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的法則】第十六場集會(上集)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野村 祐 /水性顏料/沾水筆/紙
【一的法則】第十六場集會 (上集)
∴1981年1月31日
RA:我是Ra
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我們現在開始通訊。
發問者:我想問關於一的法則之自由意志變貌,守護者(Guardians)如何能隔離地球?這隔離是否在自由意志的範圍內?
RA:我是Ra
守護者護衛處於地球第三密度心/身/靈複合體之自由意志變貌。一些事件干擾了(這些)心/身/靈複合體之自由意志變貌,導致隔離的激活。
發問者:我可能是錯的,但在我看來這隔離似乎干擾了某些個體的自由意志,好比說獵戶集團。跟你剛才給予的信息要如何平衡呢?
RA:我是Ra
這平衡視次元的不同而定。所謂的十字軍(Crusaders)嘗試干擾自由意志,以他們的認知次元而言是可以接受的。
無論如何,你們所稱的第三次元,其中的心/身/靈複合體所形成的自由意志不能夠,容我們說,充分地認清(他們)操控的變貌。因此,為了平衡不同次元的震動差異,一個隔離,做為一個平衡機制。如此獵戶集團不會被阻止而是有些挑戰。同時,第三次元族群的自由選擇不會被阻礙。
發問者:這些”機會之窗”的產生讓獵戶集團不時可以穿透隔離,這現像是否與自由意志的平衡有點關係?
RA: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你可否告訴我那是怎麼運作的?
RA:我是Ra
最接近的模擬是一個有特定限度的隨機數字產生器。
發問者:這個隨機數字產生器的源頭是什麼?它是被守護者創造來平衡他們的守衛?或是守護者以外的來源?
RA:我是Ra
所有來源都為一。無論如何,我們理解你的詢問。機會之窗的現像對於守護者而言是其它-自我的現象。它運作的次元在空間/時間之外,它在智能能量的領域中運作。好比你們的週期,這樣的平衡,其韻律如同時鐘報時一般。在機會之窗這個例子,沒有實體有這個時鐘,所以,它似乎是隨機的。但在創造這平衡的次元,它不是隨機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剛才說它在特定的限度中。
發問者:那麼這個機會之窗的平衡避免守護者因完全消除獵戶座接觸而降低他們的正面極性,是否正確?
RA:我是Ra
這只有部分正確。事實上,這平衡允許等量的正面與負面流入(influx),這些流入又被社會復合體的心/身/靈變貌所平衡。在你們的星球上,負面的訊息或刺激比較不需要,因為你們社會復合體變貌有些傾向負面。
發問者:以這種方式,全面的自由意志得到平衡,如此個人有同等的機會去選擇服務他人或服務自我,是否正確?
RA: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我相信這是個深奧的啟示,關於自由意志。謝謝你。
這裡有個小問題可以更進一步為這原則做個範例,假設星際聯邦降落於地球,他們會被視為神,打破自由意志法則,從而降低他們服務全體的極性。
我假設如果獵戶集團降落同樣結果也會發生在他們身上。如果他們能夠降落並且被認為是神,這類事件會如何影響服務自我群體的極性?
RA:我是Ra
在獵戶集團大規模降落的事件上,極性化的效果將強烈地導向增加服務自我,恰好跟你所提的前個例子相反。
發問者:如果獵戶集團得以降落,這是否會增加他們的極性?我想了解的是:如果他們是在幕後工作,招募新手,會不會比較好?容我們說,使得地球上的某人完全以他自己的自由意志加入;或者跟另一種方式相比:獵戶集團降落地球,展現驚人威力,獲得新手。效果都一樣?
RA:我是Ra
▲第一種方式,長期而言,容我們斷言,對於獵戶集團較為有利因為並不侵犯一的法則。透過地球上的人們來工作。
▲第二種方式,大規模降落,將會造成(他們)極性的損失因為侵害到地球的自由意志,無論如何,這是個賭博,如果地球因此被征服並成為帝國的一部分,自由意志將因此重新被建立。這做法受到克制因為獵戶集團渴望朝太一造物者進展。這個渴望抑制獵戶集團去打破混淆法(theLawofConfusion)。
發問者:你剛才提到獵戶集團用了”帝國”這個字,我想了一會兒,星際大戰(StarWars)電影是否可以視為描述真實發生事件的寓言故事?
RA:我是Ra
這是正確的,如同一個簡單的童話是物質/哲學/社會復合體變貌/理解的寓言。
發問者:是否有一種收割針對服務自我的實體們,好比有一種收割屬於服務他人的實體們?
RA:我是Ra
收割只有一個。那些震動層次能夠進入第四密度的實體能夠選擇他們進一步追尋太一造物者的方式。
發問者:那麼當我們進入第四密度,將會有個分割,容我們說,一部分個體進入第四密度,然後前往服務他人的星球或地點;一部分則前往服務自我的地方。是否正確?
RA: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 星際邦聯在7萬5千年前建立隔離,獵戶集團是否曾嘗試在那之前接觸地球的任何部分?或者... 多久以前他們曾嘗試... 接觸地球?
RA: 我是 Ra
(它們)大約在4萬5千年前,曾嘗試過一次,但並不成功,大約在2千6百年之前,該集團派遣社會記憶複合體中的一個實體來到這個星球,這個努力有一些成果,但在空間/時間連續體中,逐漸減少衝擊,自從大約在 2千3百年前,以你們的時間衡量而言,這個集團就持續地工作收割,如同星際邦聯一般。
發問者: 它們在2千6百年前派遣的實體,你可以告訴我它的名字? ...
2千6百年前?
RA: 我是 Ra
你們人群命名這個實體為亞威(Yahweh)
發問者:你可否告訴我十誡(TenCommandments)的由來?
RA:我是Ra
這些誡命的由來依循負面實體的法則,將信息銘刻在正面導向的心/身/靈複合體。這信息企圖複製或模仿正面訊息,卻保持負面特質。
發問者:這是獵戶集團做的嗎?
RA: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他們這樣做的目的何在?
RA:我是Ra
獵戶集團的目的,如前所述,是征服與奴役。這目的藉由尋找並建立精英階層,接著以你剛才提到的律法等謀略,促使他人服侍精英階層。
發問者:接收十誡的人是正面或負面導向?
RA:我是Ra
這個接收者極度地正向,因此說明了這訊息具有部分近似正面特質的原因。(與星際聯邦的)接觸並不成功,這實體,震動複合體摩西(Moishe),在那些首先聽到太一哲學的人們中並未維持可信的影響力。這實體離開第三密度時,感覺渺小與悲傷,因為他已失去了對一的法則之榮耀與信心,那是他原先概念化一的法則與解放他族群之憑藉。
發問者:如果這實體是正面導向,獵戶集團如何能接觸到他?
RA:我是Ra
這是個劇烈的,容我們說,戰場,正面導向的星際聯邦力量與負面導向力量在此交鋒。稱為摩西的個體向銘刻(impresssion)敞開,以最單純的形式接收一的法則。無論如何,這信息後來變得負面導向,因為受到他族人的壓力要在第三密度物理層面做一些特定的事情*,使得這實體向服務自我的信息與哲學敞開。(譯註:這些歷史事蹟可以參考舊約聖經出埃及記Exodus。)
發問者:一個充分覺察一的法則知識的實體,不大可能會說”你不可” (Thoushaltnot),是否正確?
RA: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你可否給我一些你們社會記憶複合體的歷史以及你們如何覺察一的法則?
RA:我是Ra
我們的學習途徑銘記於此刻,沒有歷史,就我們理解你的概念而言。想像,如果你願意,一個存在的圓。我們知道(alpha)與(omega) 為無限智能,這圓永不停止,它是此刻。我們曾橫越的密度,位於這圓的各個點對應到週期的特性:
▲首先,覺察的週期
▲其次,成長的週期
▲第三,自我覺察的週期
▲第四,愛或理解的週期
▲第五,光或智能的週期
▲第六,光/愛,愛/光或合一的週期
▲第七,入口(gateway)週期
▲第八,這八度音程移動到到我們無法量測的神秘之中。
(譯註:alpha,omega為希臘字母中的第一個與最後一個。)
發問者:非常感謝你。在先前的資料,在我們與你溝通之前,星際聯邦曾聲明事實上沒有過去或未來,一切在當下。這是否為一個好的模擬?
RA:我是Ra
在第三密度有過去,現在,及未來。當一個實體離開空間/時間連續體,一個週期的完結,在綜覽的過程可以看到只有當下存在。我們,我們自身,尋求學習這理解。在第七層級或次元,如果我們謙恭(humble)的努力足夠的話,我們將與萬有合一,因此沒有記憶,沒有身分,沒有過去或未來,僅存在於一切之中。
發問者:這是否意味你將有一切萬有的覺察?
RA:我是Ra
這只有部分正確,就我們的理解,它不是我們的覺察,僅只是造物者的覺察,在造物者中存在一切萬有。因此,可以取得這知識。
發問者:我想知道在我們銀河有多少已居住生命的星球,以及他們是否都依據一的法則到達更高的密度?似乎不會有其它方式可以到達更高的密度?是否正確?
RA:我是Ra
請重新敘述你的詢問。
發問者:在我們銀河有多少已居住生命的星球?
RA:我是Ra
我們假設你指的是所有意識的次元或所有覺察的密度。大約1/5的星球包含一個或更多的覺察密度;有些星球只適合居住特定的密度。比方說,你們地球,在此時適合第一,第二,第三,及第四密度居住。
發問者:在這個銀河中,粗略估算有多少星球是覺察的,不管在什麼密度?
RA:我是Ra
大約6千7百萬個。
發問者:你可否告訴我它們所佔的百分比,從第三,第四,第五,到第六等等密度?
RA:我是Ra
▲17%為第一密度
▲20%為第二密度
▲27%為第三密度
▲16%為第四密度
▲6%為第五密度
其它信息必須保留。
發問者:在前五個密度中,是否所有星球都從第三密度開始進展,藉由認知及應用一的法則?
RA: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那麼一個星球要脫離我們目前處境的唯一方法是全體居民覺察並開始實行一的法則,是否正確?
RA: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你剛才提到第三,第四,及第五密度星球的百分比,你可否告訴我這幾個密度中負面極化,極化朝向服務自我星球所佔的比例?
RA:我是Ra
由於混淆法則(LawofConfusion)我們無法談論這個詢問。我們只能說負面或自我-服務導向的星球比例上要少很多。給你確切的數字並不洽當。
發問者:我想打個比方說明為什麼負面導向的星球比較少,然後問你這樣比喻好不好。在一個正面導向伴隨著服務他人的社會,要搬動一個大石頭是很容易的,只要找每個人來幫忙搬它。在一個服務自我導向的社會,要找每個人為了全體的利益來搬石頭會困難許多。因此創造服務他人原則在把事情做完這部分要容易許多,在正面導向的社區要成長也比較容易。是否正確?
RA: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祐,多元創作跨領域藝術家,靈修道途上的學習者。 ★巫女野村祐分享地 ▲ig搜尋 : nomurayuchi ▲臉書粉專:野村祐的藝術創作 ▲YouTube搜尋:野村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