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少EP12上|黑幫少爺愛上我KinnPorsche|瘋批的愛情來至於雷同的靈魂吸引EP12上

2022/06/27閱讀時間約 21 分鐘
  我剛剛開始落入的迷失,就是以為Vegas怎麼可以這麼快深透彼得的靈魂深處,他怎麼可能會洞察人心到這種地步,甚至進一步引誘小天使墮落?
  另外12集的KP主線故事其實也做得非常的完整,會寫一點點後面劇情的推理,因為大家應該滿腦子都是VP那場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床,除了興奮之外,有多少人會問為什麼?
  所以我轉換了角度與場景去深入解析這兩個人忽然間逆轉的原因,與彼得自己如何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而當然換成走純情的KP線,小保放下槍放棄報仇這件事情對整個劇情的重要性有多少?可以讓最後兩集讓KP之間不需要太多時間去解釋:為什麼小保願意放下仇恨與二少繼續在一起。如果小保願意放過一個陌生人的話,那麼他當然可以放過二少的父親,只是小保需要一個真相而已。
  而這個調查真相的人,原作是彼得,但是現在應該會是二少與三少的線同時進行。當然也會聊聊三少與阿澈這一小段故事。總感覺三少說不管,絕對會繼續管下去。
  阿澈都要自己哥哥不要作讓至親擔心的事情,他會熊孩子到真的傻傻地讓自己變成玩樂的孩子嗎?其實隱約地透露出阿澈身旁的這些朋友本來就存在的:如「我叫你染頭發,你都不要」,至於包廂當中那個「」是否是意外?我都持保留的態度,
  前面我們都看到阿澈乖巧的外貌,但是他既然是小保的弟弟,那麼他的不羈在哪裡?或許13集會演出一小段,不然最後的大團圓也許就出不來了。
  KP主戲將會在下篇寫。
  當然我們的重頭戲:嘎子失去了小刺蝟內在在那時候已經完全支離破碎,嘎子問彼得為什麼不逃跑?彼得說不知道。但是可以確定彼得這時候是很在意很在意嘎子的。不然明明可以離開卻留下來陪嘎子。
  此時彼得放不開是因為,他知道如果他真的走了了,Vegas的傷痛將沒有人可以陪伴。善良的彼得無法做出這樣的事情。
  Vegas 這時是開始傷害自己,而這時反而是彼得想要阻止嘎子。這時候陷入瘋狂模式的Vegas,忽然站起拉著彼得說「你喜歡看著悲傷的我」。
  然後就這麼做了????為什麼?
  所以現在要寫我覺得最難寫的一段分享:小天使對小惡魔的逆襲因果。

趨惡的Vegas看到了唯一光芒,用盡法子想要留這絲溫暖在身旁

  先寫嘎子的心理驅動,這是我第一時間沒有想到的,後來去看前面的Vegas的一些行為模式,就能知道為什麼他會對彼得做出這麼多誘惑的事情。
  不能說Vegas是深透了彼得內心深處的渴望,如果Vegas有這種未卜先知,他不會對塔萬失去控制,也不會對小保沒有輒。
  嘎子只是不相信人世間會真正有人會愛他,因為愛他的人都會離開他,一方面尋求愛他的人,一方面又親手毀滅這個愛他的人。
  也許嘎子也曾經用對彼得的方式(一部分的SM)去對待其他人,結論就是大家都受不了,但是最後大家愛他的都是溫柔外殼,所以塔萬愛上的是嘎子給他的美好,並不是嘎子最深處的本相。如果不是因為塔萬有可以利用的目的,也許嘎子本質上是討厭這個人的。

以空虛欺騙他人卻自己愛上謊言也是塔萬悲傷的地方

  嘎子的本相就是那個又軟弱,又惡劣,又惡魔的這個人。
  他善於以人性中的惡,去煽動突破他人的心防,但是這只要人性重的善與珍惜所愛的人勝過這一切時,就能夠突破,如小保就是。
  但無論是塔萬,或是小保等人,都是因為要勝過二少而去演出「偽善的綠茶」,只有彼得不是。
  初見你時,感覺你像不經人事的直男,因為武力強大而被二少而信任著,被大少喜歡著,我窺探著你有時出現在我身旁,我當然知道你在做什麼。
  有趣的是,我總是可以耍著你團團轉,你總是好像受驚的兔子一樣可愛。
  為什麼你總是這麼虔誠的祭拜神明?你應該崇拜的人是我,只是你知道我的真實的樣子,眼神驚恐卻又總可以順利逃脫,可只有你在我虐待他人的時候,目不轉睛地盯著,為什麼?難道你可以忠心到忘記害怕?
  在廟宇遇見你時,我說著下輩子想見到你,是真心的。因為你美好的樣子,讓我很想吃掉你,我總覺得你還有甚麼是我不知道的事情,尤其我怎麼跟你說什麼,你總是可以滑溜的離開.所以這次我不想讓你逃跑…這應該是你第一次沒有對我逃跑,好好跟我說話啊!
  再見你時,你那些美好變成刺激我的暴怒,但我無法想到你任何的好,我因你失去了那個王座的資格,我想要好好折磨你,但是為什麼?如此的疼痛,你反而不再逃避我?為什麼你的眼睛炯炯有神?
  看你無法逃脫的眼神,我第一次不想偽裝想要狠狠的侵犯你。
  直到阿爸的出現,給了我一巴掌驅逐了我。
  阿爸要我殺掉你時,你居然露出解脫的表情,不,我才不想這麼便宜你,我早就知道你最在意的人是外婆,如果我進入無助無人理會之地,我也不想讓你解脫。
  看到你終於求饒,我好爽快,但是我知道我不會心滿意足在於此。
  因為我的失敗,阿爸開始更激烈的對我言語與肢體上面的施暴,我無處可發的無助感,只能對現在唯一可以發洩的對象做。
  但是為什麼?你會痛會叫,但是不曾逃避與躲避我的眼神,而你,就算我這麼對你,你依然沒有放棄逃跑。
  對,你的眼神是告訴我,我就是失敗著,就是活該。
  我想要你想像刺蝟的聽話,但是我也知道當你聽話的時候,我應該會失去興趣。我想慢慢一步步蹂躪你的靈魂,所以我絕對不會一步到位的侵犯你…。
  好吃的當然要留到最後。
  我是失敗者,我當然不想讓你好過,誰叫你吃飯你不吃飯,
  所以再次跟爸爸吵架之後,我拿出了皮帶毆打你,然後,為什麼?除了你以為你外婆我可能會欺負老人家,你曾經露出害怕,你為什麼會怕這個皮帶?
  我不明白,但是我第一次打不下去,因為你看我的眼神,不是在看我。你在看誰?我憤怒到感覺到無趣,甚至有些吃味,想要吸引你的注意,所以我想到另外一個遊戲。
  聽說本家的保鑣都會開鎖阿。
  貓捉老鼠的遊戲讓我心情愉快到甚至有點放鬆了,在你睡著時,我看起了書,但是沒有想到我遇到了我生人當中最痛的一天。
  阿爸打翻了我的書,告訴我就是輸給二哥,我跟馬高都不配做他兒子。
  他聽到了吧!你聽到了吧?彼得?對我嘲笑啊!我痛到很想找一件事情出氣,讓我打你也好,讓你笑我也好…為什麼你沒有反應?
  看你完全不會動,身體甚至燙到不行,我知道若不救你,你會死。
  我慌了,我怕失去你,怕你從此真的都不說話了,沒有人會理會我…我發誓,如果你醒過來,我再也不傷害你,只要你跟我說說話。
  他發現自己差點失去彼得,而彼得與其他人不同與重要性時,彼得的意義已經等同於父親會給予他的愛與肯定了。這也是味著嘎子後來會願意為著彼得放棄與二少的競爭,這是本質上被彼得改變的地方,這邊嘎子也開始與他人相處不一樣的地方。
  在小刺蝟還在的時候,嘎子是完全沒有戴著面具跟彼得相處的,頂多是有點傲嬌,初期甚至是有點第三及第四集前端二少痴痴的注意著小保,但是嘴巴不承認是一樣的狀況(果真是堂兄弟)。
  直到小刺蝟離開了。
  我自己養過貓,貓咪快走時我大概會知道會是怎麼樣,此時嘎子傷心與擔心是真實的,但是有時陷入絕望,有時要進行應該幹的業務這裡不衝突,我家貓咪去年住院快走時,早上我也是還在上班。
  所以在嘎子發現小刺蝟快走時,他其實心裡有數了,也就是說那個鑰匙是嘎子故意放下來的。

嘎子在賭:彼得之前的善良對待他,不是因為自己被囚禁起來的討好,而是因為Vegas本人對他好。

  如果賭輸了,嘎子也不想勉強彼得再偽善的對他好,他也好斷了對彼得的依戀。也印證了那句:他所愛的都會離開他。
  此時嘎子是真的在乎彼得的,至少如果是以前他會更不擇手段的留下彼得,但是此時至少他學會了愛一個人不希望他是勉強的第一步。
  這是Vegas在玩弄其他人所用過的手段,只是以前他會以「友善美好」與一點點賣慘來偽裝自己內殼,可此時的Vegas是以本相來賣慘(笑)。
  這個撒嬌般的嘎子,是他父親最討厭的樣子,也是嘎子最不堪的樣子,沒有想到Vegas賭贏了。
  所以當Vegas知道自己賭贏之後,所有一切都可以放心的在彼得面前展現,然後如願的獲得彼得回應。然後嘎子才會有個結論:原來我這麼慘,還可以這麼的吸引自己在意的人注意阿!
  嘎子本能的知道彼得是跟其他人不同的,他是看過嘎子所有樣貌,卻依然選擇對他好,他是賭彼得的善,卻獲得彼得內在潛藏著的瘋。
  不是說此時嘎子的情緒是假裝的,只是就像孩子自己單獨跌倒時,可以自己很輕鬆的爬起來,但是看到媽媽在身旁安慰時,會哭得更大聲,嘎子現在就是如此。
  為什麼?彼得為什麼會這麼對我?擦掉眼淚的嘎子又恢復到平常的敏銳度,靈魂一問之後.彼得的反應我猜是出乎嘎子的預料之外的,也就是說嘎子是敏感的察覺了彼得跟其他人不同,
  但是哪裡不同?是彼得回吻之後才獲得真正的答案。

彼得的善帶著自虐性的毀滅,他會給是因為覺得要不到,直到遇到只要自己的Vegas

  剛剛開始那一段可以知道,彼得在嘎子面前跟本沒有面具,而且可以跟嘎子嘴炮吵架,自由度與行動力更多了。
  即使他們會為了「敏感」這個定義吵架,但是很明顯兩個人都進入熊孩子幼稚吵架鬥嘴的模式。
  在彼得眼中他是看著小刺蝟已經有點奇怪了。沒有人理會的嘎子,緊張的看到小刺蝟沒有反應想帶寵物去看醫生。但最後在草皮上失去小刺蝟,小刺蝟原來還是父親要他養的,還是象徵父權的傷痛。

這裡的嘎子在彼得眼中是真的難過。

  而彼得為什麼會回頭放棄逃跑,這件事情容易解釋,與為什麼彼得無法討厭嘎子是一樣的答案。彼得前頭那些的陪伴與溫和,確實除了手銬那些還在之外,他們其實已經在心態上像個同居的室友了。
  如果陪伴嘎子,也是某部分對自己童年受創的內在小孩療傷,也是陪伴自己,那麼想要疼惜對方就很自然了。也許某部分來說,嘎子也像彼得記憶中的父親,但是彼得的父親無法像嘎子一樣,後來去承認自己錯誤。
  只是對方依然是對方不是自己啊!再打開手銬那一刻是如此自然,但是看到嘎子傷心欲絕的坐在那裡,也只有彼得會受不了,看不過去的想陪伴對方。
  彼得不是沒有想過是否嘎子又來一次貓捉老鼠,但是他逃走了嘎子沒有來追。
  「Vegas傷心欲絕,我要走嗎?留下來我能做什麼?他現在可憐的似乎已經一無所有了……
  好吧!我陪他吧。
  問我為什麼留下來陪他,我不知道……也許是我不敢承認我想好好疼惜Vegas ,只是我根本不知道怎麼樣做才能安慰對方。
  嘎子哭完,那段話Vegas所傳達出來的是「為什麼你要回頭?為什麼你在意我?你是喜歡我的吧!你一定是喜歡我的。」然後Vegas渴望要彼得,但是他再也不要勉強對方愛自己。
  前面是否認自己配不配被對方喜歡,來吸引彼得安慰自己,來確定這個人很在意自己的感受;後面這段話是確定彼得這一些內在的核心是甚麼?

是真正的善?還是....有其他的東西?

  他知道彼得是接納這樣子的自己,但是為什麼彼得喜歡看著的,是深深被自己的悲劇所吸引嗎?為什麼彼得會這麼了解自己內在的渴望?
  「然後Vegas 拉住了我,Vegas的靠近讓我終於發現到,我好像由憐惜轉成愛慾了,如果這樣可以安慰他的話……。」這裡應該是彼得最後意亂情迷之下的反應。彼得被被半推半就,以為要被做而閉上眼睛,證明此時彼得確實一點點都無法討厭嘎子,而且還下意識有點預期感。
  嘎子確實是以他的悲劇誘惑彼得,但是在這場鬥智鬥勇的過程中,他敏銳發現彼得確實被自己性張力吸引。
  「彼得,你知道我所有喜歡的事情,那麼你自己呢?」如果是以前的Vegas會真的親上去,然後就推倒對方了。這不就是嘎子以前不擇手段的方式嗎?但是獨獨彼得不是,因為嘎子想要看到真正彼得。
  嘎子此時故意放開,因為而且他是真的想要彼得的回應。「你不主動就不好玩了」這些都是在諷刺彼得就是否就是聖母白蓮花。
  這帶著挑釁的語氣,語言下的意義是「你不敢愛我吧!不敢跟我做吧?證明我就是這麼壞,現在我就是這麼茶,說這麼多的你就是偽善者,你根本的不可能對我有反應的。
  這是嘎子是將對方視同對手,不是囚犯,甚至是挑戰彼得內在的「神性」,更深一層的意思就是「我壞掉到不求你這個神,看你怎麼救贖我?」這種與內在渴望完全相反的邀請。
  挑戰彼得中心信念,一切都是彼得的偽善。
  為什麼彼得會反撲?當然骨子裡彼得帶著強大的昇華作用防衛機制,如何突破自己夾雜著最原始的渴望?這可是絕對不會是嘎子誘惑誘惑,彼得就會想要的,所以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

彼得的內核被打開,Vegas的絕對獲得了彼得的絕對

  我第一時間當然是推測彼得是被激怒的。
  「為什麼覺得我不敢?你這個神經病,我都沒有拒絕了,還不是答案?好,你要答案我給你答案,我比你還瘋!」這百分百是一種對於神經病嘎子像是耍自己的反抗,所以已經有點意亂情迷的彼得就絕狠回擊了。
  可是彼得的善並未改變,卻引開了彼得深藏在心中的狂,也是跟原作完全不一樣的瘋批彼得。
  這個十分有趣的假設是我昨天夢到的:如果一切顫慄的性虐過程,變成彼得曾經甚至正在進行中的幻想呢?所以我腦洞推測:所有原作當中的情節都深藏在彼得心中,甚至還有夢過。
  彼得是他人眼中的小天使,確有這方面的想像,不容於自己與他人的某種執念。

假設這個想像對象還是Vegas呢?

  這也印證了那句「沒有絕對的好人與壞人」,所以彼得之前害怕Vegas是害怕嘎子對自己幹了甚麼?還是有那麼一點妄想對方對自己做了甚麼?因為在跟蹤Vegas的過程中,因為嘎子的對外綠茶行為確實會讓彼得防備,因為此時彼得的社會歷練與忠心勝過一切。
  彼得帶著救贖個性當中,從自我犧牲當中獲得自我成就感,以前彼得讓自己透明到不讓他人覺得自己有威脅度,甚至所有人都覺得「彼得就是小天使」貼心與善良。也就是說如果甘先生沒有出現,彼得就完成了他自我想像中,救贖他人會被侵害的最後一步。
  但是這一切都沒有了,而且在與嘎子互動的過程中,發現了嘎子的內在小孩跟自己如此相像,彼得發現到他用自己的經驗去救贖對方的同時,也治癒了自己某部分,所以如果丟下嘎子,就如同丟下自己一樣。
  彼得在救贖嘎子的過程,都沒有發現到自己越過了那條自己設定的界線,他只能對人家好而感覺到自己被救贖。
  因為彼得在救贖別人的過程中,其實是不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救贖的,彼得一切的放不下不只是心中的善,還有他自己無聲地吶喊:其實我也想這樣被對待。
  小天使這時候還真的是盡心盡力的幫可憐兮兮的嘎子解惑。
  如果Vegas沒有故意放開推倒了彼得,也許彼得就完成了自己內在設定當中,自己所樹立的假象,因為「對方可憐所以我給他」。
  但是Vegas給彼得的挑戰就是:
  你可以給我想要的,你呢彼得?你想要我給你甚麼?

你想要甚麼呢?彼得?

  我不得不稱讚劇組的燈光,在前期彼得的背後一直都是藍色的。所以此時的彼得並不是他平常偽裝友善的樣子,甚至是有點混亂,為什麼他會留下來陪伴也說不出所以然來,但是彼得知道他想陪伴嘎子。
  嘎子在反轉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有點進入神經病的臉上是帶著一點危險紅光。
  接著嘎子開始挑戰彼得對於自己的喜好是如此的清楚,開始直問彼得的真實感受。

所以你就承認你喜歡我吧!

    Vegas反問了彼得「你想要什麼」這句的挑戰與邀請,彼得的反應是罵他「神經病」:然後彼得臉上開始出現紅色的光芒。嘎子問這句話當然是意思「你想要什麼?你想要我吧!
  彼得之前的混亂,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只是那種救贖使命感驅使他去做那些事情;其實就如同Vegas讓自己父親定下錯誤的價值,不覺得自己值得被愛。
  但是嘎子從彼得的反應當中知道對方是在意他的,甚至是全然接納他這個人的壞,在他被全世界丟棄的時候,彼得在那,但是為什麼?但是他想要彼得的身體之外,也渴望是對方的心主動回應:我想要被你主動需要,我不要強迫你要我。
  這時候的Vegas說著反話,我覺得他本來預期彼得會生氣或是惱羞成怒,某部分也是一種情趣,此時的嘎子已經有把握彼得不會對自己生氣,他做甚麼彼得都知道自己想要甚麼。

這麼知道自己的人,難得只有善意嗎?

  這是嘎子的疑惑,也是他的驕傲吧?他是喜歡彼得的,但是更想要彼得心甘情願的跟自己在一起,要知道這是嘎子以前絕對不會去尊重其他人的做法。所以說嘎子是欲擒故縱也是,但是更多的是Vegas貪婪想要的是彼得的真心。
  嘎子應該萬萬沒有想到,這引發了彼得內在建構的社會化的「救贖設定」防衛線崩裂,彼得就直接反撲了。
  嘎子百分百被彼得反撲嚇到了(哈哈哈哈)。
  那一瞬間,嘎子與彼得背後的光芒交換,彼得變成危險的紅光,而嘎子變成了藍色的光芒:所以與其說彼得會把「自己」給出去,還不如說彼得終於主動貪婪任性要了Vegas給他「性與愛」。

這一吻彼得獲得了慾望解放,而嘎子獲得了內心想要的光芒。

  事實證明彼得放開之後,瘋批樣子比嘎子還瘋狂啊啊啊啊啊啊!這是完全沒有傷害性的情趣,而且是彼得給繩子主動給嘎子捆綁的……

相似的靈魂意外的互融

  彼得被敲開內在靈魂深處的渴望,點燃性愛需求之後,是他主動引導Vegas應該做甚麼,而且這樣會讓彼此歡愉。你說這些彼得完全沒有在腦袋想過,我絕對不相信。而且彼得所處的環境當中,也絕對不容許他這麼做。
  這時候他是相信嘎子不會傷害自己嗎?如果跟Vegas做愛(自虐)是救贖自己一個重要儀式,那麼嘎子忽然中斷,當然會讓彼得生氣(笑),但是他願意向Vegas敞開,除了部分被嘎子激怒之外。

更重要的是彼得發現到自己也渴望想要Vegas,而且Vegas願意讓彼得向嘎子索求。

  彼得自虐(利他)的過程,感覺自己被愛;而嘎子虐人過程尋找不要真愛,也無人可以在被虐之後還愛自己(廢話)。
  所以,看似是嘎子耍彼得讓對方生氣,還不如說嘎子想要彼得的真心,然後看到另一個嘎子在彼得內心;當然彼得也是在嘎子的獲救贖過程中,找到了自己失落的靈魂。
  我想要甚麼?我想要這一刻我屬於你,你屬於我。我的靈魂一直漂浮在自己營造出來的善意,而我也深信自己應該會如此下去。
  原本如果你毀滅我,那麼我也完成了這樣疲倦的人生,但是你深深的吸引著我,因為你遇過的我也遇過。我以為我是在引渡你同時,我的靈魂深處慢慢發現到你的惡也是我的惡,你的渴望也許也雷同我的渴望。
  但那不是我們的錯,我們渴望被愛的對象從來不曾愛我們,那樣的痛苦絕望轉變讓我們只在痛苦之中,我們才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感,感覺到愛,感覺到自己慾望的釋放,我們只是順從了我們被深愛的渴望。
  假設我相信這不是我們的錯,也一直告訴你擁有什麼,你可以被愛被在乎,我不怕你,甚至已經這麼在意你,

那是喜歡你嗎?我想要你嗎?是的我承認我喜歡我想要。

  我曾經如此不相信有人愛我,如果愛你也是愛我,那麼去愛,去解放了又如何?
  嘎子的內在有彼得的善良的光;而彼得內心擁有了嘎子的欲解放。因為沒有彼得的善,Vegas不可能覺得自己在意彼得,他的悲傷只能繼續自己承受繼續魔化,直到瘋狂死亡。相同在這個過程中,彼得也在擁有Vegas的歡愉,覺得自己是被愛的。
  不要忘記,彼得只會親吻自己喜歡的人;而比起嘎子親吻其他人的唇,這個親綑綁起來的手的吻,是靈魂上更虔誠的激盪,臣服在彼得如此包容的強悍。
  看似彼得被捆,實際上如何作,性愛的過程是用什麼形式進行,主導權都在彼得身上。而這是嘎子想要心甘情願被操控如何作,然後給對方最大的快樂。
  這幕很有趣,因為彼得在看嘎子,發現嘎子超爽的,最後彼得看著嘎子露出謎樣的笑容。所以說白一點,嘎子也許從來都沒有從其他人身上獲得身心上面的滿足,但嘎子在擁有彼得那一刻,他的性癖與整個人都感覺到被治癒了;而彼得也從嘎子獲得性滿足的過程中,也獲得了這個無可救藥「救贖人格」最大的昇華,當然這個過程彼得是滿意嘎子的表現。

小結

  此時彼得是忘記了自己的忠誠了嗎?相同嘎子是忘記了失去小刺蝟的痛或是父親的傷害了嗎?其實兩個人答案是一樣的,如同二少在森林當中知道手銬是怎麼打開之後,一直在拖延時間跟小保相處。
  這兩個人會有一段時間是如此吧?直到甘先生發現。
  此時的他們也是如此,但是我猜兩個人的牽絆會比原作更深刻。因為聰明如他們兩個人怎麼會不知道,他們分開之後就是生死仇敵。
  但是他們都擁有了彼此靈魂深處的那份羈絆了,其實從此他們都擁有對方的一部份,所以未來那場大戰,最後會是怎麼樣?我猜嘎子會為了保護彼得而放彼得走,而此時的嘎子應該是愛彼得,比彼得比愛嘎子更多一些,所以嘎子會為了保護彼得放棄跟本家打戰,但是嘎子被迫要參戰,最後為了彼得而中槍。
  所以這樣逆推真正撞死小保父母的人是甘先生。當然如果最後要有一個小小的大團圓,那麼就是讓人覺得兇手是甘先生,但是被甦醒的嘎子發現一些端倪,事情沒有這麼單純,而或者是彼得發現,開始幫分家調查。這或許是第二季的內容。
  當然想同我在11集猜測12集的走向,還是有一部分是猜對,只是沒有想到他們彼此救贖的方式,如此的原始與開火箭的速度進行。很多人覺得床戲很過癮就好,不必在意彼此對方的想法。但是這關係到最後兩集他們這對CP結局可能的呈現是什麼?所以回到現實不能只有當下爽就好,那只會是一夜情,所以必須找出他們更分不開的愛情是什麼,如今他們的定情是如此直接,卻又真實炙熱。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連載《3G偵愛社》含《離婚律師申晟瀚》《語意錯誤》《秘密森林》《美麗的他》等聯動原創兼同人偵探驚悚推理、日常惡搞類作品。另外有《黑暗曙光》等原創小說(原創與部分結尾需要付費),陸續寫腐析,另歡迎「大威大大」「莫絳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