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的法則】第十六場集會 (下集)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野村 祐 / 水性顏料 / 紙
【一的法則】第十六場集會 (下集)
∴1981年1月31日
發問者:非常感謝你。你可否告訴我星際聯邦(ConfederationofPlanets)是如何形成的?為什麼形成?
RA:我是Ra
服務的渴望開始於,愛或理解的次元,對於該社會記憶複合體而言是壓倒性的目標。因此那些(第四密度)或以上的星球,外加4%的星球,其身分我們不能說;他們發現自己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尋求相同的事情:服務他人。當他們進入理解其它存在,其它星球,其它服務概念的領域;他們形成一種關係是分享並一起繼續這些共同持有的服務目標。如此每個群體自願將社會記憶複合體存放在一個中央思想複合體讓全體得以使用。這樣創造出一個結構在此每一實體可以從事它自己的服務,同時能要求到其它理解以增進其服務。這是星際聯邦的構成與工作方式。
發問者:在這個銀河有這麼多的星球,你曾說星際聯邦大約有500個星球,相對而言,星際聯邦的成員數量似乎很少。這其中有何原因?為什麼形成?
RA:我是Ra
星際聯邦有很多個,星際聯邦工作範圍為你們的七個銀河系,如果你願意這樣稱呼;並且負責這些銀河各個密度的呼求。
發問者:你可否定義剛剛所用的字眼“銀河”?
RA:我是Ra
我們用這個詞如同你所用的星系。
發問者:我有點困惑,星際聯邦到底服務了多少個星球?
RA:我是Ra
我看到這困惑。我們對於你們的語言有些困難。銀河這名詞必須被分開,我們稱呼銀河這個振動複合體指的是區域性的。因此,你們的太陽我們會稱為一個銀河系的中心。我們知道你們對於這名詞有另一種意義。
發問者:是的,在我們的科學詞彙銀河意指為扁豆形的星系,包含千萬個以上的恆星。這一次以及稍早的通訊在這點都有些混淆,我很高興在此澄清。使用我剛才陳述的銀河,即包含千萬個星星的扁豆形星系。你知道除了這個銀河系以外的銀河系進化過程嗎?
RA:我是Ra
我們覺察到生命的無限容量,你在此的假設是正確的。
發問者:你可否告訴我在其它銀河系的生命演進是否與我們銀河系的生命演進雷同?
RA:我是Ra
這演進有些接近相同,如同一條漸近線穿越無限趨近於一致。你們所謂的銀河系統(galacticsystems)有其自由選擇,導致一些變異。但這些變異從這個銀河到另一個銀河是極微不足道的。
發問者:那麼一的法則,在所有銀河創造朝向第八密度的演化方面,確實是放諸四海皆準,是否正確?
RA:我是Ra
這是正確的。有無限的形態,無限的理解,但演化只有一個。
發問者:我現在假設一個人不需要理解一的法則也能從第三前往第四密度,是否正確?
RA:我是Ra
一個實體絕對需要有意識地了解他不需要理解以成為可收割狀態。理解並不屬於這個密度。
發問者:這點很重要。我方才用了錯誤的字眼,我的意思是說我相信一個實體不需要有意識地覺察一的法則也能從第三走到第四密度。
RA: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在什麼時點什麼密度,一個實體才有意識地覺察一的法則以繼續演進?
RA:我是Ra
第五密度的收割是那些震動變貌有意識地接受一的法則之榮譽/義務。這個責任/榮譽是這個震動的基礎。
發問者:你可否告訴我多一點關於這個榮譽/責任的概念?
RA:我是Ra
每一個責任是種榮譽,每個榮譽是種義務。
發問者: 我想問一個相當可疑的問題,我可能不會把它放到本書中,我想知道,你們能不能解釋,我們目前在全國各地以及其他地點經驗的牛隻肢解事件?
RA: 我是 Ra
你們所謂的肢解事件,大部分發生的過程跟你們第二密度的一些生物有關,它們以腐肉為食,另外一部分的肢解事件是你們稱之為多重-次元的類別:一種思想-形態建構使用各式各樣的部分以擁有在第三密度的生命與存在。
發問者: 這些思想-形態來自何方?
RA: 我是 Ra
這是一個非常曖昧的問題,無論如何,我們將嘗試解答。
首先,它們來自造物者,其次,它們來自你所稱的低層星光(astral)層面。
第三,在建構具像化複合體中,它們有一部分居住於你們的地殼之下。
發問者: 這些東西是否有一種特定的形態?
RA: 我是 Ra
這些實體可以採用任何的思想形態, (只要)與恐懼或驚駭的情感有關連
發問者: 這些思想形態只能攻擊牛隻,或它們也攻擊人類?
RA: 我是 Ra
這些思想形態不能攻擊第三密度存有。
發問者︰我們發現我們臉上或其它地方會有一些銀色碎片,你能否告訴我關於銀色碎片的事情?
RA︰我是 Ra
你說的這些是針對該心/身/靈複合體的一個主觀導向路標的具體顯化,沒有別的,只有主觀上的意義。
發問者︰誰創造了這些銀色碎片?它們是真的?
RA︰我是 Ra
如果你願意,想像 學習/教導勢能的增加。在某一個時點,一個信號會出現,指示該學習/教導的合適性或者重要性。這個實體自身,和內在層面合作,創造這個實體最能理解或注意到的路標。
發問者︰你是說,我們自己創造這些東西?
RA︰我是 Ra
實體並未在有意識的狀態下創造這些。心智複合體的根部在理解中接觸到智能無限,創造了它們。
發問者:謝謝你。你是否有可能簡短地描述第四密度的狀態?
RA:我是Ra
我們要求你考慮這點,沒有言語可以正面地形容第四密度,我們只能解釋它不是什麼然後以接近的言語描述它是什麼。
在第四密度之外我們的能力益發受到局限直到我們沒有言語可以形容為止。以下是第四密度之所不是:它不是屬於言語,除非被選擇。它不屬於厚重的化學載具以進行身體複合體之活動。它在自我之內沒有不和諧,在人群之中沒有不和諧。在可能性之內不管以任何方式都不會造成不和諧。
接近的正面敘述如下:它是個屬於兩足(生物)載具的(次元)平面,擁有更稠密,更多的生命;它是個人們覺察其它-自我想法的平面;它是個人們覺察其它-自我震動的平面;它是個屬於憐憫與理解第三密度憂傷的平面;它是個努力朝向智能或光的平面;在這個平面個人差異顯著,卻自動地因著群體共識而和諧(共存)。
發問者:你可否定義我們一直以來用的這個字“密度”好讓我們對於你使用的這個詞彙多一點了解。
RA:我是Ra
密度這個詞彙,如你所稱,是個數學的字眼。最接近的比喻是音樂,你們西方的音階有七個,如果你願意,第八個音階開啟一個新的八度音程。在我們與你們共享的這個偉大的八度音程存有,有七個音階或密度,在每個密度中又有七個子密度;在每個子密度,又有七的子子密度;在每個子子密度有七個子子子密度,以此類推以至無限。
發問者:我注意到這次集會的時間已經超過1小時多一些了,我此時想問我們是否應該繼續?器皿的狀態目前如何?
RA:我是Ra
器皿目前處於平衡狀態。如果你渴望,可以繼續進行。
發問者: 好的,繼續我們剛才討論的主題。我了解每個密度有七個子密度;在每個子密度,又有七的子子密度,依此類推。如此擴張的速率相當快速因為每次以七的倍數增加。這是否意味在任何密度層次你所想的任何事情都正在發生?許多你從未想過的事正在發生...是否每一件事都在發生... 這令人困惑...
RA:我是Ra
從你的困惑中我們選擇一個你正與之搏鬥的概念,即無限/機會。你可以考慮任何可能性/或然率複合體都有一席之地(havingan existence)。
發問者:我們做的事,我們思考的可能性,好比說白日夢這些東西,會在其他密度中成真嗎?
RA:我是Ra
這要看白日夢的特質而定,這是個大主題。或許我們能說的最簡單事情如下:如你所稱的白日夢,若是被自我吸引就成為自我的實相;若是屬於沉思型一般性的白日夢,就進入可能性/或然率的無限中,在別的地方發生,與創造這個夢的人之能量場沒有特別的依附關係。
發問者:為了更明白這主題,如果我強烈地做著建造一艘船的白日夢,這件事會發生在其它密度中嗎?
RA:我是Ra
這事情會/已經/或將要發生。
發問者:那麼如果一個實體強烈地做著與另一實體戰鬥的白日夢,這件事會發生嗎?
RA:我是Ra
在這個例子該實體的幻想牽涉到自我與其它-自我,這將該思想-形態與該實體之可能性/或然率複合體捆綁在一起。這會增加這件事在第三密度發生的可能性/或然率。
發問者:獵戶集團是否運用這原則創造對於他們目的有利的狀況?
RA:我是Ra
我們的回答將比你的問題更明確。獵戶集團使用惡意或其它負面特質的白日夢來回饋或增強這些思想-形態。
發問者: 它們是否利用任何,容我說,肉體上的滿足感,來擴大這類的白日夢?
RA: 我是 Ra
唯有在接收的心/身/靈複合體,具有強大的能力,可以觀察到思想形態,它們才能這樣做,這是個不尋常的特性,但確實曾經是獵戶實體們使用的一種方法。
發問者:許多來到或即將來臨地球的流浪者(Wanderers)是否會被獵戶座思想掌控?
RA:我是Ra
我們先前說過,流浪者完全成為第三密度心/身複合體的生物。受到此類影響的機會,流浪者跟地球任何一個心/身/靈複合體都是相同的。
唯一的差別在靈性複合體,如果流浪者許願,有一個光之盔甲,允許他更清楚地認出什麼不適合被心/身/靈複合體所渴望。這不比偏見(bias)更好,也不能被稱為一種理解。再者,流浪者的心/身/靈,容我們說,朝向第三密度正面/負面之間狡詐多變的混淆之扭曲程度較少。因此,他常常不能像一個較負面的個人,輕易辨別出負面的思想或存有。
發問者:那麼流浪者,當他們降生於此,將成為獵戶集團的高優先目標?
RA: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如果一個流浪者,容我說,居然被獵戶集團成功地入侵,當收割來臨時,這個流浪者會發生什麼事?
RA:我是Ra
如果這個流浪者透過行動展現對其他-自我的負面傾向,如我們先前所說,他將被地球震動牽絆,當收割來臨,可能會重複第三密度的大週期。
這是本次集會最後一個完整的問題。在我們結束之前是否有我們可回答的簡短問題?
發問者:如何使這器皿更舒適?
RA:我是Ra
考慮其身體的弱點變貌,這器皿的舒適度已經在可能的最大極限了,你們是謹慎認真的。
我是Ra,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那麼向前去吧!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天主與你同在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祐,多元創作跨領域藝術家,靈修道途上的學習者。 ★巫女野村祐分享地 ▲ig搜尋 : nomurayuchi ▲臉書粉專:野村祐的藝術創作 ▲YouTube搜尋:野村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