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角色設定】矮人歌者(Dwarf Skald) ─ 史坦‧龍語

2018/10/15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在艾巴薩羅姆的暗巷角落,海風與戰歌激盪出嶄新的樂音。瀕死的暴徒朝矮人歌者發起最後的反攻。史坦架起鋼盾,有如不動的巨岩般擋下攻擊,夕陽反射金屬輝光,重錘落下,為這激昂的樂章譜下最後一個音符。
史坦‧龍語(Stein Dragontone)
〈Pathfinder〉跑團角色資訊

出生設定:

史坦‧龍語和大部份內海的矮人族類一樣誕生於崎嶇多變的五王山脈,在他有意識以來群山就是他的家,也是他的血脈。他像矮人般成長,像矮人般戰鬥,也像矮人般仰望群山諸王,盼望有日自己也能在那輝煌的殿堂間有一個席位。
史坦‧龍語的家鄉─內海世界的五王山脈
只是這一切的「尋常」卻在他成年前的一個夏天永遠地改變了。
那是個再平常不過的夏日,他穿越拉若德陡峭的山峰,因完成父親交付的任務而雀躍著;家中火熱的鐵鉆已響徹數日,那是他父親準備要給他的驚喜,一柄精鋼與秘銀鑄成的戰錘,上面還刻有他母親親手編織的符文。
但就在史坦踏入家中的前一刻,有翼的黑影飛掠而過,他被巨大的恐懼攫住,雙膝跪落在已被火焰燃紅的地上。木造的聚落被龍焰吞噬,母親刺耳的悲鳴在他恍惚的腦中變得遙遠,一具具焦黑的矮人驅體像垃圾般被拋落空中。
火焰葬送的不僅是群山的諸王,還有史坦心中最後的平靜與家鄉
他的父親,族中最勇猛的戰士舉起石造的魔法戰錘無畏地挑戰巨龍,只是尋常族類又怎是巨龍的對手。最後,矮人戰士被有脊的龍尾刺穿,低垂無力的腦袋像被玩壞的娃娃般,被巨龍折為兩半,而這也成了又驚又怕的史坦眼中,關於童年最後的回憶。
對大部份內海的吟遊詩人來說,龍不過是遙遠又不切實際的幻想;但對我來說,龍就是現實。

死與新生:

銀色如蛇般的眼瞳瞪著史坦,矮人少年龜縮在由上古典籍構成的書海中,他用匕首狠狠刺入自己的上臂,用刺骨的痛楚逼迫自己清醒,因為他知道,一旦他又因恐懼而陷入昏迷,巨龍就會毫不客氣地扯斷他的四肢。
由書海構成的龍窟深處,史坦將在此度過他漫長的少年時光
這裡是哪裡?究竟自己是如何到這裡的?史坦對這一切已經無從憶起,就連這頭囚禁自己的怪物是否就是當日屠滅家鄉的兇手他都無法確定。
但唯有一件事是矮人少年確定的,那就是如果他想要活下去,想要逃出這黑暗的龍窟,更甚至,想要手刃殺了他父母的仇人,他除了變強外沒有其他的路可走。史坦抽出匕首,第一次他沒有因恐懼而暈眩,第一次他狠狠地回瞪了回去,也是第一次,巨龍醜陋的臉上泛起了笑容。【背景特性:勇氣(Courageous)】
就這樣,來自五王山脈的矮人少年在龍穴活了下來。巨龍對他並不友善,他像個卑微的奴隸,盡力討好這位可怕的主人。
銀眼鋼鱗的巨龍成了史坦的主人兼導師
只是這對他來說並非易事,時而靜謐時而暴怒的巨龍就像顆不穩定的炸彈,有時是因忘記通報已闖入龍穴的冒險者;有時是因處理巨龍吃剩的屍骸慢了。
有時,則根本沒有任何的緣由或徵兆,鋼鐵的利爪就會貫穿自己,隨後巨龍又會像是修理伴家家的玩偶般以魔法將其骨肉再次縫合。
怠惰了訓練會死,忘記巨龍的命令會死,貪婪的冒險者闖入會死,擊退了冒險者會死,巨龍不高興會死,巨龍高興也會死,夏季酷熱的空氣與巨龍灼熱的吐息會死,冬季死寂的冰寒與巨龍的尖牙會死。
但是,史坦活了下來。【初始專長:堅韌(Endurance)】
我活著。靠的不是什麼光鮮亮麗的狗屁,而是冒險者發霉的乾糧、混著屍臭的血水和長蛆腐爛的不合身毛皮斗篷。

與龍為伴:

時間在不見天日的龍穴中飛逝,年輕的史坦在火焰與利爪的鍛鍊下苦澀地茁壯,堅實的如山巒,卻又強韌如勁草,無畏的火焰在矮人戰士胸中燃燒,其猛烈激昂甚至更勝巨龍的吐息。【角色外觀:灰黑交雜的髮色、古銅肌膚】
不同於其他的矮人族類,他沒有幸福的少年時光足夠他去迷戀寶石與金幣;他的主人也不似其他的巨龍,收斂的並非金銀財寶而是古書典籍。加上在這充滿兇險的洞穴中,除了書籍和其中的知識外,史坦再無其他朋友。【初始技能:奧秘知識】
成年的史坦除了是名傑出的戰士外,更是名精通龍語的詩人
這讓他養成了不同於其他矮人的習性,也通曉了許多古老的詩歌傳說,那是由諸界語言所譜成,關於眾神、英雄與龍的詩篇。【替換種族特性「貪婪」為:知識守護者】
罕見地,巨龍對史坦這樣的轉變似乎感到相當開心,於是她開始以龍的語言教導他,從內海的地理、歷史到眾神諸王的勝敗興衰,也唯有在這個時候,巨龍會變得平靜且從未於教學時傷害史坦;而史坦也趁這難得的機會,學習如何與他的導師共存。【背景特性:龍伴】
透過與導師的互動,史坦對龍這樣的生物有了更深的瞭解
數十載春秋就此而過,在史坦的歲數迎來矮人的成年時,他不僅是位傑出的戰士,更是名精通龍語和內海諸界軼聞的詩人。那對由知識與火焰淬煉的雙眼,已然閃爍著與他導師同樣的輝芒。【角色外觀:銀瞳】【初始技能:語言學─龍語】

龍與歌者:

就在史坦逐漸習慣龍窟的生活後,命運之神卻不願就此放過矮人戰士。
血與斧的命運向成年的史坦襲來
身著血紅重鎧的矮人兵隊在冬日的最後一天朝龍穴發動了突襲,新興的矮人諸王已從龍焰餘燼中崛起,他們誓要回報往日之仇,並終結巨龍於群山之間的統治。
海潮般珍貴的典籍就此消失在銀色的火焰中,血與斧在崩塌的洞穴中飛舞,鋼鐵的巨龍展翅,卷起死亡暴風,一副副精鋼鑄成的盔甲,最終都成了矮人兵隊此世的棺櫃。─《群山之歌》史坦‧龍語
史坦記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好像有人將事情的經過自他腦海中抽離,但記憶有辦法抽離,情緒卻無。
矮人戰士的胸中有火焰燃燒,他輪起死去兵隊的戰斧朝昂立於銀焰中的巨龍劈去,閃爍著銀光的巨龍不為所動,只是冷冷地看著她的學生。巨龍怒吼一聲,用她鋒利的雙翼削去山壁,冬日將盡的餘暉照入洞穴中。
許多珍貴的典籍在巨龍的火焰中付之一炬
史坦丟下遭龍鱗刨壞的戰斧,掌心被割下的龍鱗所傷,溫熱的鮮血如泉湧下。他強忍著痛楚和淚水,緊握巨龍的斷鱗,瞄準她大腿間鱗皮剝落的缺口,誓要為這長年的恩怨做一個了斷。
銀色蛇瞳自天空落回她可敬的學生身上,並用一種古老的語言唸頌著,那是史坦未曾聽聞的語言,比矮人語還悠遠,比龍語還深邃,比內海諸界的任何語言都來得古老,但卻又比任何的耳語,比最溫柔的母親的語言還親和寧靜。
矮人戰士無從知曉巨龍的意圖,他也無意知曉,只是筆直地朝鱗皮的缺口衝去。就在此刻,唸頌聲嘎然而止,龍焰與閃光吞噬了矮人。
史坦感覺自己的靈魂正在燃燒,不是無名冒險者用舊的護甲,不是因龍焰鍛鍊得古銅的肌膚,而是深藏於心的靈魂,是那承載了他一切悲歡喜樂與歲月的靈魂正燃燒著。
矮人戰士感覺自己又回到了小時候,那場吞滅父母的大火,那場改變人生的慘劇,喉頭乾枯的悲鳴和火焰都離自己遠去,唯有意識變得清晰,唯有在龍穴中生活的種種變得清晰,唯有巨龍的教誨還迴盪在那因灼熱而瘋狂的心靈之間。
以吾之焰,予汝新生。當汝窮究內海諸界詩篇抵達真實之日,便是吾與汝再會之時。暫別了,吾友啊。
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在史坦腦海迴盪,恍惚中,他高舉掌心正解離的龍鱗,口中唸頌著巨龍悠遠深邃的語言,火焰在史坦掌中聚焦,鋼鐵龍鱗匯集成光,驅散了包圍史坦的火焰也治癒了他的傷勢。
矮人戰士出神地凝望虛空,唯有銀月高掛,卻不見巨龍的蹤跡。雪,雪白、濕黏又帶著鐵鹹的雪落下,那是五王山脈百年未見的異象,也是史坦第一次看到雪。
史坦將燒盡的龍鱗收入懷中,半開的龍穴已無法住人,他搜刮著矮人兵隊的屍骸;一面思考著即將展開的旅程,一面為這群未曾相識的同胞弔念。
歌者以吟唱激勵盟友的勇力,而他本人也不諱於舉起武器面對敵人
悠揚肅穆的頌歌在群山間響起,那是他這輩子第一首原創的曲調,用矮人穩固的節拍譜成,點綴著龍語深邃古老的語調;還有那由山雪與歲月交織,僅為了此時此刻此一瞬的絕響。
【天賦職業:歌者】【初始技能:表演─歌唱】

離巢尋兇:

科茲沙漠灼熱的浪潮打在矮人歌者防風的斗篷上,永恆方尖碑神殿的陰影落入內海之中。史坦乾咽口水,他已經在這無垠的荒地走了十多天,只為了追蹤遁入沙漠中的走私商隊,除了入夜後數小時的短眠外,都不斷在趕路。
為了履行商盟的契約,史坦孤身追蹤商隊進入荒漠
從巨龍巢穴離開已過10年,最初他天真地以為很快便能找到巨龍的行蹤,但殘酷的現實馬上就將他打醒。在洞中掙扎求生的經歷,雖然鍛鍊了他的力量與心智,卻沒有教會他如何在這暗潮洶湧的內海諸界生存。
光是從五王山脈到塔爾多地區就花光了他所有的積蓄,身無分文的矮人歌者在思考向巨龍復仇前,就得先面對最直接的肚子問題。
雖然史坦試著在旅途中表演賺錢,不過很快他就發現,別說是幾枚銅板,憑他這副窮酸的矮人模樣,路人願意賞以一個目光,甚或停下腳步觀看就是莫大的慷慨了。【種族屬性調整值:體質+2,感知+2,魅力-2】
龍蛇混雜的城鎮與群山之間不同,對史坦來說是個全新的挑戰
但史坦並不是位輕言向命運低頭的人,他具備矮人堅韌的心靈,兼有巨龍狡猾的智慧,很快地他就發現其他生財的管道。
除了擔任各幫會打手外,他也為一些「特別」的客人服務,這些服務多半與他的魯特琴無關,而是仰賴他那柄精鋼打造的戰錘。【初始裝備:魯特琴、戰錘】
藉由內海交錯縱橫的貿易網絡,商盟在安奎爾和古力歐兩人的領導下,支配著整個內海世界的商業活動
現在,他站在科茲沙漠東陲一處綠洲上,夜風吹送著底下平緩的鼾呼。幾年的傭兵生活精實了他的體魄,也豐富了他的錢包;周旋在各路商賈、貴族和惡棍之中,更讓他學會要說服一個人,有很多比手上的戰錘更為有效的方法。【初始技能:交涉】
只是矮人歌者從未忘記,所有的手段都只有一個目的,他取下背上的鋼盾,讓戰錘自然落在身後,那些還在帳中酣睡的半獸人傭兵再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初始裝備:輕型鋼盾】
史坦‧龍語,代表商盟向您致意。
臉色死白的走私商呆望著矮人歌者,雙唇像溺水的魚般開闔。史坦收起戰錘,環視那票遭重擊而暈死的半獸人傭兵,接著該是請那位「大人物」出場的時候了。
要在內海諸界找到一頭龍並非難事;但要找到特定一頭銀眼鋼鱗的古老巨龍,就不是我自己一個人辦得到的事了。
三天後,那批本要送往索西斯資助自由尖兵的貨上了另外一艘開往艾巴薩羅姆的船。沒有人再見過走私商的蹤跡,有人說他已遭商盟的打手滅口,又說是其雇用的半獸人傭兵發動叛亂,連人帶財將其洗劫一空。
史坦在卡蒂亞的任務已經完成,準備搭著商盟的船前往艾巴薩羅姆
史坦躺入船艙中鬆軟的天鵝絨椅,安多安地區產的茶葉舒服地在壺中暈開,矮人歌者抖了抖已空的錢袋,順手將其甩入海中。【角色背景:茶嗜好】
這筆錢應該夠那傢伙好好安享下半輩子了吧。他邊想邊飲著茶,望向懸掛在手腕上的龍鱗項鍊,滿意地跟隨海風航向艾巴薩羅姆。【初始裝備:龍鱗項鍊】
透過與商盟締結的「契約」,史坦未來將獲得不少好處
為了找到她,找到那有著銀瞳鋼鱗的巨龍,光靠我一個人是不夠的,只要是能利用的我都要利用,盟約也好,誓言也罷,最重要的還是金幣。【所屬勢力:商盟】
比起戰錘和巧語,金幣才是最能讓人為你效勞的「大人物」。
矮人歌者對自己這次的「投資」感到相當地滿意
史坦滿意地看著茶壺旁攤開的兩紙羊皮,祕文會的法師會很滿意他對自由尖兵的小小妨礙;古力歐大人則會開出高價買下他從商人處換來的走私路線情報,甚至只要稍微打個小折,除了金幣外或許還能賺得其他商盟大老的青睞。
位於內海中心的艾巴薩羅姆
套句商盟的話,這就是投資。史坦‧龍語雖只是個剛加入商盟的冒險者,但他學得很快,也有足夠的膽識去運用所學,不過現在,內海無波的夜已悄悄降臨。
矮人歌者爬上艙底的吊床,呢喃著阿卡迪亞諸島的船歌,讓靜謐的黑擁他入夢。
艾巴薩羅姆,內海之心,千帆之城,除了是商盟重要的據點外,更是探索者本部所在。哪裡必定有著許多值得「投資」的好機會,也或許,在某個重要人物的口中,有著對史坦來說更有價值的東西,關於一條不好財寶,只愛藏書的巨龍的下落。
航向艾巴薩羅姆的風帆擺盪在靜謐的夜中
矮人歌者久違地陷入深眠,夢中他又回到了群山之間,父親規律的打鐵聲依舊,母親輕頌著古老的歌謠,再無巨龍飛翔,再無龍焰肆虐,唯有平穩的鼾息,悠揚在五王山脈的群山之間。

角色屬性:

史坦‧龍語 矮人歌者Lv.1 屬性表
史坦‧龍語,如你所見是名商人,希望這次的冒險能為我們都帶來好處。
此為〈Pathfinder〉跑團系統之創角記錄和角色起源故事,歡迎各路DM揪團。
睽違許久後,決定正式入坑〈Pathfinder〉
另若是喜歡TRPG和《柏德之門》這類CRPG的朋友,也歡迎關注我以DnD為啟發的拙作:《迷霧國度:傳承》
關於受到DnD遊戲啟發而開始設計遊戲的部分,也可以看看這篇
未來除了〈PF〉的跑團記錄會更新在這邊外,遊戲開發和最新消息的部分也會持續更新的唷,就請TRPG圈的團友大家多多指教啦>_</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18會員
67內容數
記錄遊戲的開發與製作秘辛,希望能用這樣的方式與玩家分享我們的努力和喜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