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專題|愛在日落巴黎時之〈A Waltz for a Night〉|旅程止於戀人的相遇。

2018/08/1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愛在日落巴黎時》海報/IMDb
“Journey's end in lovers meeting.”
這是莎士比亞《第十二夜》中的一句台詞,有人將中文翻為「戀人總在旅程的終點相會」、「漂泊止於愛人的相遇」,或是「旅程止於戀人的相遇」。無論踏上異國土壤的假期,或尋找人生依歸的漂泊,都不出一趟旅程,而這一天是流浪的終點也是往後的起點。
年輕時難以看穿未來,深信人與人之間的所有連結是自已建立的,選擇義無反顧跳下火車,選擇停駐在你眼裡的風景,選擇不讓遺憾太過心碎,只因為一朝的黎明而寫下了十年後一夕的落日。凝視過去,偶然遇見滿城的紫藤花海在春風下恣意綻放,隨著你悠閒呢喃的口吻傾瀉而出;當溫差過大的夜景灑落,身旁遞過來鮮豔欲滴的紅色玫瑰,也抵不住我瑟縮在你外套下的胸口起伏;笑談令人難以置信的巧合,若有似無串起彼此過往曾經擦肩的同一片雲朵。
此生如歌,這趟旅程的終點,重疊著 Céline 的無法折疊的身影,成為潮汐帶不走的一粒沙,化成枝頭殘存的一點紅,擁著吉他輕輕哼唱出一曲:〈A Waltz for a Night〉。
《愛在黎明破曉時》劇照/IMDb
尚未認識李察.林克雷特之前,不知道兩個光芒交會瞬間可以撞擊出多麽耀眼的畫面,《愛在黎明破曉時》、《愛在日落巴黎時》與《愛在午夜希臘時》前後濃縮了我們青春歲月中最璀璨美麗的年華,二十出頭的感性衝動,三十幾歲的理性壓抑,四十幾歲的繁華落盡,清楚分明的三個階段所透視的愛情觀念與人生態度,總能於人生不同時期觀賞、帶來不同以往的感觸。
「心自有它的理由,是理性所無法了解的。」
當我們從認定命運是操之在己、走到正視命運的無能為力時,方能真正坦然面對人的別離與相遇。然而,從此岸抵達彼端的過程,卻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A Waltz for a Night〉僅僅透過一首歌,輕描淡寫地傳遞出了千頭萬緒、千絲萬縷與千言萬語。人們有時會說,一見鐘情不過為五分鐘的賀爾蒙作祟,過去始終都是我們告訴自己的一個故事而已,自我懷疑、自我矛盾與自我動搖的時刻,永遠是難以避免的必經之路。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3,331 字,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創有粉絲專頁「一頁華爾滋 Let Me Sing You A Waltz」,東吳中文畢,英國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國際行銷碩士,著有電影文集《光影華爾滋》,文章散見各網路媒體,喜愛透過觀影、閱讀探索人與人以及人與自我之間的關係。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