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丈夫的恐怖家暴!!!!請把我活活打死吧!

005 丈夫的恐怖家暴!!!!請把我活活打死吧!
2021-11-12(本篇寫成時間)
保護管束房,裡面的東西基本都是白色。
地板、牆壁與轉角,同樣也有軟墊包覆。
就連角落的馬桶,彎處也有貼上一層緩衝塑膠墊。
至於電燈開關,完全是按壓式,沒有可以轉開裸露內部電線的螺絲和面板。
所以說真的,想要在這裡面自傷,真的非常困難的事情……
我茫然坐在充滿彈性的單人床沿,雙手的手掌都撐在棉被上,伊娃陪坐在我的身邊,溫暖的和我左上臂輕靠右上臂,左手再輕輕蓋在我的右手上面,非常的安靜,已經完全沒有剛才的活潑狂野……
可能是因為我真的被她強硬拖進這個保護管束房間之時,對她大喊:「夠了!我真的已經被妳鬧的很不爽了!才終於讓野丫頭收斂。」
現在的我,只能安靜看著從外面上鎖的緊閉房間門,心裡想著:『到底還要多久才會出現保我離開啊?算時間,早就該出現了……』
我才想完這些事,伊娃忽然開口說話,打破沉默:「親愛丈夫?」
左手也開始握住我的右手,不只是單純蓋著。
我真的不太想理會她,所以默不出聲:「…………」
我不想理會的原因,真的就是因為有一種莫名其妙被神經病糾纏上的關係。
一種想要保護自己而自然產生的厭惡疏遠感。
伊娃再說:「親愛丈夫的家在哪裡?」
我怎麼可能回答啊!
伊娃再說:「人家必須知道你住在哪裡,才能過去找親愛的丈夫你啊。」
我冷冷的給鐵板:「真的死纏爛打成為這樣,妳真的很有病,是吧?」
伊娃趕緊說:「伊娃沒有發瘋! 伊娃真的很正常! 伊娃絕對沒有發瘋! 是親愛丈夫誤會伊娃了!」
我說:「妳都不正常成為那樣了,還會有誤會?」
伊娃說:「親愛丈夫真的從來沒有想過,你會覺得伊娃奇怪,因為我們本來就是完全生活在二個不同世界的人,當然想法和行為會表現出很多不同而奇怪啊!   就像伊娃一個月前來到親密丈夫出生成長的這個世界之後,也是覺得為什麼你們這個世界的人和伊娃的世界會有那麼多大大小小的不同?好奇怪喔……」
我簡單問:「說說看,什麼樣的不同?」
伊娃認真說:「像親愛丈夫的這個世界,現在幾乎沒有國王了……」
我再說:「那妳的世界又怎麼樣了?」
伊娃說的認真:「有好幾位會讓人發自內心尊敬的強大國王啊……」
我忍不住嘲諷:「嘿!真是精采,一定天天到處戰爭打殺吧。」
伊娃完全不理會我的諷刺,認真的認真回答:「對啊,小國王帶領的王國之間,常常發生戰爭……」
我再諷刺:「我完全相信妳的世界,人類應該很快就會滅絕了。」
伊娃的聲音充滿不懂:「為什麼?」
我輕笑:「呵,如果常常戰爭,人口的銳減程度一定會很快,人類生育速度怎麼可能趕的上啊?」
伊娃強氣:「真的啦!人家說的是真的!只是每場戰爭死掉的人都不多! 因為只要戰爭正式爆發,或是快要爆發了,覺得自己遭受委屈的國王都會盡快向我們神武士申請裁決,讓我們神武士盡速出面主持公道正義,因此會不幸死在戰爭中的人,才沒有丈夫妳想的那麼多! 所以伊娃成長生活的那個世界,大家都很尊敬神武士,很依靠我們! 才不會像丈夫這樣沒有認真想過就隨便懷疑我們說的話!」
我忍不住抽出被伊娃輕輕蓋著的右手,抬高,像摸小狗的頭一樣,直接左右搓摸伊娃的黑色頭髮安慰:「好啦、好啦,深受天下萬民敬愛的聯合國維持秩序大隊長,至少故事還是很精采喔……」
伊娃被我像像小狗一樣摸頭讚美,默默低下頭,從肩膀開始,全身內縮了……就像小狗縮起身體。
我注意到,趕緊收回手,重新撐在床上,不敢再摸頭:「咦?怎麼了?太大力會痛?抱歉……」
伊娃微微紅起臉頰,看起來更美了:「唔……親愛丈夫請繼續,伊娃感覺很喜歡被親愛丈夫這樣摸頭疼愛。」
我意外:「喜歡?」
伊娃:「是的,剛才伊娃被親愛丈夫摸頭疼愛的時候,覺得放心舒服,很喜歡……」
邊說,邊重新把左手輕輕蓋著我撐在床上的右手,分享彼此手的溫暖。
我只能心想:『真是個神經病啊……』
伊娃忽然再提起:「親愛丈夫還是不相信伊娃過來的另一個世界真實存在對吧?」
我直說:「因為妳說自己來自另一個世界,但是最讓我懷疑的一件事,就是是語言,為什麼妳會說我們這邊的語言?妳知道要完全學會一個完全沒有接觸過的語言,需要多久的時間?」
伊娃回的果斷直接:「因為伊娃能說神語。所有神武士和死亡武士都有說神語的神賜能力。」
我再次輕笑:「神語?呵,把童話故事說來聽聽。」
伊娃認真述說:「最初的世界,只有光與暗、善與惡,熱與冷,這二位神,祂們使用的最初語言就是神語,絕對能通天下萬國的語言,祂們都會把神語能力賜給自己選擇出來的使者,為了完成祂們對於世界的各自期望……」
我完全不信,還真的在說童話故事,所以直說:「祝妳能通過明天早上過來給妳檢查的醫療(心理)檢測人員啦。」
說到這裡,不由得想起剛才小林警察叔叔電話聯絡之後,相關心理檢測醫療人員因為從下午到晚上都被約滿時間,所以伊娃只能等到明天早上了。
不過說到明天早上,等等應該就會被救兵外保的我,應該已經在家裡房間床上睡大頭覺,徹底擺脫這個神經野丫頭了……
而她有可能因為診斷出精神病情嚴重,被強迫送往療養院所治療,我們不太可能再碰面並且被她繼續糾纏……
唉……說起來,是真的可惜了這樣的一位超級大美人啊!竟然是重度神經病……
伊娃原本輕輕蓋壓在我的右手上面的左手又一次輕輕握住我,溫柔並且滿懷歉意的述說:「親愛丈夫,請原諒伊娃吧,伊娃真的不是故意要很不尊重的窺探……」
我心想:『啊?不是故意要很不尊重的窺探? 說啥啊?又在發神經說怪話了?』
伊娃詢問:「等等如果親愛丈夫要搭車回家,你會坐到哪一個車站再下車出站回家?」
被伊娃這樣問,我的內心當然立刻浮現車站的影像,早上要過來這裡的時候,我走進車站準備搭車出發過來的回憶……
伊娃忽然再問:「親愛丈夫可以跟伊娃說那個車站的名稱?」
我心想:『名稱?不就是松湖車站……』
下一秒,我直接開口說出:「我為什麼要跟你說!」
再心想:『如果說出來告訴妳,不就要讓妳這個神經病糾纏過來了!』
伊娃卻只是ㄧ直微低著頭、凝望斜下方白色地板軟墊,溫柔微笑,完全不知道到底在想什麼……
我想:『算了,不要再忽然對我發什麼大神經就好。』
伊娃再問:「親愛丈夫離開那個車站之後,又要怎麼繼續回家?」
心想:『要怎麼繼續回家?還不就是從松湖車站的地鐵站搭乘地鐵運輸系統回家?』
伊娃就像這樣一直溫柔微笑詢問,一句接一句的一直溫柔詢問到我在想像中回到住家大樓大門口。
正好,這個時候我也被這個野神經問到發火:「妳是問夠沒有! 我都已經不回答了,妳到底是ㄧ直在發什麼神經一個人問個不停?」
伊娃被我這樣發火大罵,趕緊雙手把我的右手握起,溫柔搓揉:「親愛丈夫不要生氣! 伊娃的手讓親愛丈夫摸! 讓親愛丈夫摸! 親愛丈夫要開心高興!」
我真的開心不起來,只是用力把手抽回來,順便一聲:「又忽然在對我發大神經病了!」
伊娃垂下頭,滿臉的自責,開始呢喃:「伊娃會反省……伊娃會反省……伊娃真的會反省……」
我坐在伊娃左邊,安靜看著。
看側臉,真的能夠更清楚看出伊娃鼻型的隆起,真的是很立體有形啊……
發自內心確信:『雜誌寫的沒有錯,只要五官立體有形,臉孔真的自然就會好看啊……』
這時候,外鎖的緊閉房間門被敲響:咚咚咚!
我的心情期待起來:『救兵真的過來了?』
李隊長的大聲說話:「小兄弟,伊娃小姐,我和陳小姐要一起進去了。」
陳阿姨:「要給你們送進晚餐,順便跟你們說一些事。」
是要通知救兵終於抵達,我可以外保離監了?
我的心情真的重重爽了一下!
就要離開這裡,快樂回家了!
只不過啊……
忍不住稍微轉頭,雙眼瞄去……
我看伊娃雖然抬頭看著緊閉房門,但是完全不打算開口回答的樣子。
可惜了,就要永遠跟這樣的超級大美人別離。
是真的會感覺遺憾啊。
如果神經正常一點多好啊?
到時候不要說主動嫁給我了,我都會跪下來求她下嫁給我了!
我才想到這些,伊娃忽然轉頭看過來,和偷看的我立刻對上眼!
我正產生偷看被抓包的尷尬……
伊娃一臉認真看著我,深情呼喚:「親愛丈夫?」
我下意識回答:「怎樣?」
又要發什麼神經了?
伊娃含情脈脈,情深意重的說:「伊娃知道親愛丈夫絕對喜歡伊娃,只是因為我們的想法和行動有明顯差別……
親愛丈夫不必擔心,伊娃很正常,絕對沒有發瘋,,我們真正需要的只有更長時間的一起生活,互相瞭解,
所以親愛丈夫把伊娃一起帶回家好不好?」
果然又在發神經了……
於是我沒有猶豫的看回房間門,大聲回答外面:「好啊!你們可以進來了!」
伊娃開始懇求:「伊娃發誓!真的再次發誓!絕對永遠不會主動離棄背叛親愛丈夫,只會盡心盡力的協助親愛丈夫,打理家庭,生兒育女,所以親愛丈夫今天就親自把伊娃一起帶回家吧……」
我聽完這些,只有一句:「神經病!」
伊娃繼續懇求的說:「伊娃真的請親愛丈夫不要逼伊娃主動追到親愛丈夫的家裡,再讓親愛丈夫更加討厭……伊娃真的不想要那樣啊!」
我只是真心覺得好笑:「呵,說的好像真能追來我家……」
伊娃再說:「伊娃一定能追到親愛丈夫的家裡!但是伊娃真的不想要那樣啊!真的不想要被親愛丈夫加深誤會討厭啊!」
我篤定彼此永遠不會再有碰面機會了,於是直接說:「真搞笑,少繼續發神經了,妳真有能耐追來我家,就追來我家啊。」
畢竟要是真能從地之極這裡追到鐵路車程二小時外的遙遠我家大樓,就真的有鬼了。
伊娃卻是聽我那樣說完,雙眼一亮,充滿期待:「丈夫是說真的?」
正好,房間門從外面開鎖拉開。
李隊長和陳小姐先是探頭看我們一眼,才一起走進房間。
伊娃卻還是完全不打算住嘴結束發神經:「如果伊娃真的追到親愛丈夫家裡,親愛丈夫會願意死心接受伊娃為妻?」
我真的不打算裡會身邊的大神經了,直接問前面的李隊長:「他還沒來?」(保我的人)
李隊長先是說:「很好,放心了,真的沒有把這裡當成年輕人的愛情旅館,不然你們要是真的在這裡面開始盡情做愛做的事,我們清理起來會有多尷尬啊……」
陳阿姨則是笑咪咪的拿出一個紙袋:「來,這裡面是海苔捲壽司,給妳們的晚餐,數量不少,如果吃不完沒有關係,吃多少算多少,你們盡量吃就是了。」
我先伸手接過海苔捲壽司紙袋,緊接著追問:「要來保我的人,怎麼樣了?」
伊娃又是哀求:「親愛丈夫,請帶伊娃一起回家吧……」
李隊長的表情黯淡:「小兄弟,說到這個啊……」
我忽然領悟,受到打擊,詢問確認:「學長不過來了?」
沒有錯,剛才萬般走投無路之下,我想到可以讓李隊長幫忙電話過去求救的人正是去年畢業的阿炮學長。
很可靠,總是帶我們一群高中生學弟出去到處玩的親切阿炮學長。
我真的一直對現在已經是大一生的阿炮學長印象很好……
想說阿炮學長應該不會把我來地之極找老婆卻被誤會抓進分局的事情亂說出去,才會決定找學長過來救我……
剛剛遊客中心停車場,測試電話沒有接,如果不是故意不接,就是剛好有事出去或是怎麼了?
反正,李隊長回我肯定:「剛才再幫你電話詢問一次,對方說正在準備重要考試,這幾天真的沒有辦法過來保你出去……」
我只能傻眼呢喃:「那麼就是在這裡關三天了……」
李隊長安慰:「看開點,就當成過來這裡接受我們招待吧。」
我開始亂七八糟想著要在這間警局關三天的事……
李隊長又說:「我們時間到,要下班了,明天早上會再回來值勤,不過已經有跟晚班的同事們說清楚你們的事情,所以任何事情都放心直接說,知道吧?」
陳阿姨再跟伊娃說:「伊娃小姐,如果你想要沖澡,我們也是有女警專用的沐浴間,直接說就好,值晚班的女警會負責處理安排帶妳去沖澡三十分鐘。」
伊娃平靜點頭:「謝謝……」
接著,李隊長則是跟我說:「小兄弟,我想這幾天晚上你還是在小倉庫睡行軍床吧?小倉庫當然會整理好,避免你們孤男寡女的,深夜真的在這裡做起愛做的事,再說,你不是本來就不想要留在這裡面?」
我終於爆發,憤怒吼叫起來:「你不是都已經知道我沒有問題!我沒有問題啊!真的沒有問題啊!」
李隊長:「小兄弟,我這樣說吧,要是沒有親友敢過來保你,就有很大可能表示你還是有問題,不是嗎? 再說,如果今天你是我們,你遇到一個疑似準備自殺者,卻都沒有人願意過來保他離開,你真的敢放那個人離開嗎?」
我猛的站起來飆罵:「我沒有問題啊!真的沒有問題啊!這樣還是硬要關我三天啊!」
李隊長同樣大聲,還站出馬步,擺出一副準備面對衝突的架式:「小兄弟,冷靜一點!你冷靜一點!」
陳阿姨則是對我大聲:「你冷靜一點! 任何話都好好說啊!」
接著,當然就是大群腳步聲!
分局所有聽見我們接連大聲的警察,都衝過來了。
所有警察都站到門口看著,更有幾位警察衝進來,和李隊長陳阿姨站一起,全都看著正在發飆的我。
我知道自己已經完全成為他們的頭號目標,當然更加憤怒,真的什麼都不管了:「上啊!過來啊!都一起上啊!我還怕你們不成?」
可能就是因為這樣,一位站在最前面警察叔叔公開問:「李隊長?怎麼樣?」
態度很清楚:要不要抓起來關?
要是李隊長說好,所有警察肯定就是衝上來壓制我,再把我銬起來或是怎樣的……
我當然更抓狂:「反正都要關我三天了!上啊!等什麼!我都不怕了,你們還會怕我一個人啊!」
李隊長:「小兄弟,冷靜點!坐下!」
真的狠心要我關三天,還敢要我冷靜?
我真的他媽的什麼都沒有做!
是誤會!
他媽的有夠冤枉啊!
我當然火大到什麼都聽不下了!
一心只想要現在就離開這裡,向著前面的所有警察重重踏上一步!
眼前所有警察看我殺氣騰騰,全都擺出架式,準備面來自我的挑戰!
又是一陣此起彼落叫喊:
「冷靜!」
「冷靜點!」
「不要做傻事啊!」
這時候的我,這些話聽起來真的格外諷刺又刺耳。
根本像是挑臖!
於是我的雙眼一紅,一聲怒喊:「我到底做了什麼啊------!」
深感冤枉無辜的我,真的全力爆發,這瞬間就要衝上去拚命了!
同一瞬間,最前排的警察叫喊:「注意!他上了!」
但是,爆發的我竟然衝不出去……
爆發的我真的衝不出去……
感覺自己就像是從腰部被鐵鍊還是什麼的間硬東西給緊緊綁住了!
正在熱頭上,想要衝上去拼命的我,吃驚的低頭看去……
竟然是伊娃!
雙手緊緊環抱我的腰部,美麗的臉貼在我的身體,抬頭看我,以充滿哀求的神情拉住我……
真的讓我感覺自己就像被堅固鐵鍊攔腰束住!
如果伊娃就這樣,什麼都不說,只是像條堅固鐵鍊緊緊環抱住我的話,就好了
結果,伊娃竟然望著我說……
「親愛丈夫!」
「伊娃知道你現在真的很想要離開這裡!」
「伊娃真的知道你深感自己的無辜、冤枉和憤怒!」
「現在伊娃真的全部都感受到了!」
「但是只有三天!」
「只有三天!」
「真的只有三天啊!」
「還有伊娃在啦!」
「讓這麼漂亮、親愛丈夫也心動的伊娃在這三天整天陪伴你度過,努力逗親愛丈夫開心,不是也很好嗎?」
伊娃說那些話,反而更讓我狂起來!
因為,神經病! 一直糾纏我的討厭大神經病!
我開始拼命搖動身體,雙手也向下抓去,想要把伊娃環抱我腰部的女孩雙手拉開!
我有自信,身為男生的自己一定能把近齡女孩的雙手拉開!
結果還真的完全抓不動!環抱我的腰部的雙手,真的就像是一條完整的堅固鐵鍊!
我完全不明白怎麼回事的:「神經病! 放手!」
伊娃堅定又充滿關心的看著我:「不放!」
我又火起來:「我警告妳!」
伊娃竟然直接說出我的感受:「好啊!打伊娃啊!親愛丈夫直接打伊娃啊!」
我稍微一愣,真的不再管那麼多的直接握緊頭,對準一直緊抱腰部、伊娃的臉:「不怕死的神經!」
伊娃:「伊娃當然不怕死!
因為伊娃知道親愛丈夫真的想要做出傻事攻擊執法人員!
所以如果親愛丈夫把伊娃打死,就能讓親愛丈夫冷靜下來,不要做出傻事攻擊執法人員,那就用力把伊娃活活打死吧!
能為親愛丈夫而死,伊娃滿足了!」
我唯有怒吼:「大神經病啊------」
雙眼完全發紅,向著伊娃充滿關心望著我的美麗臉蛋,拳頭重重揮打下去了---
李隊長、陳阿姨,還有其他警察,要衝上來阻止我,絕對來不及。
就這樣,眾人的緊張尖叫勸阻聲中,我的拳頭真的當眾向下賞了這個大神經病一拳了!
真的是非常重的一拳!
絕對結實!
我的拳頭立刻感受到,溫熱有彈性的皮膚肌肉,還有裡面堅硬的牙齒和骨頭!
伊娃的臉,幾乎被我狠狠打轉!
伊娃的美麗有型雙眼,一直堅定看著我,直到完全被打的轉過臉,都沒有一丁點的怨恨和不滿,有的一直只有對我的真切關愛。
反正,我真的就這樣親手打了美貌足以驚世的這張漂亮臉蛋一拳了……
剩下的,還是以後再說了。
=第05篇 丈夫的恐怖家暴!!!!請把我活活打死吧! 結束=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以載道!!!!!!  2022/11/01開始在這裡認真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幾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自然律,奉子成婚十三歲,天地敕封令,地球防衛武力。
超長篇小說,身而為王,一名普通男孩,意外踏上『王者之路』,最終成為『千古傳奇』的世界級大冒險!!!異世界類別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