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力修仙機關術11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 ​ ​ 「唔…怎麼臉上冰冰涼涼、水水的?」莫不俊睜開眼睛,一隻白色毛茸茸、發著淡淡綠光的大狗正和他面面相覷,然後,用大大的舌頭舔了他滿臉。
​ ​ ​ 「福綠獸?」
​ ​ ​ 書上所載,其天生可散發木靈氣,其範圍內有定心凝神的效果;而唾液可治療小傷,是莫不俊過去只聞其名未見其貌的靈獸。
​ ​ ​ 不俊左看右看,從周圍的佈置和器具看來這是間醫務室,而自己正躺在一張床上。胸前纏著的繃帶隱有血跡,身上殘留許多艾灸,而那隻狗正和他擠在同一張床上,坐在他肩頭旁的一處小空位。
​ ​ ​ 「汪!」
​ ​ ​ 大狗的叫聲引起了旁人的注意,一名女老師走過來量量他的脈薄,撥了撥他眼皮觀察眼睛,最後摸額頭測體溫道:「看起來沒有大礙了。」
​ ​ ​ 老師撤下艾灸之後,不生便飛撲而來抱著莫不俊哭喊道:「丑哥…這可擔心死我了…我就知道你不會有事的…」
​ ​ ​ 此時莫不俊除了繃帶外便沒衣物的上半身,被不生牽絲的眼淚鼻涕給沾滿,他無言的將這橡皮糖給剝開,一旁的同學也來把不生拉住—要是他再把莫不俊傷口給弄裂開就不好了。
​ ​ ​ 小美走到不俊身旁道:「幸好不俊同學化險為夷,這次真的是嚇到我們了,尤其你倒下前還在硬撐,真是令人擔心死了。」
​ ​ ​ 嗯,小美果真是個溫柔善良的好孩子。不過她一直對著我眨眼是什麼意思?
​ ​ ​ 莫不俊視線跟著小美暗示的方向一撇,薇薇靠在牆邊隨手拋出一物:「喏!接著…」
​ ​ ​ 「咚!」莫不俊被一個小圓盒爆頭了。
​ ​ ​ 圓盒掉落地面,滾滾滾的回到了薇薇的腳邊。
​ ​ ​ 「……」
​ ​ ​ 就怕空氣突然安靜。
​ ​ ​ 「不是叫你接著了嗎!」
​ ​ ​ 薇薇鼓著同時因為尷尬丟臉跟氣急敗壞而漲紅的臉,蹲下撿起圓盒,走到莫不俊身旁遞出道:「拿去!」
​ ​ ​ 莫不俊滿頭問號收下,薇薇解釋道:「這是兼愛城最有名的金創藥,市價值數片刀晶幣,愛擦不擦隨便你。」
​ ​ ​ 莫不俊看著這小圓盒,眼睛放光:刀晶幣…白水晶…這可是紫水晶壺晶幣的十倍啊!
​ ​ ​ 這個世界的貨幣是水晶,不同顏色的水晶有不同價值,為了好記跟統一質量,便有了不同和顏色水晶一對一的造型。比如一片白水晶刀幣,大約等同一把(普通)刀的價值;一片紫水晶壺狀晶幣大約等同一只(普通)茶壺。
​ ​ ​ 莫不俊死盯著圓盒,感動得,口水流了下來。
​ ​ ​ 薇薇看他這魔愣的樣子,擔心得,左右拍打他的臉頰道:「喂…該不會又暈過去了…醒醒…」
​ ​ ​ 最後莫不俊摸著紅腫的兩頰道:「穴穴泥…窩會豪豪暑用…」
​ ​ ​ 看著他口水從這次真的無法閉上的嘴角滑落,薇薇摀著臉羞赧的跑出了醫務室。
---
​ ​ ​ 考試昨天就結束了,最後比試的第一名,毫無意外的就是薇薇。
​ ​ ​ 而回返日期本來就是預計今天,只是因為莫不俊的情況所以延遲了半天,現在既然他已無大礙,墨修嚴便帶領眾人回鄉;只是少了一位老老師。
​ ​ ​ 不知道老老師到底怎麼了?
​ ​ ​ 不俊這次回程踏上空艇時,船沒晃動了,畢竟他機關箱裡的「貨物」,早在兼愛城卸下後,化作一道神風(自爆)了…
​ ​ ​ 他想了會老老師的事情,就開始反省自己這半年來的行為。念力的留存、機關術的新穎,還有對修真文明的探索,讓他忽略了這世界武學的特殊。
​ ​ ​ 從前人的經驗跟歸納,想要出塵,武者心技體法缺一不可;換句話說若沒有讓身體為入道打好基礎,領悟再多也沒用的。
​ ​ ​ 而且,從這次比試來看,各種武術招式跟觀念,應該是不分境界的。比如遮蔽視線,相信高階修士中也可以用的,只是不限於武器,他們可能依賴更多的是法器、靈具。
​ ​ ​ 法器是指可以法力為能源的道具,例如守城門衛的飛行圓盤。靈具則是內有靈紋迴路,可將法力還原為靈氣,能源效率更高的道具,墨家尤其有名的就是各種機關術造就的靈具,如機關人對手老師們的巨劍、長弓。
​ ​ ​ 不過,從這次薇薇最後使出的那劍芒來看,若是由真正的先天武者使出,其近身攻擊力恐怕不輸學院老師們這些出塵修士的靈具攻擊。那麼,一個衍生的問題就來了:修士是否還能夠精進武學?若是由出塵修士施展出的劍芒又會如何?
​ ​ ​ 莫不俊這依舊一個人靜靜待在小角落又魂不守舍的模樣,讓不生擔心的走到他身旁,想學薇薇般左右拍打他的臉頰喚醒他,於是,小美就走到兩人身旁一笑道:「不生同學又想討苦吃了嗎?不過不俊同學在想什麼想到如此出神呢?」
​ ​ ​ 不生因為被打岔而沒實現的壞心眼感到惋惜,他收回「鹹豬手」,裝傻的笑道:「我這是怕他睜著眼昏過去了,所以想說給他點刺激讓他醒來。」
​ ​ ​ 不俊毫不在意不生的作為,想起不美最後只輸給薇薇而得到第二名,於是借鑒問道:「我在想,我們的內力到了出塵境界之後會怎麼變化呢?成為修士之後是否可以繼續修行武學呢?」
​ ​ ​ 小美一愣道:「咦,原來不俊同學不知道嗎?武修—武修士,也是存在的喔!」
​ ​ ​ 「武修士?」
​ ​ ​ 「是說只有我這樣覺得嗎?莫不俊雖然功課不錯,但對這些常識好像反而相當欠缺?」原本周圍只跟著三兩被小美美貌吸引目光的同學,見到莫不俊疑惑的樣子,反而又吸引了數位同學過來聊天,包含默默說出這句話的不一(哥哥),和一旁默默點頭的不二(弟弟)。
​ ​ ​ 「常識?」
​ ​ ​ 不一點頭道:「就是家裡或是外面閒聊都會…」
​ ​ ​ 不言、不語姊妹聽了,急忙對著不一使眼色,而小美見狀也瞬間理解了情況,於是插話道:「這沒什麼,不俊同學總是獨來獨往又勤學刻苦,自然不像我們這麼清閒,能夠關注這些奇聞軼事。」
​ ​ ​ 唔…
​ ​ ​ 莫不俊明白了。簡單來說,就是因為他是孤兒,加上孤僻成性,導致這些在同學們看來是茶餘飯後的常識性話題,對自己就很陌生了。這也讓他理解到交流的重要性;自己躲得太邊,反而很容易遺漏眼前唾手可得的新聞、消息。
​ ​ ​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貶低你…」不一終於反應過來後急忙道歉。
​ ​ ​ 不俊擺擺手表示不在意道:「沒關係。不過武修士是怎麼一回事?跟老師們有什麼不一樣?」
​ ​ ​ 一旁內名號「之敏」男老師聽見後覺得有趣,於是也加入了話題道:「就現勢而言,廣義來說沒什麼不同,著重的點不同罷了。須知吾輩也因主攻機關術靈具、法寶,被其餘人稱為『墨修』呢!武修士則是以鑽研各種武學,在修士基底上發揚光大。例如擊敗你的薇薇所研習的『九州劍譜』,便是一部相當有名的巔峰武學,據說其招式跟武學思想,可以一直學習到比三花聚頂更高的五氣朝元境界。」
​ ​ ​ 眾人聞言都點頭附和,但不俊卻聽出一絲更深的含意。
​ ​ ​ 「現勢?廣義?」
​ ​ ​ 之敏老師點頭道:「現今的修真體系,主張『化靈為法』,轉化外界靈氣為自身法力,然後根據法力深度、質量不同,而有不同境界跟修煉方式。例如你們武者體內的法力如氣態般,密度極低,散而不凝;我等出塵修士體內法力會猶如水滴,如涓涓細流凝聚;到了副院長的境界,法力凝結為金丹種子,直至其三花俱開匯頂後方能衝擊五氣朝元境界等;這都是上古到近古,人類慢慢根據經驗、歷史,歸納出的修煉方式。但太古、遠古,可沒有這樣的概念,甚至連法力一詞都沒有,只有『煉氣』一說;就我所聞,其修煉綱目只有八字:『尚武非凡,超凡入聖。』」
​ ​ ​ 「「哦喔!」」聽到老師講古,小夥伴們都聽得津津有味,莫不俊追問道:「『煉氣』又是什麼?」
​ ​ ​ 老師道:「其實就是你們現在在做的事情—吐納。吐出濁氣、吸入清氣,不正是在體內對氣做了精煉化為己用嗎?只是古人煉氣的體系並未規則化,又或者沒有完整傳承下來,導致今人對於煉氣層次無所適從,除了後天、先天階段之外便一無所知。否則,根據記載,若能以武入道,達到前人所謂『超凡入聖』的境界,便有通天撤地之能。」
​ ​ ​ 又是一陣「哦喔」,莫不俊也是長知識。他又問道:「那現今的武修士們是怎麼回事?」
​ ​ ​ 「雖說上古『煉氣』流傳至今已被修真體系取代,但仍有許多傳承、遺卷,只是其內容因為時代、環境變遷,今人已是難以理解;幸好人類才者輩出,總是有些人能夠從中獲得啟發,修真為主,煉氣為輔,這就是如今的武修士了。城市學院薇薇所屬的皇甫世家,正是附近人類中有名的武修世家。」
​ ​ ​ 「那麼我們墨門是否也有九州劍譜這類武學跟煉氣術呢?」莫不俊打破沙鍋問到底。
​ ​ ​ 「呵呵…沒想到你這一個悶葫蘆也有這麼多問題的時候。」
​ ​ ​ 越來越多人的熱鬧氛圍,就連副院長也從甲板上被吸引進來,調侃了一下不俊後繼續道:「雖然墨門在修為上也是奉修真為圭臬,但武學這份人族瑰寶,墨門自然要和正派一起守護的。九州劍譜我們墨家也有拓印一份,只是近古人族的天災人禍下,這份絕學在戰火之中缺失許多,我們正派只保有部份殘卷。」
​ ​ ​ 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新名詞?
​ ​ ​ 「天災我還能明白,人禍、正派又是怎麼回事?」莫不俊歪頭問道。
​ ​ ​ 看到他又不認得這兩個「常識」名詞,同學們都覺得一陣辛酸,決定以後要好好照顧這位從小便沒有愛的鄉中學霸。
​ ​ ​ 副院長愣了一下卻是馬上反應過來道:「人族雖弱,卻非團結一致。大致可分為三派:我們墨門與儒、道、釋(佛)三教為首的名流等,以天下為己任的『正道』;各人自掃門前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中立派』;還有為求速成,修行旁門左道下不惜犧牲他人成就自己的『歪道』。人禍便是正歪兩道相爭,波及中立派的各種爭戰。」
​ ​ ​ 嗯…一樣米養百樣人,前世藍星上人類國度之間其實也是紛爭不止,直至星蟲出現才有了共禦外敵的假象,但國際間的爾虞我詐卻從未消停,人類真奇妙。
​ ​ ​ 莫不俊摸著下巴回憶前塵,小夥伴們則聽大人們講古聽得興起後,也開始嘰嘰呱呱聊了起來。
​ ​ ​ 沒多久,互利鄉到了。
---
​ ​ ​ 由於這幾天九院共試,無論學生、老師都忙碌了許久,所以副院長便比照著前幾屆聯考的習慣,讓學院放假兩天,學生們也可以順便消化其心得。
​ ​ ​ 這兩天裡,為了躲避不知為何開始對他熱絡起來的同學,莫不俊不敢待在大家都知道的宿舍(孤兒院?)裡,而是跑到了那廢棄的結界觀測哨點(三合院)裡面躺棺材去了。
​ ​ ​ 「嗯,還是棺材最對味~」
​ ​ ​ 他躺在灰白色金屬棺材裡,聞著其淡淡的鏽味感到了安心與沈澱。他開始回想這次比試的過程、子丑初號機的對戰,還有關於武學的消息,頗有收穫下開始擬定接下來的修行方針—果然還是必須以修真為主。
​ ​ ​ 不過修真只能需要循序漸進,短時間內要再有收穫,應該就要依賴武學了;畢竟他的機關術已經遇到瓶頸。於是他決定等有空就去借閱相關書籍,看看有沒有什麼新門道。
​ ​ ​ 至於念力,目前除了使用自製陽春增幅反應爐,他想不到怎麼增強念能質量。即便有反應爐,增幅的效果也是有上限的,所以製造再多都沒用,這在此世或前世都是如此,這應該是世界默認的法則—不存在無限的力量,否則世界就亂套了。
​ ​ ​ 再來念力應該是他目前的殺手鐧跟祕密,不能隨意暴露出來的。
​ ​ ​ 兩天就在連莫不俊也難得放鬆(尤其沒有不生打擾)的心情下度過了,他走進課堂教室一坐下,剛才想著消失兩天真好的不生就過來搭著他的肩膀道:「丑哥,這兩天是不是很想我?別怪我都不去找你,我是得到一個驚天消息,打聽去了。」
​ ​ ​ 不俊保持一貫的懶得回應,小美走過來一笑道:「原來你也知道了,不過這也沒什麼,等等老師也會宣佈。」
​ ​ ​ 嗯,小美的話可以聽一下,於是不俊疑惑了起來,尤其看到一旁不生的反應,就更疑惑了。
​ ​ ​ 「這…這祕密是可以說出來的嗎?」不生眼睛瞪得老大,真的很驚訝的樣子。
​ ​ ​ 小美也疑惑起來:「這算祕密嗎?」
​ ​ ​ 兩人四目相對間,突然「哦喔」的聲音此起彼落,之敏老師走進教室,其身後還跟著一名銀髮女童。
​ ​ ​ 「安靜!準備上課了。不過在此之前,先介紹新來互利鄉小學的轉學生,不過我想大家應該都認識她吧?但還是請她自我介紹一下。」
​ ​ ​ 女童走到講台上,看著同學們道:「大家好,我是皇甫薇薇,內名號『不艾』,請大家多多指教。」
​ ​ ​ 嗯,我想,薇薇…轉學了。
​ ​ ​ 咦?
念力、修仙、機關術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