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番外〉第一根白髮

2024/02/2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raw-image



許多年後,蘇期晨起沐浴完畢,容若替她梳頭時表情凝重地捏起一根白頭髮。這位忠心度自始至終都達破表程度的侍衛長略皺起形狀好看的眉,在看清那真的是根白髮,電光石火的一瞬間,她心中掠過濃重的驚愕與惶恐……蘇期卻無預警偏過頭,正好看見她兩指間那根髮絲。「怎麼了?」

「女王,只是一根白髮。」容若裝作無意想順手扔了,蘇期一眼就看出她神情下的慌張。「我看看。」雖然有點不理解,蘇期還是笑著伸手接過。

「不用緊張,我都三十七歲了,長出白頭髮很正常。」透著光端詳那根泛著銀光的頭髮,蘇期突然「想起」自己前世有遺傳性少年白,從小就有白髮,小時候無聊,也總會拔一根下來,像這樣,舉高,映著光看。

蘇期放下那根白髮,轉眼看向鏡子裡的自己。原來不知不覺,她穿越到這個世界已經二十年了啊……

純銀流蘇隨著她的動作稍稍晃蕩著,鏡中的臉隨年紀增長,膠原蛋白漸漸流失反而更顯皮膚緊緻……這設定太逆天了,她忍不住吐嘈。「這應該是初老症狀,沒事。」她安慰容若。

「胡說,我的女王永遠青春年少。」納蘭真推門而入,一頭白髮如雪,眸中的珍視寶愛從未減過一分。

甜言蜜語。蘇期輕嘆。

卻是肺腑之言。男人密語過來,伸手環住她的腰,低頭在她頰畔印下一吻。

蘇期下意識閉上眼睛承受他的吻,因此沒能看見納蘭真眼神微晃,一個示意容若便知曉了意思,立刻去取梳妝台上的眉筆過來。「為夫替妳描眉。」

其實狼族原本沒有夫妻描眉之樂的文化,但經過這麼多年與南朝友好的密切交流,不僅在北方蓋起能防風沙的樓城,還流行起眉心貼花鈿,髮簪步瑤腰帶繫美玉等做派……聽說南朝現在反倒流行起胡裝戎服的風潮,慕容暖寄來的書信上還附過插畫,南朝仕女頭戴銀飾流蘇,身穿外覆軟甲的改良式狼族侍衛服……蘇期只能感嘆文化的傳播與影響真是無遠弗屆。

納蘭真接過眉黛,神情肅穆地,細細替她畫好眉毛,放下眉筆後右左右端詳了好一會兒,以為他有什麼話要說的蘇期久久等不到下文,正想問出心裡疑惑,男人卻突然傾身,吻住了她。我的女王真美。

有人在!蘇期往後想躲,納蘭真原本扶著她後腰的手往上移,捧著她的後頸,順勢加深了這個吻。

容若早已見怪不怪的轉開視線,一旁的首飾盒突然引發了她莫大的興趣……

掐著時間,等納蘭真退開,她正好遞上一枚新製好的珠花。「今日天光正好,女王配戴上去,有如粉蝶撲花,盈盈不勝春意。」

「春日哪有我的女王美。」納蘭真替蘇期簪上,珠花上的蝴蝶翅膀極薄,細看能看見其中隱隱的流光。

「女王盛世美顏,就當是錦上添花了。」容若笑著附和。

「容若,怎麼連妳也開始浮誇了?」蘇期終於緩過來,臉上仍不免有點紅。

「女王謬讚,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知道他們想哄自己讓她心情好,雖然事實上她根本沒覺得不開心……白頭髮是正常的生理表徵,所有人都隨時間慢慢老去,這有什麼好難過害怕的呢?生老病死本來就是人生的必然啊。

女王睿智,心境豁達,倒是我多思了。

密語傳來,哈士奇搖著尾巴,笑著,如此與有榮焉。

6會員
263內容數
蘇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卻也知道眼前的世界與她概念裡的世界不同。(穿越與穿書都是老套,難道現在流行無前情題要、簡單粗暴的魂穿......?)。於是她開始了不斷在心中吐嘈作者的不歸路。甜寵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