩子的爸爸,真的是哥哥?」
小奈美這才羞紅著臉,把手中那盤蛋糕放到床頭櫃上面,雙手隔著棉被溫柔摸著自己的小腹:「孩子的爸爸……真的是哥哥……」
所有人都看向小奈美的雙手,和小奈美的小腹。
再次十來秒的沈默。
瑪莉再次開口,並且是非常不安的:「那要怎麼辦?拿掉嗎?還是要生下來?」
姊妹們再次直盯著小奈美看,就連坐在床沿的阿呆也一樣。
小奈美被大家直盯著看,又害羞尷尬的低下頭。
夏美直接問:「奈美,這絕對是大事,妳要好好想清楚啊?」
瑪莉接著說:「是啊,這件事妳真的要好好想清楚!」
「我知道……」
聽著女孩們認真說這件事,考慮這個忽然出現的孩子去留,阿呆再次嘆了一口大氣:
唉……問題是,能有選擇嗎?
    明顯是為了未來,而被蒼天送到家裡的孩子……
    我們能夠不要嗎?
一直冷靜沈默的莉貝亞瞭解阿呆心中究竟想說什麼:「大姊,我們沒有選擇,接受吧。」
女孩們完全聽不懂,只是看著她們兩人眨眼。
阿呆卻再次無奈的嘆氣了。
………………
  …………
  ……
這一晚,女孩們接受小奈美懷孕的事實,對小奈美非常體貼。
另外,她們也一直嘰嘰喳喳,討論要怎麼讓火山哥哥冷靜下來的好好討論這件事。
不論如何,哥哥總是孩子的爸爸,必須和小奈美一起決定這件事。
小奈美整晚聽著姊妹們聚在床邊獻策出主意,但是小奈美只是一直摸著自己的小腹,默默想著:那一切經過不過短短幾分鐘,自己卻因此真的懷孕了,有個小生命在體內出現了,好奇妙啊……
隔天中午,哥哥終於重新出現在醫院。
他是要帶小奈美出院,順便把女孩們載回家。
只是哥哥臉上都是抓傷,手臂上還有十幾個清楚咬痕,明顯在狐狸妹妹的幫助下揪出某隻『流浪小動物』,跟她狠狠肉搏三百回合以上,所以沒有人詢問怎麼回事,也根本不需要問。
小奈美害羞的向哥哥問早安,哥哥卻沒有跟小奈美說半句話,只是安靜點頭。
然後,哥哥安靜帶領女孩們離開病房。
安靜帶領眾人前往一樓櫃檯批價繳費辦出院。
最後,再安靜一起前往停車場……
小奈美一直害羞低著頭,半句話不說,像個可愛小媳婦一樣。
當然,小奈美有注意到哥哥一直不跟自己說話,但是單純的小奈美不覺得這有什麼,因為哥哥也沒有跟任何人說到什麼,從頭到尾只有簡單一句:「準備好就一起去櫃檯辦出院,回家吧。」所以哥哥是因為對這件事太震撼了吧?
不過敏感的女孩們看哥哥這樣,大家都知道哥哥已經和小奈美產生距離了。
哥哥一定覺得孩子不是自己的才會這樣。
但是生靈回到體內的現在,說起來孩子也的確是哥哥的啊。
再說,這樣的情況已經算是很好解決了,說來說去終究是同一個人,萬一發生的是更惡劣的情況要怎麼辦?
如果小奈美真的是被不認識的雪巴或是其他男人侵犯,到時不就變的完全無法收拾了?
女孩們就此一直想著該怎麼幫哥哥解開這樣的心結,但是又能怎麼解?
好像也沒有什麼解決辦法啊……
哥哥安靜的把大家載回山上之後,就一個人縮進房間,鎖上房門,沒有再出來。
莉貝亞也回房間打包行李,跟大家說要去孤兒院和戰友們生活幾天,順便分享給他們瞭解聖母峰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和環境,就叫了輛計程車和阿嬤一起離開,順便把阿嬤送回山下老家。
龍娘則是變成可愛迷你龍,和小咪一起逗小源和小靜開心,順便照顧他們。
看哥哥這樣,阿呆把家裡的事安頓好之後,終於表示想進他房間聊聊這件事,卻被找理由拒絕,只好和龍娘與小咪一起照顧孩子,洗衣服,順便給大家燒飯煮菜,耐心等待他心情好轉再說。
同樣瞭解這件事的狐狸妹妹,看阿呆放棄離開之後,接著嗲聲嗲氣想進哥哥的房間,卻同樣被拒絕,這才真正擺出等著看好戲的態度去找女孩們。
事情至此,關心小奈美的姊妹們看狐狸妹妹也被拒絕,真的只能完全束手無策的聚在小奈美的房間裡,開起作戰大會。
單純的小奈美直到這時,才知道哥哥和自己產生距離了。
心態上根本還是清純小女孩的小奈美,完全不相信哥哥會這樣疏遠自己:「為什麼?!」
姊妹們彼此互看,想著該怎麼跟小奈美解釋……
狐狸妹妹笑著說:「因為哥哥一定覺得小奈美妳是被其他男人騎上去了吧?腦袋裡一直想到妳被野男人這樣又那樣的壓著上,還不幸懷上來路不明的野種啊。」
瑪莉遮起雙耳:「受不了,真想給耳朵消毒一下……」
狐狸妹妹依然嘻笑著:「哎喲,話說的再好聽也改變不了事實啊?」
小奈美趕緊雙手摸著小腹,緊張的說:「可是這真的是哥哥的孩子啊?!」
狐狸妹拿起一塊餅乾,塞進嘴裡:「我們知道啦。問題是好哥哥是不是也這樣想啊?還是依然覺得那是其他男人的孩子?這才是真正麻煩的重點咩……」
小奈美這才真正知道哥哥會這樣看待自己、無言低下頭,思緒混亂的無法再說什麼……
房間內的女孩們再次嘰嘰呱呱起來。
不論如何,她們都知道哥哥必須盡快和小奈美談這個孩子的事,甚至是決定要留下來或是要拿掉。
只是,除了怎麼讓哥哥願意談這件事之外,哥哥會不會談到發火而在言詞行為上傷害小奈美,也是一件很讓她們頭痛的事啊……
女孩們就此在二樓小奈美的房間討論這些事,並且話題談著談著,談到性經驗這件事。
她們四人是一起長大的姊妹,自然比較親,比較容易無話不談,尤其小奈美都已經有了性經驗,更是必須問問這件事。
雖然害羞又不好意思,小奈美還是老實的說出當時的感覺和感受。
沒有經驗的這三名姊妹,都聽到目瞪口呆,瞭解性愛這件事其實沒有想像中可怕,長知識了。
女孩們就這樣談整天,直到各自回房睡覺。
也是直到大家都回房睡覺的半夜,哥哥才終於離開房間,被等候多時的狐狸妹妹主動纏上,什麼都不說的和千杯不倒的狐狸妹妹在客廳喝悶酒。
哥哥一杯又一杯的猛灌,一瓶又一瓶的倒空,直喝到酩酊大醉的昏死過去才讓狐狸妹妹扛回房間床上躺平。
隔天早上,眾人睡醒,看到客廳桌上十來個空酒瓶,並且從笑嘻嘻的狐狸妹妹口中知道這件事之後,阿呆再次無奈嘆氣。
女孩們知道事情難處理。
小奈美更是好自責。
小奈美知道哥哥終究是因為自己才變成這樣,但是小奈美又不知道自己到底還能怎麼辦……
吃完早餐,阿呆在廚房洗碗並且準備開始洗衣服,其他女孩們則是一起把房子打掃乾淨之後,就帶著小源和小靜熱鬧的再次聚集到小奈美的房間,為了這件事開起作戰會議。
餅乾分好。
紅茶倒好。
小源趴在小咪身上,很高興的對這隻友善又溫柔的超級大狗搓揉拍打,更不時主動走到小媽媽們前面拿餅乾吃,補充體力,再跑回去繼續拍打小咪。
艾莉絲懷裡才兩歲的小靜,則是雙手把龍娘當成拉不斷的玩具繩盡情扭扯,努力著想把龍娘拉斷。
至於女孩們,狐狸妹妹開頭第一句話就是嘻笑著開始獻策:「小奈美啊,既然事情都這樣了,也有小孩了,妳乾脆不要再掙扎了吧?」
眾人看著狐狸妹妹,等她繼續說下去。
狐狸妹妹繼續笑嘻嘻的說:「再跟哥哥上床一次,用妳的青春肉體征服他,怎樣?」
女孩們都沒有說話,只是轉頭看向小奈美。
看起來姊妹們都無法否認這是個可能打破僵局的方法。
不過小奈美再次紅起臉,低下頭。
狐狸妹妹拿起餅乾,塞進嘴裡開始嚼:「說到底,男人天性都是狗,有強烈的地盤性,自己的女人怎麼可以隨便被其他男人碰到,更不必說被搞大肚子了,這件事說起來就是這樣啊。哥哥會不甘心,因為他一定覺得自己忽然就被戴綠帽吧?」
女孩們沒有半句反對的話。
低頭的小奈美也只能乖乖的:「嗯……」
狐狸妹妹繼續說下去:「再說,孩子要留或是拿掉,也必須早點跟好哥哥討論決定,對妳比較好啊?談過之後,就是決定拿掉這個被哥哥當成野種的孩子也沒關係。反正只要還活著,妳就能繼續幫哥哥生啊?」
女孩們認同的默默點頭。
聽到要把孩子拿掉,雖然覺得很殘忍而雙手無自覺得摸上小腹,但是小奈美還是只能乖乖的說:「我知道……」
瑪莉直率的問:「所以小奈美真的也要跟大姊和雅玲一樣,變成哥哥的老婆啊?」
狐狸妹妹直接問她:「不然咧?這麼尷尬的情況要是繼續發展下去,妳想會發生什麼事?只怕會越來越難搞吧?到時說不定小奈美也沒有立場繼續留下來了。」
瑪莉只得承認:「也是啦……」
狐狸妹妹再次嘻笑:「所以為了小奈美好,還是早點死心接受這樣的情況比較好。」
一直抱著小靜的艾莉絲不安的開口:「就算真的這樣做對小奈美比較好,問題是大姊又會怎麼想?」
女孩們再次沈默下去。
狐狸妹妹笑著說:「找阿呆直接來問這件事,不就好了?」
女孩們彼此不安互看。
她們很明顯都在彼此互問:這樣好嗎?
狐狸妹妹卻不管她們的擔憂,立刻站起來,靈活向走廊跑去:「阿呆?!阿呆?!大家招喚妳來共商大事啦!」
夏美趕緊開口:「等一下!狐狸妹妹?!」
狐狸妹妹頭也沒回的笑著離開:「呀哈哈哈哈~~~~~~!!」
女孩們愣愣看著空蕩的房間門:「…………」
身體被小靜當成橡皮筋拉長到極限的龍娘,用聽來似乎就要斷氣的聲音說:「說要共商大事,根本是想趁機興風作浪,搧風點火,作亂天下吧?」
女孩們完全黯然……
十分鐘之後,穿著女僕服的阿呆放下後院的衣服,同樣來到小奈美的房間,和大家一起坐在榻榻米地板上。
小源依然纏著小咪玩,只有小靜抓著龍娘來到阿呆懷裡,讓媽媽摟著。
狐狸妹妹笑嘻嘻的說完:「……剛才我們就是在討論讓小奈美再跟哥哥發生關係,解除這樣的僵局,就看妳怎麼想啦?」
大家都直看著阿呆。
阿呆沈默的轉頭看向小奈美。
小奈美趕緊低下頭,不敢跟阿呆對看。
阿呆無奈的低頭,看著懷裡的小靜,嘆口氣:「唉……」
盤腿的狐狸妹妹伸手再拿出一塊餅乾,嘻笑的問:「怎麼,不願意讓小奈美和哥哥相好?」
阿呆很坦然的說:「會有哪個女人願意讓老公擁有這麼多女人?」
狐狸妹妹嘻笑的說:「對妳來說,不是已經有莉貝雅和雅玲?多加一個小奈美當妳的好妹妹,有差那麼多?」
阿呆什麼都沒說,只是伸手取出一塊餅乾,溫柔的開始餵女兒小靜。
「因為小奈美就像是妳一手養大的乖女兒?」
女孩們都直盯著阿呆大姊看,但是阿呆卻什麼表情都沒有,只是微笑的哄小靜,看不出真正的心意。
狐狸妹妹半開玩笑的說:「昨晚好哥哥灌酒的模樣,妳真該親眼看看。真的是一杯又一杯,就像喝白開水那樣,擺明內心鬱悶啊……再這樣下去,會內傷吐血喲。」
阿呆依然只是微笑的哄小靜吃餅乾。
狐狸妹妹繼續說:「另外,小奈美處境也堪憂啊。萬一被好哥哥趕出家裡,要怎麼辦?阿呆妳就願意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嗎?」
聽狐狸妹妹這樣說,女孩們都愕然起來,明顯沒想到可能會有這麼殘酷的事發生。
狐狸妹妹繼續就這件事火上加油:「妳能保證脾氣火爆的哥哥不會想不開到最後,乾脆在外面租個小房子,讓小奈美搬出去一個人獨自生活嗎?」
阿呆依然微笑哄著小靜。
小源這時也注意到媽媽正在哄妹妹,果斷拋下一直拍打欺負的小咪,跑著撲抱到媽媽懷裡爭寵。
阿呆抱著親生兒女們,終於開口:「現在已經不是我想怎麼樣了。問題是妳們哥哥到底怎麼想這件事?」
女孩們繼續安靜看著阿呆。
「我跟他夫妻七年了,覺得這件事他其實已經有決定,只是在困擾是不是該真的去進行,而不是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好。」
女孩們沈默好一會。
瑪莉不安的說:「聽起來,好像不太妙啊……該不會真的在考慮讓小奈美離開吧?」
阿呆邊寵孩子,邊開口說:「不論他到底想做什麼,妳們都是被他從小帶大的女孩,要是哥哥決定做什麼大事,有誰能真正改變嗎?」
女孩們沈默思考好一會,瑪莉終於說:「好像是沒有……」
阿呆微笑抬起頭,看著女孩們:「既然不管會發生什麼事都無法改變,那妳們又有什麼好擔心?好了,我要去後院繼續洗衣服,然後還要煮午餐,妳們繼續聊吧。」
夏美趕緊說:「等一下,大姊?」
阿呆看著夏美,所有女孩也都看著她。
夏美猶豫幾秒,終於開口:「大姊,妳知道哥哥是怎麼看待小奈美?」
「我不太確定,沒有問過他這件事,不過我想應該是女兒,是妹妹,好像也有點初戀情人那樣的感覺吧?」
瑪莉愣愣的說:「好複雜的感情啊……」
阿呆溫柔微笑的環看女孩們:「女孩們,妳們都一樣,是哥哥一手帶大的特別女孩啊,不要忘記這件事了。」
狐狸妹妹再次竊笑起來:「不管怎樣,這件事還真是越來越有看頭啊~~~」
阿呆就此放下他們,重新前往後院洗衣。
女孩們也再次就這件事嘰嘰喳喳起來。
………………
  …………
  ……
傍晚時分,哥哥終於酒醒。
穿著睡衣的他,摸著額頭,搖搖晃晃進入廚房,從酒櫃給自己拿瓶解酒液。
正和艾莉絲一起給全家煮晚餐的阿呆,什麼都沒說。
幫忙晚餐的艾莉絲看著哥哥,想抓緊機會為小奈美說句話,但是又說不出口,因為覺得氣氛好像還是不太對,所以只能保持沈默。
一口氣喝完解酒液,把空瓶丟進垃圾桶,哥哥終於冷冷的說:「阿呆,晚餐留一份給我就好,我餓了會自己出來吃。」
阿呆邊炒菜邊平靜應答:「知道了。」
哥哥轉身就走,明顯想回到房間。
艾莉絲終於忍不住:「哥哥?」
他在廚房門口停下腳步,看著艾莉絲。
艾莉絲不安的問:「哥哥不跟小奈美談談嗎?」
哥哥沈默幾秒,只是露出微笑。
看著哥哥的微笑,艾莉絲不明白哥哥究竟想表示什麼,因此只能回以同樣的微笑,等待哥哥開口。
但是哥哥沒有開口,只是安靜轉身,一路走回房間,再次關上房門。
看哥哥這樣,艾莉絲真的慌了。
艾莉絲覺得哥哥是真的打算鐵石心腸了……
艾莉絲只能放下廚房的事:「大姊,對不起,我先離開一下!」
「妳去忙吧。」
艾莉絲就此快步往外走,走去二樓敲小奈美的房間門。
正在學打毛線的小奈美拉開門。
艾莉絲立刻拉起小奈美的手:「快!」
「怎麼了?」
艾莉絲拉著小奈美,快步向樓梯拉去:「哥哥醒來了,快去跟他聊聊。」
「咦?」
艾莉絲沒有再說什麼,一直強硬把不知所措的小奈美拉下樓梯。
正在自己房間健美運動的瑪莉聽到動靜,也拉開房門向外看:「怎麼了?」
小奈美邊被拉下樓梯邊說:「艾莉絲說哥哥好像醒了,要帶我去跟哥哥說話。」
「呣?!」瑪莉趕緊跟在後面走。
她們三人來到哥哥房門前,艾莉絲立刻伸手敲門:「哥哥?」
幾秒之後:「什麼事?」
「我帶小奈美來了。」
「喔?」
「我開門進去了?」
幾秒之後:「嗯。」
沒得到哥哥會同意的這麼乾脆,艾莉絲雖然訝異,但還是趕緊拉開房門。
哥哥穿著睡衣攤趴在床上,十公分長的迷你龍娘在哥哥背上走來走去。
站在門口的女孩們有點訝異,沒料到會被捷足先登:「龍娘?!」
「給老大足壓按摩,幫助醒酒~~~」
哥哥很舒服的瞇著眼,趴著享受,並且問她們:「怎麼啦?」
艾莉絲終於開口:「哥哥,關於小奈美的事……」
哥哥直接說:「讓小奈美搬出去吧?」
聽到這句話,這三名女孩都如遭雷擊,瞬間傻愣。
尤其是小奈美,更是連呼吸都停了。
哥哥邊享受龍娘的足踏按摩,邊說:「妳們以為我是這樣想吧?」
瑪莉趕緊問:「不然哥哥是怎麼想?」
「剛才我醒來不久,狐狸妹妹和龍娘就一前一後的溜進我房間,跟我講小奈美發生的事,還有妳們談了些什麼,在擔心我是不是會把小奈美趕出去?」
小奈美很緊張不安的看著哥哥。
瑪莉也趕緊問:「那麼哥哥怎麼想?」
「說到底,不論是我或是小奈美,我們都只是任隨蒼天擺佈的玩偶。所以我怎麼想,我是不是高興接受,重要嗎?不然我又能怎麼辦?逆天嗎?對這一切,我真是好不甘心啊……不論是對我自己,還是對小奈美,都覺得好不甘心啊……不然妳們以為我在煩什麼?」
女孩們只是看著哥哥,不瞭解哥哥為什麼這樣說。
「妳們如果跟阿呆和莉貝亞說這句話,她們就會瞭解我不甘心什麼啦。好了,我頭還很痛,其他話等明天再說吧。」
艾莉絲趕緊問:「你真的不想跟小奈美說句話嗎?」
哥哥趴在床上,沈默著。
艾莉絲以難過的語氣:「哥哥……」
「好吧……小奈美留下來,妳們都先離開吧。」
哥哥這樣說,艾莉絲和瑪莉終於高興的看著小奈美,為她加油打氣。
知道自己要跟哥哥交談,小奈美不由得緊張害羞的低下頭,但還是乖乖的一步步走進哥哥房間。
「龍娘,妳也出去吧,有些話我想單獨跟小奈美說。」
「瞭解瞭解~~~」龍娘這才飄飛起來,越過艾莉絲和瑪莉,讓她們伸手關上房門。
哥哥的房間,只剩哥哥和小奈美兩人。
哥哥依然趴在床上,看著房門後害羞低頭的小奈美。
「小奈美,怎麼了?」
「哥哥……」
「哥哥喝太多,醉的厲害,頭痛到像要爆炸,渾身不對勁,要不要來幫哥哥按摩?」
小奈美沈默幾秒,終於應答:「嗯……」
小奈美默默移動腳步,到哥哥的床上跪坐著,並且伸出雙手開始幫哥哥按摩。
「聖母峰山頂的景色漂亮嗎?」
「很漂亮……」
「好羨慕啊……世界最高峰的風景,真想親眼目睹……」
「哥哥不是也在嗎?」
「都是睡覺時得到的記憶,斷斷續續的,一段又一段,就像唱片跳針那樣……」哥哥沒有再說下去。
小奈美也只是安靜的乖乖幫哥哥按摩。
大約一分鐘的沈默就此過去。
「小奈美,這趟旅行,妳真是辛苦了。」
「哥哥才是……」
「就我記得的記憶,那個我不會死,怎樣都不會死,根本比蟑螂還頑強,自然什麼都不怕,所以真正辛苦的是妳啊。」
「才不是……」
「好啦……小奈美有什麼話想跟哥哥說?」
小奈美沈默一會,終於開口:「哥哥……」
「嗯?」
小奈美害羞說著:「關於哥哥的孩子……」
哥哥沈默幾秒,終於悠悠開口:「時間過的真快啊……」
「哥哥?」
「還記得小奈美妳和夏美剛到我身邊的那天,小奈美是那麼單純可愛,一直低著頭,害羞又怕生……」
「…………」
「這麼可愛的小奈美,現在也懷孕啦……體內也有另一個新生命了……」
小奈美鼓起所有勇氣:「哥哥……這是你的孩子……」
哥哥沈默一會,平靜的繼續說:「或許吧?總之,現在真正要問的已經不是我,而是該問妳自己,這個孩子妳想要嗎?」
「…………」
「妳才十五歲,明年十六歲,不過高中生年紀,就這個時代來說,要生孩子是真的還太早了。就算是阿呆,雖然她廿一歲才生小源,也嫌太早了點……就是不說阿呆,說我自己好了,也還是一直覺得當年才廿一歲的自己,要當人老爸實在是太年輕了啊……」
「…………」
「怎麼樣?這個孩子妳想生下來嗎?還是要拿掉?」
「哥哥不想要這個孩子嗎?」
「小奈美,哥哥問的是小奈美妳想要這個孩子嗎?」
「那哥哥呢?想要這個孩子嗎?哥哥是爸爸啊……」
哥哥沈默不語。
小奈美遲疑一會,終於鼓起勇氣詢問:「因為哥哥沒有跟我發生親密關係的記憶嗎?」
哥哥依然沈默。
小奈美說著說著,滴下眼淚,也停下給哥哥按摩的雙手:「對我來說,不論是本尊或是生靈,哥哥就是哥哥啊……」
「…………」
小奈美滴著眼淚,邊滴邊說:「如果不是哥哥,是其他男人,我怎麼都不會願意啊……」
「小奈美……」
小奈美真正哭了,低頭掩面:「我本來還是處女……真的還是處女……女孩子的貞節,對我來說也是很重要啊……」
哥哥趕緊爬起來,雙手搭著小奈美嬌小的肩膀:「我知道啦!我知道啦!」
小奈美邊哭邊說:「要是哥哥不願意接受我,不願意接受這個孩子,我又該怎麼辦……我又該怎麼辦啦……」
「小奈美啊……唉……」
哥哥真是手忙腳亂起來。
小奈美只是一直哭的如同告白被拒絕般的單純孩子。
哥哥掙扎一會,只能看著房門開口:「門外的,幫個忙啦?」
房門被從門外推開。
阿呆和女孩們,包括聽聞消息而趕來的夏美,都站在門外。
她們都一臉的複雜表情,看著房間裡面的哥哥和小奈美,沒有說半句話。
終究她們已經不是小女孩了,知道感情事是任何第三者都難插嘴的事,尤其是這樣的情況……
哥哥看著她們,發自內心的說:「幫個忙,小奈美先帶走,這整件事實在是發生的太突然了,我是真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還需要時間整理自己的心情啦。」
姊妹們只好趕緊進來房間,一起把哭個不停的小奈美牽走。
留下哥哥一個人在房間,抱著腦袋煩悶不停……
………………
  …………
  ……
小奈美知道哥哥還沒有辦法接受自己和這個孩子之後,常常一個人跑到後院去。
小奈美總會站在一棵不過三十公分高的小柳樹前,雙手摸著小腹,想著在聖母峰發生的一切事情。
是的,本來已經在山上凍結的這棵小柳樹,帶到山下之後,竟然明顯又活了。
只是他的復活,是以一棵普通的小柳樹般存在,不再具有任何智慧與能力。
於是小奈美把小柳樹種在房子後院,不論如何都希望小柳樹能繼續活下去……
一週之後,雅玲也回國了,重新和大家一起生活,並且知道發生在小奈美身上的所有事。
雅玲很訝異,真是非常訝異,不過雅玲也很快就接受這件事。
只是,自從那個下午在哥哥的房間談話之後,哥哥就沒有再和小奈美談過孩子的事,更沒有真正談過小奈美去留的事。
不要說一句,就是一個字都沒有。
所有女孩都發現到,這件事對哥哥來說是傷害,對小奈美來說也是傷害,所以任何人都半句話不說,如同這件事沒有發生過。
不過不去談論,不代表就沒有這件事。
小奈美開始孕吐,肚子更是一天天隆起。
眾人心理都在想:『真的要生下這個孩子嗎?』
但是沒有人敢開口問這件事。
姊妹們能作的,只有盡力幫忙小奈美,不要讓小奈美太勞累,幫小奈美注意飲食,並且每個月都陪小奈美去產檢,直到懷孕的第五個月……
『再拖下去不行,孩子真的會不能拿掉,小奈美知道這件事吧?』
姊妹們的焦慮感真是達到一個最高點,真的好想問哥哥和小奈美,逼他們決定到底要不要迎接這個新生命,心情也跟著越來越緊張,但是她們依然問不出口。
因為哥哥依然什麼表示都沒有,小奈美也是乖乖的平穩生活下去,乖乖的相信『哥哥會永遠在那裡,會永遠陪伴自己』,真正的對哥哥深信不疑……
反而是姊妹們:『要生嗎?他們真的決定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嗎?』真的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啊。
終於,小奈美進行懷孕六個月的產檢,也大腹便便了。
女孩們一度緊繃的弦,終於完全鬆弛下來。
畢竟事情發展到這個階段,她們都覺悟的知道:小奈美非生不可,真的非生不可了……
反而現在最讓她們在意的,是哥哥究竟會怎麼對待他們母子?
會不願意承認那個孩子嗎?
會為此虧待小奈美嗎?
會下定決心一刀兩斷,讓她們母子離開嗎?
畢竟如果哥哥不承認這個孩子,就等於把小奈美的清白給否認掉……到時要是小奈美繼續住在家裡,先不說是不是哥哥的行事風格,至少對小奈美來說肯定都會是傷害心靈和尊嚴的事,到時這個家小奈美還有臉繼續住下去嗎?
日子依然一天天過去,哥哥卻還是沒有半句話,甚至隨著外國工廠的建成開始忙那邊的事,一直和擔任貼身助手與秘書的雅玲出國前往工廠那裡忙碌,完全沒有過問家裡小奈美懷孕的事,更好像已經把這件事給忘了。
正當大家這樣想,懷孕六個月的某一天吃早飯,阿呆忽然說:「女孩們,聽我說。」
大家都看著阿呆。
「妳們哥哥昨晚有通知,過幾天會和雅玲一起回來。所以這兩天,我們所有人一起去百貨公司逛逛吧?」
還一臉想睡的瑪莉,不懂的問:「怎麼忽然要去百貨公司?我還有錄影接在手上啊……不能去。」
阿呆轉頭看向小奈美,溫柔的說:「瑪莉,一起去吧。因為是要帶小奈美去,幫她換新傢俱,買新衣服,順便買些首飾珠寶給她。也該是時候了……」
女孩們逐一聽出大姊的意思,都訝異的睜大雙眼。
就是狐狸妹妹也開心的嘻笑了:「果然還是接受這樣發展嗎?」
莉貝亞更是微笑的默默點頭。
只有小奈美還聽不懂的困惑問:「可是我房間的傢俱都沒問題啊?也沒有必要買新衣───」
夏美趕緊問:「大姊,這是哥哥說的?」
「不是,」阿呆平靜溫柔的看著夏美,「妳們哥哥根本已經忙到沒神經了,所以這件事我們來處理就好,他不會有意見的。」
說完之後,阿呆安靜的繼續吃早飯。
單純的小奈美依然沒有會意過來。
但是姊妹們卻都為小奈美高興的忍不住露出笑容。
就此,小奈美依然搞不清楚狀況的在姊妹們的陪伴下選購新的榻榻米,新傢俱,新衣服,更去了珠寶店選購珠寶。
姊妹們也故意不跟小奈美說為什麼要做這些事,因為她們都很想看到當小奈美終於瞭解這一切時,會出現什麼樣的表情?
然後,那個下午,哥哥和雅玲終於回家了。
她們各自回房放下行李,小奈美之外的女孩們就主動聚到阿呆身邊,和大姊一起前往哥哥房間。
正把自己衣服重新放進衣櫃的哥哥,看見女孩們都跟著阿呆,還笑的很詭異,忍不住停下動作:「怎麼了?」
阿呆溫柔微笑的說:「有些事要讓你看,跟我來吧?」
「什麼事?」
狐狸妹妹竊笑的說:「好哥哥啊,跟著走就對了。」
「喔……」
哥哥跟著阿呆,領著背後的女孩們,一起走上二樓。
察覺眾人動靜奇妙的雅玲,也主動離開房間安靜跟上。
阿呆帶著哥哥和眾人,一起去到小奈美的房間。
被故意留下小源和小靜獨自照顧的小奈美與小咪,大腹便便的小奈美坐在全新榻榻米上,看著眾人忽然出現,不由得睜大雙眼:「哥哥……雅玲……?怎麼了?」
哥哥只看小奈美和她的肚子一眼,就別開雙眼,環看室內:「咦?傢俱都換新了?」
小奈美趕緊放下小源和小靜,獨自站起來:「是大姊忽然要我換……」
「喔……?」哥哥繼續環看室內。
小源和小靜也趕緊向媽媽跑去,抱著媽媽的大腿。
阿呆轉頭:「艾莉絲,妳去我的房間把東西拿來吧?」
艾莉絲很高興的應答:「好的……」然後快步走向對面阿呆大姊的房間內。
哥哥好奇的問:「拿什麼過來?到底怎麼了?」
只有雅玲反應比較快:「啊?該不會是……」
瑪莉開心的說:「沒錯,就是這樣。」
雅玲也喜悅的說:「太好了……小奈美……」
小奈美只能不懂的困惑微笑:「?」
艾莉絲很快就雙手拿著一個長盤子回來。
是個黑底紅邊的典雅長盤,上面蓋著精緻的紅薄布。
艾莉絲笑咪咪的說:「哥哥,給你。」
雖然不懂,但還是伸出雙手接過:「給我?」
阿呆這才伸出手,把上面的紅布拿開。
精緻的長盤上,整齊排著眾多珠寶和首飾,全是真正的珠寶、珍珠和黃金,明顯都價值昂貴。
「這是……」哥哥親眼看著,困惑幾秒,才會意到,「啊?」
阿呆溫柔的說:「也該是時候了。」
哥哥不好意思起來,並且慢慢轉頭看向阿呆,意味深長的說:「抱歉啊,阿呆……」
阿呆依然溫柔的說:「這一天是早就知道的事了,不是嗎?」
「是啊……」哥哥停頓幾秒,「不過還是抱歉哪……」
「你不必道歉,該向我道歉的是天公伯才是。」
「是沒錯啦……」
「好了,給小奈美吧。」
哥哥終於轉過頭,端正的拿著盤子,走到一直乖乖安靜看著的小奈美面前:「小奈美,對不起,這是哥哥現在能給妳的。」
小奈美看著盤子,再看著哥哥,依然不懂:「可是……?到底為什麼……」
瑪莉終於忍不住:「那是聘禮,也是哥哥給妳的夫妻結婚禮啦!」
小奈美終於聽懂:「咦?!」
哥哥依然只是溫柔微笑著。
「哥哥……」
瑪莉開心的大聲說:「小奈美,收下吧!」
姊妹們也開始鼓譟起來。
因為心情緊張,小奈美開始微微發抖,看看眾人,再看著哥哥:「可是……」
雅玲終於問:「小奈美,妳不願意和哥哥成為夫妻嗎?」
「不是!絕對不是!」
雅玲溫柔的再說:「那就收下吧。」
「可是……這麼貴的東西……那時候買好幾千萬……我也真的沒有作什麼……」
換艾莉絲說:「就是因為貴重,才表示真正重視啊?對不對,哥哥?」
哥哥微笑的說:「是啊……」
小奈美感動的雙眼冒出淚光:「哥哥……」
「不論發生什麼事,妳永遠都是哥哥的小奈美啊,知道嗎?」
雅玲故意問:「喔?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因為小奈美是哥哥最可愛的小奈美啊,不然還有其他小奈美嗎?」
小奈美看著哥哥,聽著哥哥說這些話,雙眼真正模糊的低頭哭了。
因為小奈美再次想起在聖母峰的幾天,就算是分身,哥哥一直沒有離開過小奈美,總是拼命保護小奈美,拼上一切的保護小奈美……這樣的哥哥,怎麼可能離開自己呢?
不論發生什麼事,哥哥都一定會永遠在那裡,一定會永遠在小奈美身邊啊……
「小奈美,原諒哥哥吧。哥哥真的一直沒辦法在各方面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更一直覺得自己沒有辦法保護好妳、任由擺佈而覺得過意不去,絕對不是要故意無視妳,知道嗎?」
小奈美感動的邊哭邊點頭。
「拿去吧,原諒哥哥沒有陪妳一起選購。」
小奈美終於哭著伸出雙手,接過哥哥手中這盤意義重大的重禮,正式被哥哥和眾人接受成為夫妻了……
當晚,全家所有人都穿上新衣服,一起去高級餐廳的貴賓包廂大吃特吃。
這樣的大日子,不只把小咪帶去,就是胖貍貓也不請自來,毫不反抗的讓小源和小靜高興的又抱又搓又揉。
小奈美被安排坐在哥哥身邊,感動的和大家一起高興吃吃喝喝,哥哥更是一杯又一杯的灌下肚。
終於,哥哥喝到神智不清的哭了,並且忽然開口就是一句:「出嫁了……出嫁了……哥哥的小奈美也終於出嫁了啊……」
眾人僵硬:「咦?!」
「小奈美!要幸福喔!一定要幸福喔!哥哥才能安心喔!……」
女孩們都愕然了。
機伶的雅玲只能趕緊笑著打圓場:「哥哥的大腦真是喝掛了。」
瑪莉也趕緊說:「少喝幾杯啦!爛醉鬼!」
不過她們也因此真正發現,這件事似乎還沒結束,哥哥還需要更多時間才能接受這件事,至少哥哥絕對還不可能接受這個孩子的存在,這才是哽在中間的真正問題。
也幸好,單純的小奈美好像沒有聽出來的只是擔心的看著哥哥猛喝酒啊……
當晚,哥哥趴在勇壯的小咪背上,被拖著扛進小奈美的房間睡覺。
哥哥完全不醒人事,還一身酒臭味。
不過小奈美一點都不在意。
因為哥哥的意識不清,反而讓小奈美可以真正放心的主動伸手摟著,親密躺在哥哥懷裡……
「哥哥啊……這個寶寶真的是你的寶寶,所以小奈美一定會為你生下這個健康的寶寶,因此你也一定要永遠陪在小奈美的身邊,不要離開我喔……」
  ………………
  …………
  ……
攀爬聖母峰的隔年三月底,頂著大肚子的小奈美終於開始陣痛,完全破水,被緊急帶進大醫院。
才十六歲的小奈美,真的就要當媽媽了……
人在外國工廠的哥哥,從雅玲手中接過電話:「瑪莉?我們在開重要的會議,怎麼了?」
艾莉絲陪著瑪莉,站在醫院大廳的公用電話旁邊,一直幫瑪莉把銅板投進電話機,畢竟是國際長途電話:「哥哥,大家現在都在國立醫院。」
哥哥不安的大聲起來:「怎麼了?誰發生什麼事?」
「哥哥忘了嗎?小奈美的預產期是現在,她已經破水要生了。」
「…………」
瑪莉很緊張的問:「哥哥要回來嗎?」
「…………」
「哥哥不願意回來嗎?」
「…………」
「那是哥哥的孩子啊?」
「…………」
瑪莉終於耐不住性子,強氣起來:「哥哥?!」
「…………」
「小奈美一定會希望哥哥能陪在身邊啊!」
「…………」
「哥哥?!」
哥哥無奈的說:「等我忙完吧。」
這句說完,電話便被哥哥掛斷。
瑪莉傻眼了……
不願意為了這個孩子回來嗎?
艾莉絲趕緊問:「哥哥怎麼說?」
「哥哥說……他在開會,等他忙完……」
瑪莉終究只能這樣說……
她們回到病房之後,小奈美在姊妹們的陪伴下,一直承受陣痛。
護士整晚前來檢查情況,有過兩次生產經驗的阿呆也一直陪著小奈美,要她放心。
十五個小時的漫長陣痛過去,差點要被判定為難產而必須進行剖腹生產的小奈美,終於在阿呆的陪伴下被推進產房。
小奈美緊抓陪伴身邊的阿呆的手,一直哭叫著用力推擠肚子,終於拼著所有力氣順利把孩子生下。
在小奈美和阿呆面前,滿身是血和胎脂的嬰兒被醫師倒吊起來拍打屁股,這才吸入第一口空氣,哇哇大哭起來。
是個男孩,健康又強壯。
看著這孩子大口哭著,阿呆感動的哭了。
因為阿呆知道,自己從小照顧長大的小奈美,真的也當媽媽了。
至於真的成為媽媽的小奈美,也發自內心哭了。
不過小奈美是疲累的癱在病床上,看著剛出生的孩子,陷入昏睡前哭著說出:「哥哥啊……小奈美終於勇敢生下你的寶寶了……生下你的寶寶了……」
因此阿呆為小奈美心痛的哭了……
因為,這個孩子真能被身為父親的那個男人接受嗎?
  ………………
  …………
  ……
兩個小時之後。
幽幽的,病床上的小奈美終於醒來,慢慢睜開雙眼,看著白色的天花板。
接著,小奈美感到有人正握著自己的左手,是非常強壯又溫柔的手。
小奈美慢慢轉過頭……
是哥哥,正坐在床邊的椅子,微笑握著小奈美的左手。
「小奈美,已經沒事了,放心吧。」
「…………」
「放心吧,是個很健康的男孩子,真的辛苦妳了。」
「哥哥……?」
「對不起,因為正在開會,幾千萬美元的大生意,所以沒辦法立刻趕回來陪妳……」
「…………」
病床尾端傳來雅玲的聲音,雅玲帶著歉意笑著說:「小奈美啊,我們可是一開完會,簽完約,就立刻趕著搭機衝回來了,但還是半小時前才趕到這裡,可不要怪我們沒有趕回來陪妳生產喔。」
躺在病床上的小奈美,虛弱看去,看見不只雅玲,包括龍娘和狐狸妹妹在內的所有姊妹全都在,微笑看著病床上的自己。
然後,小奈美再轉過頭,看著哥哥:「…………」
「小奈美……」
小奈美終於邊哭著邊掙扎爬起來,主動抱過去:「哥哥……!哥哥……!哥哥……!是你的孩子……真的是你的孩子……我生下來了……是哥哥的孩子……真的是哥哥的孩子……」
哥哥也只能摟著小奈美:「我知道……好了……不要哭了……不要再哭了……」
小奈美就這樣和哥哥抱在一起,痛哭好一會……
這時,病房門被敲響。
狐狸妹妹嘻笑著說:「一定是護士把孩子帶來了,因為我都聽到小嬰兒的呼吸聲了!」
哥哥溫柔的說:「小奈美,擦乾眼淚吧,因為妳都當媽媽了,可不能在孩子面前哭成這樣啊。」
聽哥哥這樣說,小奈美才止住淚水,慢慢放開哥哥:「…………」
瑪莉充滿期待的說:「還真是讓我們等兩個小時啊!」
艾莉絲也說:「可以看見小奈美的寶寶了。」
夏美更是期待的說:「一定像奈美小時候,很會哭吧?」
阿呆趕緊走去拉開病房的門,門外等待的護士小姐立刻微笑推著嬰兒用的保溫車進入病房。
護士小姐小心推著保溫車,越過女孩們把保溫車平穩停在病床邊,再掀開透明遮罩。
所有女孩都立刻圍上去看。
推車內,嬰兒已經擦洗乾淨,正用黃色大毛巾抱著,微張小嘴,正在睡覺。
護士伸出雙手,抱起嬰兒。
孩子被護士抱起,被吵醒,立刻張口大哭起來。
那是非常宏亮的哭聲,中氣十足的哭聲,一點都不像出生未滿一天的小嬰兒……
護士小心的把嬰兒抱向小奈美。
小奈美看著護士手中的嬰兒,不安的猶豫起來。
好像那是什麼很寶貴的東西,隨便亂碰的話會壞掉……
阿呆走到哥哥身邊,彎下腰微笑的對小奈美說:「小奈美,不要擔心,這是妳的孩子,放心抱在懷裡吧。」
小奈美不安看著阿呆大姊,再看著微笑的哥哥,最後看著站在床尾的姊妹們,終於伸出顫抖的雙手,接過孩子輕輕抱在懷裡……
在小奈美懷裡,孩子依然張嘴大哭。
小奈美看著懷裡的孩子,自己真正懷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小小的孩子,小奈美再次充滿感動的流出眼淚,高興的不時看著哥哥,感動哭了:「是我的孩子……是我的孩子……哥哥,真的是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
護士小姐就此留下空推車,微笑轉身走出病房。
女孩們也都聚上來,開心看著小奈美懷裡的小寶寶。
小奈美一直感動哭著。
女孩們也感動的微笑看著。
尤其是阿呆大姊,她看著看著,終於無法克制的悲從中來:「這孩子的鼻子和耳朵真的跟你一模一樣,不論誰看到都會說是你播的種啦!!!!」
阿呆真是悲憤交加起來,舉手做勢就想打。
依然坐在椅子上的哥哥,趕緊退縮,並且慌忙的說:「妳不是早知道是我的分身幹的好事?!」
「知道是一回事……但是親眼看到又是一回事……」緊握拳頭的阿呆越說越悲憤,低下頭用雙手遮臉,哭了起來,「不管是你還是那個分身……竟然真的對這麼乖巧的小奈美出手了,都是大色狼啦啦啦啦啦啦啦──────!!!」
哥哥只能轉看向抱著嬰兒的虛弱母親……
哥哥面露微笑,溫柔的開口:「小奈美?」
「哥哥……?」
哥哥欲言又止好一會,最後還是只能苦笑的說:「小奈美,剛開始哥哥是真的完全不記得有對妳怎麼樣,絕對沒有騙妳,所以要哥哥承認這是我的孩子……真的很難啊……」
才生產完幾個小時的疲累小奈美,抱著孩子,愣愣看著哥哥,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女孩們也跟阿呆一樣,為這些話大吃一驚。
她們知道哥哥已經接受小奈美了,問題是哥哥真的不想認這個如同野種般的孩子嗎?
如果真的不想認這個孩子,那這個孩子要怎麼辦?!
能繼續留在家裡生活嗎?
還是哥哥真的會把這孩子丟到那間孤兒院,讓這孩子在孤兒院長大生活?
要是真要趕孩子走,小奈美不可能放下孩子,一定也會跟著孩子離開吧?
瑪莉急了,趕緊開口:「但是這個孩子的耳朵跟鼻子真的跟哥哥很像啊!」
夏美接著也幫小奈美說話:「是啊,真的很像!」
文靜的雅玲推推眼鏡,也趕緊說:「不論怎樣,我相信小奈美絕對不是會亂來的女孩。」
艾莉絲趕緊說:「我也相信!」
站在龍娘旁邊的狐狸妹妹也嘻笑起來:「好哥哥該不會這麼狠吧?嘻嘻嘻~~~」
甚至,有一團黃色的毛東西忽然跳到床尾……
是原本一直隱身的胖貍貓,圓睜雙眼直瞪著哥哥看,擺明在施壓。
只有龍娘蘿莉,好像對老大說的話一點都不在意,高興的從衣服內拿出搖晃之後會發出叮噹聲音的玩具棒,搖晃逗弄一直哭不停的小嬰兒。
哥哥苦笑著說:「妳們到底在想什麼啊?聽我把話說完好不好?」
女孩們,包括阿呆在內,都意外安靜下來,直盯他看。
「我只是想表示,要我立刻百分百的接受這個孩子,不太容易啦!」
夏美露出喜悅的笑容:「這麼說……」
哥哥再次看著小奈美懷裡依然張嘴大哭的嬰兒:「唉……反正我早就已經是老爸的身份了……既然這孩子都已經來到家裡,當然也是我的孩子。不然我早就要小奈美把這孩子拿掉了,還會等到生產的這天嗎?」
女孩們這才知道,原來哥哥從那個下午之後,會一直沒有再談論孩子的事,因為哥哥已經接受這個孩子了,只是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件事。
現在孩子都出生,不面對也不行,只能死心接受了。
為此,女孩們都毫不掩飾的露出喜悅微笑。
為這個剛出生的嬰兒高興,更為小奈美高興。
不論如何,至少這個孩子不必被迫離開了。
但是雅玲還是微笑的為小奈美說話:「哥哥好無情,好像是非常勉強接受這個孩子,要小奈美情何以堪啊?」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哥哥慌忙應答,然後趕緊看向小奈美,擔心她會受到傷害。
一直抱著嬰兒的小奈美,卻滿臉溫柔笑容的,並且害羞的:「沒有關係,因為我知道哥哥的確是孩子的爸爸……」
龍娘邊用手中會發出聲音的玩具逗弄嬰兒,邊開心的說:「貨真價實。」
哥哥苦笑一會,終於說:「其實山上發生的那些事,也就是讓小奈美妳懷孕的那件事,現在我也不是沒有印象……」
女孩們都看去:「咦?!」
「剛開始是真的只有斷斷續續的記憶,不記得那件事,不過一天天過去之後,更正確的說是每天睡覺之後,都會一點又一點的想起在山上發生的事……」
龍娘訝異的問:「老大?!這麼說……?」
「之前是真的沒印象,不過現在是已經差不多全想起來,知道山上發生的所有事,知道這孩子是怎麼來的,只是我有的只是記憶,就像是別人的記憶那樣啊……」
小奈美看著他:「哥哥……」
「所以啊,小奈美……請不要再忽然把哥哥推倒吃掉了,好嗎?」
小奈美羞紅起臉:「才不會……」
狐狸妹妹故意嘻笑著說:「那麼哥哥就能主動推倒小奈美嗎?」
阿呆立刻一聲威壓:「嗯?!」
哥哥只能苦笑:「哈哈……」
一直安靜的莉貝亞,終於開口:「長官,不論如何,既然你願意承認這個孩子,身為父親就請為孩子命名吧。」
「命名啊……」
夏美也好奇的問:「哥哥,你想給他取什麼名字?有沒有想過?」
哥哥明顯在自言自語,自問自答,越說越小聲:「名字嘛……名字嘛……名字嘛……」
哥哥安靜下來,只是看著小奈美懷裡的小嬰兒。
慢慢的,哥哥伸出雙手:「可以給我抱嗎?」
小奈美趕緊點頭,並且把懷裡哭不停的嬰兒交給哥哥。
這孩子在哥哥(爸爸)懷裡,一直張大嘴,哭的面紅耳赤,活力十足。
看孩子這樣,哥哥只是抱著這個孩子,面露微笑看著他。
溫暖的微笑。
平靜的微笑。
一點都不困惑的微笑。
真正屬於父親的微笑……
因為這孩子的名字,還用再問嗎?
哥哥終於開口,平靜微笑的說:「這孩子,就叫奈高吧。」
女孩們都好奇看著哥哥,除了莉貝亞之外,明顯不明白為什麼要取這樣的名字:「奈高?」
「因為啊……
   我相信來自世界第一高峰的這個孩子,
   這個還在媽媽肚子裡就讓我如此頭痛的孩子,
   長大之後一定會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啊……」
哥哥什麼都沒有再說,只是溫柔微笑的重新把懷裡孩子交回小奈美的母親懷抱中。
在小奈美的母親懷裡,或許是再次聞到母親熟悉的味道,或許是再次聽到熟悉的心跳聲音,更或許是因為哭累了,奈高不再哭了,只是一直眨著嘴巴,好像想代替爸爸,向媽媽說出爸爸的心底話,解釋為什麼要取這個名字。
但是就算哥哥無言,孩子無語,身為母親的小奈美還是知道,完全知道,出於天然母性的絕對知道,這個孩子肯定會有個不平凡的一生。
為此,小奈美哭了。
把還只是嬰兒的奈高緊抱在懷裡,感動的哭了……
雖然他的個性自然直率,
    粗曠不拘小節,
    略嫌沒有禮貌,
    粗人般的存在,
    但是史書之中必然會有他的名字存在。
因為他的一句話,能影響世界大勢。
    他的作為,能左右未來發展。
    他是家族霸業的重要基石。
    他是家族霸業的絕對支柱。
    他是家族霸業開創者之一。
所以,
    奈高,
    奈高啊,
    來自聖母峰的孩子,
    天下第一高峰的孩子,
    高山靈氣地脈的孩子,
    你的人生也要如同聖母峰這座高山,
    屹立不搖於天地之間,
    永遠都在那裡啊……
終究,高山靈氣地脈,絕不會棄山主於不顧。
不論山主去到哪裡,總會有靈氣地脈的追隨,隨侍輔佐。
因為曾經被聖母峰的靈氣地脈養育長大的他,曾經的山主,就在這裡……
不論是真是假,翻閱歷史,每位歷史偉人或是歷史巨人的出生,或多或少都有一段傳奇故事。
孔子出生前,母親夢見仙女送來一個坐在麒麟背上的孩子。
漢高祖劉邦,相傳是凡人母親與龍神之子。
元太祖鐵木真,有一神仙進入室內,來到母親床上,因此懷有鐵木真。
明太祖朱元璋,母親遇一神仙贈予仙丸,吃下之後便懷有朱元璋……
奈高。
一個來自聖母峰的孩子。
山脈靈氣的孩子。
楊柳樹精轉生的孩子。
將要追隨親生母親和媽媽們,帶領後代家族,開創天下百年、甚至千年霸業的一個孩子。
這就是身為母親的小奈美和孩子奈高的誕生故事。
他們會永遠陪伴在彼此身邊的故事。
哥哥會永遠陪在母親和孩子身邊的故事。
母親會陪在夫君和孩子身邊的故事。
孩子更會陪在父母身邊的故事。
聖母峰的高山靈氣地脈更會陪伴他們的故事。
後院的小楊柳樹,再次輕輕隨風擺動了。
因為他(她)就在那裡,
永遠都會在那裡啊……
=待續=
如果你是本書的新讀者,一篇篇的從頭看到這裡,作者我恭喜你
如果你是本書的新讀者,一篇篇的從頭看到這裡,作者我恭喜你
因為來到這裡,就表示你快要看到本書唯一最值得一提的篇章:超光速遠征了!
超光速遠征,是本書第一部(舊宇宙)的最後一個正式大章,再下來,就剩下本書第一部(舊宇宙)的『外傳』了
所以看完超光速遠征之章,本書的第一部(舊宇宙)正式篇章就大致看完了
另外非常值得一題之處在於,超光速遠征,正是這個篇章,讓本書斷尾了
因為這個超光速遠征之章的發展太好,太給力,太憾動人,讓看過的讀者不時詢問後續
所以作者我很難續寫下去了
因為作者我實在沒有把握後續也能寫的這麼棒又給力,本書只能就此斷尾了
(發展寫的太好,後續要接下去,真的會很難)
超光速遠征之章,絕對是作者我寫本書的一大驕傲!
​​
就這樣,恭喜本書一路辛苦看到現在的你
你這麼辛苦的一路看到現在,超光速遠征之章應該會讓你覺得過去的辛苦是值得的
(沒有看過去的那些發展和前因後果,如何體會後續?)
以上,請慢用本書第一部(舊宇宙)的真正最後壓軸,超光速遠征之章
看完超光速遠征,就是第一部(舊宇宙)的外傳
最後就是 第二部(新宇宙) 解開第一部(舊宇宙)的重要謎團了
以上,解說完畢
​​​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