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力修仙機關術10

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 ​ ​ 莫不俊正想認輸之際,男童一躍而至,雙手舉起摺扇重重往下一砸;莫不俊不想硬接於是往旁跳開,接著便看見地板被砸開了一個大洞。
​ ​ ​ 男童借力反彈,身體轉了一圈,隨著旋轉之力將摺扇往莫不俊腰帶橫向砸去;莫不俊再次向上一跳躲過這一砸。
​ ​ ​ 男童見狀也隨之一躍,來到莫不俊相同高度,攤開折扇,然後莫不俊眼前便被一幅山水水墨畫佔據。
​ ​ ​ 在莫不俊和所有觀眾都是一愣下,男童在背面一踢扇骨,讓扇子旋轉起來,想利用這大面積的轉動擊中莫不俊;幸好莫不俊臨危之際張開自己的傘,只見傘面被扇骨壓得變形後一個反彈,竟是頗有彈性的將莫不俊送得遠遠的。
​ ​ ​ 「「好!」」
​ ​ ​ 「「小心!」」
​ ​ ​ 台下男同學們一致拍手叫好,為莫不俊的對手喝采打氣;女同學們則是為莫不俊提心弔膽。
​ ​ ​ 上空憑空就坐的花院長則是撐著下巴道:「以柔克剛,這小鬼替換了機關傘面油紙?真是個巧思。」
​ ​ ​ 兩人雙雙落地,男童馬不停蹄的將扇子收折後旋轉朝著莫不俊拋出。莫不俊正想在以迷蹤步躲開時突感不對,於是他舉起機關傘面對扇子;果然扇子飛旋至他面前時便忽然張開,於是莫不俊如同電影場景般下腰躲過離他不過十公分的扇面,同時機關傘一點,順著其轉動方向掄動機關傘,如同轉盤子般轉起這把扇子。
​ ​ ​ 「「嘩!」」這頓操作猛如虎,無論是男女同學都不禁一陣讚嘆。
​ ​ ​ 不生見狀罵罵咧咧道:「沃草!這也可以?」
​ ​ ​ 班花小美掩嘴笑道:「不愧是學霸,這麼快就熟悉了對方的武器。」
​ ​ ​ 「聽聞你是互利鄉學霸,如今一見果然有點本事。」男童武器被奪,但仍然不驚不慌,說完便奔向莫不俊。
​ ​ ​ 莫不俊操控機關傘將扇子甩向男童,男童卻就著扇面,後背往上一貼,猶如飛鼠藉著摺扇滑行。
​ ​ ​ 繞了一圈再次來到莫不俊面前後,他將扇子移到身前,再次遮蔽莫不俊視線後出腿下踢。
​ ​ ​ 莫不俊臨危之際發現了這暗中一腳,於是抬腿後撤,但是對方優勢出現便得理不饒人,貫徹視覺阻擋戰術進攻:扇子來到左邊,男童隱在扇後;扇子移到右邊,但男童卻留在原處突然來上一腳;忽展忽闔、忽搧忽劈,是謂輕羅小扇撲流螢,將莫不俊逼得上跳下竄。
​ ​ ​ 「真是長見識了,這世界的武學、戰術都相當豐富呢。」想到這裡時,莫不俊已被逼到場邊。
​ ​ ​ 「嗯,現在掉下去好像也不錯?」
​ ​ ​ 莫不俊決定舉手認輸,但此時對手將扇子收疊立在身旁冷哼一聲道:「技止於此嗎?你這樣也想吃天鵝肉?你保護不了薇薇女神!」
​ ​ ​ 「這家伙是把我比喻為鵝了?誰又需要被保護了?」薇薇心中怒火中燒,但臉上還是保持微笑對著場上發話道:「那位…嗯…莫不俊同學?你這樣輸了好嗎?我可是很想揍…跟你打上一場呢!」
​ ​ ​ 嗯,薇薇就是想把他壁咚在牆上,然後衝乾焦(屈機)往死裡打。
​ ​ ​ 莫不俊正想認輸的手舉至一半便停住,不舉了;改為撓撓頭後,又摸著下巴想道:「總覺得這女娃在計畫什麼很失禮的事情?但我也想確認一些事情。可是我跟他比賽籤分別在首尾,這樣一來我勢必要決賽才遇得到她,這…」
​ ​ ​ 其他人聽了,都覺得這像是小情人在幫對方鼓勵,男童也是妒火大盛,認為薇薇眼中只有莫不俊,憤怒下折扇再轉,便往莫不俊腰間斬去;然而莫不俊再次躍起後,機關傘突刺而來,卻忽然如花綻放…
​ ​ ​ 「這是學我遮蔽視線?連你的傘一起劈!」於是男童手上不停,依然狠狠一斬,機關傘被高高彈起,折扇也畫著大圓弧軌跡到了身後,然而傘後的莫不俊消失了。
​ ​ ​ 「「哦…喔…」」
​ ​ ​ 場下的驚呼此起彼落,男童心想:「在上面嗎?」他抬頭卻只見到機關傘正轉著圈往場外飄去,明顯藏不住莫不俊,接著他環目四顧也看不到人,那莫不俊究竟在哪?
​ ​ ​ 他想到了一個令他直冒冷汗的可能,於是他回頭,一隻手指恰恰抵在他額頭,而其主人正蹲在眼前,他所揮舞平舉的折扇上。
​ ​ ​ 「我認輸…」
​ ​ ​ 機關傘輕飄飄落地。
​ ​ ​ 「「「哦喔喔!!!」」」
​ ​ ​ 歡呼跟拍手聲炸響,上空的大人物們再次欣慰點頭,讚賞這是場好比賽,雖然還是有點歪。
​ ​ ​ 花院長道:「互利鄉這小鬼有點意思。」墨修嚴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不俊出手,他頭腦著實不錯,竟然透過智慧補上了武功的短版。」
​ ​ ​ 花院長回憶起前天晚上莫不俊隱匿氣息的特別道:「嘿…搞不好他還偷藏了幾手。」墨修嚴並不知道前晚的事,只是回想起莫不俊平日的作風道:「這小子總是神神叨叨、獨來獨往,我們也不是很了解他。」
​ ​ ​ 於是上空的討論便在花院長樂呵的笑聲中結束,下方同學們則各有各的心思。
​ ​ ​ 不生依舊咬著掀起的衣角啜泣:「就你耍帥…就你出風頭…」
​ ​ ​ 剛剛告白的女童想:「原來不俊同學這麼厲害?那麼他剛剛一定是為了保全我的面子才希望我認輸吧?」
​ ​ ​ 薇薇嘴角薇薇的(邪惡)的上揚:看我等等不弄死你。
​ ​ ​ 莫不俊走下台後,互利鄉的同學們紛紛圍到他身旁七嘴八舌,小美祝賀道:「恭喜你進入四強,原來你除了唸書好,身手也了得~」
​ ​ ​ 莫不俊被眾人圍住後頓覺糟了個糕:四強…太搶眼了…難道真的還要進決賽跟她來一發?
​ ​ ​ 此時薇薇彷彿聽到他的心聲般,舉手幫他解決了問題:「老師,接下來的四強賽,能否自由配對?我實在很想『挑戰』互利鄉的『莫不俊』。」
​ ​ ​ 主持的老師拿不定主意,於是看著上空開始交頭接耳的大人們,等他們決定。
​ ​ ​ 然而場下的同學們開始竊竊私語、腦補歪樓:「聽到了嗎?她剛說『配對』…」。
​ ​ ​ 不生走回樹蔭處蹲下:「奈何新郎不是我…」
​ ​ ​ 剛剛告白的女童:原來薇薇小姐也喜歡…
​ ​ ​ 唯有小美真正人美心也美的調侃道:「不俊同學好人氣呀,祝你旗開得勝…嗯…應該說梅開二度?」
​ ​ ​ 在莫不俊的無以回應中,花院長給了大人們的回覆:「行!有趣!」
​ ​ ​ 在薇薇的強勢挑戰下,莫不俊沒有拒絕的權利,就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因為前幾場他都沒什麼動作就晉級了長輩們不開心),就被趕鴨子上場了。
​ ​ ​ 「終於等到你了,要是你太早輸了,我心中這股怒氣該如何宣洩?」
​ ​ ​ 其實莫不俊也很想跟她來場…嗯…交流,因為她長得實在太像記憶中的艾薇了—更年幼的。
​ ​ ​ 莫不俊很疑惑:人工智慧並非生命體,有可能轉世重生嗎?若按照常識答案是不能,這巧妙的在他覺醒後不久便出現在他眼前的銀髮女孩,又是怎麼回事?若是可以,又為何她沒有半點記憶?那這樣轉生成相同模樣遇到自己有意義嗎?這要真的只是偶然,只可能是那冥冥之中有些什麼的惡作劇了。
​ ​ ​ 所以為了驗證,跟她打上一場也是個不錯的近距離觀察的機會,若真是跟艾薇有關,總會有些蛛絲馬跡的。拿不俊自己而言,他也不知為何轉生後仍然跟子丑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淡薄至幾近於無的情緒、情感。
​ ​ ​ 他的所有行為,都是依賴常理判斷、思考後做出的,所以身邊的人大都覺得他很無情、無趣,唯有那不生似乎天生跟所有人都自來熟,可以無所謂的黏在莫不俊身旁。
​ ​ ​ 薇薇這次也帶著把機關傘上場,只見她左手握著傘身,右手握著傘柄,然後緩緩的從中抽出一把銀色細劍。
​ ​ ​ 「「嘩…」」
​ ​ ​ 這是首次有人拿出殺傷性的武器,於是台下一片哄鬧。但是沒有人阻止,因為墨家的信任,倒過來說就是任性;不倒過來說的話—墨家就是任性。
​ ​ ​ 「比賽開始!」
​ ​ ​ 薇薇一個箭步,在地上留下一抹焦黑腳印後,一劍瞬間便來到莫不俊眼前;真的是朝著他眼睛刺來的。
​ ​ ​ 莫不俊按下方才默默撿回的機關傘按鈕,於是不含傘面的傘骨猶如鬼爪張開,在細劍穿過爪間空隙時莫不俊轉動傘柄,想絞動細劍讓薇薇主動撒手,但傘骨猶如電風扇卡住般停住了;薇薇只憑腕力便靜止了這轉動。
​ ​ ​ 「「哦喔!?」」有人因為莫不俊的機關傘改造運用而驚嘆,也有人因為薇薇的強悍而訝異。
​ ​ ​ 傘骨依然抵住了細劍,但薇薇強大的動量將莫不俊連人帶傘直往後推,直到莫不俊再次加大了幾分念力強化身體才止得住。
​ ​ ​ 莫不俊脫口而出:「莫非妳也是改造人?」
​ ​ ​ 薇薇聽不懂,但總覺得他在說什麼很失禮的事情,於是在兩人僵持間,竟然用劍使了個寸勁—內力加持的。
​ ​ ​ 不俊胸口被劍尖點中,便覺得一股可怕的力量透體而來,他提高念力密度抵擋的同時後撤,但還是受傷了。
​ ​ ​ 莫不俊胸口、嘴角見血,於是他依照此世所學運轉內力活絡筋脈,頓覺身體舒緩許多。
​ ​ ​ 「嗯,這世界的武學文明真是奧妙。」
​ ​ ​ 明明刺中了對方,但劍上反饋的手感未免也太輕了,薇薇疑惑的看著莫不俊心想:「他做了什麼?」但她很快的便搖搖頭,集中精神後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接著眼神變得一亮。
​ ​ ​ 「我要認真了!」
​ ​ ​ 薇薇左手運起劍指,右手挽著劍花,朝著莫不俊慢慢走去。一步,一步,再一步;隨著地板破碎聲響,薇薇爆衝而出。
​ ​ ​ 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 ​ ​ 和剛剛起手的第一招雷同,卻擁有數倍的速度跟力量。然而莫不俊收起機關傘骨,將傘畫著八字,跟隨出乎眾人意料、繞過莫不俊來到其身後的薇薇,抵住砍向他脖子的一劍後往側邊引去,讓薇薇此劍將地上給炸開一個大洞。
​ ​ ​ 上空那名文士「咦?」的一聲,不解這集合誘敵、隱蔽、速度、力量的極致巔峰武學,怎會被如此輕易的看破化解。難道…
​ ​ ​ 薇薇維持著劍被壓制的動作,不敢置信的將莫不俊從頭看到腳,然後狐疑道:「氣機牽引?你先天了?」
​ ​ ​ 莫不俊將機關傘從劍上移開搖頭道:「我只是後天境界。」
​ ​ ​ 薇薇所說的氣機牽引,乃是成為先天武者時,身體五感強化至極致時,結合漸漸衍生出來的第六感後,便能夠從對方動作跟氣息所引動的周遭空氣變化感知到對方的目的,從而自然反射般的動作。
​ ​ ​ 從修為來看,莫不俊確確實實就是個後天武者,只是念力如同外掛般好用,將他散布在身周一、兩米範圍下,就能讓他達到類似的效果。
​ ​ ​ 薇薇將劍從地上拔出,轉過身默默背對著不俊慢慢走離,數步之後才站定。她全身顫抖的回過身來,滿是憤怒的看著莫不俊:「還裝!你這家伙到底要玩弄人到什麼地步?」
​ ​ ​ 真實而凜冽的殺氣從薇薇身上漏洩而出,薇薇舉起手中劍道:「九州劍譜—黎明。」
​ ​ ​ 一道微弱的光芒從劍身延伸些許,所有人皆是大驚失色,花院長也詫異的轉頭對著皇甫文士問道:「劍芒外放,薇薇先天了?」
​ ​ ​ 文士搖頭道:「只是觸摸到一些皮毛,耐不住寂寞先嘗試修了九州劍譜,沒想到還真修出了點門道罷了。」
​ ​ ​ 今天才加入觀賽群眾的一名男人道:「皇甫大人太謙虛了,薇薇僅僅九歲便已經跨上先天階梯,這可是天才中的天才了,就連咱『道門』風頭最盛的那位『大師兄』,武者時期恐怕也比不上。」
​ ​ ​ 皇甫文士心中大樂,但他仍然故作謙虛的擺手道:「小小武者,怎能和當代『出塵』十傑第一的道門大師兄相比?折煞了小女。」
​ ​ ​ 但眾人仍是接著男人的話一陣你誇我捧,逗得皇甫文士笑得合不攏嘴,慈愛(?)的看著下方的女兒。
​ ​ ​ 莫不俊不懂薇薇為何暴怒,但在劍芒若隱若現的霎那,薇薇便已一閃而至,挺劍直叩他心門。
​ ​ ​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 ​ ​ 莫不俊用機關傘擋格,卻被劍芒穿個窟窿後長驅直入。
​ ​ ​ 「原來劍芒威力這麼大?」
​ ​ ​ 此際除了念力,他的武者修為已經跟不上了,但又不能用在薇薇身上徒增疑竇,於是他將一半的念能護住心脈,剩下一半集中在劍芒周圍做類物理抵抗以及加強肉身。
​ ​ ​ 「停!」
​ ​ ​ 主持的老師來到兩人中間,抓住細劍,但劍芒已沒入莫不俊胸口近寸,最後在同學們的驚呼下,莫不俊血如泉湧,開始向後倒下…
​ ​ ​ 鮮血飛濺薇薇滿臉,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做過頭了,驚慌之下急忙鬆手棄劍,想抓住莫不俊;而莫不俊開始神智不清,模糊視線中薇薇那染血後伸出雙手的模樣,令他頓時想起那一刻—子丑死去的場景。
​ ​ ​ 那久未起伏的情緒—一股極端怒氣—沒來由的氤氳而生;他挺住身子不讓自己倒下,配合如張牙舞爪般向上抬起的左手,死死瞪著遙遠而昏黃的天空;不片刻,莫不俊不支倒地。
​ ​ ​ 遙遠的天外、星域外、宇宙外,一條長長的黑色弧線忽然在虛空中靜靜出現、延長、緩緩張開,浮現出一隻巨大眼睛,其視線穿透著數重虛空、宇宙,俯看著未知的時空微微一瞇,變成一個滿是調戲意味的笑眼。
​ ​ ​ 回到這片天空下、城市學院中,所有人都突然感受到一陣難以形容的異樣感,尤其在空中就坐的大人們因為修為更高而感受猶深。真要描述的話,就像是身體被難以想像的強大神識給碰了一下,且在那須臾間,眼前世界彷彿只剩黑白色,這樣的感覺。
---
​ ​ ​ 兼愛城主正在處理案几上的公文,突然他身體一陣顫抖,瞬間閃現在雲端,抱拳一禮道:「不知何方高人降臨,在下有失遠迎,還請包含。」
​ ​ ​ 沒有回應。
​ ​ ​ 城外遙遠處,烏鴉老祖原本入定的狀態也忽然中斷,他瞬移到了高空一禮道:「小妖乃此地東道,不知前輩何來?可有小妖效勞之處?」
​ ​ ​ 沒有回應。
​ ​ ​ 墨家山門一處庭院中,一男一女兩位中年人,正在亭裡下圍棋,但兩人一驚下同時瞬移到了天空,左右四顧卻什麼都沒發現,於是疑惑的對視後異口同聲:「難道…」
​ ​ ​ 並非只有兼愛城周圍發生這些事,這片大陸、其他大陸,幾乎所有的「五氣朝元」的人類、非人類修士,都因為這異樣感而大吃一驚。
​ ​ ​ 直到一道人聲傳入虛空:「你越線了。」
​ ​ ​ 那穿透千萬時空的大眼睛,才奸笑般的滿足閉上。
​ ​ ​ 而在修士們狐疑沒多久,或宗門、家系,或種族、國度,便收到來各自長輩的訊息,最後一傳十、十傳百—
​ ​ ​ 「天妒。」
念力、修仙、機關術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