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力修仙機關術7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 ​ ​ 「嘰嘰…嘰嘰…」披著黑色斗篷的巨大身影,不顧行人的眼光,一邊發出這樣的聲音一邊前進,穿過大街、小巷,來到了學院門前。
​ ​ ​ 此時的校門因為考試而大開,這人影毫無顧忌的走了進去。瞬間,學院內所有的老師都透過神識感應到了,這一位散發著細微卻毫無掩飾的法力波動,但又像是想隱藏自己般而毫無生命氣息,走路歪斜晃動的怪胎。
​ ​ ​ 莫非來者不善?一名在大門留守的男老師上前盤查,警戒但不失禮數的抱拳道:「請問閣下是?」
​ ​ ​ 於是這名老師就被拍飛了。
​ ​ ​ 幸好老師戒備之下,一瞬間手從香囊上掠過,拿起了空間中的「機關箱」,擋住了這怪人的一擊,但是強大的力道還是將其連箱子一同震飛。
​ ​ ​ 這一下,引起了所有用神識關注著這裡的老師,很快的又有一男一女到了大門旁。
​ ​ ​ 那女老師道:「沒事吧?」
​ ​ ​ 一開始被攻擊的老師搖頭道:「沒事。這機關人移動尚不穩定,製作手法略為粗糙,但是力量不小。」
​ ​ ​ 「「機關人?」」另外那一男一女看著這怪胎正有如捲尺回彈的收回伸長的大手,立刻明白了男老師的意思。
​ ​ ​ 「幸好我的機關本就是防禦為主,不然直接中他一掌恐怕也是不妙。」男老師看著木色箱子上淺淺凹陷的掌印,一拍箱子渡入法力後該處便回復如初,接著他又對著箱子一抽,一面盾牌便從箱子分裂出來。
​ ​ ​ 「但是是誰這麼無聊,專挑我們大考這天派個機關人來鬧事?」女老師一邊問,一邊也從香囊取出一只銀白色的機關箱,只一瞬間箱子便隨著她注入的法力變形,其中三分之二變成兩副手臂鎧甲,附著在她雙手之上,最後一部分則變成一張銀弓,鑲嵌在其左手鎧甲外側之上。
​ ​ ​ 「對不起,是我。」莫不俊內心回答著,他正透過機關人顱內的「天眼通」子符,即時分享著機關人所見的畫面—低解析度。
​ ​ ​ 「二對一,我替你們壓陣。」最後一名男老師說完便一躍來到機關人和大門間,守住機關人退路,和另外兩名老師呈現三角陣型,將機關人夾在中間。
​ ​ ​ 女老師率先開弓,只見她從香囊中取出一支手掌長的符紙捲,隨著她拉弓的動作,符紙箭也隨著符上的字跡散發著淡淡光芒伸展變長,變成一支無鏃符箭。
​ ​ ​ 滿弓而射,符箭上的靈氣光芒拖著尾巴,轉眼便來到了機關人眼前;如同來到了莫不俊眼前。
​ ​ ​ 哪有這麼簡單?莫不俊望著大門的方向,手插口袋。
​ ​ ​ 「嗡…」機關人頭顱內傳來高頻的轉動聲,斗篷下的眼目釋放靛青色光芒;一瞬間,機關人憑藉著巨大爆發力在地上留下了一行深深的腳印後橫移了一米,躲過了符箭。
​ ​ ​ 哪有這麼簡單?女老師哼了一聲,手一指,符箭便一個盤旋飛回,誓要鑿穿機關人頭顱。
​ ​ ​ 不料機關人身不動,脖子轉了半圈便一張口,吐出三顆一樣散發著光芒的符紙球,迎上符箭後一陣爆炸。
​ ​ ​ 「轟!」
​ ​ ​ 爆炸聲傳遍學院,所有人無論考生還是老師都一愣的看向了大門方向,只見該處煙塵瀰漫,不時閃現幾朵火花。
​ ​ ​ 「噹…噹…噹…噹…」
​ ​ ​ 鐘聲響起,同時代表著今天的考試結束,所有考生將考卷一交便衝出教室,隨著人潮往門口聚集湊熱鬧。
​ ​ ​ 唯獨莫不俊呈現呆滯的邊走邊叨念:「唔…三道符的錢…」
​ ​ ​ 不等塵煙散去,持盾的男老師便感應到了機關人又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坑後,便爆發般的平貼地面飛躍而來。
​ ​ ​ 往自己身上貼了道「金剛符」後,男老師以法力催動盾牌騰空道:「我會全力守住他一陣,你們趁機毀了它!別讓孩子們傷到了!」
​ ​ ​ 方說完,機關人那露牙而笑的青銅面具已到來了面前,和自己相對而望;兩隻大手左右攻來,男老師操縱盾牌擋住其中一手,另一手依賴金剛符催動的光罩硬抗,居然發出了有如敲鐘的「噹噹」兩聲。
​ ​ ​ 承受著防禦處傳來的巨力,男老師心裡暗罵:「媽的!到底是誰做出這麼不平衡的怪物!身體如此不協調,只注重力量、速度,就是個『作戰兵器』。呃…確實是。但那滑稽的臉容是怎麼回事?」
​ ​ ​ 那起初看來行動不便的機關人,爆發力著實讓三人大吃一驚,於是在女老師再次取出另一支符箭時,第三位壓陣的老師也出手了;他沒取出機關箱,反倒是踏著飛行法器來到空中,對著機關人拋出了一顆毛線球,然後念著咒語手中結印,毛線球便自動化開,落在機關人身上後將其束縛。
​ ​ ​ 「一分鐘!」
​ ​ ​ 拋出毛線的男老師如此說,另外兩位便心領神會。這繩索對修士有隔絕外界靈氣之能,可是對於這看起來不能轉換靈氣為法力的機關人恐怕就只有物理效果了。這樣一來除了效果大打折扣外,掙扎的力量將會大幅縮短他能綁住機關人的時間,所以他直接告訴另外兩位他估計能爭取的時間。
​ ​ ​ 機關人因毛線球法器無法動彈的當下,女老師將第二支符箭射出,再次直取機關人頭顱。
​ ​ ​ 為什麼總是對著頭?莫不俊心裡產生這個疑問;畢竟機關人也是「機關」,要害並不一定如人類一般在頭顱跟心臟。
​ ​ ​ 然而符箭到了中途便消失了;這使得機關人再次張開嘴巴後,卻無法進行下一步。
​ ​ ​ 光學迷彩?這世界也有?還是真的消失了?莫不俊疑惑了。畢竟來到這世界也才九年半,對這世界的「法術」和「技術」了解也就比其他屁孩同學多一點,是遠遠比不上真正出塵境界以上的老師們的。
​ ​ ​ 下一刻,符箭在機關人身後浮現,「轟」的一聲炸響,機關人背後中箭,斗篷被炸得粉碎,露出了真貌。原來剛才針對頭顱只是迷惑對手的佯攻,實際上目的是透過隱匿氣息的符籙,讓符箭繞到機關人身後。
​ ​ ​ 然而看見機關人除了背後燒焦一片外便無異常,女老師詫異道:「山精青銅?他身軀和盔甲是山精青銅做的!」
​ ​ ​ 難怪這麼硬!採取防禦的老師,因為機關人被束縛轉而進攻;他從機關箱裡面抽出一把漆黑巨劍,將法力注入,巨劍上的靈氣迴路隱隱生光後,便朝機關人揮下。
​ ​ ​ 機關人手腳無法張開,但是它卻原地旋轉起來,巨劍在其身上敲出一道火花後便被彈開。
​ ​ ​ 「『阻靈毛線』在它旋轉中也鬆脫了些許,小心!」
​ ​ ​ 空中的老師提醒後,機關人便驟然停下,一隻手掙脫出阻靈毛線,往上拋出一顆木製機關球。
​ ​ ​ 炸彈?三人和觀眾都這麼想。三人立即退開一段距離,而持巨劍的男老師更是一踢機關箱,機關箱便攤開延長,變成一道滿佈靈氣迴路的機關牆,擋在他和身後的學子面前;另外兩名老師則和後來趕到的其他老師,連著機關牆圍成一圈,各自施展法術或符籙,保護住學生們。
​ ​ ​ 機關球吸引著眾人的視線來到高空,然後,綻放強光。
​ ​ ​ 「「「媽的!中計!」」」
​ ​ ​ 所有人都感到眼睛一痛而閉上眼,老師們立刻提高神識質量死盯著機關人;但就在這騙局滋生的時間,機關人掙脫了阻靈毛線。
​ ​ ​ 女老師再次拿出一道符箭,拉弓之際也唸著咒語,最後喊了聲:「破甲術!去!」便將箭射出。放出阻靈毛線的老師,將毛線收回後彷如鞭子般操縱毛線,朝著機關人鞭去。最後一名老師,再次提起盾牌、揮著巨劍朝著機關人近身。
​ ​ ​ 機關人身體再次高速旋轉,同時將延展伸長的大手波浪型揮動,猶如彩帶舞,彈開了阻靈毛線鞭,卻無法阻擋加持了破甲術的鋒銳符箭。
​ ​ ​ 「唰」一聲,機關人被鑿穿了;女老師手遙遙對著符箭一握,符箭便在機關人體內炸開。
​ ​ ​ 「轟!」機關人停下了,巨劍也跟著一斬之際,機關人一拳揮中巨劍,讓其原本迎頭斬下的軌跡偏了幾分,於是又「唰」的一聲,另一條手臂被一斬而落。
​ ​ ​ 此時機關人體內依然嗡嗡作響,眼中的青光在那看似真誠卻透漏古怪的笑臉中越顯熾烈。
​ ​ ​ 自爆?手持巨劍的男老師再次急退,也許他又判斷錯了;但,生命重要。
​ ​ ​ 最後結果證明,他對了。沒有什麼令人驚豔的大場面,就是機關人開始自燃了一會,然後便自行炸開,碎裂了一地。
​ ​ ​ 莫不俊也來到了觀眾行列,但他此時看著機關人的「屍塊」心裡正在淌血:「唔…我的錢…」
​ ​ ​ 手持毛線鞭的老師看著滿地碎片道:「毀屍滅跡?」
​ ​ ​ 「這代表對方不想讓我們透過這家伙猜到身份。」昨晚見到的那名城市學院院長邊說邊走到場內,眾人紛紛行禮。
​ ​ ​ 「這機關人真古怪,戰鬥方式單調卻有靈活的戰術,力量強大卻不管協調。最奇怪的是對方應該明白,在眾多老師們聚集的學院裡,派這機關人來鬧事是不夠的;這就讓人非常不理解對方的動機了。」一名後來到場的老師道。
​ ​ ​ 院長莞爾一笑道:「不覺得這就是個惡作劇嗎?」
​ ​ ​ 莫不俊聞言一抖:「不會吧,院長直覺太敏銳了。」
​ ​ ​ 「惡作劇?為了惡作劇做了一個能夠和三位出塵修士交手的機關人?」又有一位老師懷疑道。
​ ​ ​ 院長解釋道:「否則為什麼機關人遲遲沒有對學生們下手?它也並未給學院帶來什麼傷損。再者並非它的性能可以同時對抗三位老師,而是它的戰術指令配合性能恰好可以拖延三位老師。」
​ ​ ​ 眾人聞言都一陣沉思,院長則繼續說道:「就我看來它的戰鬥指令只有移動、防禦、反擊罷了,但是危機處理的戰術都相當優秀:來不及反應時的口吐符球、旋轉身體、拋球閃光欺敵等,真正一再讓老師們有力無處發的便是這些戰術了。」
​ ​ ​ 「花院長說得對。」互利鄉墨修嚴院長也來到場中,他又接著道:「但我仍然覺得奇怪,從如此詭計多端的戰術來看,此人應該有著豐富廝殺經驗跟閱歷,到底是誰又為什麼要浪費時間來搗亂?」
​ ​ ​ 花院長道:「惡作劇又需要什麼原因呢?也許一時興起,也許跟墨門有些小恩怨,又或者是自己人?最喜歡對你惡作劇的人永遠是身邊的朋友,所以搞不好是根本是墨門教出來的學生們?畢竟墨門對教育門人這塊,實在有點太放任鬆散。」
​ ​ ​ 莫不俊冷汗冒出,撓頭想道:「靠…這也可以分析出來?」
​ ​ ​ 墨修嚴又道:「山精青銅要價不菲,若非身家深厚恐怕負擔不來費用;我等三花或以上修士應該都買得起,但這機關人等級有些低了。莫非是哪些大家族出塵修士的作品?」
​ ​ ​ 花院長聳肩一笑道:「誰知道呢?」說完瀟灑的擺擺手便離開了。
​ ​ ​ 從花院長的態度看來,並不怎麼看重這件事,於是老師們打算找人來收拾後便罷,而莫不俊很主動的便自願加入了打掃人員的行列;畢竟還是有些材料可以再利用(省錢)的。
​ ​ ​ 莫不俊一邊清理(回收)殘骸,一邊想著:「原來這機關人的水準會讓人直覺是出塵修士打造的。不過山精青銅只是恰好祕密基地的山裡面有,看起來還不錯就拿來用了…」
​ ​ ​ 接著他又對出塵境修士的戰力有了個初步的瞭解:以剛剛的機關人來說,在完全不了解其性能的狀況下,現在的自己從試探到擊破,可能會花個三、五分鐘;當然,是使用念力的狀況下。然而老師們卻在三對一的狀況下,也花了近五分鐘,這樣一來純論戰鬥力的話,現在的自己似乎比一般的出塵修士還要厲害一點點?
​ ​ ​ 至於武者境界對上機關人又是如何?莫不俊認為後天武者必死無疑,先天武者…厲害的或許能保命或拖延一下吧。
​ ​ ​ 三花境?自己或機關人不被秒殺就不錯了。就莫不俊所知,這世界修真乃是一層境界一重天;用前世的數學來解釋,每進一層大境界,如從武者步入出塵,或者出塵入三花等,實力落差都像是指數性成長一般。
​ ​ ​ 「唔…不過如果是子丑的話…」
念力、修仙、機關術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