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礦燈亭.樓梯(0-1-2-4)

2023/07/1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岳先生,你如何進入消失的礦燈亭拍照?」我提出疑問。岳小兵神情古怪,磨蹭迤久,方道:「從『嬰廟』進入。」我和硝梟、柳翼,三人不約而同困惑皺眉,要說就算不住金九地區,單憑本地觀光名氣,若真有「嬰廟」豈無人知?我再問:「『有應公廟』嗎?」岳小兵搖頭道:「不,祭祀嬰童的廟。」硝梟觸電般身體一震,低聲說道:「小鬼之廟!」


      臺灣「養小鬼」闇術,多採初胎屍源,即獲取孕婦肚內新生兒,包括出生後立刻死亡,以及經術師算準生辰八字,再致其胎死腹中的嬰屍。嬰屍到手後,術師則將之浸泡於摻入福馬林混合藥草的液態藥物內,為增加邪性,偶時並添加特製秘咒油──運用油脂當溶劑,萃取人類或動物的脂肪、指甲和毛髮等物的脂溶性物質──對外統稱「屍油」,其實某些組織根本無效,術師藉此欺凌恫嚇信眾。把屍油加進液態藥物,製成嬰屍人體標本,配合求術者需求,挑選適合的「小鬼」,以香燭衣物、玩具糖果細心供養。每滿闇術計算標準的「十二歲小鬼」,會開始產生作怪行為,此時求術者轉而走霉運,須回找術師更換新的一隻小鬼。闇術執行全過程,畢竟是損陽折壽缺德事,故失敗率甚高,為平息嬰靈們怨氣,部分術師蓋廟立觀、醮祀安撫。


      簡直放屁。


      同處玄異圈,我常百思不得其解,邊製造鬼怪、又邊害怕反噬,進而祭奠的術師,腦袋都裝啥糨糊,沒本事就別玩陰的是不?


      一聽從嬰廟能進礦燈亭,我心中泛升抗拒,不想淌這事兒,要說連家亦非善茬,否則怎牽涉嬰屍闇術?京都案中,媯盤同時作為人匣人柱,令我耿耿於懷至今,難不成連家幹下同樣的事?不無可能。在金九地區這地質上開礦脈、建豪館,不容易,許自連蟾溪開始,連家代代皆這麼幹。


      「好。咱們今晚由嬰廟進入,一探礦燈亭秘密!」我目射壯志激光,堅毅傲道。硝梟抿了一口愛爾蘭咖啡,微笑歉道:「不,墨薔抱歉啊,我明日要動身前往越南胡志明市,那裡也正巧發生『古曼童』詭案,等一下我便回臺北收拾行李。臺灣全屬你家地界,一切拜託了。」誒咦!難怪他幾秒前反應奇怪,我一時語塞,不知該砲轟硝梟來九份湊啥熱鬧客串,順道拖我下水,抑或應關心他會否遇到禍險,古曼童源於東南亞的越南、泰國諸國,亦屬嬰靈信仰一種,其意接近金童玉女之「金童」,稍異養小鬼術式,趨向佳運避邪的法術。硝梟補敘道:「墨薔,期間我住『西貢日本街』附近,你忙完來找我呀。」好傢伙,胡志明市紅燈區啊。


      「不檢點的男人。」我朝硝梟哼笑道,眼神轉向柳翼、岳小兵,焉知柳翼聳肩說道:「今晚漁獲入港,採買不可耽擱。我們家庭餐廳是小本生意,基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無休,山區用餐不便,不能讓特意來一趟的客人跑空!」岳小兵完美接住柳翼話尾,一秒不差說道:「這宗委託既轉給墨薔你了,沒道理要我這委託人參與。換作他人委託殺人,我叫委託人一同前往,不合理,那自詡什麼職業級。」我詫望眼前理直氣壯的三人組,不呀,尚未答應調查礦燈亭真相,你們推得一乾二淨,到底社會經驗嫩些,被老油條擺佈,典型啞巴吃黃蓮!


      眾人東拉西扯再聊了幾小時,傍晚我獨自步出餐廳,往岳小兵告知路線的嬰廟行去,低著頭恍神凝視踩過山徑的步伐,心中嗡響不斷,猛地一頭小獸黑影衝越我眼前,躲進路旁林間,我嚇了一跳,好像是松鼠⋯⋯靈光驟湧,對,德培育幼之家,是姜薑捕獲她那隻殭屍兔的場所!趕忙拿出手機,打給姜薑。


      「喂,問妳事情⋯⋯。」一句話說不齊幾字,姜薑直接掛掉,我不爽地再撥一次,開門見山說道:「問妳殭屍⋯⋯。」殭屍兩字出口,手機那頭才傳來甜膩柔美的聲音:「呵呵,殭屍?」我無奈歎道:「對,妳從德培育幼之家收編殭屍兔的經過。」



      姜薑搖晃串鈴,召喚屍寵們──



【極短.番外篇中篇(?)】

姜薑Q萌版之「第一案  屍寵們啊,鼠頭裡的斷指怎麼一回事兒?」      


  正當盤點存放三十年的白蝦時,走廊那頭傳來迅捷細碎腳步聲。家常便飯,但這次人數似乎多點。除常碰面的食安稽查員熟面孔外,果然多出三名發散強悍活人氣息的男子。


  「你們問她吧。」純家食品公司老闆口氣相當不悅,姜薑的心瞬間揪緊,該不會又要勒令停業,讓她暫時不能和這些「可愛肉肉」相處。


  三名男子見到姜薑,反應齊一呆愣。很正常,面對一名獨立管理幾萬噸過期肉品,卻水靈仙氣的青嫩女孩,誰都會錯愕。


  「有事向妳詢問。」頎碩俊逸的帶頭者,很快自報家門,「我是辜刑警,請配合。」


  事情經過是這樣:某知名連鎖速食店,向食品公司訂購炸雞塊生肉原料,而消費者準備要食用油滋肥脆的炸雞時,赫然發現那其實是顆啣著一截斷指的鼠頭,當場嘔吐暈厥。姜薑有印象這則新聞,卻沒注意就是她家公司的肉。


  肉是兩個月前從金瓜石、九份的鄉下屠宰場收購來,肉齡約兩年。問什麼是肉齡?這並非專業稱呼,純粹姜薑自己方便叫法,久而久之,周遭人也附和此說法。老闆憤然大罵:「真是太沒誠信,竟然把這樣的肉賣給我們。」別誤會,他不是突然良心發現。其一,他故作委屈嚷嚷給稽查員和刑警聽,推諉責任;其二才是真正心聲:混帳!既然是混雜咬過死人手指的鼠頭殭屍肉,理應更廉價!


  食安稽查員附耳在辜刑警旁,說道:「姜主任堪稱神眼,秒讀殭屍肉肉齡,功力一流,曾經還得她幫助過。」姜薑不關心任何讚美,淡淡答謝:「過獎,盡本份罷了。」


  「經法檢,人指無生體反應。」辜刑警凝視姜薑,「但從失蹤人口資料庫中比對到死者訊息。」換句話說,可以排除老鼠到墓地啃死人肉的機率。


  姜薑下班後回到嘏命山莊,搖晃串鈴召喚屍寵們,邊檢查祂們今日狀態,邊和姜蓎閒聊「鼠頭咬斷指」事件。


    「直到找獲死者屍體前,刑警一定會持續來麻煩我。」姜薑不擅長和活人打交道,憂心忡忡。姜蓎那勉強算完好的半邊臉,微微皺眉思索,認真問:「姐姐妳⋯⋯能拿到斷指⋯⋯做為我們⋯⋯調查的線⋯⋯線索嗎?」姜薑突然雀躍起來,呼喊:「斷指!」多令人興奮的關鍵詞,等同「iphone」、「馬卡龍」、「Porsche911」之類。姜蓎安慰說:「別擔心⋯⋯論找屍體⋯⋯我們⋯⋯我們可是超越法醫⋯⋯和刑警的專家。直接替⋯⋯替刑警找到死者⋯⋯屍體⋯⋯送交⋯⋯他們就⋯⋯就不會再來煩姐姐。」姜薑忽起敵意,意志堅決說:「萬一已經變成殭屍了,絕對不容許刑警來搶!」


成為各式放養王朝的女王,是每個女人心中浪漫又危險的夢想。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會員
312內容數
硝梟,差強人意是個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的閒散人。小說人物墨薔淳之經歷,即生活紀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