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序章

2020/07/02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這次到城裡賺了一大筆呢,這下我的...酒哈哈。」
「多虧村落周圍的森林里長著一種能驅趕魔物的聖樹呢,我到現在還是不懂,為甚麼魔物一碰到就會變得非常虛弱,我們碰就沒事呢,明明都是生物。」
「嘛嘛,別想這麼多啦,反正只要每次砍下拿去賣的部分不要太多,那棵大樹就是村裡源源不絕的金幣來源啦,說實在,你真的不想撈點油水嗎?你不是對村里那為獨自扶養兩位小孩的太太很感興趣嗎,多存點才好打動她的心嘛~那位太太明明是美人一個,卻從來不接受其他人的幫助,難道這是在暗示我也該出手嘛,哈哈哈」
「你...吵死了,只是看到她的丈夫去參加了討伐魔物的戰役後就沒了音訊,兩孩子也不像其他孩子玩耍,而是都在村裡的各個角落幫忙雜務,我才...而且你以為每次用換來金幣去買醉的事情,村長會沒發現嗎?」
「哈哈哈哈,聽說那個賣到王都的價格比起我們的售價還要高十幾倍呢,乾脆下次我們倆出一趟遠門,大賺一筆回來好了,哈哈哈哈哈。」
「無視我嘛,這傢伙...」
「話說回來。」
「你要在廢話的話我就把你趕下馬車。」
「村里今天有祭典嗎?怎麼上頭的火光這麼亮?」
「......」
「才不是慶典,村裡著火了,趕快,駕駕。」
正在駕車的馬夫只想著趕快回到村裡,絲毫沒有注意到有團暗紫色的火焰從旁飛來,就這樣打中了馬的頭部,噗薩。
在旁半醉的大叔嚇的瞪大眼睛「這個是...!」
馬車瞬間失衡,撞上旁邊的樹,兩人也同時飛出,一人和馬身一同撞到大樹,一人幸運地掉到一旁的草叢中。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喂,你還好嗎~」
馬夫站起身子,看到了倒在血泊中失去頭顱的馬和脖子扭曲的大叔,身體不自覺顫抖了起來。
「快逃,趁它們還沒有靠近」語罷,大叔眼中的光芒逐漸淡去。
這時村裡傳來了一連串的悲鳴聲「逃是可以逃到哪裡去啊,至少...」
馬夫掐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試圖維持保持僅剩的意識,蹣跚的靠近村落。
村里每棟房子都被點上了火焰,村民們被帶著奇怪面具的集團給用不知名的力量給壓制,反抗的人都像那批馬一樣,都優先處理掉了,剩下的大多都是女人和小孩,其中有一名身材較為瘦弱的男性暗中配合觀察。
「大多數成員都帶著像是魔物的面具,可惡,明明都是人類,真噁心,而且似乎其中幾個人的面具不太一樣,那些應該就是發號施令的吧。」男子手往衣服裡抓弄,確認剛剛準備好的小刀可以隨時拔出來。
「有挑到適合的人選了嗎?」戴著具有兩隻掎角黑色面具似乎是指揮的人說。
「恭喜統領,這次可能成為容器的人類有兩位,只不過都還是小孩,以我們的秘術來說,對年紀較輕的人類效果更顯著,所以已經先將他們打昏,再施以束縛,放在了祭壇的中央了。」帶著土黃色面具的人說。
接著,所有的村民手腳皆被綑綁,圍圈跪坐在像是祭壇的周圍,大部分的人都因為失去至親而變的無精打采,有的被暗紫色火焰灼燒到的人則是發起癲來,全身不受控的抖動。
「那就開始吧,村旁的那棵噁心的大樹應該有處理掉了吧。」
「是的,雖然用了多名成員的性命來當作引發大型黑火的燃料,但在之後,這片大陸上就再也沒有這種大樹的存在了。」
確定完之後,以黑色面具的人為首,所有載著面具的人跟著詠唱出了在人類聽覺認知範圍之外的音調,並且圍繞著跪坐的村民起舞。這時,已經積蓄許久怒氣的瘦弱男子,在確認黑色面具是發號施令者之後,突然起身,拔出在衣袖裡藏起的小刀,往面具邊緣的側頸處刺下。
「為什麼,為甚麼身體停住了。」
「所以就說住在這種地方的居民都是笨蛋,告訴你也無仿,這是魔法,魔法,雖然跟平時能看見的稍為不一樣,但是,接下來你就自己體會吧。」隔著黑色的面具,男子似乎可以看見底下那噁心的嘴臉。
男子不受控的把手上的小刀給轉向自己,眼睛越睜越大,看見刀尖約來越靠近自己,自己也沒有注意到胯下間已經濕透,刷一聲,男子的頭顱掉落地面,被擺放在祭壇中央,和兩名昏迷中的小孩並列在一起。
體型稍大的小孩微微睜開眼睛,無意識地先尋找弟弟的行蹤,感覺到背後熟悉的觸感之後,才將注意力望向前方。
「這裡是...為什麼馬夫先生也在這裡,他不是去城裡了嗎。」
「記得有一群人在晚上的時候闖入了村子,然後...嗯嗯嗯頭好痛想不起來。」
之後又陷入昏迷的艾雷,再聞到一股令人作嘔的味道才又驚醒,發現身上沒有任何的束縛但是卻不能移動,他環顧四周,村民圍繞而成的圈子被點上了暗紫色的火焰,各個都已經成了焦屍,在身旁的則是馬伕先生的頭顱。
「那個傢伙剛剛還拿鐮刀往我這邊扔過來呢。」戴著可怕的黑色面具人說道。
「雖然個個都不怎麼聰明,但比起其他村莊,這裡的人似乎多了一點反抗的氣魄。」
「不要這樣瞪著我嘛,等一下你就不會再害怕這些東西了,吶,我把你的束縛給解開,你看一看你的弟弟,他早就已經自己掙脫束縛,但卻還是,呵呵呵。」
艾雷轉身一看,本來就不穩固的祭壇因為突然的搖晃,馬伕和瘦弱男子的頭顱都落在了一旁的地上,轉眼間就被火焰給吞噬。
艾登眼睛瞪大,懷裡抓著另一個人的頭顱,眼淚已經被一旁的火焰給烤乾,身體蜷縮成一團,發抖著,喉嚨因為過度使用而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那個是...」在極度憤怒底下的艾雷,在用力一躍,甚至還把腳下的木板給踏斷,奮力想要拉近和黑色面具人的距離,試圖以那孱弱的手臂揮向他。
「看你還這麼有力氣,那就從你先開始好了。」
黑色面具人從懷裡掏出一塊跳動的黑色物體,艾雷被一旁戴著土黃色面具的人給束縛在了半空中數秒,隨後物體在塞入艾雷的胸口前,並不像普通接觸到物質一樣的感受,而是,直接融入到了身體裡面,之後,艾雷停止一切的動作。
「第一個容器完成了,接下來...」
「統領,另一個已經沒有呼吸了,雖然有點遺憾,但是成員有報,城鎮的教會已經注意到這邊的動靜,現在已經派出了聖徒過來了,建議直接進入下一個階段。」
「可惡,本來還以為另一個更適合當容器,擁有掙脫束縛的能力,卻沒有勇氣繼續活下去是嘛,真是沒用,把所有人的屍體都帶到村旁的湖裡,趕快。」
本在月光照耀下,閃閃發光的湖水,在沉進了村民的屍體後便的失去光澤,圍繞在湖邊的成員在統領的命令下,手上發出了暗紫色的火焰,隨後往自己的面具砸去,失去了頭顱的身體,不約而同地向湖里倒去,此時的湖水已經被染成了暗紅色,黑色面具人抓著艾雷的領口,並由一旁土黃色面具的人施展束縛,隨後斬斷自己的左手,短暫詠唱之後,實體化為了一團暗紫色的魔力,融入到了艾雷的身體中。
「來吧,雖然有點著急,就在這邊給展示給我們看看降臨的證據吧,新主人。」
懸浮在半空中的艾雷身體一陣狂抖,湖面彷彿是自己發起光來,將今晚的月光染成了紅色,已經靠近村落附近森林的聖徒以及為首的聖騎士注意到了異常的月色,路途中幾名部下反映了身體極度不適的情況。
艾雷在結束狂抖後,腳踏到了地面,隨後眼睛一睜。
「很好,黑色的眼睛還有那鮮紅的瞳孔。」
這時,湖面發出的紅光在短時間內變成了紫色,在由紫光漸漸變為湛藍的光芒,土黃色面具人率先注意到了不對勁,湖水在此時開始產生了漩渦,所有的屍骸都在短時間內轉換成了魔力,大量液態的魔力散發出了耀眼的光芒,艾雷的身體在一次瘋狂的抖動,黑色面具人摘下自己的面具,露出了魔物化的臉龐,戴到了艾雷的臉上,但是面具卻應聲碎裂化為灰燼。
「可惡,怎麼會...」
「統領,先離開吧,聖徒們已經接近了。」
統領往漩渦中心一看,看到了睜開眼睛的艾登,眼中散發著和湖水相同色調的藍光,面無表情的望向岸上,隨後就消失在充滿魔力的湖水之中。
「這傢伙...不是早就...」
「神聖之雷阿,給予罪孽之人懲罰!」一道帶有黃光的雷電擊中了土黃色面具人。
「統領...」土黃色面具人瞬間少了右下半身。
統領抓住了土黃色面具人的身體,刺近胸口,將心臟給捏碎,頓時,爆出了一股黑色的魔力充滿四周,再次重塑了自己的左手。
為首的聖騎士看到了逃入森林深處的異端,深知不可追趕,在場就算所有人一起上,可能還是贏不過他那龐大的魔力。
「趕緊回報村落的情況,還有聖樹。」為首的聖騎士命令道。
「村落被毀,由四處可見的血跡以及村中央焚毀的祭壇來看,應該是進行了異端的儀式,聖樹則是被還在被無法撲滅的火焰給燃燒著,應該是沒有挽救的機會了。」
聖騎士看著因為湖水消失而露出底部的湖,納悶著村民的去向,一邊確認著躺在湖旁少年的情況,一邊望向湖底的一個奇怪的傳送陣。
「之後在派人調查那個傳送陣,其餘的人先將火勢給滅了,我先帶這名少年回城鎮一趟,你們完事後也馬上趕回來,知道了嘛。」
「是!」數名聖徒大喊。
聖騎士握著手中的十字架,隨後發出了一小道白光,少年身上的傷痕消失了數道。
「抱歉,為了途中可能發生的狀況,魔力不能使用太多,如果還有意識的話就回答我一聲阿,小子。」騎著快馬趕回城鎮的聖騎士抱著艾雷說。
「...」
序章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Aydan
Aydan
我艾登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