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的法則】第十四場集會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野村 祐 2018 水性顏料/紙
【一的法則】第十四場集會
∴1981年1月29日
RA:我是拉。
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我現在開始通訊。
發問者:在回顧這個早上的工作內容之後,我想補充幾個事項可能會有幫助。你曾說第二密度努力前往第三密度,即自我-意識或者自我-覺察的密度。
這個努力發生在較高層的第二密度形體。他們被第三密度的生物所投資。你能否解釋你說的這段話的意思?
RA:我是拉。
如同你們出門會穿外衣。你們也會投資或給第二密度的生物穿上自我-覺察的外衣。這通常是通過你們所謂的寵物的機會完成的。也可以有其他不同的投資方式,包括所謂的宗教習俗複合體。將第二密度生物擬人化。並集體送愛給他們。
發問者:當地球還在第二密度的時候,第二密度生物要怎樣被投資呢?
RA:我是拉。
沒有剛才所說的那種投資。只有單純的第三密度投資。即螺旋向上,從密度到密度之間的光線。這樣的過程會比較久,相對於有實體的第三密度生物投資而言。
發問者:第二密度的形態是什麼—成為地球人類之前它長的象什麼樣?它在第二密度時長得像什麼?
RA:我是拉。
第二密度與第三密度的差異在許多情況下都好比一個人與另一個人的不同。但你們地球的生命進化過程被那些來自火星降生到這裡的人種所中斷。
他們被基因改造。因此有顯著的不同。而非逐漸從第二密度的兩足動物進化到第三密度層次。這改變與靈魂本身無關。而是與從那(火星)文化來的生命,其所處的環境有關。
發問者:從先前的資料,我理解這事件發生於七萬五千年前。那是我們第三密度進過程的開端。你能否告訴我這段歷史。
重點是敘述在人類發展過程中,或者說,在這七萬五千年期間,發生的那些外星接觸目的是為了幫助這發展?
RA:我是拉。
第一次嘗試協助你們人群的接觸在七萬五千年前。這次的嘗試我們之前已經描述過。下面一次嘗試大約是五萬八千年前。以你們的標準而言。持續了一段較長時間,與姆(Mu)心/身/靈社會復合體的接觸。
再下一次的嘗試經過了很長時間,發生在大約1萬3千年前。有些智能資訊被給予亞特蘭提斯(Atlantis)的人們。內容是醫療與水晶的工作。跟我們先前所說的是一樣的性質。接著是1萬1千年前的嘗試。這些數字只是近似值。因為我們還不能完全地處理你們的空間/時間連續體衡量系統。這地點是在埃及。即我們先前說過的。與我們一起來的實體大約晚我們三千五百年返回。為了再次幫助南美洲的心/身/靈社會復合體。然而,這些城市的金字塔並沒有被適當地使用。因此,這方式不再被進一步追求。大約在三千年前,有(飛碟)降落,也是在南美洲。大約兩千三百年前,有一些想嘗試幫助你們人群的,這是在埃及地區。在週期剩下的部分,我們從未離開你們的第五次元。並在最後的小週期持續工作著,準備收割。
發問者:一萬一千年前,你們造訪埃及人,是否是你們確實行走在地球上唯一的一次?
RA:我是拉。
我理解你的問題,傾向自身,而非其他-自我。我們屬於振動聲音複合體,拉,只有在那個時候行走在你們當中。
發問者:我理解到你在稍早的集會中說到金字塔被建造來環繞地球。當時建造了多少個金字塔?
RA:我是拉。有六個平衡(balancing)金字塔,以及其它五十二個被建造,用於額外的醫療與啟蒙工作,協助你們的心/身/靈社會復合體。
發問者:什麼是平衡金字塔?
RA:我是拉。
如果你願意,想像地球的許多力場位於它的地理性精確的網絡。
能量從磁場的已知點,串流進入地球平面。由於逐漸增長的思想-形態扭曲。在理解一的法則方面,地球本身有不平衡的潛能。
平衡金字塔被水精充能後,會協助各地環繞地球的電磁能量串流,取得適當的平衡。
發問者:讓我做個摘要整理,然後你告訴我說的對不對。
自七萬五千年前以來,所有這些(外星)造訪,目的是為了提高地球人類關於一的法則的認知。
同時以這種方式允許人類向上發展。通過第四,第五,以及第六密度。這是對地球的一項服務。
金字塔也以他們自己的方式服務一的法則。至於平衡金字塔,我還不大確定。到目前為止,我說得對嗎?
RA:我是拉。你說得對。
精確度在語言允許的最大限度。
發問者:平衡金字塔的功能是讓個人得以在金字塔內獲得啟蒙,或是為平衡地球在空間裡的自轉軸?
RA:我是拉。
平衡金字塔結構曾經為用來作為個人的啟蒙。然而,這些金字塔也被設計用來平衡地球的能量網。其它的金字塔則沒有被擺放於正確的位置,可以醫療地球。而只是用於醫療心/身/靈複合體。
我們注意到在你們的密度,地球上,比較傾向接受一個人只有一輩子。好讓人有更充分的機會學習/教導一的法則的主要變貌,也就是愛。
發問者:我要做以下聲明,並需要告訴我是否正確。
平衡金字塔被用來增加人類的壽命,當他們還在肉身的時候。能讓他們多獲得一些一的法則的智慧。是否正確?
RA:我是拉。這是正確的。
無論如何,我們以前並不稱呼它們為平衡金字塔。當時有更多的平衡金字塔。並且完全用於以上的目的,以及教導/學習的治療者們。讓它們可以充能並致能(enable)這些過程。
發問者:喬治(GeorgeVanTassel)曾在我們西部沙漠建造了一個整合機(integratron),這個機器是否可以增加壽命?
RA:我是拉。
這個機器並不完整,因此無法達成以上的目的。
發問者:誰給了喬治建造這個機器的資訊?
RA:我是拉。
對這個實體喬治,有兩次接觸。這個資訊一次是來自星際聯邦,另一次是來自獵戶集團。星際聯邦發現喬治的思想形態發生變化,於是決定放棄與他接觸。因此獵戶集團使用這個器皿。然而,這個器皿,雖然處於困惑的狀態,他的心/身/靈複合體主要仍奉獻與服務他人。所以,容我們說,他們所能做的最壞的事就是詆毀這資訊來源。
發問者:若地球人現在完成這機器,是否有任何價值?
RA:我是拉。
收割時刻是現在。此時沒有任何理由讓人值得努力研究長壽,不如去鼓勵人們尋求自己的心。因為它清楚地居住在紫羅蘭光(violet-ray)能量場。這能量場將決定每個心/身/靈的收割。
發問者:回到七萬五千年前,這個週期的開始。過了兩萬五千年,有一次收割,也就是五萬年前。你能否告訴我,當時有多少人被收割?
RA:我是拉。收割量為零。
發問者:沒有收割量?那麼,兩萬五千年前,情況如何?
RA:我是拉。
在第二小週期的後期,進行了一場收割。有些個體發現了通往智能無限的大門,雖然那時的收割量極少。那些個體卻極度地傾向服務其它仍在重複這個主要周期的實體們。
因此這些個體留在第三密度。雖然他們可以在任何時刻透過使用智能無限,離開這個密度。
發問者:那麼,兩萬五千年前,這些可以被收割到第四密度的實體,選擇留在這裡服務地球人類,正確嗎?
RA:我是拉。是的。
於是沒有收割產生。但有可以收割的實體。他們可以選擇進入第四次元的方式。
發問者:那麼,兩千三百年來,你們一直在這裡工作,為了在這七萬五千年周期末期,盡可能創造最大的收割量。你能否以一的法則的觀點來敘述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RA:我是拉。
我代表稱為拉的社會記憶複合體講述。我們來到你們當中,為要協助你們。我們以往在服務上的努力被曲解了。我們渴望盡可能消除誤解我們的資訊與引導帶來的扭曲。星際聯邦一般提供的是一的法則的主要變貌—服務。整個造物是一個存有(OneBeing),好比一個身體。如果你接受這第三密度的類比的話。你會忽略腿上的疼痛?皮膚上的擦傷?流膿潰爛的割傷嗎?不會的。
每一個呼求都不會被忽略。我們,憂傷的實體,選擇以治愈憂傷作為我們的服務。我們將這憂傷類比為肉體複合體上的疼痛。
發問者:拉屬於那個密度層次?
RA:我是拉。我在第六密度。懷著強烈的尋求,朝第七密度前進。我們距收割的時期大約還有兩百五十萬年。我們希望當收割來臨時已經準備就緒。
發問者:你透過你提供的服務,來準備你自己迎接收割,是否正確?
RA:我是拉。是的。
我們提供一的法則。矛盾得到解決。愛/光與光/愛得到平衡。
發問者:你們的週期是多久?
RA:我是拉。我們的週期換算成你們的時間,是七千五百萬年。
發問者:七千五百萬年?!
RA:我是拉。是的。
發問者:你以前說,你曾被三十五萬兩千個地球個體呼叫。這是否意味了地球上理解並接受一的法則的人數?
RA:我是拉。
我們無法估計你的敘述的正確性。因為不是每個呼求的人,都能理解給予他們的答案的。再者,那些以前沒有呼求的人,有可能經過重大創傷後,就在呼求時,已發現了答案。在呼求中是沒有時間/空間的。因此,我們無法估計在你們的時空連續體中,有多少心/身/靈複合體可以聽見,並理解。
發問者:你們通常如何執行你的服務,為給出一的法則?過去的兩千三百年,你們做了些什麼?你們通常如何將這訊息給予地球人類?
RA:我是拉。
我們曾經用過通靈管道,好比現在這一個。但大多數個案,通靈者被夢境及異象(vision)所激勵。而不是有意識地覺察我們的身份或存在。
這個特別的小組曾受過專門的訓練,以認出這類的接觸。讓這小組得以察覺資訊的焦點或震動來源。
發問者:當你透過夢境,或其他方式與人們接觸時,這些個體必須首先朝一的法則方向尋求。是否正確?
RA:我是拉。是的。
舉例來說,當時埃及的人們處於多神教的狀態,你可以說是一種傾向去分別膜拜造物者的不同部分。我們(好不容易)接觸到一位傾向信仰太一的人。
發問者:我假設,當週期結束,不便利的情況發生。將會有一些個體開始尋求,或受到創傷的刺激而尋求。這些人將以心電感應方式聽到你的話語。或以閱讀的方式收到訊息,比如這本書。是否正確?
RA:我是拉。你是對的。
除了要知道,不便利的情況已經開始。
發問者:你能否告訴我,誰負責傳遞Oahspe這本書?
RA:我是拉。這本書由星際聯邦中的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所傳遞。他們的構想是利用一些你們歷史上已知的宗教或宗教變貌,為了遮蔽,以及部分揭露一的法則之主要變貌(veil)最後呈給(土星)議會。
所有的名稱可被視為,因他的震動特質而被創造。埋藏其中的資訊與更深入了解愛與光有關。嘗試讓智能無限透過這資訊,來教導/學習你們星球的人類。如同許多使者(messengers)所做的那樣。
發問者:是否還有其它書具有這種目的,並且由星際聯邦所傳遞?
RA:我是拉。
我們不能分享這資訊。因為它會在未來扭曲你的辨別形態。你可以就特定的一本發問。
發問者:誰傳遞了玉蘭廈(Urantia)一書?
RA:我是拉。
這本書是由一系列離世(地球)的存在體所傳遞。即所謂的內在層面。這項資料並沒有被議會通過。
發問者:是誰透過埃德加凱西(EdgarCayce)說話?
RA:我是拉。沒有存在體透過埃德加凱西說話。
發問者:埃德加凱西傳遞的訊息是哪裡來的?
RA:我是拉。
我們曾解釋過智能無限從第八密度帶入智能能量。叫做埃德加的震動複合體使用這個大門來觀看。這一刻,並不是你們經歷的時空,而是這個星球潛在的社會記憶複合體。你們有些人用的名詞是”阿卡西紀錄” (Akashicrecord),或”記憶的大廳” (HallofRecords)。你可以問下面最後一個問題。
發問者: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使這器皿更舒適,或幫助這通訊?
RA:我是拉。我們僅重申校準的重要性。器皿從休息處偏移約0.2度,此為正確的角度。這可以被”盯著” (eyed)。
容我們說,用視覺及提醒器皿。你們具有良知。在此此集會結束前,有什麼我們可以回答的簡短問題?
發問者:你能否告訴我,我們的工作,效果如何?
RA:我是拉。
法則是太一,沒有什麼是錯誤的。
我是拉。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這器皿。那麼,向前去吧!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天主與你同在。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祐,多元創作跨領域藝術家,靈修道途上的學習者。 ★巫女野村祐分享地 ▲ig搜尋 : nomurayuchi ▲臉書粉專:野村祐的藝術創作 ▲YouTube搜尋:野村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