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和誰一起?

2020/01/2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又開始了,從今天起爸爸和妳一起睡覺,媽媽自己好好在玩具間補眠。
從白天就開始一再的和妳預告,「晚上和拔拔睡覺」
妳都很爽快的就答應了,但我知道妳總是到了事情要面對的時候就會染起失憶,說過的話都會像一隻兔子躲進樹下的小洞,咻的一下不留一點足跡,我們都要好好的再和妳拉扯幾下妳才會心甘情願的服氣。
熄了燈,翻幾個圈,踢幾下腿,最後妳還是會慢慢的沉默下來,即使是沒有最習慣的奶嘴。
也會有些時候,好像醒著的時光總有說不完的話,聽著你在窗簾隙縫間微微透光的房間裡,自個兒說著愉快的語氣,迷濛著好似分不清究竟是誰先睡著,等著下一秒的哭聲把窗外的貓頭鷹也喚醒。
總會有這個時候的,妳坐起來就是想找媽媽,想爬出蚊帳、抓出床邊,任何話語也聽不進去,只有媽媽的聲音和擁抱和奶嘴可以安撫,任何否定的字眼一旦從牆壁反彈進妳的耳朵,妳就會晴天霹靂似的往後倒,並接續一陣又一陣的哭泣掙扎。
有幾次我其實也不太確定,但媽媽說在旁邊的房間都聽得很清楚,似乎睡不好,但我卻覺得妳挺認分的。我總跟妳媽媽說,和我在一起睡肯定是會比較好的,畢竟眼前總是擺著鹹酥雞卻要忍住不吃實在太難,妳哭歸哭,但在發洩幾分滿溢的失望和怒氣之後,摸一摸爸爸平坦的胸口以後,還是很認分的接受身邊唯一的我是妳蜷曲的對象。
最後妳還是會過來找我抱抱。
也很久,沒有在夜晚有妳靠過來依偎的時候了
雖然總是只能維持一個姿勢,不能好好用我自己蜷縮成習慣的貝殼;
雖然總是到了一定的深夜,身體裡的水分需要找到宣洩的出口。
從原本只是單純倚靠,到後來整個身體趴在我身上,感覺真的就像抱著一個小女朋友一樣,曾經就在媽媽跟我抱怨為何妳總是睡覺如此黏膩時,我說有時候,還真希望被黏在身上的人是我,雖然我始終不能夠體會媽媽兩年多來睡眠不足的辛苦,這樣的話總顯得有些狂妄。
這種身體上如膠如漆的依靠,還有多久呢?妳已經快三歲了阿,夜晚裡妳全身靠著我的身體的時候,清楚地感覺到,從一個手心、一圈手臂,到現在半個身子,我們可以為妳遮風避雨的位置越來越小,妳的成長就如同妳在白天的活潑與好動一樣,把時間甩在身後快速的往前跑。
很快的,再也不能讓妳乘坐在爸爸媽媽的手臂上;很快的,父母子女間依賴的保存期限就會到另一個階段。還有多久,妳就必須自己到外面去尋找自己的歸宿呢?
所有的愛和努力,到最後都只是為了迎接妳獨自走路那天的到來,無論現在有多麼大的付出,有天妳都會漸漸的有自己的想法、道路、朋友、感情、夢想和天空。
以及屬於妳自己的一張床。
2020.1.23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Erwin Tsai
Erwin Tsai
喜歡白日夢,從小到大,始終如一,人生30有幾也不曾改變。 或許沒吃過真正的苦頭,所以天真浪漫,但正一步一步把天真變為現實,享受過程和轉變不斷帶給我生活的成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