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土木系列~~23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仟心萬想百思不解前後對照與自認脫離苦海後,應是海闊天空之境的大翻轉喔!

起初幾天在姨丈從旁指導與到姨媽家餐敘,而且與堂弟共三人共處,應是在得心應手的如魚得水環境中會大喊~我要出運喔!的微微笑的眉開眼笑才對喔!

其實全相反~原來想是美好的夢理想,眼見是天差地遠的殘酷感,而且晚上睡不著時,還可三人騎單車外遊喔!

內心深處逐漸浮出前後矛盾複雜心態,我真脫離苦海?還是進陷入另個陷窩打轉?雖然在家喜樂與苦挨參伴,從小體弱多病仰賴媽媽沒日沒夜的南來北往奔波都會醫療院所折騰整天後,媽媽還有急趕調煮正餐家務清洗整理善後,童稚心仍沿途爭吵肚餓填飽,在車上或診療所耍脾氣苦惱高呼叫喊~目的有填飽與玩具把玩。

自有阿公疼孫當靠山嬰孩起,人生走樣變調了,凡是以我為中心打轉不爽就高分貝苦惱,家族牽怒最後怪究是媽媽受氣包,遭受阿公起家族長輩指指點點責罵連連在,在鄉下農村的根深蒂固~重男輕女年代環境,何必出口氣長輩對媳婦是外來者責難!

我受爸爸毒打後,亦是媽媽為我全身擦拭摸藥,還笑咪咪說乖些少挨揍有好料(雞腿)填飽。

在當時殺雞或吃蘋果,需是拜拜或長輩慶生才有可能,而且只能遠眺唇舌攪動的望梅止渴而已,分配美食是照輩分排序與男先女後順位喔!是大家族群眾享用,等分配到我手裡已是廖廖無及零散屑屑了,如在正義發聲與高喊不公平就蒙受家族長者們言語口水與仟夫所指淹沒了。

原來逃離是外在環境而已,其內心深處仍困頓牢獄枷鎖中喔!另也自我安慰不告而別,爸媽定是熱鍋上螞蟻東奔西跑尋覓,日後是否要對我增和藹良善些。

沒想到是姨媽已事先告知父母親了,雙方認為讓我嚐嚐外出諸多不便阻礙感受體驗。隔不到個把月時刻,某個下午下班後,眼前一亮似有位熟悉面孔出現,是二哥突出現在眼前告知要帶我回家!

而且信誓旦旦聲明不會再毒打挨罵了,盼我重拾課本再試ㄧ次,而且連同住宿與補習班皆完全接洽妥當了。二哥也苦口婆心告知他自國小畢後,就遠離他鄉就讀好學校,在家人中相處少較疏遠對我照料鼓勵,沿途ㄧ直對我抱歉與暗示父母親身處年代的三明治定律。

@三明治定律:非指食物,而是重男輕女年代中,唯有順從聽話父母之言為首,而且爸爸是獨子(其間有位叔叔~爸爸的兄長,因鄉下髒亂衞生未完善,那時有溫疫病菌盛行,而在青少年往生了)阿公考量農村需人丁,才為請大姑姑留家招贅姑丈加入農耕家族,所以爸就受長輩過高期望與安排接棒家族重擔,凡是皆以阿公為聖旨,有功是長輩得,有錯全是自己抗不得反抗,顧慮到家族掌權管理治橫。

    經歷生活的所見所聞所思與有時做夢發呆產生的願景分享,對生存&生活&生命體驗感受。經由閱歷後,分享投資人生在生活運用,活用心在生活,人生旅途閱歷後回應分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