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礦燈亭.樓梯(0-1-2-5)

2023/07/19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冬天要來了,火鍋店訂購肉品的訂單暴增,針對店家需求,老闆依照海鮮或紅白肉,以每十年肉齡為一單位的報價單,提供各類需求。只是今天有點麻煩,這個訂單沒有黑心食品廠商願意接:七年前的臺灣鯪鯉。


老闆非常苦惱:「為什麼要特別指定七年前,如果隨時要,我們可以跟山產店調貨一、兩年內的。」臺灣鯪鯉即臺灣特有種穿山甲,瀕臨絕種、山產老饕的搶手貨。


「是不是準七年,客戶吃得出來?」姜薑難得驚奇,可謂棋逢敵手,世界上還有人跟她擁有相同喜好與奇技。話說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姜氏姐弟對「屍體」的熱情和專業,絕非法醫、刑警、術師或古屍收藏圈人士可媲美,尤其過期殭屍肉只靠冰庫保存是無法消除腐爛臭味,必須仰賴大量防腐劑維持狀態,製成餐點前還要透過醬料和香料加工,加上消費者長期外食而遲鈍的味覺,才能成就完美殭屍肉定義。當然,防腐劑按有機化學或無機化學、殺菌或抑菌、濃度、作用時間、微生物性質等區分,種類繁多,因此要準確判讀肉齡,乃神乎其技的專業領域。



「客戶是鋼生精密儀器的老董。他絕對吃不出來,但我們做生意是講究誠信和口碑的嘛!」老闆開始打電話給熟識的下游廠商──山產店、屠宰場──也對,專門銷售過期殭屍肉的黑心食品廠商,如果連七年前的穿山甲都弄不到手,確實自砸招牌。


姜薑整理好倉儲訂貨後,老闆聯絡好幾家可能有現貨的下游,對姜薑說:「辛苦妳跑一趟。」姜薑非常樂意。殭屍肉世界博大精深,生物品種、環境外力影響、自體條件等,都會產生奧妙變化,更何況保育類生物的殭屍肉可遇不可求,必須保握機會好好學習。老闆再三交代:「這次有給予特別津貼,務必鑑別確實,不能出錯,那些供應人喜歡信口開河,搞些假殭屍肉糊弄人,好好讓他們見識本公司姜主任的厲害。」嗯,看來鋼生精密儀器的老闆是重金尋肉。姜薑忽然問說:「老闆,我能順便去一趟金九,那家賣我們鼠頭炸雞塊的屠宰場嗎?」此時姜薑難料,數月後,白白錯失沾黏穿山甲肉的火神解山王──麞妖──墨薔淳和他家老鬼神們,搶走麞妖殭屍肉,養入萬妖牆中。



印有「純家食品公司」的小發財車,正往金九鄉下某屠宰場駛去。發財車除了駕駛座外,整體算是一個行動冰庫,平時運載過期肉品給訂貨店家,但今日權充他用,裡面載著半腐屍姜蓎,和飛天殭屍藍寶。


來到金九前,姜薑特地將車開到辜壽生刑警所屬單位,借「斷指」一看。姜薑捧著斷指跳進一片黑烏烏的後車廂,並迅速關鎖車門,辜壽生只好站在車外等待。他想起方才姜薑進入單位借斷指的騷動,看來「她」似乎真挺有名的傳聞:讓男性食安稽查員入坑的萌萌殭屍女姜薑。大家如此稱呼她,連法醫都特地趕來看熱鬧。半小時後,姜薑送出斷指,只說了一句:「換我出馬。」


唉,哭笑不得。辜壽生和幾名刑警曾去過那間金九鄉下的屠宰場,可惜徒勞無功。換她出馬?會比俱備偵查技術的刑警更快破案?


車行數小時。「姐姐⋯⋯藍寶說祂⋯⋯祂不喜歡⋯⋯辜刑警⋯⋯他的名字給人⋯⋯壓力太大。」飛天殭屍藍寶雖無法言語,姜蓎理所應當能解讀祂所有想法,姜蓎續問:「辜刑警取名壽生⋯⋯是因為他⋯⋯他爸爸也是刑警⋯⋯希望兒子既繼承父業⋯⋯又長命百歲嗎?」姜薑聞到屠宰場特有腥味,露出甜美微笑:「聽說是這樣,管他的,我們到囉!」


屠宰場負責人顯得尷尬,寒喧:「呦,還麻煩姜小姐跑一趟。」姜蓎、藍寶留在小發財車裡,姜薑則神清氣爽地逕自走入血骨和肉塊「交織」的屠宰區域,大口呼吸:「這裡氣味仍舊豐富⋯⋯我們老闆不是很滿意這次進貨。」屠宰場負責人不得不告知實情,畢竟在專家面前班門弄斧非智舉。


「查過了,兩年前屠宰病死雞時,我們管理沒做好,活老鼠跑到機器中,才一併切割冷凍。」沒對刑警說明白的實話,對姜薑全然毫無隱瞞,屠宰場負責人卻突然神經質起來,張望四處、低聲說:「不敢騙妳,其實這附近有間鬼屋,估計老鼠就從那裡叼來斷指。」姜薑圓睜長密睫毛的秀眼,瞳孔漾溢幸福光彩,幸運成這樣?


姜薑按耐不住自己渴望蠢動的熱心,忙問:「怎麼去?」 屠宰場負責人詳述地點後,又補充:「住附近的人都說晚上常聽到一群年輕女子哭聲,更經常發現糖果散落一地,情況非常古怪。」



飛天殭屍藍寶充當先遣部隊,飛往探路,姜薑和姜蓎選擇人煙絕跡的山道,慢步走去。「會⋯⋯不會是糖果屋⋯⋯現實版。」姜蓎略帶感傷說,「小兄妹⋯⋯兩人⋯⋯被巫婆吃掉了。」姜薑隨路摘花折草編了個花冠,戴在弟弟頭上,回答:「辜壽生說死者是成年男性、經營高級童裝的富商,原本打算出國洽談海外設點的合作案,離家後卻遲遲未與任何人聯繫,沒出境、下落不明,整整失蹤兩年。斷指出現,法醫研判死後被咬下。」姜蓎輕輕撫摸花冠,靦腆微笑,忽問:「姐姐喜歡⋯⋯喜歡現在的工作?」姜薑故作陶醉、萌樣爆表,說:「簡直和我的生命嵌合。」姜蓎抽出一張名片,是剛剛於車內儀表板上發現,「有⋯⋯法醫請妳當⋯⋯當助理吧。」


        說實話,姜蓎非常擔心姐姐──職場環境會影響職場戀情──關乎未來姐夫是人類抑或殭屍?擔任法醫助理,認識到的男人不外乎法醫警察、社會記者等,既符合姐姐的職業性向,能夫唱婦隨,又可包容姐姐的蒐藏興趣⋯⋯說不準興趣相同!畢竟和殭屍結婚有諸多不便。姜蓎尚未進入討論話題時,藍寶很快飛回回報,確認鬼屋佇立在一崖坡森林邊緣,只是事有出乎意料。


        原來鬼屋不只一間,似乎是兩間。


        附近地質脆弱,每逢颱風地震更鬆動一遍,土石流情況相當嚴重,先前住戶全部搬走,多留斷垣殘壁空屋。放眼望去,那幢鬼屋離奇地堅固聳立,外觀雖斑駁坑洞,仍不掩昔日莊重神聖,或為舊醫院改建成的旅館,蠻難講出個究竟。姜薑攏緊眉頭,不安說道:「我有不好的預感誒。」姜蓎亦拉緊身上藤蔓植物,整裝以待:「走⋯⋯走吧。」



        鬼屋前空地散落幾堆木材,像曾經打算搭建某種設施,不知何故罷工,任憑木料飽受風吹雨淋直至腐朽。


        「遇到⋯⋯什麼事件才⋯⋯才停工?」姜蓎思索推測同時,卻聽得姜薑低低悶笑,抽搐嘴角,揚起笑意:「呵,保不齊土石流淹沒掉整個村莊,村民全成殭屍攻擊這裡,設施才會停工,呵呵⋯⋯呵呵。」姜薑幻想殭屍大軍攻擊鬼屋的情景,活力朝氣感完勝啊!急忙取下背包,打算取出串鈴收服新進殭屍,增加屍寵數量,至於小發財車載不載得了許多,再另外考慮吧,這年頭啥事都先搶先贏,像新春限量超值福袋、樂透彩卷票號啦,機會往往一瞬間。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會員
312內容數
硝梟,差強人意是個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的閒散人。小說人物墨薔淳之經歷,即生活紀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