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跨越師生的界線去愛你

2023/08/0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記得那是第一堂體育課,我在陽光斜射的體育館遇見了他。

他是我們的體育老師,體型高大、皮膚黝黑,看起來像隔壁教室的學長,而非高高在上的老師。

聽說他還是頂尖大學畢業的,我對他又添了一分好奇。

高一的時候,他總是不斷操練我們,那個時候我覺得他很兇,每次上他的課皮都要繃緊。

直到下學期,因為疫情要遠距教學,我很不喜歡繳交功課,所以我們開始了第一次聯繫。

後來升上高二,由於體育老師換人了,而且比他更可怕,所以我開始懷念他,很希望他能繼續教我們。

「那就好好期待一下吧!」他一臉輕鬆地說。

雖然期望落空,但我們留了彼此的聯絡方式,所以我無聊的時候都會私訊他。

高二下學期,我們常常聊到深夜,快到11點的時候他都會催促我快點去睡覺。

我最討厭的數學,他也會幫我解題,我也漸漸喜歡上數學,還成為了全班數學最強的人,分數從來沒有低於80分。

但漸漸地,我們開始疏遠,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回訊息的頻率越來越低。

於是我經常「忘記」找現在的體育老師簽點名簿,然後跑去辦公室補簽名,目的就是為了偷偷塞紙條給他。

然而,他語帶調侃問我這是不是垃圾,使我再也不敢寫紙條跟他講心事。

直到後來家裡發生一些事情,他又剛好成為了主任,他找我處理事情時,順口問了一句:「妳知道我為什麼都不回妳訊息嗎?」

我搖頭,「不知道,不過我想,你應該只是不想回吧?」

「因為我們的對話已經快超過師生的界線了。」

聽見這句話的當下,我頓時無地自容,「好,那我以後再也不會煩你了。」

到了高三的畢業旅行,他要跟我們班一起搭遊覽車出去,我為了唱歌坐到他旁邊。

我們若無其事地合唱,還一起拍了照片。從早晨到傍晚,他唱歌我在旁邊拍照,我走音他偷偷笑我,好希望時間就這樣凍結在這裡。

後來我畢業了,也滿十八歲了,還順利考進夢想中的大學,成為他的學妹。

師生戀的顧慮早已不存在,而且我透過學弟妹確認他還是單身,所以我決定以成年女性的身分向他表白。

但我不知道該跟他說「我喜歡你」還是「謝謝你陪我長大」?如果他不介意的話,我希望我能親口說出「喜歡」二字。

我想好所有的退路,要是被拒絕了,之後還能繼續當好朋友;如果他同意了,我願意陪他走完這一生。

大一升大二的暑假,我一個人返回母校,走進我最熟悉的那間辦公室,看見他正趴在桌上休息。

我不敢打擾他,想一個人默默走掉時,他卻突然叫住了我。

我站在門口,緊張地緩緩回頭,全身的細胞彷彿都在顫抖。

「妳回來了?」

「嗯,我有話想跟你說。」

「妳說吧!」

「謝謝你陪我長大。」我終究沒有勇氣將「我喜歡你」這句話說出口。

我邊哭邊跑出辦公室,跑累了就坐在樓梯間,抱緊雙腿埋首啜泣。

頃刻間,有個人從背後戳了我的肩膀,還遞給我衛生紙。

那個人就是他。

「學妹,妳在想什麼我都知道,我寧願妳說出來,也不願看到妳躲起來偷偷哭。」他在我面前蹲下,溫柔地撫摸我的頭頂。

「那學長你說,我在想什麼呢?」

「跟妳想的一樣。」他用指腹抹去我臉頰的淚水,還緊緊抱住我,「我也喜歡妳,但我現在才能講,對不起。」

「這不是你的錯。」我拚命搖頭,哭得越來越厲害,但也感覺到他將我抱得更加嚴實。

-

原版故事:愛睡覺

改寫:雪桐

上天欠你的好結局,由我來寫。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雪桐
雪桐
253追蹤者
355內容數
腦洞特別大的一隻兔子,經常開啟新世界的大門,理性與感性總是在拉扯。想寫啥就寫啥,希望透過各式各樣的鬼點子讓大家耳目一新。
人活著都會有故事,但並非每段故事都有好結局。於是我們搭乘圓夢時光機,飛往文字建構的平行時空,補足所有缺憾。 儘管訴說那些你想被改寫的故事,不限主題。失戀、曖昧未果、遇到渣、朋友背叛、家庭糾葛、考試失常、錯過末班車、吃泡麵沒調味包、莫名其妙被罵、搶不到演唱會票……都交給我改編成Happy ending喔!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