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礦燈亭.樓梯(0-1-2-2)

2023/07/10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墨薔燄腦中浮聚著無形預知徵兆,大肚美人,許是解開礦燈亭謎團之鑰。


      芒草草原銜接崖坡森林,行路旁摻滿了芒萁、栗蕨、桫欏和稜果榕等臺灣特有種植物,走在崖坡高低起伏的路面上,賈金眼惶惴難安,因他注意到自己手中的那柄手電筒,光線越來越渺弱,反觀墨薔燄提拿的礦燈,火光依舊精神,他十足把握並非錯覺,數日前剛換新電池,耗電量無理由下降如此迅速,唯一原因能解釋莫名情況──有股神秘力量,試圖侵擾、阻擋行人進入森林裡,然而螢火豈能爭輝日月,神秘力量撼動不了墨薔燄分毫。


      人類第六感往往準得可怕,兩人眼前赫然靜矗一座樓梯!


      樓梯呈L直角型,約略四公尺高、柳桉木木造迴折梯,以中段平臺為中心,上下各十二階,每階褐茶色的踏面約半公尺寬,欄杆扶手細緻地雕刻四季花蟲,且遑論整座迴折梯出現地不合時宜,宛若從建築物內切割出來,刻意棄置於此,光是穩重未傾的離奇平衡感,已讓人悚慄⋯⋯荒誕的是,全梯貼合鋪設著分釐不差的紅絨地毯!


      賈金眼吞嚥唾沫,顫聲說道:「這裡⋯⋯這裡怎麼⋯⋯有⋯⋯這麼高的樓梯⋯⋯。」墨薔燄淡然微笑道:「賈生莫驚,『森林樓梯』頗普遍,世界各地稍存人煙的森林,都有。」賈金眼圓睜雙目瞪視墨薔燄⋯⋯森林樓梯很普遍,是自己孤陋寡聞?他說道:「鉅子陛下,請您告訴小人,『森林樓梯』是什麼東西。」


      相關「森林中的樓梯現象」(Stairs in the woods phenomenon),至近期,才透過冒險探秘者,採用都市傳說創作手法,經網路傳播而轟動喜歡搜奇抉怪的讀者觀眾群。森林樓梯,顧名思義,是出現在森林中的一座樓梯──非工作用折疊馬椅梯、人字梯之類,乃實實在在、建築物裡的那款樓梯,不分造型、材質、高度,甚至連浮誇的強化玻璃龍骨梯,亦可能呈現你眼前,偶遇森林樓梯時需遵守禁忌,切不可攀踩,連靠近都會遭遇厄運,失蹤或死亡⋯⋯事實上,尚無任何較明確清晰情節,描述森林樓梯的恐怖,人事時地物諸多細節亦相當模糊,故一說純是文字創作,搭配合成做圖所衍生的編造故事;另有一派支持歷史考證者說法──傳說為真,實乃舊時建築物,因荒廢拆除、戰火毀損所遺留局部結構,或作為狩獵攀架──反駁者則提出,不可能徒留樓梯,其他連結結構卻消失得如此乾淨。


      撲朔迷離啊。


      相較網路廣傳再早十多年,昔墨薔燄十三歲,已首遇森林樓梯,他曾認定可能是湮藏在森林的墓地留下的殘件,不久,他終體悟森林樓梯那悽楚真相。賈金眼聽完墨薔燄一番解答,內心寒意稍減,亦不禁感歎,說道:「鉅子陛下,出了這片林子,就快抵達礦燈亭本館。」待兩人欲繞過樓梯、繼續前行,中段平臺乍興一團陰氣,直向兩人頭頂砸壓而下!墨薔燄容色恬謐,伸掌一抓賈金眼肩膀,扭腰移履,後退若干步,再鬆手改捏指訣,抬臂朝那團陰氣彈去,氣團受力反甩,瞬間飛拋撞斷林間六七棵樹。


      一連串動作過程,賈金眼不過眨了眨兩眼,心腦根本不及共同反應,他只見手電光熄滅,唯一光源是正在搖晃的礦燈,燈晃、眼花,他張金眼未屆退休年齡,眼力卻不敷使用,瞧,林間樹枒遍掛霧化白影,抹抹均貌似上吊女子,頭髮垂、手腳墜,纖薄蒼瘦,無聲控訴死不瞑目的怨讎。


      賈金眼勉強支撐痠軟膝蓋,硬挺直雙腿不抖,仍控制不了喉頭哆嗦,道:「那⋯⋯那林投樹上⋯⋯吊掛的女子白影是⋯⋯林投⋯⋯林投姐嗎?」墨薔燄居然閑話家常般,淡笑道:「呵,露兜果實榨汁來喝,清甜淡涼、祛熱解毒,也叫箖荼茶、艱苦茶,味道確實不錯,這臨海崖壁上生長不少啊。」露兜樹,別名「林投樹」,慣叢聚生長於海岸附近的沙洲,多作為防風定砂用途,葉扁長而緣刺鋒利,花白,果實狀如橙紅鳳梨,熟成落海後,藉海洋潮汐漂流,以傳播繁殖。墨薔燄泰然續道:「是鬼,但不是你認為的林投姐鬼魂,改日我同你說予林投傳說一事。」賈金眼心中喊苦,我的媽呦,鉅子陛下您不需要悠哉地替小人普及玄異知識,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鬼!


      林投姐之說最早記載於《臺灣風俗誌》中。作者片岡巖時任臺南地方法院檢查局通譯官,將民間奇譚撰述於任職地,甚為創作常態,又後世讀者多誤解這則奇譚,發生在某地山中或村莊內,雖此書不啻鉅著,然片岡畢竟鮮少跋涉實地調查,書中僅記載林投姐自縊後,亡魂遊蕩樹叢附近已矣,未曾詳述復仇,乃日後歌仔戲劇本才綴輯完整復仇過程和結局,纂撰冥紙買肉粽劇情。彼時林投樹太半野生於海岸邊,枝幹難以承受成年女子體重,加之葉緣鋭刺刮肉,一般女子會否選擇該樹以自縊,有待商榷。


      賈金眼猝然驚呼道:「對呀!連小姐⋯⋯連小姐就是死在樓梯平臺上!說不定是這群女⋯⋯女鬼害死連小姐⋯⋯又令汪先生、小小姐失蹤!」墨薔燄陷入思考好一會兒,搖頭,肯定道:「不會,祂們不是。但有件事我想不明白,何以這片林間會有如此多年輕女子鬼魂。」賈金眼幾乎快哭出,性命危殆之際,哪管墨薔燄『不會』、『不是』何意,玄異圈之人處事辦公,常人堪受不住,鬼在跟前,不逃不除,還閑情研究鬼多不多,他急道:「唉呦我的鉅子陛下,森林本來就陰,匯聚鬼魂很正常⋯⋯那⋯⋯那些女鬼⋯⋯。」墨薔燄頓覺好笑,原打算再糾正賈金眼觀念,森林不全屬陰地,但瞧此人嚇傻,只得笑道:「賈生莫慌。」墨薔燄單掌結印,以拇指扣按食指、小指,中指與無名指則打直併攏,賈金眼便聽其低聲喃唸「兼愛一之術──群己易別、共義容利,志功為辯爾!」,掌心朝外緩慢輕推,四周冉捲柔澹暖流,那些年輕女子鬼魂逐漸消散。


      墨薔燄輕歎道:「昔時社會,婦人單獨撫養幾名幼子,本就容易挨餓受凍,不管傳說裡林投姐的幾名孩子,先是凍餓而亡,抑又她雨夜勒斃幼子,所揭露事宜,不過底層女性的哀㷀無助;至於冥紙買肉粽,端看冥紙與粽子之起源,解釋成陰陽生死交關的概念不為過。」賈金眼見那群霧化白影完全消散,霎那驚得說不出話來,他本以為怎樣也該有場打鬥,然後自己被女鬼折磨掉半條老命,豈知墨薔燄輕鬆隨意地結個印、唸句咒,就消滅女鬼,平白自己怕了老高,傳聞玄異圈墨薔家奧深弗測,那能逼墨薔鉅子干戈動武的妖怪,恐怕超越常人想像,賈金眼緊張方褪,無奈說道:「鉅子陛下,祂們到底什麼鬼?」墨薔燄像看穿賈金眼想法,回道:「我沒消滅祂們,只暫時讓祂們回歸本來的地方。遇見違常之事才真正該戒備。假如這片林間出現賣肉粽的老頭子,即便白晝也應防範,反之午夜街市叫賣肉粽者,無甚介意。走吧,必須先到礦燈亭才能通盤弄清真相。」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會員
312內容數
硝梟,差強人意是個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的閒散人。小說人物墨薔淳之經歷,即生活紀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