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當民主選出的市長開始反民主,罷免就是義務

2020/05/28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罷免成功的門檻有兩個,一是同意票數要多於不同意,二是同意票達到選區選舉人總數25%。從總統大選韓國瑜在高雄慘敗的情況來看,條件一肯定會達成,勝負只看同意票能不能過25%,也就是理論上來說,韓國瑜的支持者不投票根本不會影響結果,因為他的支持者都是「不同意票」。
韓國瑜仍堅持要支持者不投票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個策略造成的結果,就是當天只要去投票就等於是亮票支持罷免。爸媽是韓粉的年輕人、接市府案子的廠商、基層的公務人員、部份的弱勢族群,以及更多關心政治但不想被貼上標籤的高雄人,很可能就因此不想出門投票。對韓國瑜來說,不同意票有多少不重要,他的重點是製造社會壓力,藉此大幅降低同意的票數。
韓國瑜要支持者們不要投票,但出來監票。(圖片來源:韓國瑜臉書)
其實,罷免這個制度在學界一直有爭議。2016年修法時,時代力量曾提案要簡單多數決,最終民進黨堅持通過要有25%的門檻,當時還被徐永明批評是在保障現任者。
但在學界,有一派人認為保障現任者並不一定是壞事,就拿同是時代力量的黃國昌罷免案來說,罷免他的主要理由是他支持同性婚姻,假如採簡單多數決,那黃國昌就真的會因為支持同婚而被罷免成功,屆時還有其他民代敢表態支持同婚嗎?前幾天才是我們同婚合法化的一週年,試想如果當時黃國昌被罷免了,那在選舉考量之下,台灣同婚合法的腳步可能一拖又是十幾年。
正因如此,罷免並非民主國家的常態,因為政策需要時間,當下選民激烈反彈的政策,實際上不一定有這麼糟的影響。同婚合法一年後,我們絕子絕孫了嗎?你的小孩變成同性戀了嗎?社會綱常有像反同團體說的那樣大亂嗎?再過幾年,即使最激烈反同的人也必須承認,同婚並沒有他們想像的那麼可怕。
黃國昌走進投票出反對自己的罷免案。(圖片來源:東森新聞)
但韓國瑜的問題不只在誠信、政策與執行上,他最嚴重的問題,是他與他的黨骨子裡的反民主精神。
還記得韓國瑜怎麼贏下高雄的嗎?他的一碗魯肉飯一瓶礦泉水,讓人相信他能苦民所苦、與庶民站在一起;他的愛與包容,讓人相信他具備足夠的民主素養,可以改變互相攻訐抹黑、追逐權力的政治生態;他塑造了一個形象,是無論你和他立場如何相左,他都能夠尊重你的意見,而這種傾聽正是民主社會中最重要的素質之一。就連總統大選落敗後,幾成落水狗的韓國瑜,還是在臉書寫下:
台灣是一個民主社會,選舉投票更是民主社會的珍寶,我們必須尊重人民的選擇,也必須接受不同的意見,這才是民主的真諦。
可是回到高雄,面對罷免的韓國瑜,終究露出了崇尚權力及反民主的本性,政治空窗十多年後他,無法接受自己可能會失去最後的權位,於是投票不再是珍寶,不去投票才是珍寶;人民的選擇也無須尊重,國民黨立委反而要支持者去監視看看誰敢投;市民不同的意見已經不再被接受,市府反而把精力都放在監督罷韓團體上,拆看板、洗地板,透過各種手段來阻礙宣傳罷免,就是不讓民眾發出自己的聲音。
國民黨立委陳玉珍不只監票還要監人。(圖片來源:比特王Youtube
當2017年黃國昌面臨罷免危機時,即使投票結果證明了他政治判斷的錯誤,即使2018年同婚公投的結果,證明了他選區的選民真的反同婚,即使2020年時代力量在這個選區慘敗,但至少,面對罷免的黃國昌拜託支持他的選民站出來,他自己也走進了投票所,你可以說他不夠聰明說他膠,但他並沒有違背他的民主初衷。
可是韓國瑜呢?在他要選民「不要投票,去監票」時,在高雄市政府針對罷韓團體選擇性執法妨礙他們宣傳時,在國民黨立委要求支持者前往投票所,不是為了投票,而是為了「去看看哪些人想罷免市長」時,在有部分人真的受到影響,迫於國民黨監視的壓力而不敢出門投票時,這正是我們非罷免韓國瑜不可的理由。
戒嚴不遠,我們現在還能見到許多民主前輩述說當年的故事,但戒嚴似乎又太遠,遠到我們忘記民主是需要爭取的,沒有民主,你自由的範圍就任人決定,香港曾經是比台灣更自由的地方,但沒有民主的自由是脆弱的,是獨裁者一夕之間就能奪走的,而只要韓國瑜還在,只要國民黨還在,只要這種透過壓力讓人民不敢表達意見的手段還在,反民主的價值觀就會一直留在台灣的社會裡,也許今天沒有感覺,但總有一天我們會為此付出代價。
高雄人,勞力!你們不只要為自己站出來,也請為其他幫不上忙的台灣人站出來,不只要為了換掉市長站出來,也請為了下一代的未來站出來。你們應該還記得,曾經,在這座島嶼追求自由的人們,要冒著生命危險挺身而出,你們有過一個市長,為了爭取自由被國民黨判處死刑,你們有過一個市長,不顧安危地替她辯護,你們還有過一個代理市長,她的先生為了爭取自由自焚而死,這是一座光榮與偉大的城市,這是一座充滿夢想與勇氣的城市,再沒有什麼地方的人,比你們更適合守護台灣民主與自由的價值,當透過民主選出的市長開始反民主,那罷免他就是市民的義務,6月6日,拜託你們,一定要出來投票。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皮格子樂團主唱及文字工作者,從事社運倡議、時事評論、民族建構、哲學及母語推廣等。
大家好,我是艾德。 最近突然有感,報紙、網路媒體、新聞頻道各有立場,想靠文字評論生活就必須進入他們的體制,無形中也是接受了他們的束縛;方格子則提供了一個新的機會,看看我們能不能擺脫媒體的綁架,透過直接來自讀者的支持,得到真正獨立思考產生的文字,我想努力看看。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