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113 偷得浮生半日閒,賞鳥之旅—布袋和鰲鼓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其實並沒有,忙都忙爆了,哪來的半日可以偷啊?!只是利用開車北上時,彎過去走西濱回去,這樣就可以順道去布袋和鰲鼓走走了。

在布袋做生態調查已經有六年以上了,主要是布袋港的環境監測。只是這幾年標案價格很差,所以顧問公司就不願意再標了。要不然以前大概就是兩間公司在搶,大部分時候就是標到做一年,延約再一年。兩年結束後就會換另一家標到,他做兩年後再換回來。就是一個這樣來來回回的案子。所以布袋真的算是熟了,哪邊會有什麼?那堆魚塭間的小路哪一條可以走?重要的是早上要去看哪邊、下午要看哪邊,這樣才不會碰到逆光。不過有時鳥要在哪出現也是沒辦法預計的,只能說大部分的區域是可以挑時間過去看的。

一到布袋就看到這隻落單的黑面琵鷺,一般黑面琵鷺的羽毛算是服貼,這隻真的很漂亮,整個羽毛超蓬鬆的,蓬鬆到像是剛做好的絨毛娃娃。搭配著半逆光,真的很夢幻,只可惜這樣就拍不出紅色的眼睛了。


raw-image

*Olympus E-M1x + M.ZUIKO DIGITAL ED 100-400mm F5.0-6.3 IS + MC-14*

加了1.4倍鏡後,影像真的差滿多的,反正現在點插軟體做的真的也不錯了,是不是該讓 1.4X 退休了呢?不過想想,也可能是因為黑皮夠大,裁切格放都還算可以用。如果是拍小一點的東西,或許得到大一點的影像比較重要。起碼可以拿來後製的畫素比較多。既然逆光這麼考驗鏡頭的素質,所以還是乖乖的找順光的環境來拍照。


raw-image

*Olympus E-M1x + M.ZUIKO DIGITAL ED 100-400mm F5.0-6.3 IS + MC-14*

一順光,畫面都精緻起來了,滿滿的紅嘴鷗(黑頭鷗),背後整群的反嘴鴴都在休息。反嘴鴴是長腳鷸科喔!既然是長腳鷸科,那為什麼叫鴴?因為鷸科裡面有正港的反嘴鷸啊?哈哈!所以也有人叫他反嘴長腳鷸就是了。

因為還要趕回台北,所以想說布袋就花個一小時就好,留點時間鰲鼓好了。但是天底下沒有早知道的,早知道鰲鼓鳥況這麼普通,應該在布袋多花一點一時間的。一來是逆光,搞得很多地方無法拍照。再來就是鳥都不知道去哪邊了?畢竟鰲鼓不熟,不像布袋,起碼知道什麼時候該到哪邊去找。不過就在絕望時,看到一隻很神奇的紫鷺。


raw-image

*Olympus E-M1x + M.ZUIKO DIGITAL ED 100-400mm F5.0-6.3 IS *

一般紫鷺都是躲躲藏藏的,如果是站在裸露處,那更別想了,因為都離得好遠。很少以如此裸露的姿態出現,都令人懷疑是不是昨晚宿醉還沒醒?哈哈!居然就這樣大剌剌的站在那邊。而且還可以這麼近也都不會想飛走!除了紫鷺外,還有拍到一張很開心的照片,赤頸鳧。好啦!我承認我是老人,赤頸鳧現在叫赤頸鴨了。


raw-image

*Olympus E-M1x + M.ZUIKO DIGITAL ED 100-400mm F5.0-6.3 IS *

我不否認我非常偏愛赤頸鳧,尤其是赤頸鳧母鳥。大家一定覺得很奇怪,明明就是公鳥漂亮很多啊?我怎麼會喜歡赤頸鳧的母鳥?因為赤頸鳧母鳥怎麼看就是一臉賢妻良母狀啊!!尤其是在冰島看到他帶小朋友的表情後,更加確定他是賢妻良母的代表!

這兩隻本來在游泳,我按下快門時剛好起飛,所以是碰巧拍到了。也因為是碰巧的,可惜公鳥下方倒影留的不夠多。不過不要嫌了啦!這一定是賞鳥大神給我補償的禮物了。補償什麼?就在拍赤頸鳧的前五分鐘,我拍完青足鷸後就收裝備離開。也不知道是撞到什麼?!一起步就聽到哐噹一聲,趕緊下來看,沒看到東西啊?但是車輪有明顯的摩擦痕跡。想說沒爆胎就好。開著開這突然發現,我的方向盤居然要打到 45 度車子才會往前走........剛剛那一撞可能前輪定位都跑掉了。所以可能是賞鳥大神可憐我,所以送我一張很湊巧的照片。

後來就沒什麼心情看鳥了,畢竟前輪歪了這麼多,也會讓我擔心會不會也傷到底盤零件了?!就匆匆趕往朴子去檢查底盤和做前輪定位。做完後也沒時間了,只好匆匆的開車北上,結束這一天還算滿意的賞鳥之旅。

同場加映,冰島的賢妻良母:

raw-image

可以至此看全文:冰島的赤頸鴨



17會員
31內容數
自從進入中山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之後就開始接觸潛水。和蘇焉老師學習潛水很辛苦的,但是也真的充實且快樂。畢業後一直從事著潛水教學、海洋生態調查、水中攝錄影等。這邊也會把散落在各地的舊文章重新整理轉貼過來,歡迎大家一起來看看生態潛水人眼中的海底世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