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解碼中的沙龍

3.3K會員數
53內容數
raw-image

1991年11月10日,當時台北市立棒球場,正在進行職棒2年總冠軍賽第七戰,由下半季冠軍統一獅對決上半季冠軍味全龍,現場擠滿眾多的球迷、賣力的幫各自支持隊伍加油應援,但比賽過程卻被一場雨勢中斷,而在等待的過程中,不知從誰而起,場內觀眾紛紛高喊「我們要巨蛋」,震耳欲聾的聲音、劃破天際,象徵著台北大巨蛋籌劃正式啟動。

但誰也沒想到,一顆蛋從1991年到2023年取得使照,竟然過了32年之久,中間更衍伸出許許多多複雜的爭議,就像難以熄滅的火苗似的,竄燒到企業界、政治界,甚至影響民眾與球迷對這顆蛋的看法。究竟這座台北大巨蛋,從無到有歷經了哪些過程?以及每個階段,分別出現哪些難解的爭議呢?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台灣解碼中是個專注於「交通建設、重大工程、區域發展」三大議題的YouTube頻道,點選下方傳送門可以看到精美動態地圖所呈現的內容!
👉本集YouTube傳送門:https://youtu.be/ouK_Pk0WbdI


大巨蛋的身家資料

在回顧台北大巨蛋的各種爭議跟問題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這顆蛋的基本資料。台北大巨蛋,主要坐落在忠孝東路與光復南路的交叉口,基地面積約為10.2公頃,是台灣第一座約4萬席的大型多功能室內棒球場,建築方面除了大巨蛋本身,整個園區還有規劃商場、影城、飯店與辦公大樓。

raw-image


再來以交通建設來看,大巨蛋除了鄰近藍線板南線外,還有北邊的綠線松山新店線,以及南邊的紅線淡水信義線,目前也有一條規劃中的捷運,打算經過這裡,那就是2023年底剛報交通部審議、從新北市中和來的中和公館線,欸現在應該叫做中和光復線才對,預計會從環狀線秀朗橋站,一直通到國父紀念館,而除了捷運以外,還有多條公車路線與主要道路,能通往台北各處。

raw-image


而且不只如此,從周遭區域發展來看,大巨蛋附近還有松山文創園區與國父紀念館兩個重要地標,未來也有即將在2024年正式開放的國家鐵道博物館,是了解台鐵過去發展歷史的重要景點,還有京華城拆除後改建的商辦等,不過最重要的還是大巨蛋東南邊、擁有台北市政府、台北市議會、台北101等重要建築的信義計畫區。

raw-image


而大巨蛋目前的最新進度,主要是在2023年10月通過消防安檢、同年11月北市府建管處核發使用執照,並且即將在18日進行萬人測試預備賽,以及12月舉行的第30屆亞洲棒球錦標賽。另外,還有2024年11月開打的世界12強棒球賽,B組小組賽會在台北舉行,但舉辦地點尚未確定,因此如果一切順利,大巨蛋很快就會迎來首場正式賽事。


至於周遭的建築部分,商場棟與其他部分樓層由遠東SOGO承租,並預計會有部分店家的營業時間,延長至半夜的規劃,加上附近的誠品松菸店,也即將接下信義誠品的24小時營運棒子,以及大巨蛋舉辦的運動賽事與演唱會,看來未來的這裡,夜晚會相當熱鬧,飯店部分則是預計由IHG洲際酒店集團進駐,以上是台北大巨蛋的幾項消息。當然,在此時時刻依然有些人對大巨蛋,抱持著相當多的疑問,而整個問題,還是得從最一開始,也就是1991年那場中斷比賽的雨開始說起了。


選址角力戰

我們在開頭有提到,現在對於大巨蛋興建原因的主流說法,是1991年觀眾齊心吶喊「我們要巨蛋」所開始的。而我們從整個施工期程來看,台北大巨蛋是一直到2003年底才正式公告上網,距離1991年已經時隔12年,所以我們先來看看這段時間發生什麼事情,為何光規劃就花了這麼長的時間呢?


首先,在規劃時第一個碰到的問題,就是卡在大巨蛋到底要蓋在哪裡的問題上,因為單從建築來看,大巨蛋作為一個大型體育館,所需要的土地面積一定非常大片,而我們從以前台北市地圖也能知道,在1990年代的台北,市中心大部分都已經相當飽和的狀態下,如果要把大巨蛋放在市中心,就得拆除公家機關與其他設施。

raw-image


不過有缺點就有優點,從1988年到1992年,台北捷運陸續總共有6條路線,正在緊鑼密鼓的施工,也就是所謂的六線齊發,照理說在捷運路線確定的情況下,盤點政府手上持有的土地,應該可以把大巨蛋放在一個交通十分便利的位置。


但相對來說,假設最後不拆除機關設施,勢必得把這顆蛋放到市中心以外的地方。而在所有方案都存在利弊優缺的情況下,從大巨蛋開始規劃到2003年對外招標的中間過程,出現了像是關渡平原、台北市立棒球場(現在台北小巨蛋)、台北市立體育場(現在台北田徑場)、天母運動公園、中山足球場(現在圓山花博部分場館)、松山菸廠與台北機廠等等地方。

raw-image


那以時間軸來說,原本1993年北市府是打算放把大巨蛋放在關渡平原,但因為交通不便、自然保育問題,以及最艱難的關卡,關渡平原要徵收相當大面積土地,也就是得付出巨額徵收費用的情況下,最終計畫告吹,後續才衍伸出台北市立棒球場、台北市立體育場、中山足球場等等其他候選位置。

raw-image


一直到1995年,在北市府成立「巨蛋催生小組」後,才重新評選將位置改到松山菸廠,但碰到無法跟地主省政府,達成土地權利的協議導致難以定案,所以1996年又把位置改到台北市立體育場,緊接著在1998年內政部都委會,希望減緩對周遭環境造成的衝擊下,要求降低巨蛋的建蔽率與容積率,但此舉可能會降低業者投資的意願,讓整個計畫再度停擺,也就是繞了一大圈,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大巨蛋到底要蓋在哪裡的問題。


真不知道究竟是巨蛋的位置難定案,還是心儀的對象難追,欸這兩個問題都讓人十分頭痛。



不過,最終北市府在考量包括交通、土地取得難易度、舊市區復甦等等面向後,總算在1999年決定把位置遷回松山菸廠。但是事情沒這麼簡單就結束了,因為雖然我們現在看到的松山菸廠土地,已經成為台北市相當重要的文創園區,但1999年的松山菸廠,其實才在一年前停止生產,加上建築是從日本時代完成的建築,以及在1980年代,松山菸廠為台灣帶來將近210億新台幣的產值下,許多人希望將它保留。

raw-image


而後續經過一連串的流程後,2001年松山菸廠部分建築正式成為市定古蹟,也讓整塊約18公頃的土地,成為現在分成古蹟與體育館兩個區塊的狀況,更為日後大巨蛋老樹遷移爭議埋下伏筆。但無論如何,最終2002年行政院函覆北市府後,大巨蛋正式確定蓋在松山菸廠,土地部分則是北市府以現在的信義區A21(以前世貿三館)土地,加上公債與貸款,向中央取得完整土地,總算讓大巨蛋有了一塊實質可以興建的位置。掐指一算,從1991年的那場雨到確定大巨蛋的落腳處,已經過了11年的時間,但如果是從此時此刻、2023年的時間點回頭看,卻只是大巨蛋爭議的冰山一角而已。

raw-image


BOT合約問題

2002年大巨蛋正式確定蓋在松山菸廠後,2003年12月底,北市府將開發案正式公告上網,希望有能力且有意願的民間企業能興建營運,最終是在2004年5月,由遠雄、劉培森建築師事務所、日本竹中工務店與其他企業組成的台北企業巨蛋聯盟,取得最優申請人資格,並且與北市府進入議約程序,尤其竹中工務店擁有興建東京鐵塔、東京巨蛋、名古屋巨蛋等著名建築的經驗,最引人注目,但整個計畫走到這個階段,卻正式開啟了台北大巨蛋第二階段爭議。

raw-image


不過第二階段爭議,其實還不是大家最有印象的消防安全,而是關於合約的問題,主要是在議約階段,出現劉培森建築師事務所與日本竹中工務店,和遠雄產生意見分歧,而在雙方意見不同的情況下,最終2004年9月劉培森與竹中工務店宣布退出,同年11月遠雄則跟北市府申請更換協力廠商,而北市府甄審會雖然在2005年7月,以9:7的表決結果做出不同意變更、以及2006年1月認為新協力廠商HOK,無法取代原竹中工務店的結論,後續遠雄向公共工程委員會提出申訴後撤銷,最後才在2006年6月以9:2同意變更。

raw-image


不過針對這個結論,根據劉培森建築師事務所在2015年發出的新聞稿,雙方最主要的理念差異,是他們原本設計將巨蛋放在忠孝東路與光復南路轉角,並在東側規劃5,200坪的市民廣場,以及北側規劃3,800坪的生態公園,做為緊急疏散與保護園區自然生態的用途,但遠雄卻希望將巨蛋東移,做出把商場放在轉角處的規劃,後續遠雄則反控是對方要求簽署不合理協議書。

raw-image


那整個大巨蛋的圖面規劃,應該是可以參考北市府都發局,在2015年12月會議的這張圖,可以發現2004年原始規劃方案中,現在靠近光復南路與忠孝東路的商場是不存在的,也就是只有一座巨蛋建築,並且沒有跟商場連結在一起。

raw-image


但無論如何,北市府廉政透明委員會在2015年的調查報告書中提到,在甄審會審查更換協力廠商的過程中,雙方都各自出現接觸委員的情況,以及監察院在2009年提出糾正,認為工程會在申訴審議時濫權、有嚴重違失。


而這段時間除了主要的民間企業雙方出現爭議外,在議約階段也出現北市府過度讓利給企業的問題,這部分在剛剛提到的2009年監察院糾正案,以及2015年廉政透明委員會調查報告書都有出現,像是監察院針對興建營運契約的議約結果,認為內容增加有利於廠商的因素。

raw-image


而北市府的廉政透明委員會則認為,興建大巨蛋的土地在當初取得時,市政府已經花費248億元,也就是現在的南山A21(以前的世貿三館),還有公債與貸款向中央取得用地,加上遠雄在議約期間提供的開發計畫書,原本是有支付一定額度的權利金,最後結果卻變成不收權利金。

raw-image


而針對這個問題,後續台北地檢署在2017年,包含遠雄大巨蛋案等其他案件,起訴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以及前台北市政府財政局局長李述德等31人,起訴簡報則是寫到李述德藉擔任主席與議約主談人時,強行曲解法令、處心積慮讓遠雄巨蛋公司和北市府完成簽約,導致不公平競爭。

raw-image


最後經過台北地院5年審理,在2022年10月28日作出一審判決,趙藤雄被判刑7年、李述德判處9年、台灣建築中心許明文等人無罪,全案可上訴,而當時的市長馬英九,則是2017年台北地檢署分案調查後,難認定有涉案,在2018年7月13日全案簽結。

raw-image


除此之外,北市府的廉政透明委員會後續被監察院糾正,認為在沒有法律明文規定下行使調查權,並且跟正當法律程序原則未盡相符,涉有違失。北市府則發新聞稿說明,調查報告屬於諮詢性質,僅供市長決策參考,並作出任務調整。

raw-image


當然,上面提到這些內容都是後話,因為在2004年取得最優申請人資格後,2006年10月北市府就正式和遠雄簽約,而在後續經過都市設計審議、環評等過程,以及經過剛剛提到的2009年監察院提出糾正,還有環評與植樹過程也冒出許多爭議下,遠雄到2011年11月才正式動工,距離1991年那場雨,已經過了20年。


2015停工風波

大巨蛋在2011年開始動工後,其實是有傳出幾個好消息,像是原本北市府是把爭取到的2017年世大運開閉幕式定在這裡,並且國際棒球總會IBAF在2014年,大巨蛋舉行上梁典禮後,也在官網發表文章介紹,文中更提及大巨蛋預計在2016年完工。


但好景不常,2015年迎來大巨蛋第三階段的爭議,並且遭到北市府勒令停工,而在長達5年多的停工時間中,大巨蛋牽涉到許多問題項目,包括沒按圖施工、消防安全問題、板南線變形、破壞古蹟、外殼反光、偷偷復工、權利金等等,甚至更衍伸出是否要將大巨蛋全部拆除、部分拆除、換人蓋、解約或是買回的方案討論。

raw-image


而這波爭議最重要的時間點,是北市府在2015年5月20日,做出大巨蛋全區勒令停工的處置,但其實早在正式停工前,大巨蛋就出現不少新聞,包括2014年因為光復南路路型改造,所產生的行道樹移植工程爭議,畢竟植樹問題在大巨蛋正式動工前,就發生移植樹木枯死的情況,因此特別受到護樹團體的關注,以及發現大巨蛋施工造成松菸古蹟與板南線隧道損壞等問題。

raw-image


不過這麼多爭議中,最主要的還是兩個部分,第一個不按圖施工。根據2015年11月釋出的履勘簡報來看,79處不按圖施工的項目包含樓板開口位置變更、樓梯電扶梯位置變更或數量減少、外牆內縮或外推等等,北市府認為這些涉及主構造變更,在法規上要在施工前完成申請,因此依違反建築法第58條規定勒令遠雄停工。

raw-image


當然,遠雄並不滿意北市府的作法,表示這些更改並非主結構,進而提起訴願與行政訴訟,不過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在2016年9月,駁回遠雄大部分的撤銷停工處分請求,但針對維護安全與防範危險的項目可以撤銷,後續經過北市府、遠雄與多個專業工會代表開會討論後,出現了14項安全維護工項,也就是這些項目可以先行復工。而這個結果,成為後續大巨蛋雖然表面上停工、外貌卻一直在變的原因,更發生偷偷施作非14項工程名單的狀況。

raw-image


那除了不按圖施工外,再來就是消防安全問題,根據北市府2015年提出的「大巨蛋安全體檢報告」,發現存在十一項缺失,並且在後續提出公安解決方案時,歸納出大巨蛋五點關鍵問題,包括建築量體過大、商場與體育館共構、各棟地下停車場整體連通、戶外空間無法容納逃生民眾、消防救災無法進行,導致災難發生時容易擴大災害、民眾難以疏散和不利救災。

raw-image


因此北市府參考日本巨蛋建築案例,提出7項公安基準,作為大巨蛋的安全解決方案(又因大巨蛋量體龐大,防災避難已超越現行法令的規範),但遠雄認為這幾項公安基準是北市府單方面認為,沒有法律依據,難保之後會不會又提出其他標準來規範,並且發布影片懶人包表示大巨蛋安全沒問題,後續北市府則再度發新聞稿澄清,公安基準是依法有據,而這些一來一往的回應,導致在停工初期,形成雙方難以達成共識的局面。

raw-image


不過到2016年中後,遠雄總算與北市府就幾個事項開始協商討論,並且進行修正與送審程序,不過也有部分項目同時在進行訴訟,那如果從新聞報導來看,整個過程就是時而傳出好消息,時而卻出現部分進度堪憂的情況,最終北市府在2020年8月7日,正式同意大巨蛋復工。

raw-image


而依照北市府提出的資料,從2015年停工到2020年復工的這五年多時間,分別經過7次都市設計審議、2次環差審查、2次防火避難性能審查及通過防火避難模擬,從細部更動來看的話,包括防火區劃從1個變成14個、增設8個逃生梯、把容留人數從約13.8萬人降低至約5.9萬人、以及基地退縮和拓寬道路等。

raw-image


但針對這些改動,有人質疑標準相較於2015年提出的版本,存在不少落差,加上電腦模擬防災的參數設定有爭議、超額利潤具體數字尚未談妥、以及質疑大巨蛋仍未符合建築技術規則第97條、127條,引發市議員與相關人士不滿,質疑北市府放水,也紛紛表示大巨蛋不應該復工,而當時北市府則是回應,第97條會在拿到使用執照前完成,而第127條經過內政部說明,大巨蛋的申請用途是體育館,無第127條適用。

raw-image


而前面所提的世大運主場館,因為遠雄工程延宕及施工爭議,北市府在2015年時,只能放棄原先大巨蛋作為主場館的方案,將場地變更成小巨蛋旁的台北田徑場。古蹟與板南線損壞部分,後續北市府除了要求遠雄進行修補,並且在大巨蛋地下結構完成前,持續監測隧道數值,根據北市府的議會資料,在2015年8月大巨蛋地下結構全部施作完成後,監測數據就沒有明顯變動,相關修復工程則在2023年6月完成。台北大巨蛋,從1991年到2020年復工,已經過了29年。


復工之後

在2020年全面復工後,大巨蛋總算離完工階段越來越近,不過中間還是發生不少事情,包括2021年鋼筋掉落與2022年觸電事件,以及同年5月,北市府宣布新的營收分潤計算,計算方式的部分,首先,如果實際營收低於預估營收,將收取預估營收的0.6%,視為保底,如果營收成績還不錯,超過預估營收20%以內則收1%,超過預估營收20%以外則收1.6%,並且在2022年11月正式簽訂,遠雄也遞狀撤回先前遭北市府勒令停工的國賠訴訟。

raw-image


還有就是前面提到的,台北地院經過5年審理遠雄含大巨蛋案等4案後,在2022年10月28日做出一審宣判,趙藤雄與李述德等人遭到判刑,全案可上訴。除此之外,在大巨蛋的防火避難性能審查部分,雖然場面一度演變成北市府與中央,相互指責拖延的情況,不過在2023年1月,內政部正式發出認可函,讓大巨蛋總算在2023年11月2日,迎來最重要的日子—使用執照核發,象徵台北大巨蛋終於迎來新的階段。

raw-image


不過事情依然沒有這麼快結束,在大巨蛋拿到使用執照後,仍然要面對許多問題。包括吃球、眩光、球員休息區高度過低、場內螢幕太小、火災搶救計畫是否過時、場租是否太過昂貴、以及每年預定的運動賽事與表演活動場次能否達成等等,甚至傳出經營權轉移的風聲。


但除此之外,作為大巨蛋周遭的鄰居,還有須多憂心的事情,像是光害部分,自從大巨蛋屋頂與建築帷幕逐漸完成後,建築物本體對於周邊建築造成的光害問題就越來越明顯,尤其大巨蛋南側的光復國小,屋頂反光幾乎直射部分教室,影響學童上課。而從2019年10月開始,北市府、遠雄與光復國小,三方召開了一系列針對大巨蛋屋頂光害的會議,就短期方案來說,遠雄是協助把受影響的教室,安裝窗簾或是窗戶貼膜,長期方案則是在鈦版塗上特定塗料,希望能降低影響。不過2021年卻有議員表示塗層已經開始剝落,當時北市府也坦言存在相關問題。2023年遠雄則表示屋頂的反射光折射率,完成塗裝後經檢測已低於5%,並且塗料擁有5年保固,5年後也會定期修復。

raw-image


除了光害以外,再來就是擔心營運後的交通衝擊,畢竟大巨蛋坐落於忠孝東路與光復南路交叉口,北有市民大道,東有基隆路,是台北市平常車流量就滿大的路段。當然,先前開發案在環評審議的階段時,附近居民就已經開始質疑,周遭道路能否承受大巨蛋活動散場的人潮和車流,甚至設置於光復南路的出入口是否會造成交通惡化、以及行車安全影響等等,北市府則回應正在進行調整,也會採取方式鼓勵民眾搭乘大眾運輸。


從國際局勢&城市演變看大巨蛋

6任市長、32年實現,整體園區總建設經費約為413億元、大巨蛋造價約為161億元,這是台北大巨蛋的幾個實際數字,而數字的背後,大巨蛋做為台灣第一座,能夠容納4萬多人的室內大型體育館,是眾多棒球迷與市民殷切期盼的重大建設。

raw-image


但非常遺憾的,從1991年的那場雨過後,大巨蛋先是進入選址問題,並且更換非常多個位置,直到2002年正式確定落腳松山菸廠。再來則是BOT初期階段,因為民間企業對於整個園區的目標不一致,導致更換協力廠商的事件,甚至發生2009年,監察院認為北市府的議約內容,有增加廠商有利、並減少不利因素的狀況。以及2011年邁入正式動工階段後,在2015年遭北市府,以79處未按圖施工而勒令停工,直到2020年8月才全面復工,並2023年11月拿到使用執照。而且除了這些爭議以外,橫跨32年籌備興建的台北大巨蛋,在中間歷經多次市長選舉下,也逐漸從一個重大建設的爭議,參雜進多層面的政商、甚至政治等等因素的影響。

raw-image


當然,雖然前面簡單的整理了整體發展與各方意見,但重大建設所牽涉到的問題,真的十分龐大且複雜,尤其在大巨蛋「討論」特別激烈的時刻,可能光是一天,就會出現好幾種不同角度的新聞,再加上許多領域真的十分專業,除了法院判決與監察院提出的糾正案,其餘部分也難以深究每項爭議,究竟是誰對的多、誰錯的多。

raw-image


不過假設暫時撇除爭議部分,回頭看看以前的時代背景,先以台北的都市發展來說,1967年北市府修築忠孝東路二、三、四段後,讓周遭的商業活動逐漸興起,成為之後著名的東區商圈。

raw-image


1980年更發布信義計畫區的主要計畫,從地圖來看,松山菸廠就夾在兩大商業活動相當熱絡的交界處,可見這塊土地在未來,難以避免的會成為重點發展區域,因此也能看到像是最終沒成功的中山學園都市計畫、以及現在的松菸文創園區與台北大巨蛋。

raw-image


而如果把視角,從城市演變拉到國際層面來看,在1971年聯合國位置被取代後,除了產生國際上政治情勢的動盪,也連帶影響國際體育賽事的參與,像是沒有參與1976年、1980年的奧運,亞運則是從1970年後,隔了20年、直到1990年才再次參加。而1990年對於棒球來說,是個挺關鍵的時間點,像是同年進行的中華職棒開幕戰,揭開職棒元年序幕,以及剛剛提到的1990年北京亞運,首次出現棒球項目,並由中華隊獲得示範賽冠軍,再加上中央政府積極想拿到1998年與2002年的亞運主辦權,還有中華隊在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拿下棒球銀牌下,運動場館就成為推動國際賽事相當重要的建設。

raw-image


而對於室內場館來說,1988年日本東京巨蛋啟用,是亞洲第一顆巨蛋,台北早期的大型室內場地,主要是1963年完工的中華體育館,也就是現在綠線台北小巨蛋,1號與5號出口的空地,成為1963年亞洲籃球錦標賽的比賽場地,卻在1988年館頂遭到燒毀後拆除,之後台北一直沒有合適的大型室內場館,直到2005年底,才有從台北市立棒球場改建而成的台北小巨蛋開幕,但已經不具備棒球比賽功能。

raw-image


而上述種種事情,或許也成為1991年,眾多觀眾呼喊「我們要巨蛋」後,政府迅速做出回應的原因,只是萬萬沒想到,一般民眾真正能踏進大巨蛋,已經是32年後的事情,台北大巨蛋,這座能擁有4萬席的大型室內棒球場館,究竟未來會有怎樣的發展,就讓我們持續關注吧。


台灣解碼中是個專注於「交通建設、重大工程、區域發展」三大議題的YouTube頻道,點選下方傳送門可以看到精美動態地圖所呈現的內容!
👉本集YouTube傳送門:https://youtu.be/ouK_Pk0WbdI

精選內容

擁有者

這是一個努力把政府文件,翻成白話文的YouTube頻道。
追蹤最新動態, 和 3300 位同樣興趣愛好的人一起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