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距離三島由紀夫與森田必勝切腹自殺,已過了五十年

2020/12/05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這個令三島憂心的國家有稍微成長了嗎?
原文發佈日期:2020.11.25
原文作者:青沼 陽一郎
授權翻譯:波波先生
1970年11月25日,於自衛隊市谷駐地總監室露台發表演說的三島由紀夫,之後他於總監室內切腹自殺(from wikipedia)
(作家・新聞工作者:青沼 陽一郎)
「因為沒有可以抓住的地方,我抓著他的耳朵移動了頭顱」
這是當時參與調查的相關人員告訴筆者的,他進到三島由紀夫切腹自殺的現場,當時被切下來的頭顱就放在地上。
11月25日,從事件當天到現在正好經過了50年。
三島事件是筆者尚在懵懂年紀時發生的,但是我過去曾經透過相關人士去了解並整理當時的現場狀況。這些都是非常珍貴的證言,藉此希望與大家再次回顧。
失去頭顱的身體上披掛著制服
那一天,三島與其建立的民兵組織「楯之會」成員共4人,持武士刀闖入東京市谷的陸上自衛隊東部總監部的總監室中,狹持總監為人質並違法佔領總監室。
正午時,三島出現在總監室露台對自衛隊員發表約10分鐘的政變演說,卻引來底下自衛隊相關人員的罵聲不斷。之後三島返回總監室選擇切腹自殺,「楯之會」成員之一的森田必勝也緊隨他的腳步。
調查相關人員進入現場的總監室時,最先映入眼簾的是面對門口、放在地上的兩人的頭顱,左手邊的是三島,右手邊的是森田。往前看是兩人並排仰面而臥的身體,赤裸的上半身覆著「楯之會」的制服。
在三島的頭顱下面墊著紗質布,若不這樣處理則頭顱幾乎無法立在地上,據說是因為頭顱下方幾乎沒有留下太多頸部的緣故。
那是切腹的時候切的太深的關係
筆者回想起,當時參與調查的人員如是說:將三島身上覆著的上衣掀開,可以看到他的肚臍下面有十幾公分長的切腹刀痕,腸子就是從這個切口中流出。如果下刀切的如此深,身體很自然的就會往前傾,而導致負責介錯的人手忙腳亂。而在身體倒下之前必須將頭顱砍下,當刀揮下時身體也會向前傾,影響下刀的準頭而無法順利的一次將頭顱切下,所以只好為了切下頭顱而重複揮刀。
在浸滿血液的地毯上,也可以發現刀痕,根據調查人員推斷,由於在身體完全倒下之前揮砍了4~5次所導致,在脖頸上也留下了痕跡。
而對照森田頭顱的頸部切面,則是漂亮的能夠立在地面。森田的腹部也有一條約是剛好將皮膚劃開的深度的刀痕,這樣身體並不會往前傾,而是能夠靜止在原地進行介錯,這應該才是原本正確的切腹狀態。換句話說,三島切腹時太過用力,不難想像當時那份情緒的激昂
歌川国員画「當世武勇傳 高﨑佐一郎」浮世絵、嘉永年代(from wikipedia)
茫然佇立的石原慎太郎,絕望叫喊的川端康成
在遺體周圍,散落著長30公分、寬3公分像色紙般美麗、細長的短冊(日本長條詩籤),上面寫著三島的辭世之語。
進行現場鑑識時,三島的頭顱甚至被裝入塑膠袋,使用天平秤重。由於三島本身是頂著平頭,頭髮非常短,所以才會有文章一開頭的那一句話。
頭顱受到仔細的清洗,完成必要的死亡勘驗之後,與身體一同入棺。流出的腸子,以三島的手押入腹中姿勢平躺,在現場呈現立姿的頭顱也像生前一樣朝上放置。
而許多各式各樣的人物,也來到現場周圍。
某位鑑識人員,在通往總監室的走廊上,看到茫然佇立的石原慎太郎
他一個人,呆呆的站在那裡。那不是裕次郎,是慎太郎。他無法進入總監室,只能孤獨的站在那裡吧
而據說在鑑識作業進行當中,在樓梯下的玄關附近,有一位男性的喊叫聲不斷傳入總監室內,那是川端康成。想必是因為看到報導而趕來的吧?當時他似乎不斷的在叫喊著什麼。
這是一個對日本社會來說衝擊如此巨大的事件。
對時代的憤慨之死
筆者在成年之後曾經造訪四谷荒木町的一間酒吧,有人告訴我在三島事件前幾天,森田必勝在這裡的吧台座位飲酒。帶森田過來的人問他說:「你小子能夠為了三島去死嗎?」,森田即刻回答:「是的!我可以!」,在這段對話之後緊接著就發生了三島事件,所以店主的記憶特別深刻。那間酒吧以及森田曾經坐過的位置,至今仍然保存著。
事件當時的負責人是防衛廳長官中曾根康弘,他後來成為了首相,上個月才剛剛舉行完內閣・自民黨的合同葬儀式(近似於國葬)。
中曾根認為三島事件是「對時代的憤慨之死」、是「思想上的死諫」。
在當今這個政府的政策課題為推動數位化的時代,若三島還活著,會有什麼想法呢?
再過50年,時代又會怎樣評價這個事件呢?
原文網址:https://jbpress.ismedia.jp/articles/-/63013,正式授權翻譯
有興趣的朋友或其他相關文章歡迎訂閱我的《日本媒體國際觀點》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波波先生
波波先生
台灣台南18年,台北12年,日本東京6年持續中 [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