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 – 113♀

2021/05/28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我們步行往Motel S經過便利商店時,彎進去買了些東西再過去。Motel S的櫃檯,龍哥已經事先打過招呼,讓裏頭的她登記了我的身分證後,她禮貌性地告訴我那間房間怎麼過去,我點點頭笑笑,我便拿著房門卡,帶著小望進去。一樓的鐵門已經捲上打開等著我們。她跟在我的後面,沒有緊張或害怕,我收到了她滿滿的信任。進了電梯,上了二樓,為了讓她進入狀況,增加點緊張感,我開了口:「等一下進去以後就是狗囉——」她嗯了聲,聲音裏藏不住的雀躍与興奮。一出電梯,我又繼續說:「狗是不穿衣服褲子的,之後調教開始前就要脫光衣服赤身裸體。」想到句尾有「喔」覺得自己有點軟,便硬收了尾音。
「是⋯⋯」她回答,她就被我打了。她開始有了要被調教的緊張感。她急急忙忙地脫去了身上的衣服褲子內衣內褲,完完全全地赤裸在我面前。我要她跪下,四肢着地。她的眼睛看著我,小狗的双眼彷彿要把我的虛張聲勢看穿。我急忙地繞到她背後,掏著包包裏帶來的眼貼,再若無其事泰若自然地回到她面前,將她的雙眼貼住。把她人的視線遮著,她就無法以人的眼睛看著我。我覺得有些急忙,我應該早點到這裏先做準備的,才不會手忙腳亂。已經來不及早知道先來這種懊悔了,我已經在調教現場了,我們都在,我要處變不驚,隨機應變。要她不要動,累了自己換姿勢後,便趕緊去準備。調整好空調,平鋪擺列道具在房間白床上,按著自己可能在哪個地方會用上哪個道具的,位置放妥。我拿著項圈跟狗尾巴回來。「你來之前有洗屁股嗎?」我問,她有所遲疑,我便繼續說:「我的意思是浣腸。」
「沒有⋯」她還沒說完,我便打了她的屁股。不過我還抓不到應該要打的力道,感覺沒有很痛,她的眉頭只微微動了一下,意外著自己屁股被打。
「狗會說人話嘛?」我說著,讓她知道自己為何被打,為什麼要被打。啊,要把人教成狗,還真不容易呢。「是狗就只能汪汪叫了。會嘛?」她汪了聲卻像小貓叫般微弱。「汪一聲表示肯定,汪兩聲是否定。我再問你一次,你來之前有洗屁股嗎?」我問。她汪汪叫了兩聲。我回頭拿了浣腸工具,調了浣腸液,用著幫浦,一下一下地注進她粉嫩的肛門內。原本想要跟她說憋不住時,用連續地吠叫提醒我。但覺得不用,我自己抓時間,我得練習著時間控制,而努力地忍著便意直到受不了也是一種調教。我時間抓得對,就是我厲害;我時間抓不對,那就是看著她在門口處便溺。不管哪一個都有驚喜。看時間,看她的表情,看她的肛門,約略也能猜得到是不是該讓她上廁所了。時間差不多,我讓她靠著我的大腿,我帶著她緩緩爬向廁所馬桶,帶著她蹲上了馬桶,我注意著她安不安全。她双腳踩著蹲在馬桶上時,我忽然佩服了自己,竟然可以隨機自然反應。馬桶是用來坐的,不是用來蹲的。可是人蹲上去,私密處毫不私密,大赤赤地展露。她的眼睛看不見我,可是她知道我正看著她。她的個人私密排便行為,將毫無遮掩無所遁逃,展露在她的主人——我的面前。我真是太棒棒了。輕易地剝奪了一個人的矜持害羞。我現在的興奮与成就感,dt是不是也曾跟我一樣。
這間房間裏曾經有她的失神落魄,有他的相望相守,也有現在她的全心信任。我何嘗幸運的擁有一切,我會變得更強更厲害的。我知道我可以。
見她排盡,屁眼垂涎,我抽了衛生紙擦去,她嬌羞臉紅地靠著我,應該是很久沒有被人擦屁股了,既陌生又熟悉。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重溫這個不知道幾歲被離的行為。我帶著她去清洗,我還沒沖水,便已經察覺她全身是汗,双腿之間非常濕潤。沖涼爽快清淨,再拿著房間裏提供的浴巾擦乾。拿著項圈套在她脖子上繫緊。「以後戴上項圈就是狗囉——」牠低下頭,小聲地汪著。抹了潤滑液的狗尾巴肛塞便進入了剛潤滑過的屁眼內,牠呻吟了聲,顫抖著身體,努力適應著體內的異物。我看著牠不停地抖著身體,想要趕緊習慣這根白色狗尾巴在自己的屁股裏。那根朝上的狗尾巴正因為牠抖動的身體而搖晃著。可愛,眼前小隻的人型犬小母狗讓我著迷。抖動像是在牠身上無法移除停止般的。我抱緊牠,牠便蹭著我,在我懷裏磨蹭撒嬌。看見她變成牠,渾然天成般,我忽然明白了dt所見所在的高度視野。
於是S或M,在我心裏完全不需要做任何決定。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女性職業軍人李軍衷,因緣際會遇見了女性主人dt,開始了一段BDSM冒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