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獨旅遊記》第七章|芭達雅步行

閱讀時間約 16 分鐘

芭達雅(Pattaya)是泰國一個著名的海濱度假勝地,首都曼谷的東南方約150公里左右。芭達雅以其美麗的沙灘、豐富的水上活動和熱鬧的夜生活而聞名。

從曼谷到芭達雅有很多交通方式。最常見的方式是乘坐巴士或計程車。曼谷的東部巴士總站每天都有往返芭達雅的巴士,車程約2小時。價格180泰銖。


當時搭乘前往芭達雅的車子,聽說有比較好的巴士,但我只找到此廂型車

當時搭乘前往芭達雅的車子,聽說有比較好的巴士,但我只找到此廂型車


芭達雅建議安排兩天一夜,我個人是當天來回,行程真的過於趕促。

我抵達芭達雅時已是下午,我簡單的用餐後,前往Pattaya View Terrace,這個觀景台可以遠眺整個芭達雅,欣賞廣闊的海洋和城市景色。不過,由於他在山區交通較麻煩,如果白天在芭達雅沒有安排活動,再建議來此景點。


Pattaya View Terrace往下看整個海灣

Pattaya View Terrace往下看整個海灣


下山後,我坐在百貨商店的大門前,遠方山上矗立著"PATTAYA"的大型招牌。

我摸了摸包包中,確認大麻菸已經見底,於是搜尋附近的大麻店就走了進去。

這間靠近海岸線的大麻店老闆,推薦給我一枝濃度較淡的種類,適合在海邊散步的大麻煙,而且價格居然只有曼谷的一半。我很滿意的在店門口抽了一口,結果卻被嗆到,看來他們的貨不太純,當然也可能是我太貪小便宜了。不過都買了,還是抽著享受吧。


店外還有三個人,兩男兩女,都是歐美白人。兩個男的一個帶著毛帽披著很薄的長袖,瘦瘦高高看起來有點陰沉,一個則是全身肌肉一件調嘎露出右上的刺青,光頭但鼻子下方跟下巴有著金色的鬍子,看起來十分狂野。而女的應該是有點歲數的大媽,看起來很像航海王中的可可羅婆婆,一頭金棕色的長捲髮,挺著大肚子,也是穿得很熱帶的短袖與短褲。最後一個女生應該是亞洲人,明顯矮於其他三人,甚至只有到大媽胸口的位置。

他們應該正在大麻交流會。大媽的嗓門很大,他對著那個亞洲女孩說這非常簡單,然後右手像是抽雪茄那般拿著大麻菸,深深吸一口後,吐出大量白煙,剩下兩個男的應該已經嗨了,舉著右手一直喊著:「再來,再來!」

我看者對面海灘這個光景,也是覺得很好笑,芭達雅的陽光沙灘讓我覺得跟曼谷市不同的城市。這裡明顯的放鬆許多,當然也不排除是我大麻抽多了很快樂。


芭達雅海岸線

芭達雅海岸線


那個亞洲女孩大概地一次抽,所以吸一口就嗆到,大媽又大抽了一口,冒著白煙開始笑著那個亞洲女孩,然後他們又開始教他怎麼抽大麻。

我看著他們,那個大媽似乎發現了我,於是我舉起我的菸跟他們致敬,她拍了那個亞洲女生的背,我隱約聽到她說:「看看那個亞洲小子。」然後兩個嗨掉的男人也轉過來,他們舉起手上的大麻菸,吸了一口朝我吐了一陣打招呼,我們笑了笑又繼續抽自己的大麻。

我想起了老闆剛剛跟我說"All smokers are friends”

讀到這裡,讀者你應該發現了,這支大麻的功能是可以加強觀察力還有讓記憶非常清楚。


天色微暗,我用著大麻效力所剩不多的身體,逛完附近的百貨後,在路邊攔下一台雙條車

雙條車是芭達雅的特殊交通方式,其名稱來自於他車身類似台灣常見的藍色載貨車,但後載貨區的兩側有兩條長凳,並且加裝了屋頂可以遮陽。這些車輛經常在芭達雅的主要街道上行駛。好像分為固定路線與隨意亂開的路線,我詢問了半天也沒搞懂,但雙條車的票價很便宜,隨攔隨上下車都是10元,是遊覽芭達雅最經濟實惠的交通方式,儘管不保證目的地,但至少能夠前進並感受微風吹拂。


雙條車隨時可以跳上跳下,但記得要付錢

雙條車隨時可以跳上跳下,但記得要付錢



雖然我感到有些暈眩,但意識清醒。坐在雙條車上隨著搖晃前進,眺望著芭達雅夜晚的繁華景象,一盞盞霓虹燈匆匆過去,路旁泰文與英文交雜的招牌映入眼簾。派對音樂的聲音混合著海浪與風聲,彷彿是背景音樂一般。

儘管我腦子裡響起了「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但離開芭達雅時,我腦子裡只剩下"Love Me Like You Do"再撥放,那是《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的主題曲之一,完全符合,芭達雅這個紙醉金迷的世界

路旁走上來一個壯漢,我認出來是之前在隔街抽大麻的人,於是我跟他打了聲招呼。然而,他大概已經醉意消退,只是點了點頭。於是我主動詢問他,問芭達雅哪裡好玩

"你想在芭達雅找點樂子嗎?"

"是的,你有什麼推薦嗎?"

"那你就跟著我吧。"

"真的嗎?我可以跟著你嗎?"

"當然可以,但你確定你想讓我帶路嗎?"

"當然。"

"包你玩得開心,等等我下車你就跟我下車。"

然後他伸手拍了我的肩膀。由於他的手掌巨大,幾乎要把我拍倒,近看他的臉孔超像遊戲《戰神》主角,鬍子染成金色的樣子。

我們下了車,給了司機10泰銖,然後我們繞過一堆違停的車子,左轉進入一條街道。迎面而來是充滿粉色霓虹燈的街道。

"看,這裡就是把男人鎖住的地方。”

芭達雅步行街(Pattaya Walking Street),是芭達雅夜生活聚集地,當然也是紅燈區。這裡的酒吧都有露天的座位,裡面的女郎會穿著各式衣服,並有者各種主題的現場表演。當然也可以很單純地來喝酒跟看運動賽事,畢竟這裡所有一切就是為了把男人鎖在這裡。鎖住這個詞,真的用得非常好。


芭達雅的霓虹燈,但這不是步行街

芭達雅的霓虹燈,但這不是步行街


金毛戰神帶著我走進步行街,兩側的女郎如他所說穿著各種主題的衣服,上班族西裝、和服、水手制服、兔女郎還有我看不懂的,各式各樣,站在路旁的,坐在露天高腳椅上的,在酒吧跳舞搔首弄姿的。讓我驚訝的是,這些小姐還會從兩側湧向路中間的我們,他們鎖定金毛戰神,勾著手臂還有直接擁抱,目的就是誘使他進入酒吧。金毛戰神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直接邁開步伐往前走,無視這些小手段的誘惑。

金毛戰神的確有這個資格,畢竟他站起來看起來有200公分高,我都要抬頭跟他說話。就在他推開不下10個小姐後,他突然一個右轉頭看著我。

"所以你找到喜歡的小姐了嗎?"

"喔…我不是來找小姐的,我只是好奇這裡有什麼好玩的。"

"唉…開玩笑,讓我來教你。"

我們停在路中間,他同時又推開一個後面來的小姐,並用他超級粗大的食指指著路邊的酒吧。

"看到喜歡的小姐,走進酒吧,請她喝酒,跟她玩,喜歡的話樓上有小房間,記得要付錢,就這麼簡單。OK?"

他手指停在酒吧樓上的某個地方。這段英文簡單到我完全聽得懂,但不知道怎麼回答的我呆了2秒,轉頭看向他。

"O..OK?"

"SO…仔細看兩旁的美女,我們再往前看看。"

金毛戰神右邁開大步往前走去,而我踉蹌地追上。我想一旁的小姐看到我們的身高差再加上我瘦弱的外表,可能會誤以為我是一個容易被欺凌的小弟。這或許也是沒有人會來搭理我的原因。

金毛戰神會跟我說明哪幾間店有什麼好玩的,但我其實沒有認真聽,因為一直湧上來的小姐太多,我真的被驚訝地不能好好聽他介紹。這條路明明不長,但被各種小姐、混著霓虹燈跟音樂轟炸,彷彿走了好久好久。”What are you waiting for?”又刺入我的耳朵,分不清楚是酒吧還是店裡的"Love Me Like You Do"再次響起。也因為我相較於一開始適應許多,所以不再畏畏縮縮的正常行走,開始會有些小姐來拉我手臂,但比起戰神我那個數量還是有個數量落差。

就在我們路過一間SM主題的酒吧時,小姐們用泡棉棒戳了我們屁股後,金毛戰神又回頭問我到底有沒有看到喜歡的小姐。

"我想再多看看。"

我邊說邊推掉右手臂上拉著我的小姐。

"但我覺得那個小姐喜歡你。"

金毛戰神指著我右後方說,我回頭看看,一整排小姐對我們揮著手,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說誰

"我覺得我要再看看…”

"Oh,聽好,我們就快走出這條街了,今天我不是來當你的保母。"

金毛戰神的語氣雖然沒有憤怒,但他的用詞聽起來不太高興。

"OK,我懂。"

"So…be a man!"

金毛戰神用他跟我臉一樣大的手掌用力一推,把我推進了那排小姐中,我直接被兩個小姐接住

"OK! Be a man!”

我大聲喊完,轉過身跟接住我的小姐說我要進去喝一杯。這群小姐開心地蹦蹦跳跳,要帶我入座。我也不知道是因為招到客人很開心,還是因為他們個性就是那麼活潑。當我走上酒吧的階梯回頭望向街區時,那個金毛戰神已經消失在人群中。當我想四處尋找那個光頭金毛時,眼前已經冒出好幾個小姐,問我要喝什麼?

"給我一杯啤酒吧。"

我隨口說著,然後自己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這間酒吧不大,只有五張桌子,還有一個櫃台。旁邊的裝飾非常美式,類似炸雞店的紅白粗條紋,牆上還有上個世紀的汽車圖片和金髮碧眼女郎的美式插圖。店裡的燈光昏暗,用燈條貼著綠色的光線,頭頂中間還有一棵七彩的水晶燈轉著,是走一個復古KTV裝潢的酒吧。

我突然注意到吧台旁邊有一個很大的鈴鐺。根據我的直覺,那大概是用來請全店喝shot的搖鈴。不知道是因為我突然意識到自己走進這間店很荒唐,還是因為我覺得自己能想到這個搖鈴的用途,我自己笑了出來。

"來,你的酒來了。"

此時我的酒被送了上來,是一個泰國標準長相的小姐。她的英語帶有泰國的音調,尾音拉長,裝得很可愛。這間店今天是制服風格,所以她穿著一身白色制服,下面是黑裙,頭上戴著一個貓耳。我內心吐槽,到底哪裡的學生會這樣戴,但我其實也沒有選店,這個內心吐槽讓我自己又笑了出來。

當我伸手要拿酒時,小姐看著我一個人笑。不知道是覺得我很奇怪還是他們的工作日常招呼,就站得很近地問我要不要請她喝一杯。這個距離把我嚇壞了,她身高不高,只到我的肩膀,而她靠近的程度幾乎是要貼到我的胸口才能抬頭問我。我只知道可以聞到她的香水味。就在我腦中一片空白時,我想起了金毛戰神的話,“走進酒吧、請她喝酒、跟她玩”。我說了聲"Yes",她突然開心地跳了起來,抓起我拿酒的手親了一下,然後就跑去櫃檯拿酒了。這讓我困擾了起來,我突然想起了金毛戰神告訴我的,請小姐喝酒就等於買她陪我喝酒聊天。但我真的沒有好好聽他的介紹,他後面還有說什麼?我剛才怎麼沒有好好聽。

芭達雅的某條街

芭達雅的某條街

趁著一個人的時刻,我開始觀察其他桌的客人。除了我以外,其他桌的客人都是歐美人。我看到前方那個體型肥胖的歐美顧客,一次找了三位小姐陪她,左攏右抱,再搭配前方一個穿著制服隨著音樂跳著熱舞,而他哈哈大笑著又喝了一口酒。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個畫面,我以為這是只有在好萊屋電影中才會看到的酒肉畫面。再看著旁邊的長桌,兩個看起來瘦高的歐洲男人,也是有三個小姐跟他們玩著鋪克牌。桌上一排shot,很顯然地,兩個小姐已經玩得太醉,分別倒在桌上跟其中一個男人的懷中,只剩下一個小姐認真地蹦蹦跳跳玩著,顯然也撐不住多久。

當我環視整個店面意識到只有我這個亞洲黃色小猴子時,我突然感受到我的肩膀被搭住,是剛剛為我點酒的小姐拿著酒走了過來,她從我的肩膀往背部摸了下去,並在我旁邊坐下。

她叫做P,應該是工作名稱。我跟她敲杯喝了兩口酒後,她可能看出我有些彆扭,就問我是不是沒來過。被她猜中後,她哈哈大笑,然後就要我再點兩杯Tequila shot喝下去就會很好聊天了。通常酒吧的bartender這樣催單點酒我是直接拒絕,但想起金毛戰神要我be a man,我就很情緒化地點了兩杯shot尻了下去。果然醉一點就好聊天,英文也變得流利起來,而P小姐不愧是老練的小姐,很主動地開各種話題,要去哪裡玩,推薦什麼好吃等,還用她的手機開翻譯告訴我很多小故事。

她知道我來自台灣,所以開始用她知道的中文詞跟我分享。

“寶貝、親愛的、你好可愛,這些是我跟客人學的。”

因為她的語調混著泰國口音,我笑著問她:「真的知道意思嗎?」她開心地點頭表示當然。

“我很喜歡台灣來的遊客,亞洲的遊客你們都很『可愛』。”

她用中文說的「可愛」再加上她的肢體語言,讓我覺得很好笑。一來,她的語調很有趣,二來,她懂得如何逗客人開心。最後,她說的「可愛」是不是指好欺負的意思呢?

我們隨便亂聊,P小姐看我有點醉,她問我還想喝嗎?就在我猶豫的時候,她把手伸過來撫摸我的手,說可以再陪我喝一杯。我嚇了一跳,但回過神也已經點了一杯啤酒跟她的酒。看著前面那個胖胖的白人玩得那樣,我想我這樣的反應,小姐們一定覺得我很好笑,很「可愛」。

P小姐是肢體跟語言的曖昧大師,她知道怎麼用肢體語言讓男生覺得開心,各種小動作都可能讓人暈船,這我真的打從心裡的佩服,也開始明白為什麼這條街被稱為”能鎖住男人的街”

當我把最後一杯酒喝到一半時,我前方的胖男人帶著其中一位小姐往櫃台後方的門走去,我問P小姐他們要去哪裡。此時,P小姐已經摸透我這個亞洲小黃猴的心思,她故意貼得很近,不停地用手指點我的手回答我,似乎我是一個笨笨的小玩具。

“後面有小房間阿,你不要說你不懂”

有點醉的我猛然想起來金毛戰神說的”喜歡的話樓上有小房間,記得要付錢”,而P小姐看我反應有點呆住,她這次兩手都伸過來點我的手,笑著跟我說

“只要選擇你喜歡的小姐,再付點錢給櫃檯就好囉,有中意的小姐了嗎?”

我看著P小姐,她呵呵笑得十分開心。”What are you waiting for?”在我腦中響起,”Love Me Like You Do”根本就是這裡的主題曲。。

就在這時,左側站起了一個男人,他的動作如此之大,吸引了整個酒吧的目光。他大步向前走去,拉動了懸掛在正中間的鈴鐺,那鈴鐺的聲音在整個酒吧響徹,所有小姐都歡呼著鼓掌。

“有人敲鐘了!”

P小姐尖叫著說,她高興的跳了起來,要跑去找櫃檯的媽媽桑拿酒。其他小姐也尖叫著,此時店面亂成一團,所有小姐都圍在那個敲鐘的男人身邊,拍手尖叫,對他又尊敬又崇拜。敲鐘的人對於這群小姐而言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這個男人享受著被小姐們圍繞的感覺,但顯然他並不打算結束狂歡。他的眼神堅定而醉意濃厚,他打開錢包,拿出一大把20泰銖的鈔票,綠油油的一大疊,毫不猶豫地舉了起來。就像黑暗中突然亮起的火把一樣,整個酒吧的人都仰望著他,特別是那些被鐘聲吸引的小姐們。這個舉動讓整個酒吧都沸騰了起來,所有的小姐都明白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他們尖叫著,那個男人像行雲流水般地揮動著手中的鈔票,大把大把地撒向空中,小姐們爭先恐後地衝上去搶。酒吧一下子變成了戰場,鈔票在空中飄舞,被一群手伸出的小手抓成一片,掉落在地上,場面一片混亂,而地上的鈔票被人爭相搶奪。

其他桌的客人和櫃檯的工作人員並不感到奇怪,繼續喝酒和倒酒。我看著眼前這一幕,一地的鈔票和小姐們四處亂竄。

P小姐手上也拿著幾張20泰銖的鈔票,給了我一杯酒。她說我也是受益者,但經過剛才的幾分鐘,我已經酒醒得不想再喝了。

少見多怪,這是我回過神後唯一能夠解釋的四個字。


我在酒吧結帳後,跟P小姐告別。她依依不捨地說要再次光臨,一直用笑容說著"可愛"。我推開店門,穿過那群也喝得開心笑得合不攏嘴的小姐,發現這條街越到夜深越熱鬧。

傳說中的成人秀

傳說中的成人秀

芭達雅是泰國成人秀和人妖秀的重要場所,這些表演面向成年人,基本上不適合未成年人觀看。

我叫了機車計程車,去看了傳說中的成人秀。個人感想是可以來體驗一下,但我並不建議一定要去看。我有些困惑這個秀的目的是為了呈現裸體之美、滿足成人性慾還是滿足窺探的好奇心。我只能說,雖然沒有看過這種秀的經驗很新鮮,但在前一個酒吧已經被各種體驗所轟炸之後,所有的表演都相形失色。成人秀不允許攜帶手機錄影,所以我不打算詳細描述了。我想讓這個神秘感留在心裡吧!



走出成人秀後,我搭著附近的雙條車,路過了傳說中有名的泰國浴店,在外面拍照打卡,然後吹著海風抽了兩口大麻。結果就嗨到錯過了晚上9點的末班回曼谷的巴士,我不知道芭達雅往曼谷的車只有到9點,這下可讓我焦慮到爆,一旁的泰國人看著我很焦慮,叫我快點找地方住宿,但我明天一早還有安排,所以只能叫計程車。

想著今天要爆預算的,我打開叫車軟體,看起來要花到1600,我按下叫車按鈕,又抽了兩口大麻,心想著:

在泰國,凡事都有個價格。

內容總結
芭達雅
5
/5
32會員
38內容數
用最短的人生,擁有最多的經驗,是把人生過長的唯一方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