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隨手紀錄 - 7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確診

我其實一直都以為自己是不會確診的
結果沒想到,在前陣子還是不小心確診了
至於是怎麼確診的,老實講我自己也沒想法
雖然在確診之前有出門外出走走逛逛
但在疫情解禁之後,也還是有類似的情況
出門在外也是口罩戴好
結果,還是確診了,只能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不過確診之後,身體還很虛弱的情況下又感冒了
所以整個六月,我幾乎都是處在身體不舒服的狀態
只能休息,所以很多的計畫都暫時性的延宕
關於生化戰,雖然我已經寫不少了,但由於段落還沒切割完全
所以可能還需要再等一段時間才會把全部的內容給放上來了

不被在乎,做什麼都不被在乎

其實這件事情說起來有點複雜
最簡單的說法大概就是去年台南同志大遊行的時候
跟一位網友見面,但他那個時候算是剛分手一段時間,還算是療傷期
所以蠻希望有人可以陪他那一段時間,我就答應陪他了
之後的事情,簡單來說,也大概就是生活習慣那些之類的對不太上吧
就沒甚麼聯絡了,大致上這樣
然後前幾天我在朋友的聚會上又再度見面了
只是這次...算是很諷刺吧,他完全不記得我是誰了
雖然說不太意外,只是覺得,果然不被對方在乎,不管做甚麼也沒甚麼意義
這種雖然只是大家的老生常談
但自己親身經歷這種事情,大概也是很少數的情況吧
60會員
252內容數
因為探路客關站,因而漂流的人們共同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