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 回憶、劍技

2020/07/17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起初不受到院長待見的洛里姆,在剛到來的幾天間靠著修繕各種院裡老舊的器具而逐漸獲得院長的信任,其後,作為院裡年紀稍長的兩人,也開始分享成人世界的煩惱。
「洛里姆,可以請你幫我看一下房間的椅子嗎?椅子發出的聲音困擾我很久了。」
「當然沒有問題,院長。」
走到院長房裡後。
「洛里姆,我聽艾雷說,你似乎和她的父親有過一面之緣,詳細呢。」
「啊啊,是要問這個啊,其實...」邊打弄著木椅的洛里姆語重深長。
「之前告訴他的是,他的父親在我們團遭到埋伏後,才犧牲的,但是其實...」
當天,在巴德西,也就是聖城廢墟的北方附近,五人的小隊在廢棄城鎮紮營,艾德街道團裡的指示要求先行去偵查略為東南的城鎮,尤瓦,在死亡森林旁,被食人魔所佔據的小鎮,起初還不覺得有異樣的愛得在折返時遭到一群食屍鬼攻擊,勉強將食屍鬼擊退的他,開始想到,近來魔物的行動中,似乎有些不一樣,就像是有人在背後發號施令一般,但就在想把猜想帶回小隊的艾德在抵達營地時,發現營地已經被破壞,死命尋找小隊成員的他,終於在狹長的河谷看到被正在大型食人魔追趕的隊員,而在食人魔對一名攜帶著鍛造裝備的人揮出致命一棒後,艾德及時出現,格擋住攻擊,帶著鍛造裝備的人才不至於丟掉小命,雖然後來也因此丟掉一條小命,其後,魔物背後可能有幕後黑手在操縱,這次的騷亂才終於被王城給重視...
「然後,我就是故事中那個攜帶著鍛造裝備的傻瓜。」
表情嚴肅的院長聆聽著。
「說來也慚愧,也可能是因為當初的愧疚之心,才讓我馬上答應艾雷的邀約吧,雖然這可能只是我想要尋求解脫,但除此之外我也沒甚麼能夠回報救命之恩的本錢,像這樣到處找東西修繕的日子,對我來說已經很滿足了。」
「...」院長沉默了一會。
「艾雷和蘭迪亞下午都會在修道院的後方練習,曾經和魔物又近距離接觸的你應該能夠教會他們一些東西吧。」院長說完,便離開房裡。
「謝謝...」洛里姆啜泣了起來。
獨自在房裡的洛里姆想到了從前線歸回後,因為斷臂的原因而過上備受欺凌、歧視的淒慘生活,多年後遇到這位少年居然還是曾經救命恩人的孩子,如今少年甚至還帶給他安身之地,那種感覺猶如在不停的大雨中失溫,為了生存而拼命發抖掙扎的人,終於等到太陽穿過雲層的那天,再次讓身體感到溫暖,令人感到活著即是幸福。
「呦,艾雷,在練習嗎?」午後到修道院後方的洛里姆打斷兩人。
「恩。」簡單回復的艾雷隨即又開始和蘭迪雅的練習。
一旁看著的洛里姆看著相似的身影,想起艾雷的父親艾德揮劍的樣子,一段時間後,兩人休息,洛里姆再次搭話。
「艾雷,你現在有辦法拿得動那把劍了嗎?」
「揮起來還不是很流暢,但是現在能夠正常的用單手舉著了。」
「正常的大人單手舉著那個大小的劍可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呢...」
「多虧每天的農作還有和蘭迪雅的練習,力量增加許多。」
一旁的蘭迪雅將頭撇向另一邊,有點害羞。
「之前不是向你說過,我還記得你父親的一些姿勢嗎?」
「喔喔,對,能夠告訴我嗎,說實在,現在光是抵擋蘭迪雅的攻擊我都快耗盡全力了,都沒有心思想著要怎麼樣進攻。」
蘭迪雅捏了艾雷的大腿。
「欸,好痛,但是那是事實...」
蘭迪雅加重了力道。
「好啦好啦,我不說就是了。」
「那你等下拿下來之後,我再告訴你。(這兩人的關係果然不一般...)」
艾雷用右手舉起劍,本來灰白的劍身漸漸開始有了些金屬色澤。
「劍身是不是有點變了...現在別想這個,洛里姆大哥,我準備好了。」
「你是右撇子對吧,接下來照我說的邊做出動作喔。」
「首先,身體重心壓低向前,雙手持劍,雙腳盡可能打開朝向右方,眼睛直視前方,劍尖朝向後方,這個就是備戰姿勢。」
「這樣嗎?」艾雷發現到,在這個姿勢,身體的重心會和劍的重量相互平衡,比起往常硬是用手臂的力量舉起來,輕鬆了許多。
「然後不要用手的力量,這個不是單手使用的武器,試著先扭動屁股,帶動身體,接著力量會傳到腰上。」洛里姆認真的盡可能詳細描述。
「這樣...」此時的艾雷感覺到上半身會隨著腰部扭動的方向移動。
「就是現在,用手的力量將劍給舉起來,向前揮。」
劍因為快速揮動而產生了一些風聲。
「右腳離地,踏到前面,接著是一樣的動作,再把劍尖朝向身體後方,揮。」
艾雷照做,隨後左腳踏到身體前方,依照前面的指導,把劍尖再次朝向後方。
「慢著,在後方的右腳向背部滑,向後轉身,這個時候單手持劍,往右下方揮去。」
「呼...感覺不錯。」
「這個是我最常看見的一招,名子好像是三連斬的樣子,非常直觀。」
「喔喔喔喔...」一旁看著的蘭迪雅覺得好像有點東西。
「其他的像是迴避時會用到的斬擊,還有突進時的刺擊等等的...」
就這樣,每天和蘭迪雅訓練的艾雷,在抵達修道院的五年間,在體力、力量上都增加了不少,也更加感覺的到心臟發出的波動,摩絲每天跟在莉茲身旁,學習更多有關魔法的知識和運用,考斯負起定期運送作物的工作,並不太在意魔力相關的事情,畢竟只要作物長的好,他也就跟著開心起來,伊諾則不時向洛里姆學習製作一些工具的技巧,雷昂則在各地偵查之餘,也會回到修道院見見大家,指導艾雷及蘭迪雅技巧,並且向院長回報魔物線的最新消息,當年艾雷19歲,蘭迪雅20、摩絲17、伊諾16、考斯21,艾雷身材逐漸壯碩,揮起劍來更加輕鬆。
一天,莉茲收到了來自王城的消息,必須離開修道院一段時間,摩絲則在吵鬧下得到了同行的許可,考斯則是在定期運送作物到旅館後,滯留在城鎮和商會討論增產後銷售的事宜而滯留了幾天,當晚因為製作工具而拖到凌晨的洛里姆,直接睡在了大廳的地上,半夢半醒之間,沒有太過留意草叢窸窣的聲音,最後當腳步聲踏進院裡石制地板,發出鳴先的拍擊聲後,才驚醒了過來。
「什麼...」
剛起身的洛里姆才剛發出聲音,就被握著匕首,綠色皮膚的生物給刺進喉嚨,眼見大量鮮血湧出,倒地的洛里姆奮力爬向剛完工的布甲,掙扎的將木架給推倒。
「快點發現...」
哥布林見此,跳到了洛里姆旁,向頸椎處下刀。
木架散落一地的聲音,讓當晚有些失眠的伊諾警戒了起來,並試圖叫醒艾雷。
艾雷線 - 7 完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Aydan
Aydan
我艾登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