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分析《華燈初上》的懸疑線敗在哪裡?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又是《華燈初上》的分析。
這次想講的不是音樂,而是成於此也敗於此的「懸疑元素」。眾所皆知,《華燈初上》的懸疑線是整個故事最吸引人,卻也是構成中最晚加入,與處理得最有問題的一條劇情。
在故事裡加入懸疑元素就會賣,大概是這幾年的戲劇甚至故事製作公式。
無論是正統推理、刑偵或懸疑等,這種明顯以找出謎團解答為主軸的類型劇,或是講述日常、情愛,甚至是職人類型的戲劇,也有很多編劇作者會在故事中埋下伏筆和疑問,試圖吸引觀眾去猜測劇情,以利大家敲碗下一集。
許多人會拿來討論的日韓劇公式,基本上就是在摸透這種模式後所歸納出來的內容:例如戲劇播出第一個禮拜後的最後一幕,通常會決定觀眾下禮拜是否會繼續收看,因此韓劇的第二集結尾通常都會寫得相當有力,甚至留有餘韻和伏筆。
或是因為日本收看週播電視劇的比例仍相當高,加上不同族群有各自收視的時間帶,因此通常會在禮拜一晚上(俗稱月九時段)播放較多人有興趣的愛情或是推理劇。愛情喜劇可以劇情內容療癒觀眾,而單集解決的推理劇則能帶來滿足,對禮拜一剛下班的上班族來說相當適合。
想當然,為了達到娛樂和商業的最大價值,戲劇裡的懸疑寫法也會有幾項公式或注意事項,順利使用後才能帶來巨大效果。
因為這類型的故事特色是主軸明確、謎團層層堆疊,線索設計妥當而畫面與節奏都會經過安排與設計。尤其如果劇情牽扯兇殺或刑偵類,主角通常被設定為劇情的第一視角,帶領觀眾逐步收集線索,最後完成屬於真相的拼圖。
我在很久以前上過的編劇課中,學到一個很有趣也很實用的理論,叫做「水面下的冰山」。意思是指,故事除了表面上公開給大家看的內容之外,一定也要設計伏筆或反轉(也就是水面下沒有看到的冰山),這樣故事裡的角色和事件才能隨著衝突將更多內容搬到台面上,並以此帶給觀眾有趣的觀賞體驗。
八點檔裡常見的身世之謎,以及懸疑線和謎團置於故事的運用,大部分都是遵循這樣的邏輯。只是八點檔的劇情演到現在,因為都成了老梗,看起來反而不像謎團和反轉,比較像是老調重彈。
(不過還是有一些八點檔劇情峰迴路轉得意外好看,大家有空可以研究)
而看這類型的戲劇樂趣也不會只有一種:可能是享受編導的超細心伏筆安排;也會有一起猜測劇情的興奮,更可能是當真相來臨的瞬間,觀眾身心會迎接的各種反應:滿足、震驚、不解或是讚嘆,總之大家都是為了讓自己的求知欲望得到紓解,並希望能因為戲劇創造出無法預期的情緒衝擊。
人畢竟是情緒性動物,追求情緒起伏非常正常。不過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看戲會看到生氣,當你觀劇沒有出現預期或超越預期的反應,很可能會對無法達到效果的作品失望,那接下來就是生氣了。
華燈讓我們生氣的原因並不多,但也十分關鍵——其中之一就是節奏
相信說《華燈初上》節奏很慢的人,我們絕對不會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作品的節奏慢在哪裡呢?我們或許可以從謎團和線索的揭露開始談起。
整部作品因為預計要出場的角色很多,編劇又希望能寫到每個人的故事,因此前情提要變得十分冗長。最重要的謎團雖然在戲一開頭就出現,但劇情中間卻插了很多關於蘇和羅之間的過往與裂痕,同時還帶入光小姐們的背景和潘文成查案的細節,導致劇情推進相當緩慢,就連線索都沒有多丟幾個。
我的印象中,第一季應該還是懸疑線寫最多的一季了,起碼第一季前幾集的潘文成看起來是有在認真,只是事與願違、進度緩慢而已。令人最不耐的其實是故事一開頭便設定了劇情主線,但直到第三集(46分鐘*3=138分鐘),也就是說整齣戲演超過一部電影的時間,才真正觸及到整部故事的起點。
而後還有用整整一季的時間只揭露死者,第二季講了很多無關緊要的內容,在最後一集的最後一幕才放出疑似兇手的聲音,第三季更是在前六集硬加入莫名其妙的跑路支線等等。不過第三季因為潘文成感覺有在處理事情,所以倒沒有非常無趣,只是覺得都最後一季還這樣令人很無言。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說第三季上架之後,一定很多人會去最後兩集找兇手,因為前面沒看大概也不影響什麼)
我認為整部作品的節奏並沒有很考慮觀眾的追劇情緒。尤其像我們這種很怕漏掉線索,平常也不會快轉作品的人,為了解開謎團而不停確認中間是否有拋出線索,但看到後面只覺得長路漫漫,捨不得關掉卻又沒有動力好好欣賞。
這裡分享一個確認節奏快慢的方式:
當你發現怎麼一小時的劇眨眼間就看完,那就代表作品的節奏明快、中間沒有冷場,讓你掉進精神時光屋;相反的,要是看到一半就在確認進度條,或是覺得怎麼都沒轉折發生,就表示節奏慢到讓你不耐煩了。
我的觀劇記憶中,日本和南韓算是製作懸疑和推理戲劇聞名的兩個國家(美劇我沒看><)。韓劇編劇金銀姬、朴惠蓮,請回答系列的申元浩導演、李祐汀作家,以及日劇編劇金城一紀與古澤良太等人,可以說是我心目中的懸疑界(或是謎團界)的翹楚們。
他們對於謎團設計、情節轉折與故事節奏的安排都非常熟悉,甚至用得極為巧妙。既能牢牢抓住觀眾們的好奇心,也很會安排故事的高潮迭起,讓情節和情緒都能達到高點,更會適時提供線索甚至誘導錯誤方向,提供觀眾們討論話題以迎接下一集的來臨。
各編劇代表作
金銀姬:signal信號、屍戰朝鮮、智異山
朴惠蓮:聽見你的聲音、皮諾丘、當你沉睡時
申元浩、李祐汀:請回答1997、1994、1988、機智醫生生活
金城一紀:BORDER、dele
古澤良太:Legal High、信用詐欺師
(他們的手法包含但不限於在線索公開的前一刻將畫面轉掉不停丟出類似或可能的線索,但卻又在後續情節讓觀眾發現不是這樣,並重新進行一次相同輪迴,或是在觀眾們認為的既定結局中大翻盤,巧妙提升觀眾情緒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講到這裡,我們也能延伸到另一個覺得《華燈》敘事失敗的原因,反轉不夠
很多人說只要第二季最後一幕的聲音別放出來,留到第三季就不會那麼失望,但我們倒不這麼認為,反而覺得問題正是出在第三季揭露謎底的部分——若是第二季再沒有任何線索出現,我大概真的會直接棄追。
畢竟在第一季後再八集,如果還是完全沒有演到兇手或是有關蘇的線索,觀眾們就不會把問題指向節奏,而是會開始懷疑編劇是否在耍弄觀眾了。
日劇的長青系列《信用詐欺師》至今能不停推出電影版,除了靠主演三人的顏藝和各個大咖加持之外,最重要便是因為編劇古澤良太在劇情反轉上堪稱鬼才。這三人組行騙天下,做了無數次可能會曝光的舉動,但最後依舊能成功脫身,靠的就是古澤編劇安排了各種反轉,而且非常緊湊,令人目不暇給。
推翻觀眾所認定的事實、給予原定的安排一個有趣而跳脫的方向,都是觀眾們在懸疑或推理劇中希望看見的內容。好比我們曾在PODCAST提到,第三季令人無力的原因,最多的確在於「兇手是花子」這件事情上,但原因並不是因為理由薄弱。
第二季結尾已暗示花子和阿達肯定知道些什麼,這時編劇就有兩種方向可以選擇,一個是選定花子為兇手,而為要提供觀眾驚喜感,他需要設計出一個有別於普通花子會選擇的殺人方式,或是揭露花子不為人知的一面,藉此製造反轉或是冰山被發現的感覺。
另一個方向則是大膽選用他人成為兇手,並讓這名兇手和花子在劇中有所互動,藉此讓觀眾們討論兇手到底是誰。編劇腦洞大開的話,甚至可以寫出第三種方向,提出一個完全沒被考慮過的劇情,藉此提供觀眾巨大反轉。
以上幾種方式沒有孰優孰劣,只看設計出來的橋段能夠挑起觀眾們多少情緒。但無論如何,都比中規中矩地將花子推出來當兇手還好。
的確,劇中她的殺人動機、殺人情緒的鋪陳都很飽滿,為何失手犯錯以及阿達下海幫忙,也能在之前的劇情中窺見、推敲。不過這樣一點也不有趣。觀眾們只有得到一個沒什麼驚喜感的花子,與結尾非常普通的作品。
同是懸疑台劇的《誰是被害者》中,有一個我很喜歡(雖然原著沒有)的設定,恰恰符合了觀眾們對反轉的定義與需求,那就是所有死者其實都是自殺
劇情一開始,因為大家的死法都不像傳統自殺,而是故意佈置成他殺,誤導了許多觀眾(以及劇中的角色)以他殺的角度來收集資料。直到他們一路追查,因為收集到更多線索與消息,才發現事有蹊蹺——
當作品不停鋪陳成某個方向,直到最後一刻以更勁爆的方式在各個層面推翻你,才會讓人的情緒高漲起來。而這也是《華燈初上》雖然以懸疑路線驚喜開場,卻在結尾讓人大感失敗的原因。
看劇這些年,我們也逐漸理解了一些事情。
例如戲劇是由各方面的專業人才所組成的作品,導演、編劇、演員、攝影、音效、燈光,甚至是劇組行政都缺一不可,同時也是集視覺、聽覺等感官刺激的產物。除了在故事呈現上,必須提供有趣的主軸、深刻的意涵,以及完美的鏡頭與音樂之外,在製作過程中,也必須顧及觀眾的情緒和理解能力等等。
《華燈初上》的故事立意並沒有不好,相反的,團隊用收視率與話題性證明,1980年代的年代感與女性故事有其市場所在。
不過既然選擇了懸疑元素,在劇情的節奏推進,以及如何兼顧觀眾的情緒與耐心等影響戲劇口碑的指標上,就有應該要達到的標準。在這點上,我們認為這齣戲似乎還有一段路要走。

▲抓馬箱PODCAST連結
【Drama Box. 隨意聊聊】​
S1#4 華燈初上,第三季爛尾你著忍耐​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999年成軍的日本天團ARASHI,在2019/11/3 正式迎向成立二十週年的里程碑。 身為粉絲的我在傾盡全力去思考「如何紀念屬於我們的二十週年」之後,這個專題因而誕生。1999-2019,還有接下來的2020年與往後每一年,讓我們一起和他們走過出道以來的所有爛燦時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