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寫短篇~柳家有女初長成(21)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柳青青從上方看著公主娘娘輕輕撫著少年皇帝的頭髮,皇帝似乎很享受,慵懶地像隻大貓。水蓮女官看到這一幕,手抖了一下,托盤裡上的杯子翻倒,聲音了驚動皇帝。水蓮女官迅速地賠禮之後,調整公主娘娘的躺椅,讓公主娘娘可以坐著說話。這個把月來,不昏睡的時間雖然有拉長,但不代表意識是清醒的,像這樣可以平和地與皇帝交談,已經許久未見。

水蓮女官一邊調整座椅,一邊將靠枕放在公主娘娘邀後。

「娘娘,終於醒了。」

公主娘娘並未接續說話,看起來似乎又睡著了,突然間她眼睛睜開:
「水蓮過得好嗎?」

柳青青樹屋假裝沒聽到下方的動靜,持續與兩個宮女待在樹屋上,但她瞧見水蓮姑姑微不可察覺地肩膀不自主地聳了一下,那是深呼吸的動作。

「這些年,辛苦你了。」


公主娘娘心神回復的消息很快地傳遍宮中,攝政王與皇室宗親們亦前來探望與恭賀,除外柳將軍與長子柳長松夫婦亦獲准探視。皇帝與攝政王都認為,酉儷郡主確實帶來好運,多年神智不清的公主娘娘回復健康,除了實物的賞賜之外,更恩准柳家得以進宮探視。名義上他們探視的是公主娘娘,實際上柳大娘子更關心的是自己的女兒在宮中過得好不好。

宮人造訪柳宅時,柳家的管家嚇了一跳,深恐柳將軍還是郡主發生何事,直到宮人解釋是帶著酉儷郡主的賞賜時,管家喜慶地開大門迎賓,深恐街頭巷尾不知。柳將軍還在朝,不知此事,長子柳長松帶著妻子與其他在家的女眷以同領受皇恩。柳大娘子不禁淚流,她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柳倩倩聽聞賞賜的原因,直呼著:
「青青,郡主當之無愧。」

柳三娘子心底的愧歉減輕了些,但也感嘆自己的女兒靜靜還在禁足中。

柳靜靜從身旁的丫環聽聞此訊時,砸毀一堆家具。

「不過是皇上仁德至孝,還真以為自己飛上枝頭了。」

「不過是運氣好,不然她琴棋書畫都不通,能有什麼用?」

除了三房裡柳靜靜的院子外,柳宅大多是歡天喜地的。柳長松吩咐管家到毓芳齋訂席,遣人通知在柳字號書坊的三弟,也遣人守在柳將軍下朝必經的宮門,通知柳將軍下朝直接前往。

在宮中的柳青青,當然無知自己家中的歡樂,現在的她正在接受公主娘娘靈魂的拷問,而皇帝在旁加薪添油。

「酉儷郡主,不用拘謹,我彷彿認識你好久。」

「母親應該是熟悉的,每朝郡主都會朗讀鄉野奇譚。」這是諷刺酉儷郡主盡挑傳奇故事,讀書沒品味。

「無妨,我亦喜歡。郡主喜歡桂花嗎?聽說院中的桂花,是郡主央求攝政王移植的?」

「聽說酉儷郡主還帶著小宮女做桂花釀。」這是在嘲諷她愛吃。

「皓皓!這是女孩子的小樂趣。」

這是公主娘娘第二次提及專屬女孩子的說法,柳青青覺得公主娘娘是站在她那邊的。

「倒也不是特別喜歡。只是臣女看過小堂妹哭鬧不休時,嬸嬸拿出滿有口水奶香的手巾時,小堂妹情緒馬上鎮靜,心想氣味或許是深層的安慰,所以跟水蓮姑姑打聽一下。」

公主娘娘點點頭,繼續問:
「常常聽見你喚著酉恩酉愁,這是何故?」

柳青青頓了一下,心裡犯嘀咕:
公主娘娘連睡著了都似醒著,連名字都記住了

「臣女初入宮主府,誠惶誠恐,恰巧那兩位小宮女亦是新手,於是藉著皇上賜的封號,取名酉恩、酉愁,三人在宮中好壯膽。」

皇上眼睛瞇了瞇,他聽出名字的弦外之音。
「胡鬧!朕賜的封號可是千挑萬選,豈可隨意轉贈。」

皇帝雖然斥喝,但公主娘娘並沒有感受到他的怒意。

「真妙!異曲同工。」公主娘娘笑道,話鋒一轉
「柳大人有替郡主張羅婚配對象了嗎?」

柳青青沒有身為女孩子的自覺,即便年輕男子在場,她依舊坦然不見羞赧,彷彿這是他人的事,但皇帝不自覺地站了起來。

「昊昊!這是女孩子的事,你還是迴避。」

皇帝咳咳兩聲。
「酉儷郡主不必擔心,我朝大好男子比比皆是。」

「爺爺總說皇恩浩蕩,讓柳家不差一雙筷子。」柳青青想,甘卿底事

皇帝的言行,公主娘娘看在眼裡,嘴角不禁上揚。

誠如攝政王所言,皇帝臉皮薄又想占上風。

簡直自討苦吃!










    13會員
    124內容數
    兔走東西南北,所見所聞有感思,紀錄為了將來好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