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她的故事──第二話:燈火欄柵處.像魔法的悸動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魔法學院歐密索爾的畢業,說穿了其實只是在這學院中一個階段的終結,完成了初階的魔法課程。接下來若沒有找到老師收為入室學徒,很多人也會選擇離開歐密索爾去展開屬於他們的冒險,又或者像大多數的貴族學員一樣,一心只是想學習或了解魔法作為自衛防身之用,同時好為他們貴族的身份帶上一些獎章和冠冕。
艾露莎娜在畢業後,雖然得到很多學者想收她為徒的邀請,但她最後還是選擇了回到她的家族幫手,打理其中一間最接近歐密索爾的大型服裝店。
而彼得很不幸地並沒有得到任何老師的垂青,可以給他回去的地方亦只有老爸的小鞋店,而實際上那也算不上是間店,它就只是路邊的一個修鞋的小攤檔。最後他在歐密索爾堅持了一個多月下,幸運地終於找到一個助手的工作機會,這使他不但可以繼續留在歐密索爾用他的真誠感動各老師,還可以在生活上得到一定的保障。
兩個人看來自此便毫不相干,但命運還是把二人絲絲的連結。
彼得每天回歐密索爾前,也會經過艾露莎娜打理的大型服裝店,究竟是因為這是他必經的路線,還是他刻意選擇這條道路就連他自己也並不清楚。
然而只要艾露莎娜偶爾在服裝店的陽台上看見彼得,跟他揮揮手,這感覺就足已使彼得有不能言喻的幸福。
春去秋來,日昇月落,季節的輪替使彼得看著艾露莎娜替換不同的衣裳,四季的變化,使他有一種幻想,就像艾露莎娜從來沒有離開過他,但他根本就從沒擁有過,那裡又談得上離開過呢?
在竊笑自己的痴人說夢時,彼得不知不覺已在歐密索爾研究到夜深,他別過老師後一個人慢慢的走在秋葉飄落的坡道,夜靜得空無一物,就像畢業的那天一樣。
彼得想著什麼是戀愛呢?他恐怕一生中也不能真正的體驗,他一直只是活在自己的幻想裡從遠處觀看著自己喜歡的人的身影,他就連嫉妒和懷恨也沒有資格,艾露莎娜根本沒有把他放在心上,他只是一個平凡的歐密索爾同學,甚至比一般的同學來說也沒多說幾句話,更不要說像畢業那天艾露莎娜身邊的男同學,能牽著她的手。
彼得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像故事中的變態法師會有著瘋狂的癖好,喜歡一個人能去到什麼樣的地步和執念呢?他是否要為了艾露莎娜付出什麼?而不是光說著不做的在遠方一事無成,但歸根究底他憑什麼付出?他在艾露莎娜心裡就只是一個知道名字的路人罷了……
在圓月下彼得走著走著,不知覺地便走到艾露莎娜的服裝店前,白天繁華的街道上全都是為著歐密索爾進出的趕路人,四周的商店和地攤都是販賣著形形色色多少也和魔法有關的商品。而現在到處空無一人,若不是彼得會一些防身的魔法,恐怕就要像一般的路人一樣要多提防有機會來自暗巷的危險。
彼得隨性地向服裝店的陽台張望,在黑夜中艾露莎娜站在欄杆後的背影就像唯一的亮光,她金色的捲髮在燭光下成了一條金色的瀑布流進了彼得的心坎。
當彼得凝視得目不轉睛的時候,艾露莎娜並沒有轉身望向彼得,而是迎接著一個壯建的貴族男子,男子二話不說把艾露莎娜一擁入懷,沿著她的頸項吻下,接下來二人便消失在陽台的暗處……
彼得的目光還停留著在那片黑漆,但他的焦距已失落在那無盡的黑暗之中,夜再一次無聲的瀰漫著,他的心卻停留在這沒有一線光的時空。
次年三月,彼得得知艾露莎娜嫁給了一個貴族……
 
自畢業起,彼得在歐密索爾又過了一個年頭,他感覺自己成熟不少,他笑言自己應該是受到失戀的影響而成熟起來,說不定他更像一個男子漢。
與此同時,不知是老師同情還是終於發現了他的優點,但表面上是因他終日埋首對空間魔法的研究得到了老師的認同,而收了他為入室的徒弟,同時也榮升他為助手中的次席,這樣他終於對日後的生活比較安心,同時還有多餘的錢能回饋他當鞋匠的父親。這點使他內心感到非常安慰,同時能證明給父親看當年他堅決離家學習魔法的決定是沒有錯的。
艾露莎娜縱使已是別人的妻子,彼得還是會偶爾留意到她的消息,自從她婚嫁後,她家族的生意比起過往更是蒸蒸日上,看來艾露莎娜和她的貴族丈夫在商場上如魚得水,彼得心想畢竟艾露莎娜在歐密索爾已經是那麼優秀,而且社交的場合對她來說就更沒有難度。
而今天,彼得將在一個晚會中再預上艾露莎娜。
 
「你好啊!彼得同學。」艾露莎娜穿了一件白色的低胸禮服,這晚的她還是那麼顯眼動人。
「妳好,這麼巧啊……」彼得希望自己盡量表現得自然。
「那個是我的丈夫,聽說今天有歐密索爾的大師來,我就猜想會不會看到老同學。」艾露莎娜的笑還是那麼迷人。
「……只有妳還記得我的名字……」彼得細聲得以為只有他自己聽到。
「我怎會忘記,同學每一個的名字我也記起來。而且彼得同學雖然不怎麼愛說話,但在研究時也是很認真的。還記得有一次在研究水魔法時,大家也弄到全身濕透了,只有彼得同學懂得使用力牆把水禦開來!」這件事差點連彼得自己也忘掉。
說著說著,彼得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和已為人妻的艾露莎娜交談,不知為何他那藏在心底深處已熄滅殆盡的白灰被再次被燃點,一點點的星火燃起了那無名的悸動……
這是歐密索爾的九月。
下一集: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那時他帶著這個只得4歲的女童,本想把她丟給那些她母親的朋友,不過不知那來的良心影響,他想到她母親的時候,他不想這個擬似他女兒的孩子走著她母親的舊路,所以便沒有把克萊卡留下。再來他亦不打算把她留在不知那個人的家中長大,等她父親不知那時寄錢來接濟。所以他做了一個正常人沒有想到的決定,把她留在身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